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二十九章 抵达天池

我瞧见他的身子在这一刻有些绷,显然是在防备着,大概是以为我们说了假话。
而似乎感觉到了我们淡淡的防备心理,王钊补了一句:“是他们先动手的,跟疯了一样。”
哦。
我是江湖人物,从头到尾,对于朝堂上面的事情都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接触的人里面,除了消失不见的许映愚许老,也没有更高层的人,而类似于林齐鸣这种下面的办事人员,也无法分析太多,所以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听到王钊的话语,杂毛小道忍不住看了我一眼。
呃?
小媚出现之后,在前方帮忙探路。
杂毛小道饶有兴趣地问道:“你解开了那答案没?”
这个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王钊告诉我们,白头山的人越境而来,这并不是稀罕事,所以还得多加防备,不能掉以轻心。
比如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白头山这边的解释,是他们又进行了某种违禁武器的试验,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我看着他,说你确定?
王钊的目光在我们所有人的身上巡视,然后开口问道:“我哥呢?”
呃……
我们一路走,墙壁上浮现出了大量乱七八糟的公式来,不过大家都不再打量,匆匆赶路。
太鸡巴深奥了。
在地下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然后我们出了洞子。
萧家小姑显得十分谨慎,将小媚放了出来,这个一身怨气的跋猸在受了朵朵的度化之后,反倒显出了极美的容貌来,和-图-书如同宇宙国女团的长腿美女,却又多了几分不施妆容的清纯,刚刚出现的时候,瞧得王钊愣了好几秒钟。
只不过……
只是他的想法,还真的有点儿奇特,脑洞开得还真的够可以的。
这一路,我也的确是累得不行,毕竟身体有伤,所以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开口说道:“这边动静闹得太大,父亲派我过来看一看。”
我明白他在想些什么。
王钊说我一直在想,能不能通过科学这种完美而富有逻辑的知识体系,来解构修行上面的难题,并且找到长生不死的终极答案……
安排我们的,是一个老管家,言语不多,也看不出太多的情绪来。
王钊有些兴奋,说快了。
好吧,这话儿多少也有一些不太靠谱,不过看在王钊还算年轻的份上,我们也没有多做计较了,而杂毛小道没有穷追不舍,也没有再驻足观看,而是继续赶路。
杂毛小道指着那一大堆的公式和计算,说这是什么呢?
王钊选取的路,是离雷场有十几里距离的一条山道,这儿沟深壑险,人迹罕至,到处都是茂密的老林子,而即便如此,却已然也有人在,我们甚至还瞧见了好几个剑主,在远处的山顶上现身。
因为某些原因,王明父亲提议他过来帮忙作向导的事情,被王明一言否决了,我就觉得跟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面,然而却没有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和-图-书刻,他居然越境而来,出现在了这里。
王钊平静地说道:“刚才碰到了几个白头山这边的人。”
王钊随后带着我们又走小路,疾步而行,翻山越岭,终于提前了一个多小时,抵达了长白山。
而让人惊讶的,是这些图案和文字并非符文,而如同大学课堂的黑板一样,写着的是大量的公式、数字和字母,仿佛在推导着什么一样。
这消息一出,国际政坛一片纷涌,慌乱过后,一地鸡毛。
有上面那儿来施压,这也许能够对三十四层剑主的势力,有一个巨大的打击。
这事儿靠不靠谱,还是有一些不太确定。
凭借着我的知识储备,看了十几秒钟,顿时就是一阵头疼。
杂毛小道指着他胸前,说这血是?
事实上,咱们那边对白头山的监视也是很多的,白头山的话语到底是不是谎言,心知肚明,在经过一系列的分析之后,这个事情最后落到了民顾委这边来,而因为天池寨这边的独特地理位置,所以也很快得到了一些信息。
即便回到了长白山,但回程的路上,依旧充满了未知和危险。
不光是我,其余人的目光也都给这巨大的演算给吸引了,忍不住驻足观看,而杂毛小道第一个反应过来,看向了王钊,说这是你写的?
