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五十三章 被遗忘的漏洞

小媚是保护我,而不是看管我,也知晓我在团队里面的地位和身份,所以最终还是拗不过我,朝着莫日根的卧室走去。
他起身,带着我往卧室的方向赶去,而这个时候小媚拦住了我,说不行,师父说了,你不要出去,免得出现意外。
听到我的解释,小媚有一些犹豫。
靠!
我说封住那个密道啊,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将那个地方给封死,不要让人能够从里面突进来……
莫日根说去干嘛啊?
杂毛小道拔剑而出,朝着外面走去,而其余人也都毫无惧色地往外走,我跟着出去,给小媚拦住,说师父说了,让你在这儿待着,别去凑热闹,要万一伤到你了,那可怎么办?
莫日根被我死死盯着,因为体内蛊虫的缘故,即便是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按照我说的去做。
很激烈。
炸药来了?
莫日根这才说道:“在我的卧室那里,离这儿有一点距离。”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我不得不待在房间里面,被人像照顾病人一般看着,就连瞧都不能瞧。
莫日根说怎么封啊?
莫日根知道有人通过密道过了这儿来,也慌了神,赶忙对旁边的人喊道:“愣着干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啊?”
小姐姐长得又漂亮又成熟,腿长胸大,但脑子多少还是有一些不太好使,毕竟不是正常生物,纠结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好吧,我跟你一起去。”
趁着人去拿炸药的空隙,我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那密道的www.hetushu•com入口处,打量了一下里面的情况,然后趴在地上,试图听一下里面的动静。
一声巨响,我们脚下的地板猛然抖动一番,紧接着刺鼻的硝烟从里面翻涌而出,好多人纷纷朝着后面退开,而这个时候,我们身后的门却是吱呀一声响,打开了来。
旁人都愣住了,这时有一个人居然真的递过来一个手雷,我没有多加思索,直接扯开引线,然后朝着密道里面扔了进去。
我转过头去,却瞧见来的并不是莫日根的保镖,而是前几天一直陪在我身边的那个侍女。
莫日根的卧室在我们聚集的小厅附近,不过在另外的一栋建筑里。
我看着他,不动声色地说道:“你觉得呢?”
莫日根很不情愿,说那我们岂不是没有退路了?
不过我也知晓,莫日根这个家伙是个老色狼,不知道毁了多少女孩子的清白,配上这么大的一张床,还是正常的。
这对于一个长时间奔行于第一线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真不知道这一张床在晚上的时候,会躺上多少人。
啊?
瞧见我此刻如此严肃,莫日根方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紧张地说道:“他们没有问,我也就、也就……”
轰……
我这边儿抓心挠肝,郁闷得不行,而旁边还有一个人也是紧张不已,那人便是这个宅子的主人莫日根。
我押着莫日根,而小媚则护着我,另外莫日根身边还有七八个保镖,都配了枪,和图书算是不错的人物,甚至还有两个是修行者,一行人走进了莫日根的房间里。
我忍不住骂了一声,然后问道:“在哪里?”
而随后,莫日根打开机关,那床平移,居然露出了一个向下的暗道来。
我心头一跳,一下子就爬了起来,骂道:“我操,还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炸药怎么还没有来?”
我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脖子,然后说道:“也就是说,你没有跟他们讲咯?告诉我,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地下的通道?”
莫日根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给自己开脱道:“应该没事儿吧,一个隐秘的逃生通道而已,干嘛那么紧张?”
这位长得有点儿像韩星金泰熙的小姐姐一脸严肃,说话也带着浓厚的棒子味儿,显得很认真。
轰、轰、轰……
我气不打一处来,将他猛然推倒在了地上,然后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脑子进水了?你知道他们这几天在你这大宅子外面花了多少的时间和精力给你加固防线,布了多少的法阵,结果你告诉我里这儿还有密道,要万一给人知道,被人釜底抽薪了,那怎么办?”
呃……
我苦笑,说我不是出去,只是去这胖子的卧室,那里有漏洞,必须封死,要不然我们被内外攻击,没有法阵的依托,很容易出事儿的。
我望着那黝黑的密道,问他道:“通到哪儿?”
院墙被推了?
莫日根给我一下子就噎住了,脸上的肥肉直抖,满是油光,hetushu•com好一会儿方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觉得,拦下来,问题应该不大吧?”
那人匆匆忙忙推门出去,而我却知道来不及了,对莫日根喊道:“有手雷么?”
