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五十二章 以退为进

天空中的乌云依旧在翻滚着,突然间冬雷滚滚,轰隆隆地从头顶上掠过,让许多人心惊胆战,而在这个时候,我和杂毛小道却忍不住地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莫日根说难道他们还有后招?
不远处跪伏在地的围观群众,瞧见这巨大的雪人,顿时就心惊胆战,口中大声呼喝着,以为是神迹降临了。
随着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杂毛小道站起了身。
王明笑了,说我们还有一句老话,叫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希望格日勒图上师能够想明白这里面的道理,不要没事儿找事,弄得大家都不痛快。
那雪人身高两丈,通体雪白,然后脑袋上有一对黑幽幽的眼睛,也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
啊?
是假的?
尽管陈老大这般说了,莫日根还是有一些不踏实,愁眉苦脸的,郁闷得很。
那金光在半空中晃了一眼,随后消失在了不可知的地方去。
大敌当前,莫日根垂头丧气,我们反倒是有一些兴奋,想着有机会跟喀尔喀蒙古交锋,还真的是有一些小激动呢。
杂毛小道笑而不语,不想跟他多做解释,而另外一边,瞧见自己用来装神弄鬼的玩意被王明一击即溃,脸上顿时就如同裹了锅底灰一般,直接就黑了,开口说道:“对了,能够杀害俄日敦这些人的,必然是你,你还有什么狡辩的?”
格日勒图阴着脸,打量了一会儿王明身后这占地广阔的大宅子,又眯眼瞧着王明,许久之http://m•hetushu•com后,他的手一挥,说道:“走。”
事已至此,就看对方怎么出招了吧。
他的话音刚落,那小媚便走到了我的身边来,而就在这个时候,西边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轰然之响。
简单一句话,所有人都起了身,朝着外面走去,而我这边刚要起身,就给陆左给按住了肩膀。
而下一秒,气势汹汹的雪人瞬间崩溃,化作漫天的雪花,到处飘散。
杂毛小道笑了,说那帮人果然把院墙给推翻了,有意思。
格日勒图、蒙克和马嘎塔勒,这三人出人意料地退开了去,并没有一鼓作气地将我们拿下,具体的原因,我们大概都能够猜得出来,也知晓危机并未有散去,只不过是在了我们瞧不见的地方而已。
瞧见这异象,我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位黑云长天过来了。
这就走了?
莫日根的家院子很大,大门一关,外面什么都瞧不见,那家伙瞧见王明三言两语就逼走这么一大帮棘手货色,顿时就佩服得五体投地,与我们碰面之后,忍不住夸赞道:“王先生当真是顶尖厉害的人物,三言两语,就将那帮家伙给打发了,就连胡依金喇嘛庙十宝之一的风雪兽灵,在他手中都只能过一招,简直是……”
他一动,那帮围住他的人立刻都涌上了前去,而王明却也在第一时间转过身子来,眯着眼睛,打量着众人,缓声说道:“怎么,你们是觉得自己http://www.hetushu•com比那风雪兽灵还要皮实,对么?”
呃……
王明上前一步,盯着格日勒图,说这就是你们想要说的祖灵?还是说仅仅在跟我开玩笑而已?
尽管莫日根介绍,说面前的这几个人,都是喀尔喀蒙古的顶尖高手,但对于我们来说,真正忌惮的,恐怕也就是那个曾经附身那老喇嘛俄日敦的黑云长天了。
时间不知不觉间流逝,不管莫日根如何不舍,夜幕终究还是降临了。
他说你别动,好好养伤。
我的心里有一些紧张,而这个时候,王明却是洒然一笑,不屑地说道:“这点儿戏法,我以前一兄弟没事儿就变,来来来,我倒是要真的瞧一瞧,你们这些耍杂技的,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叫出来!”
对方的人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间,几百号人说撤就撤,没多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之中。
大家商量了一番,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叫做以静制动。
地上的雪人伸出了一对小拳拳来,猛然擂了自己胸口几下,雪粉飞溅之下,迈动着粗壮的双脚,朝着王明的方向冲了过去。
陈老大点头,说对,欲擒故纵、以退为进,这些都是老祖宗玩剩下的。
没有人比我们更喜欢这样的天气,因为只要我们想,这些冬雷,就会成为我们的力量。
他满口夸赞着,唠唠叨叨,听得人头疼,而最后,他又小心翼翼地问道:“事情差不多就这样结束了吧?”
m•hetushu.com到这话儿,莫日根有些焦急起来,说那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那大胖子蒙克忍不住出声说道:“你懂蒙语?”
