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章 唐思思的秘密

胡泰来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王小军,自己也夹了一根木炭灰,然后眼神发直地咽下去了……
唐思思淡然道:“我用钱的时候会找你要的。”
段青青又和唐思思叽叽咯咯地说笑了一会,互留了电话这才走,看来她和唐思思是真投缘。
胡泰来忽然轻轻叹了口气,王小军问他怎么了,胡泰来感慨道:“有些人其实是不适合练武的。”
胡泰来纳闷道:“什么不对?”
“师姐……”陈静怯怯地喊了一声。
“小师妹!”霹雳姐也嘻嘻哈哈地应了一声。
这姑娘一甩手就扔出20万,她带的衣服不多,却无一不是顶尖名牌,那种淡定的气质也绝不是小家小户能装出来的,是如王小军猜想的那般跟家里赌气还是豪门恩怨?抑或有更刺激的故事?王小军都有心插段广告赶紧进正片了。
胡泰来道:“可以。”
通过这件事,大家也对段青青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这个俊俏的姑娘强势,甚至有些霸道,但巾帼不让须眉,有股子英豪之气。
唐思思道:“这是尖椒小炒肉。”她坐在石桌边道,“菜齐了,开饭。”
“好……吃……”两个男人虚弱地说。
第一道菜端上来了,黑乎乎的看不出是什么,王小军小心翼翼地用筷子拨拉着盘子里的东西道:“这是……油煸黑芝麻?”
霹雳姐矜持地点点头:“嗯,以后学校里有事说话,既然都是自己人了。”
胡泰来敦促王小军:“你也吃啊,吃完思思还有事情对我们说。”
胡泰来假装心满意足地抹着嘴,看似不经意地说:“思思不是有话对我们说吗?”
蓝毛撇撇嘴,却没招呼陈静。
蓝毛看看和-图-书陈静道:“那谁当大师姐呢?”看来她有个担心,就是被陈静拔了头筹,她继续道,“要不然师父你定个时间,到时候以功夫的强弱来排座次?”
胡泰来道:“谁也没说你们没有啊。”
“咱今天吃什么?”胡泰来也像只闻到了鱼腥的馋猫一样馋兮兮地出现。
“吃!”胡泰来眼神发狠,端起饭碗大口吃菜,看得王小军心里往来复去默背那句诗:自挂东南枝,自挂东南枝——
这句话终于让王小军多少回过神来,他对唐思思的手艺还是很期待的,一个能把奄奄一息的米饭做成金碧辉煌皇家炒饭的厨师总能引起人的期待。
胡泰来摇头道:“这钱本来是给咱俩的,我的那份作为我在这的吃喝、场地费都远远不够,你就别推脱了。”
王小军眼睛发亮道:“说不定我们帮里真有秘籍!”
“这是宫保鸡丁。”唐思思面无表情地又进厨房了。
第二个菜上来了,圆肚盅里呈现出一种散兵游勇的状态,王小军依稀只能辨认出里面有笋块和花椒,剩下的东西就像打了败仗的逃兵一样羞羞答答看不出本来面目。
王小军被逼无奈,吃了一口,是不辣,比辣还难受!
“就算我有时间也怕她没那个精力,普通人也不用把这个看得太重,能达到强身健体的功效就是了。”
接下来胡泰来开始教学,他先带着女孩们又蹲了一会马步,教了她们几个出拳的起手式,姑娘们在目睹了胡泰来大胜大武之后对他更是敬若天人,胡泰来一言一语都得到了严格的执行。
胡泰来舀了一勺被唐思思称为“宫保鸡丁”的东西放进嘴里,随口奉和图书承道:“这应该是思思的拿手菜吧?”他嚼了一下,顺着嘴边流下了两道黑色汁液,眉头微皱又咽了下去,打个哈哈道,“果然美味!”
“难道是埋在哪了?”半下午的时候,王小军一身臭汗毫无战果,他两眼望天,努力回忆爷爷和父亲在院子里时有没有奇怪的表现。
三个老头和谢君君到了饭点也都散了,跟王小军打招呼王小军充耳不闻。
“给你的。”
霹雳姐小声跟蓝毛说:“小师妹难道不都该是温柔可爱、还暗恋师兄那种吗?”
霹雳姐忽发奇想道:“人家别的门派都是师兄师弟的,咱们也按师姐师妹这么叫吧?”
“嘘——”蓝毛可不想在这节骨眼上惹这个女魔头。
“大师姐!”蓝毛好笑地喊了霹雳姐一声。
三个女孩报上了出生年月,居然是霹雳姐最大,其次是陈静,蓝毛屈居老三,她们一个比一个大两个月,这也难怪——都是同学么。
“准备吃饭。”唐思思在厨房里忙碌了一会通知胡泰来和王小军,看来她心情不错,这是她第二次下厨。
三个菜在两个男人自杀性地拼搏后终于被吃光了!
“那你们快吃啊。”
胡泰来和王小军面面相觑,胡泰来光张嘴不出声,用口型对王小军说:“思思心乱了!”
“自挂东南枝!”王小军决绝地小声嘀咕了一句,大口吃菜!