依旧没有走正门,而是从后门而入,而且王钊还提前进去通知了他父亲王洪武。
上面对天池寨也有一些要求,希望能够弄清楚这里m•hetushu.com面的事情。
杂毛小道犹豫了两秒钟,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王钊。
他显得很自信,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因为对王钊并不算熟悉,所以我也没有办法了解他的动机,而杂毛小道听到对方自报身份之后,看了一眼我们,仍然保持着谨慎,开口说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房间里有浴室,我顾不得许多,洗了一个热水澡,舒展了一下筋骨,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在外面敲门,说阿言,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讲,方便开门么?
对于这个,王钊显得早有预料,他带着我们七转八转,最终来到了一个藏在悬崖半腰间的山缝里来。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发现果然有一摊血,呈现出喷溅状洒落,连头套上面都有。
杂毛小道说没事,我亲自去京都说明,而如果有人想要作梗,那就让他跳出来。
我突然想起王明说的一句话。
瞧见周围的景色和林木,杂毛小道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我们回来了?”
行至半路,杂毛小道跟我说道:“我们过境之后,去一趟天池寨。”
杂毛小道说道:“分头走了。”
王钊点头,说对,这里离天池寨,只有四个小时的路程了。
毕竟半个多世纪以前,倘若不是咱们出人出力,白头山早就已经变成宇宙国的一部分了。
密道果然是密道,原本困扰了我们许久的难题,居然在不知不觉之中,就已经解决了,对于这件事情,大www.hetushu.com家都向王钊表达了感谢,而王钊则有些腼腆,低着头,说不算什么。
王钊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他穿着一身黑衣夜行服,身上背着一把粗砍刀,脑袋依旧蒙得紧紧,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我们爬了半里地,洞子宽阔了一些,又走了十几分钟,突然间出现了一个还算大的岩洞,王钊不知道在哪儿点了火,将空间照亮,我发现山壁上画了无数的图案和文字,密密麻麻,似乎要将整个空间都给占据。
王钊问道:“为什么?”
我认真打量了一会儿,发现里面有大量微积分、高数以及物理之类的知识点。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这事儿由我们来一力承担,实在是太过于托大了,还是得让上面重视起来。
没多久,我们被接进了天池寨里,还是上一次的那个小楼,王洪武接见了我们,短暂的寒暄之后,王洪武与杂毛小道两人单独会谈,而我们则被安排到了后面的一处独立院落歇息。
他,毕竟是王明的弟弟。
刚才发生的拼斗,却是王钊与白头山的巡逻队发生了冲突,我们明白过来,不过想起王钊曾经入魔,毁了半个天池寨,越发对他有些防备来。
不过随后,他的眼中,掠过一阵说不出来的伤悲,随后黯淡下去。
为了不让王钊产生误会,杂毛小道跟他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而我们并没有在此继续停留,而是边走边讲,听完了他的话语,王钊表示他知道一个穿越两地的密道,除和_图_书了他,没有人知晓,他先带我们回长白山,随后他再过来,去找他哥。
这孩子是妥妥的学霸。
接下来就是行路,王钊的话语并不多,不过在杂毛小道这种话唠的引导下,还是说出了一些能够给我们参考的消息来。
杂毛小道笑了,说他们的确是疯了。
为什么呢?
从某一个层面上来讲,我们跟白头山这样的庞大组织完全形不成对比性,甚至都不被人家放在眼里,但上面却不同——事实上,尽管白头山这头白眼狼时不时地叫唤几声,到处呲牙咧嘴,但更多的时候,其实还是得看咱们上面的脸色。
我们落下去之后,从山缝进去,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山洞,一直往前。
我想了想,然后说道:“我记得之前茅山遭劫的时候,千通王曾经说过一句话,那就是上面也有他们的人,而事后虽然有一些人被处理了,但左哥告诉我,都只是一些小杂鱼而已,说不定会有人在背后拖后腿,并且对你发难……”
王钊领我们进来之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
王钊的出现有一些超出我们的意料之外。
杂毛小道笑了,说好。
一开始的时候,山洞很小,几乎只能匍匐而入。
他的话语赢得了我的好感,看不出来,这个少年的心挺细的。
他说他弟弟如果不是被修行耽误了,说不定已经考上了清华北大。
哦。
王钊低头,说我无意中发现了这里,后来每一次心烦的时候,都会在这里待上几天,平静心情。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