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三十八章 王钊的救赎

他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呢?
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发现,他的双眼,在这个时候,居然恢复了清明,不再是混沌一片,也不再是白色的茫然。
她们的脸上满是坚毅,而眼中却含有泪光。
整个人防工程都在颤抖,就连离得很远的指挥部这儿,都剧烈的颤抖起来。
那快要被逼疯的技术人员噼里啪啦敲打着键盘,很快,大屏幕上开始回放起刚才的场景。
这个世界,为什么要对待这样一个可怜的孩子。
滚吧,你们这些操蛋的家伙。
他说我会的东西其实不多,在很久以前,我仅仅只是一个没用的小子,一直到我的二爷爷给我灌注了一种神奇的力量,它让我堕落,也让我感知到了真龙这个史前种族的强大,以及四维生物的特性和空间——而尽管魔龙的意志被我大哥斩了去,但我这些年,却还是琢磨出了一些手段来,比如……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却能够从千通王的话语里,听出了几分惜才的意思,以及一种郑重其事的态度来。
这个年轻人似乎想通了什么,所以笑得很灿烂。
黑洞?
降维打击。
有人铁石心肠,觉得王钊的死不过如此,甚至死活都不在心头,但是与这个年轻人有过短短几天相处的两位巾帼女子,她们的心中,却对这个才华横溢的少年郎,有着太多的怜惜。
一声电子噪音过后,王明的声音在指挥部响了起来:“天池寨么?我是王明,我跟陆左在外面,已经将外围的闯入者消灭了,和_图_书其余人在哪里?请给我们指示……重复一遍,我是王明!”
她们宛如舞剑,身姿曼妙,而敌人则显得愚不可及。
想到这一点,我不由得笑了,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于敏感,而我的笑容还没有结束,就瞧见千通王的后背,突然间出现了一个人。
我的脑海里莫名就浮现出了一个词眼来,那就是《三体》里面最著名的一种攻击方式。
那圆球有一些像刚才王钊从那血肉傀儡心脏处掏出来的金色血液,不过呈现出了纯黑的颜色。
尝试了半分钟,我们终于瞧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脑海里掠过这么一个词眼,然后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千通王毫不留情地打击道:“臭吊丝,你除了意淫,还会什么?”
啊?
消失的那一瞬间,震动停止了,那股狂风劲浪一般的炁场也消失不见。
这种力量,已经超越了凡人的躯体,也已经不再是修行者的界限。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对五爷说道:“五爷,外面有人要跟你通话。”
一双黝黑的眼睛里,流露着睿智的光芒。
我的脑海里掠过许多的念头,而这个时候,我瞧见了王钊的双眼。
没有了。
这情形太诡异了,我想不明白,别人也想不明白,但最想不明白的,恐怕是跟着千通王前来的那帮人。
眼睁睁地瞧着自家老大势如破竹一般地越阵而来,准备将敌人给虐杀,斩出一条血路时,却给一个莫名其妙的“小角色”给带着消失不见,这种相当于同m.hetushu•com归于尽的情形,让他们一下子就失去了首脑,而其余人则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原本如同纸片一般的王钊,居然跨越空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将其紧紧抱住。
如同两头猎豹,萧家小姑和小玉儿越过了大片的血泊,越过了六爷的尸体,越过了法阵的刀光剑影,红光游动,杀到了通道尽头。
远处那些跟随着千通王一起过来的人,也都纷纷摔落。
无论是王钊,还是千通王,都让人错愕的消失不见,仿佛他们原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人头飞起,血光冲天。
这两把剑,不但汇聚了有可能是当世之间最强的女子剑术,还汇集了满满的怜悯和恨意,在交锋十几秒之后,就将一名疑似剑主的家伙给撂翻倒地,萧家小姑完成了最重要的一击,随后小玉儿的剑,如电光一般掠过了他的头颅。
王钊抬起了头来,盯着千通王,然后笑了。
那黑色圆球,是什么?
这个地方,可是能够承受核打击的强度,在此时此刻,居然如同地震一般的颤抖,这场景着实让人错愕,也能够感受得到那千通王恐怖的实力。
我一头雾水,别人也是不得其解,反而是作为他对手的千通王变得郑重起来。
死得更有意义?