嗤啦一声,菜下锅了,唐思思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道:“一会我告诉你们一件事情,是我的秘密。”
王小军猛然抬头道:“照你说的,黑虎门不出名,可是有你胡泰来,虎鹤蛇行拳名不见经传,那个大武也厉害得很,我以前不相信有武林这种东西,http://www•hetushu•com但这么看来高手是真有的,那我们铁掌帮流传了这么多年,应该也有真材实料才对啊。”
王小军也舀了一勺吃进去,随即两眼笔直地盯着胡泰来,在桌子下面冲他竖起大拇指:“你是条汉子!”对比起“宫保鸡丁”,王小军由衷地更愿意去吃木炭灰。
王小军拿过她面前的碗讨好道:“你辛苦了,我给你盛饭。”
唐思思道:“我不饿,我就想看着你们吃。”
这会唐思思端着最后一个菜出来了,看了一眼俩人道:“口香糖吐了吃饭。”
胡泰来道:“这个我知道,是毛血旺!”
“我们……”胡泰来差点说漏嘴。
中午的时候胡泰来宣布下课,陈静故意拖到最后走,见边上没人才把一个厚实的信封交给胡泰来,胡泰来愣了一下之后才明白这是陈长亭答应的报酬,红着脸想推辞,又觉得和小姑娘拉拉扯扯不好看,这才收下。
“不对,哎呀不对!”王小军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走了神,精神恍惚嘴里念念有词。
最后王小军和胡泰来一起注目着那道“尖椒小炒肉”,这道菜无论从形状上还是用料上都有着秒杀木炭灰和宫保鸡丁的气势,王小军急中生智道:“老胡先来!”
唐思思问:“是不是不好吃啊?”
“树坑里肯定不行,院子里的砖看样子起码十几年没动过了,难道在墙里?”王小军顺着墙根对墙砖逐一拍拍打打,希望能像电视里忽然发现哪里是空的。
“那你打算给她开小灶吗?”
胡泰来失笑道:“不是我打击你啊,秘籍这东西我是真觉得不靠谱,学功夫讲究口口相传,都是师父带徒弟带出来的,真给和*图*书你本书让你自己练怕是一辈子也学不会,反正我是从没见过什么秘籍。”
唐思思慢条斯理道:“我用的是不辣的尖椒。”
“呃,好。”王小军给胡泰来和自己都添上饭,先夹了一根炒“芹菜”塞进嘴里,他一个激灵张嘴就想吐——这芹菜被唐思思炒得过了火,如同木炭灰一样,难得的是还算入口即化,全粘牙上了。
段青青扫了她们一眼道:“你们几个!要学功夫就好好学,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知道没?”
“不是有话说,而是一个秘密。”王小军敲砖钉脚。
唐思思点点头道:“其实我只会鸡蛋炒饭这一门手艺,别的都不会做,这就是我的秘密。”
……
“好啊好啊!”胡泰来和王小军欢欣鼓舞。
“味道怎么样?”唐思思问。
陈静走后胡泰来直接把信封甩给了王小军,王小军纳闷道:“这是什么意思?”
胡泰来和王小军对视了一眼,瞬间用眼神交流了无数的信息:唐思思终于要说她的身世秘密了!
王小军做口型:“我又不是傻子!”
胡泰来做口型:“一会吃饭的时候可别说她做的不好吃!”
“好吃!好吃!”两人异口同声道。从这道菜里二人似乎体会到了唐思思的苦楚,这是怎么样的艰难身世才能让姑娘水准失常成这样啊?
“那是炒芹菜。”
胡泰来笑道:“咱们才不学那些混账门派的做法——你们是同时入的门,谁最年长谁当大师姐。”
“你是说陈静?”
王小军也做口型:“我看出来了。”
王小军失笑道:“你作为一个净资产负20万的主儿,这钱还是你拿去解燃眉之急吧。”
唐思思道:“我打算炒几个菜。”和-图-书
“呃?诶。”胡泰来的三个女徒弟都表现出了不弱的表演功力。
“呃……”王小军把筷子放下了,“我们还是等等你吧。”
胡泰来帮王小军把段青青带来的东西先拿到厢房里,唐思思见里面吃喝用度无所不包,甚至还有牙刷和解闷的零食,不禁道:“青青其实挺关心你的。”
“物质上的关心并不能抹灭她每次对我精神上的惊吓!”王小军话音刚落,正厅里传来了清脆的洗牌声,仨老头硬是等段青青走远这才敢发出动静来……
霹雳姐看来以前也有过类似的训练或者说“经历”,确实不愧大师姐的名头,是最灵的一个,蓝毛也能很快领悟胡泰来说的内容,只有陈静是那种小脑不发达又疏于锻炼的姑娘,出拳歪歪斜斜,像刚落生的羊羔一样绵软无力。
“你这么算就没意思了。”王小军冲唐思思一招手,“要不这钱你拿着?”
胡泰来用眼神先把王小军杀死一百遍,夹菜,送入口中,两只眼睛顿时要冒出血来,王小军吓得一哆嗦,心虚道:“我……这几天不能吃辣……十男九痔,嘿嘿。”
王小军看着面前空空的盘子,忽然有一股豪情生出来:但凡把这种狠劲用在什么事情上肯定都能成!
“我去找找!”王小军说风就是雨,到各个房间里翻箱倒柜去了。
胡泰来点点头:“可这话当师父的又不能说,人家拜到你门下你就得一视同仁,可照这样下去,我要不给她开小灶她肯定没多久就会被另外两个甩开距离。”
王小军忙接过话茬道:“这道菜是什么你直接告诉我们吧。”唐思思的盘子里是一堆堆的不明物体,看着像有个无聊的孩子用小刀削了一堆纸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