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三十四章 通道的僵持和破阵

千通王站在不远处,长剑插地,十指虚张。
六爷满口的鲜血,在知道反抗无望之后,吐尽口中的血,喃喃自语。
此刻法阵已开,金色光芒浮现,偶尔有几条红线拂过,将通道给填得满满,看样子是并不能硬闯了,自然要拿这位捣乱的家伙来撒气。
通道这边的人听到,赶忙分出一部分人过去,而眼看那三人已经突入了房间,突然间一把剑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随后有如湖光山色一般的剑光,将他们给拦了下来。
千通王仿佛并不太相信他的话,皱着眉头思索了几秒钟,然后朝着后面一挥手。
这个人脸上的表情麻木而呆板,双眼无神,手上抓着一把黑沉沉的铁剑,被人拎着耳朵训了话之后,被推出来闯阵。
他就这般走进了通道处的法阵区,在进入了金光充盈之地的几秒钟之后,身子突然一歪,然后好端端的一个人,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间变成了数十块的碎片。
然而他刚刚走过了自家同伴留下的那一摊血肉时,也变成了另外的一摊。
这一团混合了九人尸块的血肉开始不断蠕动,最终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形怪物来,浑身散发着血雾,然后大步朝着这一边狂冲而来。
我瞧见这个,有些心惊。
就在我们都看得心惊肉跳的时候,第三个鲜族少年又给驱赶了出来。
眼看着门前好几个人在错愕之间给一刀砍倒,五爷拿着对讲机,大声说道:“赶紧去增援,和*图*书去增援……”
所以到死了,六爷惦记的,也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亲哥。
作为内奸,吴老二自然也知道通道这儿法阵的重要性,也知晓即便是他打开了后门,将人放出来,天池寨的人主要打开这个,就有可能防住这攻势,所以在计划中,他肯定是有对这儿动过手脚的。
五爷摇头,说怎么可能,他们来再多的人,也未必能够越得过来,除非……
如果是寻常人,必然会知道这里面蕴含的危险,也会心生恐惧,不敢向前。
而下一刻,这些血肉朝着中间移动,凝结成一团。
他们对生命也没有最起码的尊重,仿佛烈火,灼烧别人的同时,也让自己灰飞烟灭。
这个距离倘若是在平日里,像千通王这般的高手,估计就是一步跨到,然而此刻他却显得有一些顾忌,回过头来,看向了带路党吴老二。
然而他却没有任何惧意,毫无畏惧地往前走来。
千通王这帮人给人的感觉,最大的印象,恐怕就是“残忍”二字。
他做法的效率很快,几秒钟之后,那地上的九滩血肉突然间仿佛又恢复了生命力一般,开始蠕动起来。
原本捂着嘴的五爷瞧见,大声喊道:“收音,我要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快点……”
五爷悲愤不已,双手猛然往下一砸,竟然将身前的金属桌砸出了一个大坑来。
他的话音未落,有人突然大叫道:“不好……”
还有内奸?hetushu.com
破阵。
然而他一来时间紧急,二来又有监控器在场,故而只能够动一下小手脚,希望没有人能够发现,继而一鼓作气,将这边突破。
就在我想着萧家小姑和王钊去了哪儿的时候,主屏幕上的千通王这里又有了动静。
王光宗。
他们居然派了第二个人上来。
我们都看向了出声的那位技术人员,而他则在一瞬间将另外一边的画面给调大了出来,我这才发现在武总管的那边,突然间冲出了三个人来。
而这个时候,那千通王却显得十分平静,用长剑穿着六爷的遗体,然后望着前方猛然一扔。
吴老二苦着脸,走上前来,附在千通王的耳边低语几句。
而在武总管的旁边,小玉儿在旁边守着。
所以他特意留下了小玉儿在身边,帮忙护法。
作为南海一脉的大姐头,南海剑魔的亲传弟子,这位巾帼英雄能够入选七人组里,自然是有着大本事的,面对着那三个内奸近乎疯狂到拼命的进攻,她却是轻描淡写,一把长剑翻飞起舞,只用十几秒钟,就将敌人的长刀挑飞,随后长剑纵横,居然将人都给打倒,随后内奸们被赶到的天池寨众人给死死按住。
他脸上的青筋毕露,双眼通红,显露出了极度的悲伤来。
五爷怒意勃发,寒声说道:“将人给捆了,押到指挥部来,我找人好好料理一下他们,特别是王旭,问一下这几个反骨仔,对方到底给了他们什么好处,居m•hetushu.com然敢投递叛国……”
五爷这个时候已经从六爷死去的悲愤之中回过神来,瞧见对手的应对策略,他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摇头说道:“难怪寨主一定要跟这帮人对抗,瞧见他们不把人命当回事儿的态度,可以想象得到,倘若是天池寨沦陷,又或者我们守护的这片土地被他们荼毒,那些孩子们,估计跟这些人一样,麻木得如同走地鸡……”
千通王已经派出了第九个鲜族少年来,当他再一次化作一摊血肉的时候,他没有再派人了,而就在小玉儿将那三名内奸拿下,这边一片兴奋的瞬间,他却挥起了手中的剑,步踩斗罡,作起了法来。
千通王的身后,有一个木讷的单眼皮少年被退了出来。
技术人员反应十分快速,立刻启动,然后会议室的音箱里,传来了六爷生命尽头的最后一段话语来:“……哥,对不起,对不、起……”
这如何叫千通王不气愤呢?
