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章 思思挺甜

“你没事吧?”胡泰来憨厚地问了一句。
段青青冷声道:“慢着,他叫武经年,你叫什么?”随即挥手道,“算了,以后我直接找你们虎鹤蛇行拳!”也不知为什么,一群壮汉听了这句话没来由地后背发凉。
两个人在院子里展开游击,圈子也越跑越大,陈静和霹雳姐几个姑娘不自觉地已经往后移了十多步,段青青行若无事地站在那里看着,脸上表情本来轻松的很,好巧不巧这时大武被胡泰来逼到了她面前,大武下意识地伸手要推开段青青,就听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王小军小心地问:“那玩意——是你们家传家宝吧?”
“让开!”
“啪!”胡泰来出拳的胳膊一抖,将大武还在中途的拳头崩得一歪,自己的拳丝毫不受影响,大武左臂像蛇一样冷丁暴起,把胡泰来的拳头也带歪了。
胡泰来这才体会出小胡子的险恶用心,怒道:“那你想怎么样?”
“耶——师父赢了!”此时此境,连陈静也忍不住和霹雳姐她们一起欢呼起来,胡泰来急忙用眼神制止了她们。
张大爷捋着胡子道:“我说也是你们不对,先前不是说好你们赢了才赔钱吗?”
小胡子得意洋洋道:“这狗是我花了十多万从牧区买来的,跟你要十万不多吧?”
“你不是说你没钱吗?”
“起开!”
“你……”大武挣扎起来坐在地上,满脸懊恼吃了暗亏的样子,但他好像马上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眼中惊惧的神色一闪,爬起来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小胡子身边。
“你爷爷……”王小军说了一半就知道段青青说的是实情,段家背景复杂,凭她的身份在铁掌帮学艺就够惊世骇俗的了,再和江湖人起了争端她们家人是得弄死她。
小胡子放开牛宝,嬉笑道:“和-图-书切磋完了,我们再来说说另一码事吧。”
胡泰来尴尬道:“算了吧。”
“切!”唐思思懒得搭理他了。
小胡子冷笑道:“可我信不过你。”
小胡子施施然道:“你不要以为你功夫厉害就能逞强,我们这十多个人要一拥而上恐怕你也不灵吧?”
后一声是发自段青青,她厌恶地一挥手,大武盯着她那只白玉似的手掌竟不自觉地回身避让,而这时胡泰来的拳头堪堪袭到,“砰”的一声打在了大武肩窝上,饶是他急忙收回了几分力道,大武仍然被打得飞出老远。
霹雳姐等人也抱着和王小军一样的心思,蓝毛咋咋呼呼道:“我靠,师父要输!”
段青青道:“铁掌帮的朋友打了你的狗就是我们铁掌帮打的,这钱我给你,你是要现金还是转账?”
“没哭,干眼症。”
……
唐思思伸手从里面的衣服里解下一个胸针来抛给小胡子:“你看这个值十万吗?”
胡泰来尴尬道:“妹子……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这钱我会还你的。”
胡泰来笑笑道:“小军,所有的事因我而起,我自己善后。”他面向小胡子道,“我没那么多钱,你还有没有别的解决方法?”
小胡子这才冷冷道:“你以为我们真的是图这几个钱?”
段青青道:“传出去你爷爷和你爸那你没法交代,我爷爷那我没法交代。”
大武只是摇摇头,显然这点皮外伤还不严重。
王大爷把手里的牌扔出去,拿出一瓶眼药水仰头滴了一滴:
唐思思道:“瓜兮兮哦,是我自己给他的,要你还什么?”
小胡子仍是干笑,冷丁抓住牛宝的脖颈子把他拽到身前使劲把他的脑袋按了几下道:“你这个不省事的东西,还不给胡兄弟赔礼道歉?”牛http://m•hetushu•com宝的被迫之下形似鞠躬,嘴里连连道:“我错了我错了。”
那胸针还带着唐思思的体温,小胡子接住刚一打眼就知道自己赚了,这东西做工精美不可言说,刻的那行字母虽不知是什么意思但肯定是私人定制,再有——上面嵌着一颗不大不小的钻石!
王小军道:“我们就强出头了怎么着?”
霹雳姐道:“吹牛逼谁不会呀,要我说你师父恐怕连我师娘也打不过!”说着还冲王小军抛个媚眼。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你这情我们可欠大了,话说明白了啊——我收留你是因为你漂亮,你可别说什么士为知己者死的豪言壮语。”
段青青带了几分威胁的口气道:“怎么,女人不可以当帮主吗?”
“你?”这一声你里几乎包括了院子里所有人,别人不知道她和胡泰来什么关系,只有王小军是因为知道她没钱……
不等霹雳姐发怒,唐思思坐在台阶上悠然道:“哟,说到底还是要人多欺负人少啊?”
不等王小军发表长篇大论,段青青不悦道:“谁说让你走了?凡是有真本事的人就可以留在铁掌帮。”她瞪着王小军道,“不过你可是给我捅了不小的娄子!”
小胡子也没想到胡泰来忽然爆发,他和他十几个师弟一起警惕,只要胡泰来再往前一步就要大打出手。
胡泰来挥手让她闭嘴,客客气气道:“既然各位朋友没有兴致了那我也不勉强,改日一定诚心拜访前辈去。”
小胡子摆手:“诶,是两码事。”
胡泰来涨红了脸道:“钱我以后一分不少地给你。”
小胡子发狠道:“没钱就给我跪着去,就跪在我们门口,什么时候我们满意为止!”
