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四十九章 热情招待

不过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到陈老大对于萧家小姑的关心。
陈老大解释道:“这儿是人家的主场,不管逃到哪儿,有那黑云长天在,都能够找到我们,还不如在这儿张网以待——在与天魔王接触之前,我们跟黑云长天之间,必有一战。”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正是心里面有着充足的底气,陈老大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流鼻血了……
我们全程都在旁边,可以感受得到,莫日根这大胖子对于手下人,还是有着很强控制力的,一喜一怒,都弄得手下人战战兢兢。
我有些无语了,不过却也感受得到众人那份浓浓的关爱之心。
事实上,对于前来此处暂居,陆左和萧家小姑还是有一些不同的想法,最主要的,那就是安全问题。
看得出来,这一顿饭,在喀尔喀蒙古,应该算得上是很高的标准,而老毛子的饮食文化对喀尔喀蒙古的渗透十分深,在这儿也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我回过头来,瞧见白花花的一片,顿时就感觉鼻子有一些不舒服。
虽然看这款式有一些老,不过很卫生和干净,应该是经常有人在打扫。
因为有两人的缘故,所以我们在路上的时候,已经习惯将入了魔的大师兄称之为“黑手双城”,而对我们身边的这一位,称之为“陈老大”。
小玉儿和萧家小姑轮班戒备。
但对我们来说却不是。
莫日根热情地招待着我们,m•hetushu.com他甚至都不敢坐主位,结果给我们按在了那里。
长桌之上,琳琅满目的食物摆得满满,而我们这些一路上风餐露宿的家伙,自然不会有多少客气,毫不犹豫地就是一阵风卷残云,根本不在乎什么形象。
我没有拒绝对方,给人带着往后院走去,七转八转,来到了一个大房间,随后阿春指着旁边的一道门,对我说道:“请进吧。”
陈老大也点头,说对,胡依金喇嘛庙这一次的失利,自然不会罢休,特别是还有那个黑云长天在的情况下,我们藏在野地,反而会处于不利。
这几天一直都在赶路,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洗澡。
尽管旁边的仆人和管家都给遣散了,但毕竟还有上菜的侍从,给人瞧见了,多少也还是不太好。
陈老大的意思,是既然逃不掉,那就干脆不逃了,在这儿好吃好喝地待着,先拿那什么黑云长天来磨磨刀。
而我们这些人凑在了一起来,开始进行接下来的讨论。
他对我们说道:“这个莫日根,在勒兰·哈勒赞地区,的确是屈指可数的大贵族、大人物,威望十分高,就连我们今天遇到的胡依金喇嘛庙,对他都是十分的恭敬,毕竟庙里面的香火钱,有一大半都来自于这家伙的手里;大隐隐于市,只要控制好莫日根的身边人,我们暴露的机会就不大。”
对于许多人来说,那黑云长天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和_图_书池子的水温正合适,我潜入水底,感受着热水从身上划过,美妙无比。
众人认可了这样的判断之后,便开始分配起了接下来的任务。
她说的是汉语,我有些愣,说你懂中文?
我试了一下水温,挺不错的,三言两语打发了那姑娘,然后将衣服脱光,钻进了水池里去。
呃……
而且他跟萧家小姑之间,给人的感觉怪怪的,几乎没有见过两人有过交流。
莫日根。
吃过了饭,我们聚到了一个小厅来,莫日根找来手下,开始了发号施令。
可见贫富差距哪儿都有,而且这儿十分大。
在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将住在莫日根的家里,然后探寻着黑手双城的消息。
我离开了密谈的小厅,出门的时候,有一个穿着民族服饰的喀尔喀蒙古少女走过来,对我说道:“您好,我叫做呼和哈布日,你可以叫我阿春,莫日根老爷说了,你是客人里面最需要照顾的一位,让我跟着您,全程伺候。”
听到这话儿,我们终于是明白了。
而我们讨论的核心点,就在于这儿的主人。
我瞧见大家都准备散场,各自忙碌去了,赶忙举手,说怎么没有给我安排工作呢?
的确,有着那黑云长天的存在,胡依金喇嘛庙肯定是知道我们跟莫日根搅和在一起的,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能够知晓我们的方位,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藏在野地里,让那帮人根本无处找寻呢?
