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二十四章 世界意志的反感

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它比神祇都要强大。
那是在虚空之中,而不是现实。
只要我拿着河图洛书,跟大部队汇合,那么我这一次冒进,就算是得到了彻底的成功。
我心中戚戚然,唯恐三十四层剑主也能够控制这脚底下的地煞,使得我越发的着急。
还有……高高在上的神……
轰……
不能。
一时间,地动山摇,天地崩塌。
他怎么来了?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我下意识地看向了他,方才发现,这龟儿子,可不就是在“世界尽头”里取代北疆王坐镇其间的那个蝴蝶公子么?
我拼死反抗着,我的意志,加上聚血蛊的意志,在不断重叠累积,而到了某种极致的时候,之前曾经出现在了我梦境里面的所有人,无论是高高在上的一剑神王,还是一个专心建造的匠师,都在那一刻,迸发出了巨大的求生意志来。
世间不只有我一个聪明人,我能够想得到的,别人绝对也是能够想得到的,而且更加周到,甚至都已经将圈套布好,就等着我去钻了。
这个男子单眼皮,短寸头,脸上充满了残忍的笑容。
这事儿对它来说,只是一件小事。
在聚血蛊将它的感知告诉我的那一瞬间,我顿时就一阵没由来的心慌。
然而让我很欣慰的,是那地煞之灵,也是天道的一种。
就算是没有拿到九州鼎,就算是没有将这鲲的精华吸收,只要我拿到了河图洛书,对方就不可能再肆无忌惮地批量制造高手,弄出无数的随从www•hetushu.com和帮手来。
在只存在意识的空间里,对方仿佛是一个如同盘古一般的巨人一般,将我的意识直接碾压住,让我无法回归现实空间来。
我在下一秒,直接就找了一个凹槽,盘腿坐了下去。
只要达到了这个结果,我们来这儿的目标基本上就已经算是完成了。
事实上,我也有一些怕小红饱餐一顿之后,又睡过去。
我说你是谁?
而此时此刻,那股意志,却将我钉在了虚空之中,无法回返现实世界的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而这恐惧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类似于溺水的可怕排斥感。
这对我的实力是一个巨大的削弱。
我曾经拿大虚空术做了一个比喻,那就是潜水。
顾不得周遭的粘稠,以及随时降临的危机,我毫不犹豫地施展出了之前就想好的解决方案。
在坚持了几秒钟之后,我身处的空间陡然崩塌,头顶上的顶壁被恐怖的力量撕裂,无数重物落了下来。
地煞陷阵。
力量特别地充足。
虚空仿佛一片大海,不管你在里面能待多久,终究还是需要浮出水面来的。
如果说是面对着千通王,我或许还有一搏的资本,就算是面对这位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强得过分的渊盖苏文,我也是不惧的,但是面对着三十四层剑主,这个未知而神秘的对手,我突然间,居然一点儿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我身处的空间,是洪荒巨兽“鲲”的身体与深渊峡谷融合而成,拥有着一http://m.hetushu.com定的稳定结构,倘若是平日里的时间,些许震动,甚至如同重炮轰击那般的动静,也未必能够破坏得了它内部的结构。
有光,有明暗,有无数的能量涌动,也有某些我曾经忽略的东西,甚至还有萦绕其间的许多未知存在。
这是我唯一能够想到破局的办法,也是破开此地的一线生机。
聚血蛊小红带着极大的遗憾,毕竟做了这个选择,它就失去了饱餐一顿的口福,不过还是努力地将我的意识扩展,朝着地下深处的地方渗透过去。
之前身处于虚空之中,我瞧见的,更多是现实之中的画面,各种各样的角度,各种各样的信息,宛如爆炸一般充斥着我的脑海,让我无暇多顾。
我感觉到自己好像是点燃了炸药桶的引线,那股澎湃的力量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一瞬间就涌现而出,然后朝我身处的方向猛然冲来,下一秒,这力量就混乱而无序地狂涌起来,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了去。
他,不是三十四层剑主。
男人缓步走到了我的跟前,居高临下地说道:“主人没时间理你,派我过来拿河图洛书,给你十秒钟,不交出来,死!”
