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五十五章 千年浩劫

这是一个枭雄,一个领袖,一个注定不凡的人。
他的话语让我有些错愕,因为我以为他什么都知道了,却不曾想他知道的,只有一半。
哦?
说罢,他居然转身而走,而那岳楠则恶狠狠地盯了我一眼,然后离开。
王清华。
要不是当时我们刚好手中有一个蛋,让她得以寄托,说不定现如今我们都只能缅怀她了。
黑手双城听到我满是怨恨的话语,不由得笑了起来。
是遗忘了,还是表达自己没有敌意的意思呢?
啊?
他端详了好几分钟,方才收手,那虚影倏然消失,而黑手双城则赞叹道:“九黎之族的妙术,的确不错,这阿古南冥虫就如同艺术品一般,是力量和真理的结合,让人瞧见了,忍不住心醉……”
也就是陈老大,另外的一个他。
我之前的时候,曾经瞧见过杂毛小道的手段,叫做“金沙勾勒空肚皮”,然而那也是需要一些道具和过程,却不曾想我面前的这一位,只是简单地一划,就将聚血蛊给弄了出来。
王清华打开门,走进了房间里面来,又将厚厚的铁门给推了回去,瞧见站在不远处的我,不由得笑了,说怎么,你这是在迎接我呢,还是准备给我一闷棍,将我给打倒在地,好夺路而逃呢?
阿古南冥虫到底是什么东西?
王清华扶了一下眼镜,然后说道:“我知道你们对主人,以及我们这些人怀着很浓重的敌意,觉得是主人把你们的大师兄给杀和*图*书了,取而代之,甚至觉得主人对你们刻意打压,所以才会散布他入魔的消息,让他败走麦城,不得不带着我们来到这么一个偏僻之地,不过你们可曾有想过,其实他也是为了你们好,这里面,其实是有误会的呢?”
王清华说我来给你解释一下——事实上,你肚子里面的这东西,我家主人曾经见过更高级的,并且它是如何诞生的,都是心知肚明,如何控制它,对付它,都只是小事,而如果他真的想,甚至可以将它移植到我的身上来,你信不信?
他漏掉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黑手双城他本人。
我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然后对他说道:“听阁下的语气,想来并不是陈志程了吧?”
一直等到对方离去了十几分钟,我方才回过神来,先是打量了一会儿自己身处的环境,然后又走到了门口这儿来。
这个名字一跃入我的脑海,就让我回想起当初在中山陵瞧见的那个中山装背影,当时的小妖也算是巅峰状态,用上了青木乙罡的顶级大招“森林之怒”,却最终还是没有逃脱对方的魔爪,身陨玉消。
我在心中给面前这个男人下了定论,而他则是微微一笑,盯着我,说那你们不远万里,跑到这喀尔喀蒙古的草原和戈壁来做什么呢?
黑手双城伸手一抓,居然将小红的虚影,抓出了我的体内,随后他认真地打量着我胸前的聚血蛊。
我说你们到底想和_图_书要干什么呢?
我本以为对这个男人有着浓烈的恨意,然而瞧见孤灯之下的这个背影,一种莫名的情绪就浮上了心头来。
王清华咧嘴一笑,指着我腰间,说不打算试试?
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就知道自己其实还有挣扎的余地。
很明显,他说得对。
我眯了眼,说你什么意思?
一次是在我被种下聚血蛊的时候,将我救出,并且指引我找到自己人生领路的明灯,堂哥陆左,而第二次,就是中山陵中,她用自己的性命,换得我与虫虫的离开。
而铁门这儿,十分厚重,用手指轻轻扣动,声音沉闷。
这才是我们的终极目的,并不是拿他的性命,去讨好什么“朝廷”。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冷笑,说你想说什么呢?
我沉默了,低下了头。
这明明就是聚血蛊,为什么把它称之为阿古南冥虫呢?
我万万没有想到,在刚刚见过了通天猿岳楠这个还算眼熟的人之外,居然又瞧见了另外一个算得上是熟人的家伙。
不过黑手双城显然也是没有跟我解释的想法,赞完了金蚕蛊,然后低头打量了我一会儿,这才说道:“知道么?其实我并不打算与你们为敌。”
而且他并不知道我们的计划,其实是将他给拿住,然后由王明斩去他心头的魔,将原来的陈老大找回来。
我懵了好一会儿,最终也还是觉得对方并不会那么粗心大意,会将乾坤囊留给我,很显然是有和-图-书意为之的。
随后门被打开了,有一个眼镜男走了进来。
我从石床上爬了起来,发现给我泼凉水的,居然是之前长城脚下比斗时露过面的通天猿岳楠,他冷冷地看着我,然后目光移开了去。
他说的这些话,我根本就听不懂。
我眯眼盯着对方,说是有如何?
