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六十七章 匿名进组

王明说已经发现了两具尸体?
我们有情人,有朋友,也有所爱的人。
他离开了,将门给关上,林齐鸣则对我们笑道:“他也难做,你们多见谅。”
王明摇头,说我们过来是办事儿的,受些委屈,这很正常——不说废话了,具体什么情况,你讲一讲吧。
林齐鸣严肃起来,说布鱼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出了事,我也很不好过,不过现在的情况有些诡异,到处都找不到他们的踪迹,目前只能够确定一个大概的范围,现在我们的搜索组正在配合当地武警进行搜查,不过还是没有结果。
啊?
车是越野车,动力强劲,夜色初上,我们从城区一路往西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终于赶到了门头沟一带,而在这儿还得继续往前行,随后我们下了车,步行半小时,来到了一个山区的小院子里来。
原来他是知道我们并非那两人的。
这话儿虽然有一些绕,但我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也不由得倏然惊醒,感觉到自己已经渐渐地忘却了自己的初心,迷失在了对于力量的沉迷和追逐之中去。
徐淡定说你们能够来,我当然是举双手欢迎的,只是……
他说不好意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朝堂之上,是各个势力相互平衡的局面,很多事情,我也没有办法做主。
这么一想,我心中的不满也消失了许多。
年轻人窦超笑了,说他就告诉我,你们是他找过来帮拳的顶尖和*图*书高手,至于是谁,我可不敢问,徐老板路子野,套路深,我只是下面办事的小喽啰,除了嘴严,别的本事都没有,所以也不知道太多。
我说我们明明是帮忙的,结果不但没有落得好,反而还得小心翼翼地伪装自己,这样的感觉,会不会很难受?
挂了电话,我认真地阅读了徐淡定给的资料,这两个人都是下面分局两个很普通的人员,是徐淡定为了给我们掩饰身份而特别挑选出来的。
林齐鸣点头,准备带我们出去,跟我们指明,这个时候房门被人使劲儿敲响,随后有人在外面喊道:“林头儿,发现目标的踪迹了,它现在在小岚村,目前我们的人正在跟它交手,不过已经死了几人,随后朝着阜新岭那边逃窜……”
不管我们有多么的强大,我们终究都不是一个人。
王明扭过头来,问道:“怎么了?”
为了这些人,我们就得受一些委屈,就得做出各种各样的妥协和退让。
王明摇头,说并不是我境界高,而是因为人这东西,终究还是社会性动物,无论你与旁人有着多大的不同,你终究还是需要在这个社会里找到自己的定位,而且你还有许多的亲戚朋友,社会关系需要去维持,如何认清楚自己的定位,这才是我们需要想清楚的东西……
王明说好,我和陆左现在在京都,想要过来。
王明说好,我能理解,你把资料发过来吧。
王明和*图*书摇头苦笑,说已经习惯了,说起来,我的确是让一部分人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两人沉默了许久,我忍不住问道:“是不是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徐淡定说会把资料发到我的手机里,让我们准备一下,然后等待他的通知。
大概是听到了王明话语里面的不满之意,徐淡定也有些抱歉。
林齐鸣叹了一口气,说这件事情,跟我也有一些关联,因为陈老大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全程监督超度那饕餮海渔女的整个过程,结果主事的那家伙玩忽职守,最终没有能够将其剿灭,而这鬼东西则四处游走,做了许多的恶事,一开始并没有人察觉,到了后来……
林齐鸣赶忙过去把门打开,说什么时候的事情?
林齐鸣点头,说对,是跟他一起的调查组成员,不过没有更多的消息。
王明的话语引发了我很长的一段沉思。
他琢磨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样吧,你们来可以,不过换一个身份——回头的时候,我发两个身份给你们,然后通过借调的办法,让你们参与其中,这期间,你们得对自己的身份保密,不可泄露……”
王明说在哪里,我们去搜。
徐淡定过了好几秒钟,方才说道:“王明,我们都是老熟人,彼此之间,也用不着太多的隐瞒,坦白来说,你和陆言的身份都比较特殊——你的话,主要还是因为龙脉之事,在整个朝堂之上,都有不少的忌恨之人,和图书而陆言则是最近的风头太甚,坊间传闻太多,以至于他的名号,都快要取代掉黄泉的名头,所以……”
我跟王明商量过后,将附近的一个广场回给了他,徐淡定告诉我们,一个小时之后,他会派一个人过来接我们,请我们装扮成这两个人的模样。
当然,我觉得那个联合调查组里面,除了徐淡定之外,肯定还会有人知晓这两个人身份的不凡。
毕竟就连布鱼那样的厉害角色都失了手,如果这一次再出现问题,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什么?
