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三十一章 暗流潜涌的天池寨

武总管被他这咄咄逼人的态度一问,顿时有些迟疑。
我们被拦住,导致其余人的进入也有一些拖延,而就在这几人撒欢儿地挤兑着武总管和我们的时候,有一个剑眉男子匆匆赶了过来,对这边说道:“五爷传来消息,说大阵顶不住了,咱们天池寨只能遭此一劫了,问都撤进去没有?他们几分钟后,也会赶紧过来——他说让我们注意观察,如果他来不了,赶紧关闭总闸,外面那些坛坛罐罐不重要,保住咱们天池寨的实力才是真的。”
岂是最好的办法,就是互不相见,用时间来慢慢冲淡这回忆。
王钊低头,声音很小,却很坚定地说道:“在这里,叫我阿吉。”
听到这话儿,我的心头一阵猛跳。
虽然他们心里都清楚,那个时候的王钊,是被魔龙恶灵给掌控,并非是出于他的本意,但老来丧子的痛苦,又岂是三言两语能够消解的?
对方说不定就有些手段,直接敲开这个乌龟壳。
听到这话儿,我的心有些沉下去。
在没有了地遁术和大虚空术的情况下,我唯一的选择,只有服从安排。
不过在我看来,宋家离开的时候,他不走,自然有不走的道理,此刻说出这样的话儿来,显然是有拿捏人的意思。
原本还算平静的队伍一下子就乱了起来,大家都努力地往前挤,而这个时候,武总管也开口说了:“这几人,真的是寨主的客人,而且还是最尊贵的客人。”
和-图-书他一迟疑,六爷就来了劲儿,冷笑一声,然后对旁边的人问道:“老九,峰爷,吴二哥,你们知道洪武有什么客人么?”
是走漏了消息,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他的话语让我们一下子就沉默了。
他说了这话儿,我们方才得以放行,跟随着人流进入其中,随后有一个类似于电梯的房间,有绞盘往下,大概深入了上百米的深度停下,然后又经过了一长串的通道,最终来到了一处厚厚实实的门前来。
王钊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刚才从武总管发脾气的六爷,他的小儿子,还有两个孙子,都死在我的手里,还有那位吴二哥,他大儿子和另外一个女儿,也死在了我的手上,所以他们恨我父亲,这是正常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肯定是不可能放我们进里面的,因为在他们的想法里,要万一进入了一些敌人的奸细,岂不是引狼入室?
原来王钊杀了他们的亲人,你还能指望人家跟你和和气气的?
只不过,这帮人并不知道,内乱的最终结果,只能够让自己变得越发弱小和落后。
而落后,就要挨打。
那帮人来了?
我们陷入了沉默,而没多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满身是血的老人出现在了门口。
我的身体,就会受到重创,无可挽回。
好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武总管走了过来,对那老人说道:“六爷,这是寨主的客人,他临走www.hetushu.com前特意交代了,让阿吉照顾他们。”
而到了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什么,就想着赶紧把我们弄进去。
我们在天池寨的事情,除了寨主王洪武、王钊和武总管知晓之外,没有别人知道,本来王钊准备越境去找寻他哥王明的,都给王洪武留下来,连送饭都是他来做的,所以寨子里的其他人,是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难怪他说在天池寨,真正能够信任的人不多。
武总管平静地说道:“但有事情,武某一律承担。”
我刚才路过的时候,有意识地去摸了一下墙体,发现都是金属的。
我没有发表太多的意见,跟着王钊匆匆而行,很快就来到了天池寨主楼处的一个地下室前,而我们来之前,这里已经出现了许多人,正在武大总管和几个老人的指挥下,进入通道里。
啊?
进了那厚实的门里去,里面分成了好多的房间,而我们则给分到了一个狭窄的小房间里来。
这事儿我能够理解,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而被人叫做“阿吉”的王钊,则低着头,不说话。
萧家小姑的脸色有一些严肃,摇头说不知道。
那吴二哥也笑了,说对啊,要是嫌我们这帮老不死在这儿碍事,早点说,我其实也早就想回长春颐养天年了。
啊?
萧家小姑指着旁边的王钊,说天池寨的地下建得有人防工程,不但达到了物理上面的坚固,而且还有层层法阵,能够阻http://m.hetushu.com隔一切外来之敌,王钊说带我们下那里去,暂避锋芒。
小玉儿说阿吉?呃,好吧,你难道不生气么?
