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章 小师妹

中年嘿然道:“阁下是哪位?”
唐思思忍不住好奇道:“你师叔是谁?”
胡泰来冲段青青一笑道:“妹子放心,我也不是随便就能让人欺负了的。”王小军低声道:“师妹,就算你要胡闹也得想想咱们的帮规,除了帮主以外别人不能随便动手。”
“你别管我是谁,只需要知道我是铁掌帮的人!”
蓝毛忧虑道:“师父不会输吧?”
大武自觉失语,森然道:“没废话,你要是输了,跟我们磕头认错,照狗价赔钱!”
听闻了这个声音,屋檐下的仨老头脸色大变,一溜烟地逃窜回屋,使劲摔上了房门,打起了无声麻将……
场中央,两个汉字都是一般高大,一般威势逼人,眼看就要开打,段青青忽然脆声道:“慢着!这是我们铁掌帮的地盘,那个虎鹤什么门的要找场子可以——别在我们这里闹事,但你既然来了就由我来奉陪,别让人说我们铁掌帮不懂事,让外人在自己家里把朋友欺负了。”
王小军举起了手:“她真是我捡的,我俩清清白白!”
唐思思淡然道:“我不是黑虎门的,我就是一个走投无路的女人,你师兄收留了我,你要看我也不顺眼我这就走。”
霹雳姐怒道:“我师父一拳就打能死藏獒!”
王小军苦笑道:“m.hetushu.com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花衬衫微笑道:“好说,我们是虎鹤蛇行拳的人,跟铁掌帮虽然同在本地,一向不曾拜会,也是不打不相识,原来我的狗是死在朋友的朋友手里了——别误会啊,我们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就是觉得借这个机缘巧合来结识一下同道也算是缘分一场。”
胡泰来也看出了对方的意思,索性道:“看来都是江湖同道,不知怎么称呼?”
就在这时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为首的是一条铁塔般的青年,接着十来个人鱼贯而入,这些人都打扮利落,一看就是武行里的学徒,他们进了院子分站两边也不说话,一起怒目着王小军和胡泰来。
中年人似乎没把段青青的话当真,冲大武一扬手道:“继续!”
段青青把东西放在台阶上,瞪了王小军一眼道:“来看看你死没死!这些人是什么情况?”
中年人冷冷道:“你又是哪位?”
“别天真了,结识朋友用得着带十多号人来吗?你就等着人家群殴你一个吧!”段青青扫了一眼说这话的王小军道:“算你还不傻!”
胡泰来上前一步抱拳道:“是我打死的。”
铁塔般的青年往边上一闪,露出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削瘦中年人,这人四十岁上http://m.hetushu.com下,留着两撇小胡子,他盯着胡泰来,嘴角撇了撇道:“是不是这个人?”他身后那个猥琐的后生战战兢兢道:“就是他。”正是调戏过霹雳姐的牛宝。
王小军小声道:“就是我爸,我爷爷和我爸的功夫都是我太爷爷教的,所以在帮里他们算是师兄弟。”
“跟狗过不去?呵呵。”
“当然也得叫爸,这叫公私分明。”
牛宝显然没想到霹雳姐和蓝毛她们也在,心里一虚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了。
陈静忽道:“这位姐姐,我师父跟你师兄是朋友,我们在这里教学不知道哪里冒犯你了,你不了解一下情况就说我们乌烟瘴气是不是不太合适?”
王小军纳闷道:“各位有何贵干啊?”
“屁话,当然不会!”
大武呼啦一下甩掉外衣,露出肌肉虬结的双臂,满眼精气暴涨,喝道:“师兄跟他们说那么多干什么?打我们虎鹤蛇行的狗就是打我们虎鹤蛇行的人!”
王小军见胡泰来眼睛发亮,小声道:“你别听他放屁,这是真正来踢场子的,你对付得了吗?”
唐思思道:“那你爸怎么称呼你爷爷?”
