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章 传功

霹雳姐本名欧雪,她父亲是做皮毛生意的,也就是女人们穿的貂,母亲在本地服装批发市场有个很大的摊位,属于典型的暴发户家庭,也导致霹雳姐从小疏于管教,加上女孩子有六七分姿色,从初中开始就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惹是生非,“霹雳姐”的诨号是因为她脾气直来直去,看不惯的从不给人留面子,跟那些正经的混混还是有区别的。
陈静表情痛苦,虽然霹雳姐认输但她还在坚持,这姑娘紧咬牙关,两条腿像风中柳絮一样飘摆不已。
胡泰来假装面色一沉道:“不许没大没小,不是练功夫吗,开始吧!”其实谁都看出他色厉内荏,可三个姑娘居然吃他这一套,霹雳姐兴奋道:“师父你今天打算教我们什么?”
胡泰来叹气道:“你师父现在是寄人篱下——这位是铁掌帮的王小军,你们也来正式见过一下吧,我们兄弟相称,按辈分你们要叫他师叔。”
女孩们闻言这才认真起来,三个人学着胡泰来在院子当中蹲成一排,胡泰来道:“马步有窄马宽马之分,我们黑虎门所蹲的是宽马,蹲下时意守丹田心无旁骛……”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停下一辆漂亮的红色小跑,一个俊俏的姑娘提着两www.hetushu.com大袋各式食用品快步走来,她人未至银铃般的声音已经清脆地传了进来:“二师兄,你还没回你的高老庄啊?呵呵呵呵。”
蓝毛失望道:“蹲马步我们都见过,师父你教我们点厉害的吧!”
陈静不搭话,表情越来越不轻松了。谁都看出来这是两个人之间在较量。
蓝毛叫白珍珍,父母都是工厂职工,效益不好疲于奔命,白珍珍就是那种学习不好、家庭不好、自己也没什么心气的混日子型女孩,是霹雳姐的闺蜜和拥趸,自然也受了她不少好处。
就这样,三个老头在屋檐下站成一排,聚精会神地看姑娘们扎马步。
胡泰来见状道:“坚持不住不要勉强,小心弄伤自己。”
陈静是单亲家庭,陈长亭王小军和胡泰来都见过,具体干什么的不清楚,但肯定条件优越,能感觉出陈长亭对女儿还是很溺爱的。
王小军和唐思思觉得有趣,一个扶着檐柱一个坐在台阶上津津有味地围观。胡泰来欲言又止地扫了他们一眼,正色对徒弟们说:“蹲马步是最重要的基本功,不打好底什么都干不成,所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下面你们都跟我做!”胡泰来双脚http://www•hetushu•com大幅分开腰身下沉,双拳攥紧放在腰眼处,整个人呈现出了一种平整的气韵,所有边角都是90度,肩膀如此,大腿和小腿的角度也是如此,就如同一个“吕”字。
这时唐思思从里院走了出来,见了一大堆人愕然道:“这是干什么呢?”
王小军笑嘻嘻道:“别把摸底考试搞砸了啊,进快班还是慢班就看你们自己了。”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热闹的寒暄声,张王李三位大爷各自端着茶杯、手里夹着烟鱼贯而入,谢君君尾随在后——这四位按时按点地来王小军这“上班”来了。别问他们为什么能这么准确地聚在一起,打过牌的人都知道,麻将是最需要一个小团体同心同德的游戏,要想玩就得凑齐四个,如果是一个人等三个人那还好说,两个人先到的情况下还可以聊聊天,最怕的就是三个等一个,这在行业术语里叫“三缺一”,这时候往往是最难受的时候,就算你的情敌债主忽然出现你也巴不得先拽着他打上四圈再说,从这个角度来说,三个大爷和谢君君的组合堪称业内典范,几乎没有发生过三缺一的情况……
王大爷道:“我们不用随份子吧?”
说到身材匀称,王hetushu.com小军这才发现仨老头还在围观,忍不住道:“你们怎么还不玩去?”