我们点头,说是我们。
那报信的手下说道:“就在刚才,指挥部让你带人过去增援呢……”
瞧见窦超领着我们进来,徐淡定朝着我们点了点头,跟旁边两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低语几声,随后跟着林齐鸣走了出来。
对于他的安排,我们都是认可的。
王明有些心酸地说道:“唉,真想不到,现在我们的名声已经臭到了这个程度,连帮忙做好事都得偷偷摸摸。”
王明说现在已经确定被害了没有?
徐淡定有一些诧异,而王明则是有一些不太开心地问道:“怎么,有问题么?”
王明摆手,说想必徐老大跟你谈过了,我过来,是冲着布鱼的,别的不要谈。
王明很是直接,说徐老大你也知道的,布鱼是我南海一脉小玉儿师姐的男友,他若是真的出了问题,而我却袖手旁观,这样子我很难做人的。
我们脚下,是七八万一平hetushu.com米的三环住宅区。
出了这件事情,两人再也睡不着了,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车流和万家灯火。
看得出来,徐淡定此刻的角色类似于中央指挥,基本上很难出任务。
徐淡定说我跟联合专案组的几个领导说了,你们跟着小林就行了——他是宗教总局那边派来的代表,跟你们也熟悉,除了什么事儿,彼此的沟通都比较方便一些。
上车之后,他从副驾驶室上的一个皮包里面摸出了两个本子来,递给了我们,说这是张羽、庞英杰的相关证件和资料,两位路上看一下,免得到了专案组有人问起的时候出现纰漏。
听到徐淡定的介绍,林齐鸣并不意外,只是很开心地跟我们握手,说你们能过来,简直太好了。
面对着王明的质疑,徐淡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了一口气,说唉,谁能知道,那个小东西会这么难缠呢?
我瞧见他状态还不错,便笑了,说还是你境界高。
这儿外面看着黑灯瞎火,一入其中,方才发现好几层的人手,在房间里面,更是灯火通明,一群人围着一个长条形的会议桌在胶着地讨论着。
没多久,徐淡定发了两个人的资料过来,并且询问我们的地址。
我说可那都是王红旗的安排,与你无关,而且之所以让你获得龙脉之气的传承,是为了让你扛起应劫的大旗来,那些人拿了去,不过是蝇营狗苟,争权夺利而已。
不管怎么说,林齐鸣跟和-图-书我们的配合还挺多的,有他在这里,我们办事也方便。
我们握手,然后跟着年轻人离开广场,来到了停车场。
徐淡定就在里面,另外我还看到了林齐鸣。
年轻人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叫做窦超,是徐老板的手下,他让我过来接两位去联合专案组。”
王明说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哪里有又占了便宜,又不肯吃亏的道理。
不过在目前的情况下,有外援在,肯定是最好的。
我说好。
额……
徐淡定说目前已经发现了两具男尸,都是与他一起的人员,至于他,目前暂时还没有找到下落。
我接过了庞英杰的证件和本子,看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你们徐老板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们的事情?”
林齐鸣对我们挥手,说走,我们去现场。
徐淡定给我们交接完了之后,对我和王明说道:“具体的事情,林齐鸣跟你们讲,我得出去了,免得给人疑心。”
我们在旁边的一个小房间碰上了面,徐淡定走上来跟我们握手,然后跟林齐鸣说道:“陆言,王明。”
我们两人休整了一会儿,期间还从冰箱里找了点儿吃的东西填饱了肚子,这才按照资料上面的说明进行易容,随后估摸着时间出门,很快,我们在附近广场那儿没待多久,就有一个剃着短寸头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对我们说道:“张羽、庞英杰?”
能够被徐淡定派来办这事儿的人,必然是他的心腹,我稍微试探一下,便也不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