王小军乐呵呵道:“认识,至于怎么认识的你问他自己,我这正好还有几个见证人也在,他说得不对的地方我让她和-图-书们给你补充。”
段青青冷笑道:“这丫头说得对,我冲你们发火是浪费感情,还得找罪魁祸首——王小军,用不用我把师叔请回来让他评理?”
霹雳姐拽着蓝毛的领子兴奋地喊:“咱们第一天拜师就能看到师父和人比武啦!”
中年打断胡泰来,装模作样地四下张望道:“这不是铁掌帮吗?怎么还有别的门派的人?”
王小军哀求道:“都是朋友,你给我点面子行不?”
王小军看得明白,这个中年人每每避重就轻,这事儿恐怕不能善了,他见对方来势汹汹,应该不会像寻常混混那么好对付,现在在场的都是小姑娘,打起来要有的乱了。
“你给我过来!”先前那铁塔青年伸手把牛宝拎出队列,大声问王小军,“这人你们认识吗?”
段青青愤愤地一跺脚,不再说话了。
王小军手一指他道:“说清楚,你们到底是人是狗?”
“我是黑虎拳门下胡泰来,昨天的情况是这样,当时……”
“不会是招摇撞骗的骗子吧?”
胡泰来被晾在当地,霹雳姐可不干了:“姐们,说话有点难听啊,怎么我们就成了乌烟瘴气了呢?”
胡泰来道:“可他明明说……”
花衬衫中年眼光一闪,抢过话头道:“我表弟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先代他陪个不是和图书,我就想问问,我那狗是谁打死的?”
这一句话惹得在场的姑娘们咯咯娇笑,连张王李三个大爷也是相顾莞尔——这仨老头在门被踹开那一刻就一起搬着椅子在屋檐下坐成一排了。
段青青瞪了一眼唐思思道:“别人都练功夫你怎么不练?”
胡泰来急忙起身抱拳道:“在下是黑虎拳门下胡泰来,这几个是我新收的徒弟——”他话没说完段青青已经叫了起来:“王小军你越来越胡闹了!把铁掌帮改成麻将馆我也就不说你了,现在你居然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
胡泰来一板一眼地认真答道:“小门派,知名度不高。”
这下霹雳姐真的毛了:“有本事你跟我师父单挑啊!”
“嗯?”段青青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王小军。
霹雳姐和蓝毛抢先道:“是这个王八蛋拦路打劫我们还想占我们便宜!”
王小军和胡泰来对视一眼顿时胸中了然,早知道牛宝不是善类,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人报仇来了。
胡泰来点头:“这话说得才够明白了,我没意见!”
“谁是你姐们?”段青青扫了她一眼,压根就没把她当回事,两个姑娘年纪相差不大,但段青青就是有股目空一切的气势。
王小军只觉头大,段青青的脾气他最了解,最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姑奶奶,“霹雳姐”这和_图_书么好的外号放在欧雪身上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这个小师妹只有在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喊他“二师兄”,不高兴了就变成“王小军”,发起火来那就是“姓王的”了,这么说来她还没有狂暴。
王大爷隔门闻音,静悄悄地往牌堆里打了一张牌道:“看来小丫头还是给咱们留了面子了——至少咱们以前不乌烟瘴气。”
段青青对唐思思道:“既然不关你事,老实待着!”她倒是喜恶分明。
还不等王小军说什么,段青青道:“他是他我是我,我们铁掌帮的人说话不是放屁,既然他答应了你那你也老实待着。”
段青青盯着胡泰来道:“你们黑虎拳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果然,那小胡子中年在那铁塔汉子的肩膀上一拍:“既是武林同仁,见了面不可交臂失之,这是我师弟武经年,朋友们都管他叫大武,就让他和这位胡兄弟切磋切磋怎么样?”
胡泰来不安道:“既然贵帮里有人反对,那我们以后换地方就是了。”
王小军苦笑道:“这个小姑奶奶怎么今天有工夫……”他话音未落,那姑娘已经进了院儿,当她看到院子里还有一大帮人时俏生生的脸上就浮现出一层不悦之色,王小军赔个笑脸道:“小师妹,今天不忙啊?”这姑娘正是铁掌帮最小的弟子,王小军的小师妹段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