哥。
如果这一剑是刺向心脏的话,那这么力透项背的一剑,六爷肯定是当场就死了。
残忍。
他的这个选择无疑是正确的,相比较于他身边的人,小玉儿更加可靠。
这三人用黑布蒙住了脸,然后手中有长刀,扑向了正在施法守阵的武总管那儿去。
出手的人,却是小玉儿。
他将六爷的身体扔向了通道后半段的法阵之中去。
他在操控这头傀儡怪物。
他对六爷的恨意,浓烈得隔着屏幕,我们都能够感受出来www.hetushu.com
没想到武总管居然是守阵人。
尽管属于王家,但同一个辈分的,也有区别,有的是堂兄弟,有的甚至是隔了好几层关系的人,平日里大家按照辈分年纪排惯了,喊着也熟悉,但真正一母同胞的人,跟别的,关系自然要亲近一些。
此刻的千通王,就好像在戏耍老鼠的猫,脸上浮现出让人望而生畏的冰冷。
现场有人跟指挥部这里汇报,说五爷,人抓到了,是王旭和杨文昊、杨文天两兄弟。
但关键时刻,六爷却冲了出来,将整个漏洞给补上了。
他们完全不把人命当一回事。
啊?
法阵杀人,无影无形,凌厉无比。
技术人员再快,也留不住六爷生命流逝的速度,就听到这简单几句话,六爷的头便垂落下来,重重砸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啊……
很显然,武总管其实也是早有准备,他知晓天池寨内部的不干净,并不仅仅只有一个吴老二,当他全身心投入法阵之中时,必然有人对他动手。
这是在试探?
一样是面无表情、目光呆滞的鲜族少年,一样的铁剑,面对着同伴留下的那一摊血肉,他居然没有半分畏惧,继续向前。
但千通王显然不愿意让他这么痛快地就死去,所以故意偏开了心脏,就是想要让六爷在极度痛苦之中感受到生命的流逝——事实上他也做到了,六爷被钉在了地面上,双手拼命想要去抓对方,却根本够不着。
六爷的遗体轻飘飘地落下,摔在了地面上,那些金光和_图_书和红线与他的遗体擦肩而过,并没有伤到分毫。
之前六爷叫五爷的时候,叫的是五哥,而在生命的尽头时,他说的,是“哥”。
一样木讷,一样麻木,就好像自己不是人,而是直立行走的畜生一般。
他们几乎是每一个人,都会多走一米,我瞧得有些心惊,问起五爷,说是不是他们有着足够的人,就能够横趟过这五十多米法阵道路?
而且他实现了自己离开时的诺言。
一步、两步、三步……
五爷无比的愤怒,然而我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了大屏幕的另外一个地方。
倘若天池寨今日要亡,他必将是第一个死去。
一直嘴硬得不行的这个老人,在生命尽头,终于道了歉,跟他的亲哥王光宗道歉。
不管金光如何浮动,那怪物被法阵的力量不断切碎,然而却都会在第一时间凝聚在一起,几秒钟之后,已然冲到了通道这一边。
从千通王站立之处,抵达老九等人的这一头,相聚大概五六十米的样子。
我下意识地朝着大屏幕望去,从主画面旁边的零碎屏幕中找寻,很快就确定了,却是武总管,他在离通道不远的一个房间里,人在其中,有光芒在身前浮动,而他则是双手不断拉扯着。
很明显,有人在操纵这法阵,而那人是谁呢?
少年的身体如同零件一般散落了去,化作了一大摊子的血肉落下。
就在五爷感慨的时候,第四个人鲜族少年又走了出来。
六爷的遗体没有任何变化,对那这个少年就直接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