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六十四章 痛苦的抉择

如果我们不能够站出来,将希望放在那些高高在上、反应迟钝的官老爷身上,这世间就会如同天池寨一般,等到被毁去了,方才有人后知后觉。
作为女人,她想要的不是长相厮守,而是一片真心。
他对朵朵说道:“我问过了,她在那边又找到了两位师父,说要跟着学习一段时间,等学得差不多了,就过来找你。”
啊?
我们想象的,是什么意思?
萧家小姑很坚定地说道:“那我就一直等。”
王明瞧见,冲着我苦笑一声。
陈老大的这一叹,为的正是萧家小姑的命运。
陈老大笑了,说这是你们的世界,你们拥有着这世间顶尖的实力,必然也承担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你们不能够站出来,恐怕就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它了。
原来的那位,不但是杂毛小道的大师兄,萧家小姑的丈夫,而且还是我们所有人心中的领袖。
当做完了决定,陈老大掏出了一面铜镜来,对我们说道:“他送了我一个东西,上面有前往天罗秘境的方法,你们总有一天,会需要的。”
谈话至此,整件事情也就水落石出了。
瞧见朵朵,陈老大的神色和缓一些。
当萧家小姑表明了决心的时候,杂毛小道也终于不能够再坚持了,他极为痛苦地说道:“好吧,我也放弃。”
“我们先回去。”
陈老大平静地说道:“我们之前谈过了的,我的力量,支撑不了我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我每www.hetushu.com天都感觉到这世间巨大的排斥力,我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而且如你所言,我还没有强到对抗这个世界的地步——我的实力,此刻甚至都还不如你们……”
怎么办?
本来邪佛魔头以为能够利用黑舍利的邪恶力量重回人间,却不曾想狼入虎口,给人一口吞了下去,而趁着这一个契机,一直被压制的蚩尤心魔,却从此掌控了陈老大的身体,夺到了支配权。
萧家小姑一直平淡落寞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了几分笑容来,她说道:“我之所以一直执着,是觉得受到了背叛,觉得他不再爱我了,也不再爱我的孩子了,但是现在我找到了答案——他,一直都还在,那些曾经的污秽和背叛,都是心魔所为,既然如此,我可以等,等到他回来的那一天。”
的确,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话儿虽说是老生常谈,但事实的确如此。
弄清楚了这一切,我终于明白了陈老大的那长长一叹,因为这并不是我们希望的结果,但迫于各种各样的压力,我们最终还是做出了一个违心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必然有人会受伤。
陈老大这才说道:“下去吧,一会儿大家聚在一块儿,我们一起说。”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我们未必能够将他救出来,而一旦硬着头皮去做,我们很有可能会被团灭,不但如此,而且三十四层剑主这帮势力,还能够坐山观虎斗,美滋滋和图书
当这句话说出了口,我感觉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是落在了地上,也代表着我们与这一股曾经敌对的势力,以妥协与和解的方式,形成了最终的结果。
那个让我们为之敬爱的男人,他不可能一直被埋没。
我们这个团队之中,每一个成员都有着不可估量的实力,谁强谁弱,不是生死交战,谁也不知晓,但自从陈老大出现了,几乎大家都下意识地把他看作是行动的领导人,最主要的,并不是他的身份,而是这个男人的确拥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让人为之折服。
王明眯着眼睛,说也就是说,我的斩魔诀,未必能够将其斩杀咯?
萧家两人都已经放弃,其他人再也没有坚持的理由,随后几乎所有人都表达了态度。
杂毛小道有些不乐意了,说您的意思,是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不能动他咯?
只有他,才有领导我们的资格。
然而杂毛小道却有一些不甘心,说我大师兄倘若一直都没有能够回来呢?
他说你伤刚好,身体没问题吧?
正逢王明在外面放哨,瞧见我们,迎了上来,说怎么样了?
对于小媚这个徒弟,朵朵可是费了很大的心思,这一路上大部分的剩余时间,都在努力教导这位出身可怜的小女子,却不曾想她转身就另外拜了师父。
他的话让我们陷入了沉默。
那便是蚩尤。
陈老大说这些我都不清楚,事实上,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和图书并不适合再进行接下来的计划,一来是我们并没有胜算,即便是拼尽了我们这儿所有人的性命,也不可能成功;二来他有一句话说得的确不错,真正威胁这个世界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三十四层剑主,以及他身后的更多存在。
小姑娘,对谁都是贴心巴适的,却不知道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别人怎么想呢?
