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四十一章 调查组的老熟人

陆左点头,说回来了,跟着调查组一起回来的,王寨主也跟着回来了。
简单地交流之后,那位孙老看向了我这儿来。
民国最天才?
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位,想必就是陆左你的堂弟,千面人屠陆言了吧?能够见到你的真面目,当真不容易。”
王明听到,不由得冷笑起来,说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不过讲句实话,陆左你别太介意了,这件事情呢,上面想要干,那就干,不想干,咱也别求着,好像低人一等似的;昨天谈崩了之后,我跟我父亲,还有寨子里的几个老人谈过了,觉得天池寨没有必要承担这样的压力,实在不行,咱们就撤了,上面爱让谁来顶住,就让谁来,咱也不关心——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好鸡巴悠闲,何必跟这帮官僚扯淡?
三十四层剑主的存在,已经严重地影响到了世间的平衡。
我听完,忍不住心中有一些吐槽——你没来之前,这儿也是好好的,哪有可能一下子就给人摸到了?
进了寨子,我把陈老大的吩咐跟陆左谈起,他听完之后,有些诧异地问道:“真的有这么神奇?”
陈老大说天池寨有那些有关部门的人,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份不方便露面,既然如此,不如留在这里,免得多添事端;再说了,这个地方如此重要,我留在这里,会比较安心一些。
王明说这些东西,他立刻叫人准备,另外他想要跟着我们一http://www.hetushu.com起去,瞧一眼他弟弟留下的痕迹。
我觉得陈老大这般做,着实是有一些夸张了。
这也就是王明为何烦躁的原因。
回程之中,花了一些时间,路上还碰到了有关部门的巡逻队,我们不得不出示了在自己的身份。
陈老大问我,说你能够找到比较好一些的相机,以及拓纸不?在毁去这些东西之前,我觉得最好采用两种不同的手段来保留,包括影音和拓印,这样子会比较周全一些,也免得有什么遗漏的东西。
孙老看着我,说哪里,你的名气最近很响亮啊,到处都在议论你,我一直以为是个三头六臂的大神呢,没想到却是个俊朗帅气的年轻后生……
原来是他。
我说你不跟我一起回去么?
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堂上,都讲究一个道理和缘由。
我瞧见他如此的珍而重之,点头,说天池寨应该会有吧?
我被陈老大郑重其事的话语给弄得有一些懵,好一会儿,方才缓缓吐气,说道:“您觉得,真的有这个必要么?”
我没有再在是否有意义这事儿上面纠结,而是问道:“那该怎么做?”
不过他的愤怒是对于敌人的,对我倒也还算是正常。
两人正说着,门外有人敲门,说道:“调查组的孙老要过来,现在在路上了。”
毕竟我只是草草观察了一会儿,而陈老大却是真正仰着脖子,在这儿看了一夜,比http://www.hetushu.com我肯定是有发言权一些。
不过陈老大的重视,还是让我变得严肃了起来。
啊?
朵朵跟陆左打声招呼,就跑去找萧家小姑了,而陆左则带着我赶去见王明。
这位孙老虽然在我连续刺杀了洪天秀和清辉同盟的杨康之后,对我们释放了善意,并且将石中剑还给了黄胖子,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的事情就和解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
我说那个孙老是谁?
很显然,两人对于陈老大,都是有一种近乎于盲目的信任,觉得他既然这么说起,肯定是有理由的,于是也没有再多问。
好在联合巡逻队里面有天池寨的人,总算是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陆左还没有回答,门就给人推开,然后走进了几人来,三人穿着中山装,两人穿着便衣,还有一个是天池寨的打扮,而为首的那人,却正是我之前遇到过的总局宿老孙英雄。
陆左听到,说道:“这个,总局的调查组也过来了,谈判已经进入了最重要的阶段,在这个时候,把他们甩下,有些不太好吧?”
陆左有些严肃,说陈老大这个人,你跟他相处久了,就知道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无的放矢,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所以他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我说那行,不过那些东西,不知道天池寨这边有没有。
回到了天池寨,防卫森和图书严,陆左亲自过来接我们。
是什么呢?