通常意义的雪人,一向都洁白可爱,十分的萌,然而我们瞧见的这一头,却显得无端狰狞和恐怖,仿佛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散发出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来。
瞧见这漫天的雪花,格日勒图身边一个长得十分俊朗的少年郎忍不住喊了一声来,脸上十分震惊,旁边的管家宝音赶忙翻译道:“这是胡依金喇嘛庙十宝之一的风雪兽灵,他吓到了——我听说过这东西,据说表面虽然如同积雪,但皮肤却十分坚固,堪比岩石,这个……不会是假的吧?”
很明显,对方虽然忌惮于大宅外面的法阵,并没有一把将我们拿下,但这样在外面监视着我们,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好过,就好像坐牢一般。
他皱着眉头,像看智障一样的瞧着面前的格日勒图,一直等到了那巨大雪人冲到跟前来的时候,王明方才低头,随后一抹金光陡然浮现,宛如浮光掠影,径直穿过了那雪人的胸口。
最让人郁闷的,是我们的目标是黑手双城,到时候一旦这些家伙掺合进来,很有可能会毁了我们的计划。
我瞧见格日勒图脸上浮现出来的得意表情,有点儿无语。
事实上,在我们这个行当里面,一般来讲,是尽可能的避免让普通人知晓太多的事情,无论是作法,还是别的什么,都会下意识地http://www•hetushu•com避开普通人,不让他们知晓。
这玩意的身上,充满了兽性的凶狠。
尽管不是黑云长天,但它一定也是有来历的,要不然不会给我这样的感觉。
不过面对着这众人伏拜的东西,王明却显得十分不屑。
说罢,他居然转身,准备回到这大宅子里来。
那些试图拦住王明的人听到这话儿,都以为听错了,错愕地回过头来,看向了格日勒图。
这几乎是一种行当里面的潜规则,也是为了自身安全的一种保障,然而在格日勒图这儿,却完全没有顾忌。
“神迹”越多,拥有的信徒也就会越多,这也是他们显露本领,招揽部众的一种手段。
杂毛小道笑了,说你是说,那有可能是一个假的风雪兽灵?
管家宝音点头,说对,要不然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溃散了呢?
撂完了狠话,这老喇嘛居然头也不回地离开。
我有些发愣,而对方却是恼羞成怒,双手一挥,头顶的雪花不断降落,凝结在地面上,居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雪人。
他这般做,显然是有意为之,而最多的原因,恐怕是为了信仰的缘故。
王明说我们刚才不过是摆了空城计,让对方摸不准里面的底细,所以方才不敢轻举妄动,你等着吧,那帮人就在附近不远处在守着我们呢,一旦我们有人露面,并且落了单,就一定会有人摸过来的。
陈老大说你放心,大白天的,他们肯定不敢随便弄,而且我们在你家宅子这儿布下了一些东西,他们不来则m.hetushu.com罢了,若是来了,就叫他们有去无回。
我有点儿不太敢相信,毕竟对方过来的时候,气势汹汹,拉了那么一大票的小弟过来,结果给王明打了脸之后,直接撂了一句狠话,就灰溜溜地跑了,着实让人有一些意外。
王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怎么,还想打?
他对我们说道:“来了。”
王明哈哈带笑,说这个世界上的强者多得不计其数,你坐井观天,想要污蔑我,这个我可以理解,毕竟死了人,悲痛之余,没了神志这是正常的,不过我警告你,别在外面乱说,知道么?
这没礼貌。
反倒是那大胖子蒙克,朝着王明挥了挥手,说那行吧,这件事情,也许是个误会,我建议你最好还是能够跟格日勒图达成和解,毕竟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叫做“以和为贵”,你说对吧?
而格日勒图却不管旁人,遥遥望着王明,说你们手段高强,心高气傲,觉得这世间没有人能够治得了你们,对吧?你们等着瞧,总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
王明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你想什么呢?真以为事情有这么简单?
“风雪兽灵”这名字,是刚才那个少年用蒙语说出来的,然而王明却一语说出,自然是听得懂蒙语。
它来了,事儿就有一些麻烦。
当王明过来跟我们汇合的时候,外面的人都已经散光了。
安抚好了莫日根,我们这些人又聚到了一起来,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而头顶上层层压低的黑云,这个时候也消散了去,露出了天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