王小军对胡泰来无语道:“看,我就说那种话不能乱说吧!”
蓝毛见霹雳姐和陈静都没动,只好又蹲下去,可是动作已经完全失了标准。
陈静微微摇了摇头,又撑了十秒左右才虚脱地站了起来。
白珍珍扫了一眼王小军,质疑道:“他才比我们大几岁啊就当师叔?”她忽然暧昧一笑道,“我看是应该叫师娘吧?”
经过几句闲聊,王小军大体了解了胡泰来这三个女徒弟的背景。
王小军好笑道:“人老心不老哈?”
谢君君不耐烦道:“几个小姑娘做操有啥看头?”说着先进屋去了。
“跟着我做!”胡泰来双脚不丁不八地站好,平平击出一拳,女孩子们如获至宝,急忙跟着一起做,胡泰来又缓缓踢出一脚,这样拳脚运动往复了十几次,站直身道,“热身完毕,今天我先教你们蹲马步。”
……
胡泰来一时没明白,懵懂道:“什么师娘?”
李大爷笑眯眯道:“不急,我们再看会。”
这会霹雳姐和陈静都已经蹲了快一分钟,两个人都已经到了崩溃的临界点,终于,霹雳姐霍然起身道:“我服了,行了吧?”蓝毛在http://www.hetushu.com边上已经站了半天,抱着膀子道:“好学生都是这样,死撑!”
仨老头进来也是一愣,往常的铁掌帮可没这么热闹。
王小军如遇救星,大声对霹雳姐道:“诶,你怎么不说这是你师娘?”
他话音未落蓝毛蹦了起来:“不行不行,太难受了,我坚持不了了。”
霹雳姐附和道:“就是就是。”
⑴CP:你们就当是情侣的意思吧,更多含义百度去。
霹雳姐无法,只得跟着做出了相同的姿势,她嘀咕道:“这蹲半天有什么用呀?”可是也就过了十几秒钟她就笑着蹦起来,“看着简单还挺难受的。”
王小军意外道:“你不是学习不好吗?这么这种词儿一串一串的?”
霹雳姐也嘿嘿笑道:“师娘不是都承认过了吗——你们是住在一起的,放心师父,我们的心态都是很开放的,你出柜又不影响教我们功夫。”
行过了拜师礼霹雳姐这才发现哪里不对,他问胡泰来:“师父,外面的牌子上写的不是铁掌帮吗——咱们黑虎门为什么在别人的地方教功夫啊?”
王小军下意识地问唐思思:“新手第一次蹲马步一分钟算什么成绩?”
霹雳姐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身边的陈静,尽力保持不动,可是腿上的肌肉http://www.hetushu.com已经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她看得出陈静也很难受,有细微的汗水从她鬓角上流了下来,霹雳姐冷笑道:“受不了就起来吧。”
张大爷道:“哟,这是干嘛呢?”
胡泰来无奈道:“年纪轻轻怎么这点恒心也没有?”
王小军张罗着把饮水机插上,把烟灰缸倒掉:“老几位里边请!”
李大爷笑模笑样道:“不忙,我们看看。”
胡泰来蹲着马步客气道:“让您见笑了。”
王小军崩溃道:“现在的孩子都想什么呢?”
霹雳姐和蓝毛面面相觑,一起嘻嘻哈哈道:“我们就挺你和我师父是CP⑴党,那种英雄搭美女的烂梗我们早就不爱玩了。”连陈静也掩口低笑。
胡泰来纹丝不动道:“蹲下!我要看看你们三个的基本功,也就是根骨如何,这才决定怎么教你们。”
蓝毛也道:“是啊师父,你别有负担,性取向跟价值观不矛盾,我们尊敬的是你这个人。”
王小军道:“胡大侠在传道授业,黑虎门今天喜添新人!”
唐思思托着腮道:“这个马步漂亮!”
唐思思也就随口道:“不错了,不过坚持到最后那个姑娘身体底子并不是最好,她是有股拼劲儿。”她指了指霹雳姐道,“那个女孩身材匀称,四肢肌腱长,是块好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