小红在睡觉,这是阿春口中那冬衍香导致的结果。
没有想到我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对方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说道:“我不是他,不过你也可以把我当成是他。”
我冷笑,说你倘若是陈志程,是我们的茅山大师兄,你就不会对陆左下手,想方设法的冤枉他,也不会对小妖下手,想要将她置于死地,更不会在总局层层布局,想要将我们给一网打尽……
啊?
我站起来,看向了黑手双城,然后说道:“你抓我来,干什么?”
乾坤囊里,有止戈剑。
我想起在虫原发生的那些事情,陷入了沉默之中。
随后我下意识地往腰间一摸,却发现那乾坤囊居然还挂在我的身上,并没有被收缴。
黑手双城转过了身来,果然与之前的陈老大不同,他的年纪似乎大上一些,浓密的黑发里面夹杂着几分斑白,沉稳的气质更甚,而与先前茅山遭劫之时露面的他相比,又多出了几分桀骜不驯、睥睨风云的傲意。
洞子里的山壁上充满了各种古怪的符文,隐隐之中,有一股禁锢的力量。
而此时此刻,我终于再一次见到和-图-书了入魔的黑手双城。
我愕然发现,自己的胸口处,居然变得透明。
我眯眼打量着对方,最终说道:“我知道你的本事,现如今我动不了气,底牌也被封锁,哪里敌得过你?”
王清华走到了刚才黑手双城坐的石凳前坐下,然后冲着我举了一个大拇指,说我喜欢和聪明人对话,坐。
呃?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孤灯之下的那个男人开了口:“既然醒了,那就起来,别在这里装睡了。”
仿佛我身上的衣服和皮肉都消失了,有东西隐隐发光,我低头一看,居然是金蚕蛊。
当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其实有想法冲出去的,然而最终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我为什么这么敬重小妖,最主要的,就是她救过我两次性命。
然而王清华却指着我的肚子,说怎么,有没有很疑惑,觉得自己的聚血蛊很牛逼,结果为什么就这一下,便根本动弹不得了?
黑手双城伸出手来,一个一个地数:“陆左、萧克明、王明、你、萧应颜、小玉儿……你们是准备将我拿住,好应付你们自己的朝廷,对吧?”
黑手双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我说道:“本来想要跟你沟通一些事情的,却没有想到你们对我的误会竟然会这么大,那就等一等吧,我需要再去谋划一下……”
我倒想要看看对方准备跟我说些什么。
很显然,他是知道我们的目的,也知晓我们过来,是为了对付他。
只不过,我跟这家伙之间可是有www•hetushu.com很大矛盾的,彼此之间并不友好。
这说明铁门至少有几十公分的厚度。
啊?
这是什么意思?
我本以为对方要对我干嘛,却不曾想简单地说了两句话,黑手双城居然直接离开了,把我晃得有点儿诧异,不知道该干嘛。
我弄不清楚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怀着莫大的疑惑,坐了下来。
这份情,我这辈子都不能忘。
就在我满腹疑问的时候,突然间有一张脸出现在了门上的一个小框处。
洞子外面是铁门,关上来的时候,显得十分沉重的样子。
显然,我想要离开这儿,有些困难。
我说难道不是么?
他请我坐在石床上。
黑手双城,陈志程。
我往里面摸,发现什么都在,就连自己的武器止戈剑,也在其中。
他的一句话,把我说得哑口无言。
如果换是以前我的心跳,困兽犹斗,兔子急了也咬人,我肯定是要试一试的,不过现在我却控制住了自己心中的冲动,黑着脸说道:“有话快讲,有屁快放,少拿我寻开心。”
他指向的,是我腰间的乾坤囊。
黑手双城起身,走到了我的跟前来,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伸出手来,在我的胸前划了一个圆圈。
虽然对这情绪我并不能理解,但却知晓,这并非恨。
啊?
对于我的控诉,他显得很平静,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话,说哦,你是这样认为的?
王清华认真地看着我,然后说道:“你可曾听说过这么一个词,叫做千年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