那帮作决策的人倘若真的是肉食者鄙,问题可就严重了。
曾经与洪家沆瀣一气,与不老神鹰洪天秀八拜之交的总局孙老。
当瞧见孙老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杂毛小道和王明父亲前往京都的一行,并不顺利,否则也不会派孙老这么一个明显跟我们有冲突的人过来,当什么调查组的领导。
再说了,这些乱七八糟的鬼画符,真的就有那么重要?
之前他那边,无论是截留石中剑,还是打压慈元阁,都是没道理的,也站不住脚,我们倘若冲突起来,官司打到上面去,他是理亏的,所以他服软了。
陆左说什么问题?
孙老摇了摇头,说公事没有,只不过我今天早上跟天池寨的人交谈时,曾经听到一个消息,很是疑惑,就想找当事人核实一个问题。
啊?
我苦笑,说反正我是看不懂,乱七八糟的,跟天书一样。
陆左在旁边问道:“不知道孙老找过来,有什么事情么?”
果不其然,双方一见面,简单的寒暄中,我就能够感觉得出来这里面暗流潜涌。
但现在不同,尽管他各种拖延,但都有借口,而且还是公事公办,我们如果因为这个对付他,很有可能就会引起公愤。
听完了我的汇报,王明的反应和陆左一样,也问我他弟弟留下的那些东西,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那也就是被誉为阵王、符王、蛊王的天下三绝咯?
事实上,和*图*书他的心头,必然是留着浓浓的恨意。
我问萧大哥回来没有?
他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站在这样的立场上,孙老就可以发泄着自己的情绪,拿捏着我们的七寸,肆意妄为。
不过心中这么想,我也没有太多的话语说出,人家这么说,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
我睡了一觉,精神好了许多,便找到了朵朵师徒,跟她们说起了陈老大的决定,对于这个,朵朵并无异议,立刻收了小媚,然后与我回返天池寨。
然而陈老大却摇了摇头,对我说道:“说来你也许不信,我自己也有一些心惊,这个王钊不显山不露水,但看过了这些,我已经把他当做是当前最有天赋的修行者之一了,如果他早出生百年,说不定都能够跻身进入当年民国最天才的行列里去。”
我再次瞧见王明的时候,发现他身上有着一股浓郁的血气,显然这两天没有少动杀孽,不知道清理了多少的白头山余孽。
无论我怎么想,都不觉得王钊能够达到屈阳、李道子和洛十八那些传说人物的高度,特别是在我还认识屈胖三的前提下。
我并不否认陈老大对于王钊的评价,我也觉得这些乱七八糟的“壁画”里面,也许真的蕴含着一些我所理解不了的道理和境界,但仅仅因为一个可能性,就得费尽气力做这么多事儿,我觉得还是有一些大费周章。
然而事实上,我们之所以想要从上面来解决问题,并不是为了我们和-图-书自己。
他跟我是有见过面的,不同的场合,不过我的真面目,对方还是第一次。
陈老大想了想,然后对我说道:“这样,我在这儿守着,你跟其他人先赶回去,然后将材料带回来。”
老人家睁眼说瞎话的功力十分深厚,我与他聊了几句,感觉段位差了太多,便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巴。
王明平静地说道:“这些事情,有我老子在,也用不着我。”
陆左说没事,我带你去找王明,他在天池寨这儿,说的话还算是比较管用,即便没有,去山下采购一些,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
我瞧见此人的第一眼,顿时就明白了王明为何会说出这般丧气的话来,也知道了他和他父亲准备放弃天池寨百年基业,撂挑子不干的具体原因,到底是什么了。
这种恨意平日里肯定不会表达出来的,但到了这个时候,当他感觉到我们有可能会求到他身上的时候,他就会表露出来,在关键的地方,卡住我们。
孙老转头看向了我,然后说道:“天池寨的人说当时白头山的人来袭,你们躲进人防工程里面时,在下面的指挥部里,你曾经戴了一个白色的面具,是不是?”
他说这话,是有情绪的,很显然昨天的谈判并不是很顺利。
啊?
我自然是不动的,不过也转告了陈老大的态度。
我露出了乡下孩子含蓄的笑容来,说瞧您说的,那都是江湖人胡乱扯的匪号而已,您可别当真。
毁掉洞子里这些壁画一般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