有一个稍微年轻一些、六十来岁的老人满面红光,脸上却浮现出了讥讽的笑容,阴阳怪气地说道:“哎呀呀,到底是红旗寨主指定的接班人,派头就是大,寨子里的事情,一点儿都不让我们知晓,是不是把我们当外人呢……”
三十四层剑主的人来了?
我反应过来,迅速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披着衣服,走出了房门来,问道:“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客人?
不过我想是这般想,但此时此刻的我,养伤正好进入最后的阶段,只能静养,不能乱动,否则血气一乱,五脏六腑必将重重错位,再度渗血,而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我拥有聚血蛊和大易容术,也不可能挽回这样的颓势。
那位被叫做六爷的老头脸色冷了下来,眉头一横,说客人?什么客人,为什么我们不知道呢?
但王明父亲却不这么想,他想到的,是肩头的责任,他想要通过自己的能力和殚精竭虑,来为王钊当年犯下的错误赎罪,却殊不知自己的存在,就如同别人在喉的鱼鲠,怎么都咽不下去。
这个时候那吴老二提出这事儿来,显然是要跟这宋家走的意思。
事实上,对于来犯之敌而言,那坚固的人防工程加上重重法阵,只不过是一个乌龟壳而已。
听到天池寨外围的法阵就hetushu.com要被攻破,原本洋洋自得的一伙人全都慌了,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快走,快走,没时间了。”
天池寨分家之事,我多少知道一些,知晓早在王明父亲就任天池寨寨主的半年前,几乎占了天池寨高端力量一半以上的离火宋家,选择去往长春重新建立码头,分开单过。
有着这么多的掣肘,他能够将这整体的局面维持下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更不要说恢复当年天池寨的盛况了。
听到萧家小姑的话语,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这帮人居然那么的彪悍,竟杀到了这里来。
他的脸虽然长得黑,但人却是个好脾气,尽管刚才因为自己是寨主王洪武心腹的缘故,一直被挤兑,但是几乎都没有回什么嘴。
我说那我们去哪儿?
大敌当前,六爷等人也没有太多内斗的心思,既然武总管帮忙兜底,他们犹豫了一下,也没有再多说,不耐烦地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进去吧,别在这里挡路了——不过我有句丑话可说在前面,这些人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账可要算在你武大总管身上。”
这事儿,还真的是一个矛盾呢……
啊?
听到这几人的冷嘲热讽,我立刻明白了王明父亲当初所说的话。
全身紧裹着黑布的他有点像一个木乃伊,可怜兮兮的,没有什么气势。
这小房间有两张高低床,还有一个小的可怜的洗手间,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大概是王明父亲再三交代过了,所以他非常重视。
和图书我们进了房间,领我们来这儿的人离开之后,小玉儿忍不住抱怨道:“王钊,你好歹也是寨主公子,他们怎么这么对你啊?”
我意识到萧家小姑应该也是刚刚得到消息,知道得不一定比我多,于是又问起了王钊,说知道带队的人,是谁么?
我们过来的时候,被一个白须老者给拦住了,那个老头儿一脸严肃地说道:“阿吉,你身边这几个,是什么人?”
他甚至都没有办法跟人交流。
原本我还有一些不太理解,为什么天池寨的这些老人对身为寨主的王洪武有这么大的敌视,现在却全部都明白了。
这样的人防工程,别说炮击,就算是核武器,恐怕也能够生存下来,难怪那些人觉得就算是强敌来袭,还有心思在这儿扯皮。
旁边的几个老头儿都摇头,说没有。
王钊说根据前哨传来的消息,应该是千通王,至于还有谁,我们这边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大部分人都死了。
王钊说得急促,让我有点儿懵,而就在这个时候,萧家小姑和小玉儿匆匆赶了过来,对我说道:“那帮家伙还真的过分,居然敢越境而来,现在正在外面进攻天池寨的护山大阵,这儿未必能够撑得了多久,我们得赶紧离开。”
说句实话,从个人的安全考虑,面对这种无可挽回的颓势,就我个人而言,更倾向于撤离天池寨,下长白山,往山下撤去,离得越远越安全;而留在这里,躲在那个人防工程里面,其实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