呃。
莫日根指着地下,说狡兔三窟,我下面有一条密道,到时候真的顶不住了,我们就先撤回地下去,通过密道离开,我带你走,你说好不好?
莫日根尴尬地笑了笑,说不至于吧,知道密道的人,都是我的心腹手下,不如这样,我叫他们都过来,让你瞧一眼?
莫日根没有想到我会问他这么一个尖锐的问题,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这个,不行的话,咱们就跑吧?”
我感觉得到那儿的炁场一片混乱,巨大的力量撞击,震动不休,然后有光华浮现,红的、蓝的、绿的,姹紫嫣红,显然也是有道术在交锋。
莫日根摇头,说这就是一个逃命的通道,怎么可能有堵住路口的想法呢?
小媚摇头,说师父交代了……
无论是陆左在他身上种下的蛊毒,还是事后还他自由的承诺,都让莫日根不得不挤上了我们的战车。
这儿就是直通外面的密道。
我转过头来,认真地盯着他,然后问道:“如果我们输了,你会怎么办?”
尽管知道敌人会趁着夜色进攻,但这么光明正大地将院墙直接推翻,这事儿还真的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为这实在是有点儿太明目张胆了。
啊?
所以他远比我更加紧张,自来熟地靠到了我的m.hetushu.com身边来,然后讨好地问道:“陆先生,你觉得他们能够战胜胡依金喇嘛庙,和那两位萨满大师,以及黑云长天么?”
手雷?
然而我这一趴下,耳朵贴在地上,居然听到有轻快的脚步声从里面传了过来。
好吧,这位小姐姐的脑子一根筋儿,对朵朵的吩咐又特别的认真,我没有办法,只有站在窗子边,朝着外面望去,却见陈老大、杂毛小道、陆左、王明、萧家小姑、小玉儿等人朝着外面冲去,没多一会儿,那巨大的轰鸣声就从西边的方向陡然传递而来。
这家伙跟我们一开始是绝对的死对头,因为倘若不是他悍然下令动手开枪,我们就不会跟胡依金喇嘛庙产生出这种不死不休的局面,但此时此刻,他跟我们却已经是挂到了一条船上来了。
我试图争取,说我就站在门边看,放心,没事儿的。
跑?
我冷笑,说你真的以为他们会输?我告诉你,在你们喀尔喀蒙古,还真的没有人能够压得住我们这些人,就算是那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黑云长天老魔头亲自过来,也是一样的……
我厉声喝道:“少他妈的废话,在哪里?”
不过杂毛小道等人却并不是很担心,他笑着说道:“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走,去会一会这帮喀尔喀蒙古的顶尖高手。”
巨大的轰鸣声让我浑身的血液有一些沸腾,想着倘若我身上没有伤,此刻应该也是挥舞着止戈剑,在人群之中进进出出,挥斥方遒,端的是m.hetushu.com无比痛快。
因为我感觉对方已经到了入口这儿了。
我说走,带我去。
我说这个要我来想办法么?你这儿没有预备的方案么?
莫日根也算是一个修为不错的高手,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当时杀红了眼的情况下活下来,此刻给我揪着脖子,肯定是有一些羞恼的,不过想起自己肚子里面的蛊虫,还是按耐住了性子,开口说道:“除了我,还有几个人吧,毕竟密道下面也是需要维护的……”
我说那就炸了——你别否认,我知道你这里有炸药。
我说封住它。
莫日根给我看得透彻,心中发虚,低下了头去,我瞧见他半天没说话,便威胁道:“你肚子里面的那蛊虫,我也会指挥,你是不是闲得慌,想让它们出来陪你玩耍一下?”
是阿春。
越是如此,后方越不能出现问题。
我盯着他,说那条密道,你有跟他们说过没有?
一进来,我就给对方这奢华无比的房间风格给震撼到了,到处都是珠光宝气,刺眼得很,而那一张床,居然有四米多宽。
听到对方的话语,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这样的威胁实在是太有效了,莫日根给吓得脸色苍白,赶忙喊人去拿备用炸药。
那脚步声很快,由远及近。
莫日根说通向镇子外面的那一条小河,总长度有一点八公里吧。
我说怎么跑?
走出了这边的房子,我瞧见远处的拼斗还在继续,有冲天的血光出现,紧接着头顶上空的黑云翻滚,然后还有野兽的嚎叫传到了这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