当然,这并不是我们最终的状态和结果,倘若有一日,我们挫败了三十四层剑主等人的阴谋,掌握了话语权的时候,还是会回来的。
我们回到了临时聚集地,大家伙儿都在了,陈老大也不再隐藏,跟每一个人都打了招呼之后,然后开口说道:“我跟他谈了,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但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坏。”
陆左问道:“你的意思,他们已经形成了双生关系,生息与共?”
陈老大仿佛脱力了一般,再没有兴致跟我多说一句话,而是埋着头往回赶去。
我跟在他的后面,一边走,一边试图从他脸上的表情中读出一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成功,两人行走如风,很快就回到了原来的藏身之处。
陈老大抬起头来,环视了众人一眼,却是说了一句话:“我要走了。”
这是我们目前可以肯定的,而我们的想法,是想要斩杀那蚩尤魔神的心魔,将原本的黑手双城救回来。
她觉得她找到了答案。
王明点头,随后看向了我。
陈老大说这个我不是很确定,如和_图_书果是邪佛黑舍利,因为时间尚短,或许还能够用斩魔诀将其剥离,但现在的他,我也不是很确定。
陈老大说就连他也不知道这段时间会有多久,三十四层剑主并不是最强的域外天魔,它也未必能够说服那些当惯了缩头乌龟的同伴,不过我觉得,你们的计划可以搁浅了,尽管对于你们来说,这很难接受,但在私事和公事之间,如果真的需要一个选择的话,我觉得无论是我,还是这个时空的他,都愿意做出后者的选择的。
陈老大的开场白让人惊讶,连我这个全程陪同的人都有一些不太理解。
好在他并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那人的确是蚩尤,又或者说是一个崭新的蚩尤,而并非是被那邪佛黑舍利魔化了的魔头,虽然都是被取而代之,但这一点其实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
王明说那该怎么办?
陈老大说也不算是师父,怎么说呢,就是老师而已,你别担心,她总是会回来的。
我说还行。
无论是左道等人,还是南海一脉,都是如此。
我们也不可能一直让萧家小姑等待着。
啊?
放弃。
朵朵先是一愣,随即委屈地说道:“师父还可以随便拜的么?她怎么这样啊?”
陆左也焦急起来,说可是,你走了,我们该怎么办?
正是如此,所以老一辈中最有见识的那一批人,方才会提前选择应劫之人,才会提前对王明、陈老大他们进行培养。
唉……
但这状态并没有维持m.hetushu.com许久,因为在黑手双城的体内,还有另外的一位大拿。
啊?
原本有一些质问意味的杂毛小道一下子就慌了起来,说为什么?
朵朵有点儿小生气,撅着嘴,说哼,既然别人家的师父那么好,那就别回来了。
我们开始往下走,刚刚来到山壁半中间的平台处,朵朵急匆匆地迎了上来,焦急地问道:“怎么样,你们有没有见到小媚?”
那个人,便是萧家小姑。
听到陈老大说完,众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过了许久,萧家小姑却是第一个开口:“我放弃。”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和义务。
程程当初给黑手双城种下邪佛黑舍利,让其入了魔,这件事情的确是有的,甚至有一段时间,他也的确是处于那样的状态。
但那个时候,已经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啊?
杂毛小道看向了自家小姑,问道:“为什么?”
在这一刻,她整个人都处于幸福之中。
她红着眼往里走去,眼眶里却有泪珠子在荡漾。
一直等……
陈老大继续说道:“对于三十四层剑主,他远比我们了解得更多,你们或许知道,三十四层剑主是众神黄昏的罪魁祸首,但却不知晓,在重回人世的这些时间里,那个家伙一直在四处奔走,他在找寻许多的同伴,并且试图将这些残存下来的域外天魔收于麾下,而一旦这些域外天魔加入了战场,这世间,便没有一个人能够抵挡得住他的意志,而我们所生存的这个世间,也必将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