他们犹豫了,而通道的这边,却有人做了抉择。
拼命挣扎的千通王,到底还是没有能够挣扎开王钊的那一抱,而随后,两人的身前,出现了一个鸡卵大的黑色圆球和*图*书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千通王的身上浮现出来,脚下的地板在一瞬间化作粉尘,力量快速传递,周遭墙壁上的钢板都弯曲了,而整个通道中,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够站立住,即便是隔得很远,都是一阵人仰马翻,就连萧家小姑和小玉儿,都不敢与这一股恐怖的旋风硬扛,直接趴倒在了地上去。
千通王有一种出人意料的惊慌,猛然挣扎,然而下一秒,王钊的声音却通过通道的收音器,传到了指挥部的这边来:“请告诉我父亲,不孝子王钊,不能够再陪他了,对不起……”
千通王笑了,说呵呵,一个被低级情绪掌控的人,不配得到我的理解。
一开始的时候,一掠而过,到后来,他开始尝试着降低时间的流速。
从立体变成纸片,这是从三维降到了二维。
也如死神。
王钊,他哪里有不对么?
他的生活,并不应该是这样的,不该有江湖喋血,不该有刀光剑影,不该有生离死别。
然而在千通王如此强烈的反抗之下,王钊却不为所动,怎么都甩不掉,几秒钟之后,两人开始不断缩小,最后化作了一个黝黑的空洞,凭空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
杀!
他眯眼打量着这个年纪并不算大的年轻人,然后缓声说道:“不要被你那些低级的情绪控制自己,世间之人并不了解你的神奇之处,而如果你选择回心转意,我的承诺依然还在……”
敌我双方,都是一脸错愕,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们看不到王钊身上和图书背负的厚厚枷锁,只看到了一个孩子对这操蛋命运倔强的反击,以及生命尽头,对于父亲的挚爱。
千通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脸色冰冷,平静地说道:“我这个人,是不会有朋友的。”
指挥部里死一样的沉寂之后,五爷终于回过神来,大声喊道:“将画面调回来,放慢速度,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是继续向前,一鼓作气攻下天池寨,还是选择回头,赶紧逃离这里,免得被赶来增援的人给弄一个全军覆没?
与这一声“对不起”同时出现的,是千通王的一声厉吼。
它似乎在高速旋转着,而之所以黑,是因为吸收了所有的光。
即便处于人防工程的内部,这样的动静,也是可怕的。
萧家小姑和小玉儿拔出了长剑来,先是冲着九爷说了些什么,然后开始义无反顾地朝着那还有三位数的敌人进行冲锋。
王钊无所谓地笑,然后说道:“对,它在你看来,是低级的,但在我的世界里,父亲,兄长,还有雪见,他们就是我的全部……”
是的,王钊在那一瞬间,变得无比的诡异。
滋啦……
面对着千通王这种当世之间的顶级强者,她们可能力有不逮,但是此刻,却完全展现出了自己真实的实力来。
啊!
这是……
原本被人认为已经死去的王钊,在这个时候爬了起来,然后说出这样的话,让人着实有一些摸不着头脑,大跌眼镜。
怎么办?
王钊点头,说我知道,所以我才会选择成为你的敌人——不管是不是我主观意志和*图*书上的体现,总之我欠天池寨的,它也导致了我父亲一直想要赎罪的心理,让他一个没有什么手腕的下岗工人,都得硬着头皮跑来这里承担责任,勾心斗角,让他过得很不开心,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我补偿了天池寨,化解了自己的罪恶,他也许会活得快乐一些。
他轻轻叹息着,然后有些悲伤地说道:“只可惜,是我辜负了雪见,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会好好把握机会,爱她,照顾她,让她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一种浓烈到了极致,却又说不出口的情绪充斥在了她们的心头。
最后,在一瞬间,千分之几秒,两人一同被吸入了黑色的圆球之中,而当两人消失的刹那,黑色圆球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他一步一步地朝着千通王走去,然后开口说道:“我能够感觉得到你的诚意,这世间懂我的人不多,甚至连我心头最重的父亲和兄长,都不理解我,而你却算一个,说句实话,如果不是敌人,我们应该会是朋友,而且相处得会很愉快。”
会什么?
两人的剑,如天马行空,如羚羊挂角。
从一个镜头的角度来看,他还在原地,而另外一个镜头扫过去,他居然如同纸片一般薄,甚至好像没有厚度一般。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古怪之极的笑容来,随后,整个人如同纸片一般,变得无比的薄。
而这种说不出口的情绪,让她们的双眼含着泪水,也让她们的脸上充满了杀气。
而他的脸,却是在笑。
五爷抬头,说接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