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四十七章 以卵击石

尽管在我的感知之中,它们的分离是有先有后的,但是从视觉上来说,却都是一瞬之间。
当最后一个人倒下之后,我们再一次聚齐,朝着场中唯二两个屹立不倒的人围了过来。
他们这个时候方才知道,自己可能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就在杂毛小道为自己这张老脸而尴尬的时候,那个大胖子却回过头去,朝着自己人大声嚷嚷着。
大胖子自觉必死,此刻又见到了希望的曙光,顿时就有些激动,结结巴巴地指着老喇嘛,说道:“是他叫我过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大胖子莫日根和老喇嘛之所以幸存下来,一半的原因是他们还算是有一些本事。
天魔王?
陆左这人信仰的,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所以一瞬间,这世界上又多出了七个残疾人来。
杂毛小道一脸尴尬,事实上,萧家小姑的确是显得很年轻,可以说二十来岁,也可也说是三十来岁,怎么看,都显露不出她的真实年龄来,两人站在一起,的确是杂毛小道会显得比较成熟一些。
老喇嘛不肯背这个锅,摇头,说开枪的人,是莫日根的手下,与我们无关。
老喇嘛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想再跟杂毛小道说什么,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让人有些抓狂,思索了几秒钟之后,杂毛小道将目光投到了另外的一个幸存者身上来。
听到王明翻译出来的这么一个称呼,杂毛小道一愣,赶忙问道:“那个天魔和图书王,到底是谁?”
没有人再去理会那个吓坏了的大胖子,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老喇嘛的身上来。
我们都听得不是很懂,而这时王明却大声叫道:“小心,他让人开枪。”
陆左第一时间拦在了我的身前,然后鬼剑陡然出鞘,宛如一道幻影,护在了我们的身前,叮叮当当几声响动之后,陆左朝着旁边的朵朵喊道:“照顾好陆言。”
“祖灵?”
王明的话音一落,枪声却是没有一点儿征兆,很突兀地响了起来。
不过在危机发生的一瞬间,我们这边的反应也是十分迅速。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们跟对方的冲突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而为什么突然间就想要我们的性命,这件事情的确是值得考究的。
老喇嘛一愣,说什么,她是你小姑?
场面一下子就倒转了过来,瞧见面无表情的我们,老喇嘛抓着手中那根红宝石头骨权杖,整个人的身子都在发抖,而大胖子则哇啦啦地挥着手,不知道大声疾呼着什么。
陆左经过了对方骤然开枪的惊愕之后,果断出手的瞬间,没有半分留情。
一直忍气吞声的我们这一边,也因为对方动了枪,而不再憋着。
然而战斗一旦展开,立刻就乱成了一团,无论是敌方,还是我们,在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都知道这一场遭遇战是不可避免的了,而且既然都动了枪,那就绝对没www•hetushu•com有什么回缓的余地。
他口中快速念了一句话,突然间我们脚下的土地一下子仿佛塌陷了几十公分,一股恐怖无比的力量瞬间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来,随后那个老东西的脸,居然冒出了闪闪金光来。
鲜血在一瞬间飞溅出来,与此同时发生的,是无数的惨叫。
我们看向了王明,而王明则在帮忙我们充当翻译:“他说求我们放过他,他有大片的牧场,数以万计的牛羊,还有无数的金银珠宝可以给我们……”
我尽管不能使用劲力,但炁场感应却是十分敏感的,知道在那一瞬间,除了萧家小姑和看似无害的朵朵没有遭受攻击之外,其余人或多或少,都被子弹给盯上了。
一时间,掌风破空,响声无数。
砰、砰、砰……
这是不准备留活口了,而这样的变故,却是在一瞬之间决定的,让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些喇嘛陡然发动,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而那大胖子莫日根,则率领着骑兵队朝着陆左冲去。
大胖子一时语塞,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如果我说了,你们可不要杀我。”
大胖子指着旁边一个躺在血泊之中的手下,然后说道:“查干巴日告诉我,说你们里面,有人是天魔王的敌人,如果把你们的尸体带去给天魔王,我们就能够获得巨大的好处,所以,我……”
那三个枪手,加上另外四个没有亮出枪的家伙,在那一瞬和图书间,亮出了家伙,并且扣动了扳机。
子弹打了一轮不到,没有一颗命中目标。
这个如山一般沉稳的男子,在此刻显得如此的狠戾,他手中有一把古怪的长剑,带着满是杀意血腥的红光,恶狠狠地撞入人群之中,每一次的挥击,都有一个人头,或者什么人体的零件飞起,所过之处,鲜血飞溅,一片血腥。
太……太凶了。
杂毛小道冷笑,说所以呢?像个神经病一样地跑过来,对我们说三道四,然后在半路对我们毫不犹豫地开枪,这就是你们那个什么祖灵的意思了?