场上二人互相凿了半天,大武又喝道:“比不出结果hetushu•com,打法照旧!”说着一矬身闪了出去,胡泰来哈哈一笑道:“倒是也满痛快!”他本来是个武痴,这会遇见了水平相近的对手精神越来越健旺,追着大武攻了过去——这时候心态起了决定作用,胡泰来遇上强手是兴奋惊喜兼而有之,大武同为本门的翘楚,这时却有些心浮气躁,他需要短暂的休憩来组织新的打法,于是避开胡泰来的风头四处游走。
这时唐思思从地上站起来,伸个懒腰道:“我不是铁掌帮的,他的钱我给!”
小胡子道:“我表弟替我遛狗的时候得罪了胡兄弟,现在也给你赔过礼了,可那狗是无辜的,主子让它咬人那是它的本分,你把它打死这事儿又怎么算呢?”
小胡子摆摆手:“谁打了我的狗我找谁,你们铁掌帮不是想强出头吧?以后传出去你们两个帮派联合起来欺压我们虎鹤蛇行拳,那理亏的就是你们了。”
段青青道:“放心,东西我会给你要回来的。”她搂住唐思思的肩膀亲热道,“你这个姐妹儿我认了!”唐思思也对她嫣然一笑。
外边的事情屋里都听得到,王大爷擦了擦眼角才摸起一张牌,感慨道:“现在的小年轻还能有情有义,难得,难得!”
而所谓虎鹤蛇行也是直指主题,这三种动物全不搭界,虎主凶猛鹤主灵动蛇主刁钻,从场面上看大武的进攻方式要多于胡泰来,一会力大招沉一会突施暗箭,大武一拳迫使胡泰来退开半步,身子冷丁高高跃起,双腿绷直踹向胡泰来胸口,其形象正是一只愤怒进击的仙鹤。
胡泰来道:“这事儿不是完了吗?”
小胡子带来的人一起怒指向张大爷,老头哧溜一下搬着椅子回到了麻将桌前,连带着李大爷和王大爷也瞬间转移,四个人继续打牌,m.hetushu.com像从来没动过似的。
唐思思瞟了他一眼道:“我是没钱啊,至少现金和卡都没有。”
胡泰来兴致勃发道:“你师弟输了你来啊,贵派的武功其实精妙得很啊。”
胡泰来情知小胡子说得不错,这十多个人就算不如大武,自己一个人绝对对付不来,自己倒还好说,这满院子的人怕是也要跟着倒霉,他皱眉道:“你想要多少钱?”
王小军愕然道:“什么叫我给你捅娄子?说得好像你已经是帮主了一样。”
这一次大武和胡泰来都没有啰嗦,两个人都是断喝一声扑向对方,两个拳头几乎同时击了出来。
胡泰来双眉倒竖,抓着王小军肩膀道:“你就答应我一件事,一会打起来保护好女的!”
胡泰来走到王小军面前郑重其事道:“小军,我给你惹的麻烦够多了,我看我还是走吧。”
李大爷扫了他一眼:“你可越老越出息,怎么还哭上了?”
胡泰来双拳一错把大武从半空中揽了下来,利用骤然贴近的距离发动猛攻,大武则用蛇手化解,两个人忽近忽远打得难解难分。大武喝道:“谁也别躲,比比拳速!”胡泰来也是一般心意,朗声道:“好!”二人站定方位,四只拳头快捷无比地轰向对方,这次却是谁也不躲,全凭以快打快将对手的拳头接住,就听“砰砰啪啪”的骨肉相撞声像鼓点一样密集,王小军吸了口冷气道:“这手得多疼呀?”他边说边端详自己的手,“看来咱们祖师爷还是有先见之明的,用掌确实要舒服一点。”
段青青冷静地按住他,小声道:“这老小子阴毒,这个雷我们不能背!”
“怎么不能背了?”王小军脸红脖子粗地说。
“要!为什么不要?”小胡子小心翼翼地收起胸针,挥手道,“我们走!”
王小军崩溃道和-图-书:“你这是要自杀啊?”
“切!”王小军也懒得搭理她了。
段青青无语地看着他,就像看外星人一样……
大武怒道:“姓胡的,虽然你赢了也别得意,就你这种成色在我师父面前走不出十招去!”
小胡子嘿嘿干笑道:“我就不献丑了。”
唐思思见小胡子有些发愣,又懒洋洋道:“其实不用看了,光那颗钻石就值二十万,拿走吧。”
唐思思无所谓道:“不是古董,我们家小孩人手一个的东西罢了。”
王小军满脸赤诚地问小胡子:“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王小军看着不着调,可从小身边的朋友同学都对他的“背景”风声鹤唳的,谁也不会去惹他,加上从爷爷老爹那里耳濡目染,规矩还是知道一些的,走江湖说话不算那就是下三滥,他不是江湖人,但起码是翰林的儿子会识字,这种气他可没受过。小胡子的本意很明白,让大武先教训胡泰来一顿,然后面子和钱都找回来了,大武现在先丢一局,小胡子凶相毕现。
唐思思淡定道:“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你不要就还给我,废什么话?”
二人这一递招就知道对方是劲敌,不禁多了几分凝重。胡泰来的门派叫黑虎门,简单的称谓也代表了简单的招式,动作中每多虎扑,就如猛虎下山,双拳变化不多,却都是直接有效地打击对手上三路,他的打法更像是一个拳击手,看似单调的进攻中配合的步法却精密灵动,可想而知只要一招奏效对手就很难吃得消。
胡泰来纳闷道:“还有什么事?”
小胡子见大武落败,脸上一红一白地难看,勉强挤出一个笑模样道:“果然好功夫。”
王小军猛擦冷汗道:“坏了坏了,人家会用腿,胡大个儿只会用拳。”
小胡子他们走了以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唐思思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