安排了住所之后,莫日http://www.hetushu.com根将我们带到了超豪华的长条餐桌前来,他这儿的宅子十分气派,给人的感觉总有一些欧洲古堡的气质,很难想象这是在喀尔喀蒙古这样一个极为落后和不发达的地区。
只要出现一个暗桩,我们就会变得十分被动。
陆左笑了,说你啊,你这几天就好好养伤,赶紧恢复原来的战斗力就好了,别的事情,我们都会处理的。
尽管处于腥风血雨的江湖,但对于大胖子莫日根这种对于人命的蔑视,我多少还是有一些不太适应,总感觉与现如今的时代有一些不太相符。
阿春跟我说明了一下浴池里面的设备,然后指着那三米多长的池子,说里面已经放好热水了,让我随意。
既然是结网,就得弄牢固一点儿,要将来犯之敌给留在这里,将对方打痛了、打死了,这样才是我们所想要达到的目的。
一番任务布置下来,所有人都有事儿干,偏偏把我给漏了下来。
啊?
我一直在池子里待了好几分钟,方才浮起来。
至于朵朵,她也需要对新收入门下的弟子小媚进行教导,让她能够恢复人性,摆脱长久以来阴气的侵袭,导致因果太深,受到世间大道排斥的境地。
陆左配合杂毛小道,利用莫日根家中延承百年的家藏,在这大宅子附近布阵。
莫日根的厨房里有十一个厨子,最先端上来的都是一些炸得酥脆的面食和奶酪,还有一些肉食,随后就是茶汤,再来就是一些很有和*图*书老毛子风味的食物,肉冻、红菜汤、熏肠、沙拉以及鱼子酱,还有一些喷香的面包,最后才上来烤成金黄色的羔羊,满屋子喷香。
阿春点头,说嗯,我妈妈是汉人,所以懂一些,跟我走吧,已经给您准备好了热水,要不要去洗一个澡?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快要“王见王”的关系,陈老大的情绪并不是很高,话语也显得特别少。
他显得十分热情,抵达了自己的家宅,将那两人给斩杀了之后,又将管家叫过来,给我们安排住宿。
弄完这些,莫日根退下,去安排其他的事宜。
我推门而入,发现这并不是寻常的浴室,而是一个小澡堂一般的池子,旁边还有桑拿间。
而当我刚刚从那池子里探出头来的时候,浴室里被热水弄得一片雾气缭绕,朦朦胧胧,就在我准备找地方躺一下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好,需要给你擦一下背么?”
众人纷纷赞同,说你现在就是我们的国宝大熊猫,重点保护对象。
陆左有些疑惑,说这是什么逻辑?
在这样的一个集体之中,我的心中充满了温暖和自信,总感觉天底下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难得倒我们一样,而这一切的基础,则是我们这里面所有人的个人实力。
少女大概十六七岁,花一样的年纪,虽然皮肤有一些粗糙,但胜在青春逼人。
陈老大负责全盘指导,并且居中筹谋。
虽说作为修行者,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不m•hetushu.com会有太多的污垢,但个人习惯很重要,好几天没有洗澡,此刻听到对方这么一说,身上多少都感觉有一些痒。
不过即便如此,王明还是跟随在他的身边,不让这家伙有铤而走险的机会。
对于这个问题,杂毛小道显得十分豁达。
我一开始本来准备拒绝对方的,毕竟我一大老爷们,后面跟着一小姑娘,怎么都感觉不自在,然而听到有热水可以洗澡,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这一点,那些躺倒在青青草原之下的亡魂都能够给予最充分的证明。
虽然我们在这儿的确会得到一个很不错的休整,而且相应的条件也都是最好的,远比在野地里风餐露宿来得舒服很多,但这儿毕竟是人多眼杂,尽管莫日根一来就斩杀了两个人,给我们安心,但谁知道除了那两个眼睛之外,是否还会有别的暗桩子存在呢?
莫日根在我们跟前唯唯诺诺装孙子,然而行为举止之间,却还是流露出了在这儿颐指气使的傲慢来,好在这孙子在来的路上,被陆左给好好地修理了一番,知道了我们这帮人的深浅,也没有太多想要翻盘的图谋,对我们倒是客客气气,不敢有太多的情绪流露出来。
这是真的强。
他先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这些人的身份,说是他最尊贵的客人,随后开始要求自己的手下搜寻天魔王的消息,所有的消息都汇总到他这儿来。
而看着这两个人的脑袋平白无故就掉了下来,我感觉身边的好几个人,眉头也都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