之前我身居一隅,只能够打量眼前的变化,而身处于虚空之中,更能够感受得到这地煞陷阵的威力。
到处都在崩塌,到处都在哭嚎,所有的一切,都给那天地之威的力量无情打破。
地煞,是有灵的。
无形之中,仿佛有一张大手,将我按在了原地。
我甚至http://www.hetushu•com连跟他打照面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一下子拍死在了虚空之中,根本反抗不得。
没有了这东西的禁锢,我终于可以施展大虚空术了。
我给死死压住,动弹不得。
我甚至都无法定义虚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本能地以为就是一片黑暗,一片虚无。
虽然我一直在内心里安慰自己,说那位三十四层剑主去了不知道哪儿的地方,虽说知晓我们这边出了事儿,但一时半会儿,未必能够赶得回来。
相隔千里,和真身降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体验。
因为我本身就不属于虚空,也并不是虚空生物。
说是地煞,其实是一种山脉力量的累积,大地如同海洋一般,分属于不同的板块,板块与板块之间有所冲突,从而形成了褶皱,也就是山脉,这种力量是长期的,是肉眼不可见的,但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最终是巨大的,自然倾泻出来,就是火山地震,而经过人为的沟通和引导,爆发出来,那就是地煞陷阵。
但现在我才晓得,这里是它的基本盘,自己的老巢被动了,即便是隔得有千里万里,它总有办法返回来的。
男人高傲地笑了,轻声说道:“我啊,我曾经的名字,叫做蝴蝶。”
拥有这样手段的人,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怀揣着这样巨大的成就感,我不断在虚空与现实之间交错。
不过,我是怎么回来的?
听从我的召唤吧……
半分钟之后,当我即将抵达相对安全之地的时候,突然间,虚空之中传hetushu.com来了一股恐怖的力量。
那么……
然而在濒死的这一刻,我却瞧出了不同的色彩来。
而正如同孔老二所说,我们身处的这深渊峡谷,其实就处于阴煞之上,这地方是上好的养尸地,同样也积蓄着巨大的力量。
在我们的头顶上,仿佛有一种很主观的意志存在,它对于三十四层剑主的存在是极度反感的,故而在这一瞬间,方才会迸发出了这么大的威力来。
我口中念着咒文。
我能够循着聚血蛊小红的指引,先是找到九州鼎,然后又给它一个小时的时间,将我们身处的这鲲遗体精华吸干净么?
啊?
我的脑子几乎就要爆炸,而下一秒,我出现在了一处乱石之中,浑浊的空气充斥在我的鼻尖,却让我感动得几乎要流下眼泪来。
我有点儿懵,贪婪地呼吸着,而随后我瞧见跟前的不远处,矗立着一个抱剑的男子。
而在这反抗的过程中,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感觉到眼前一亮。
而三十四层剑主回来了,我有时间按照刚才的计划行事么?
随着咒文的持续,意识开始迅速往下蔓延,帮助我感应到了地煞的存在。
它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是打破平衡的毁灭之源。
当瞧见鲲的身体在此时此刻陡然解体的时候,我突然间有了一种明悟。
不管如何,我能够感知到对方的老巢这回事彻底没救了,整个人就轻松了许多,在虚空之中几个起落,试图朝着外面安全的地方撤去。
但现在却不同了,天地之威,就算是活着的鲲,也得掂量几斤几两http://m.hetushu•com,更何况是不知道死了几千几万年的一具尸体呢?
这个世界的意志,对于三十四层剑主这种远古神魔、域外天魔般身份的家伙,是有着前所未有的反感。
即便我能够进入,也不一定能够在里面生存。
毕竟能够将其从饕餮海中捕捉、并且布置在这里,那位三十四层剑主自然有法子将其弄出去。
不行、不行,不能够再按照套路进行下去了,我得改变计划。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要反抗,我要回复到现实的世界。
它的手段,有点儿出人意料之外。
事实上,这玩意可是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老魔头。
如果我被抓住,河图洛书被收缴,那么饕餮鱼和章鱼恶灵泛滥的努力,也就不再是事儿。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之所以达到这样的效果,单纯只是这儿恰好在一个巨大的阴煞之上。
回来了。
一个在这么短时间内创造出如此“奇迹”的家伙,我不能因为它的模样与屈胖三一般年纪,就敢轻视它。
在经过短暂的失神之后,我终于明白过来,是三十四层剑主在针对我了。
地煞之灵之前是被压制住了,然而在此时此刻,被我一牵引,立刻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
而随着原本基础的毁灭,我也感觉到,禁锢空间的那力量也在飞速消逝。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仿佛短跑运动员听到发令枪一般,在它崩溃的一瞬间,我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避难,躲避这比之前恐怖一百倍、一千倍的地煞陷阵,以及随之而来的崩塌。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