我们不是圣母婊,不可能别人都杀上跟前来了,还要顾全大局,一点儿都不敢反抗。
然而这些掌风却都扑了一个空,因为陆左已经越过了他们,落到了骑马的那一批人身边去。
陆左瞧见,一把将我拉到了身后去,然后焦急地说道:“拦住这家伙!”
而另外一半,则是我们这边故意留下来的。
站在最前面的,自然是那老喇嘛和他的同伴,这些人几乎是下意识地出手阻拦,大袖子里面伸出来的手掌,有着厚厚的老茧,宛如铁板一样。
杂毛小道说人是你找来的,你还好意思说与你无关?
大胖子张了张口,刚要说些什么,突然间一直闭眼不语的老喇嘛睁开了眼睛来。
他如同一道幻影,冲向了前面的人群之中。
当朵朵冲到我身边的时候,陆左也在同一时间冲了出去。
这些人显然是杀人越货的行m.hetushu•com家里手,在一瞬间的时间里,不但各自分配了消灭的对象,而且对于重点对手,还交叉射击,最大可能性的保证能一下子就将我们都给制服,丧失最基本的反抗能力。
而且都是心脏和脑袋等要害部位。
老喇嘛神神叨叨地说道:“这是祖灵的意思……”
那家伙显然还在伺机而动。
原本以为只是很普通的争端,却没有想到这帮人居然有杀人越货的胆识和勇气。
战斗在一开始就陷入了一边倒的状态,那大胖子和老喇嘛开始的时候,信心满满,以为能够用压倒性的人数优势,将我们给击败,但在随后的交手之中,瞬间就感觉到了绝望。
而之所以拖了这么久才结束,最主要的原因,是敌人很快就崩溃了,转身想要逃跑,结果追击的时候,花了一些时间。
反倒是最开始拔剑的杂毛小道显得十分克制,使出来的手段也多以压制为主,并不伤人性命。
另外一个懂汉语的年轻喇嘛不屑地说道:“你说什么屁话呢?你的年纪,明明就比那姑娘大得多……”
并不是对方的枪法有所欠缺,而是他们选错了击杀的对象——我们这伙人聚集而来,是为了困住入魔的黑手双城,所以每一个人都拥有着极为高强的个人实力,枪火弹药这种十分有震慑性的武器,对我们来说,并无太多威胁。
吼……
他对大胖子莫日根说道:“告诉我,为什么要攻击我们,只要你说出来,我们就饶你一和图书命。”
战斗在五分钟之后结束,我们面前的敌人,除了那个老喇嘛和大胖子之外,再无一人幸存,而倒下的一大半,其实都死在了陈老大的手中。
杂毛小道说你先说一说。
拔出了雷罚的杂毛小道脸色异常严肃,冷冷说道:“你们可以拿我来开玩笑,也可以羞辱我,但胆敢猥亵我小姑,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怒火。”
他说是这么说,但最终还是没有扔开手中的法杖。
总共七个枪手,持枪的右手,在一瞬之间,全部都断了去。
老喇嘛倒是有几分傲骨,也不求饶,喘着粗气说道:“你们汉人有一句老话,叫做成王败寇,我们既然失败了,随你们处置就是了。”
杂毛小道冷哼,说他叫你过来的?最先下令杀人的,可是你……
杂毛小道笑了笑,不过余光处瞥见旁边脸冷得都能够滴水的陈老大,又下意识地板起了脸来。
王明在旁边同声翻译。
除了朵朵一直护卫在我的身边之外,其余人都毫无顾忌地冲了出去,而这里面杀气最盛的,居然是一直都显得十分稳重的陈老大。
杂毛小道眯着眼睛打量对方,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呃?
那样的人,只存在于新闻联播里面。
双方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了。
杂毛小道说有什么疑问么?
在弄清楚这些事情之前,他们死不得。
杂毛小道对他的想法心知肚明,却不点透,而是继续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找我们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