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章 神秘来客

唐缺以左手手背拨转对方拳锋,右手辅助拿其手肘,胡泰来冷丁撤右拳突击左拳,“砰”的一声撞在了唐缺的擒拿手上,双方各自后退一步,都有点意外。胡泰来全副精力都在防着唐缺的暗器,没想到他手上的功夫也如此了得。唐缺则一开始就没拿胡泰来当回事,硬碰了这一下居然丝毫没占到便宜。
唐缺蹦出几个字:“别逼我动手!”
楚中石大惊失色,半个字也不敢多说,远远地跃了出去。
胡泰来却没有轻敌,比起半吊子王小军,唐门盛名早有而闻,胡泰来拿出全副精神,一拳一拳稳扎稳打,力求先无过然后再建功。唐缺和他对撞了几下已明白对手是纯刚猛的路子,他绝少遇到这种外家拳高手,对方拳头带风,就像一把法度严谨的铁锤一样,自己和他硬碰渐感吃力,唐缺手掌一翻,并拢的手指间已多了一根细微不可见的银针,迎着胡泰来袭到的拳头递了上去。
唐缺微微吃惊,如果是一般人着了这一下,这时候半边身子早该失去知觉,对方居然还能生龙活虎!唐缺这一出神胡泰来的拳头几乎已经贴上他的脸颊,唐缺急忙俯身,躲避姿势极为狼狈。唐缺怒道:“hetushu.com你找死!”
就在这时有个人影慢慢从阴影里踱步而出,平静道:“铁掌帮的人不是你想欺负就欺负的!”
后院本来不大,除了院子中心铺着方砖以外两边都是花圃和石桌石椅,唐缺这是给自己画地为牢,同时彰显大度。
唐缺直勾勾地盯着胡泰来道:“你没听过唐门?”
唐缺负手道:“你还不……”
“听过,不过不管什么门也得讲理吧?况且思思也是你妹妹。”
唐缺冷笑一声,在离胡泰来七八步远的地方静静等着,胡泰来张着怒目冲过来,可速度以很明显的幅度慢了下来,待他冲到唐缺近前,已经形如老牛,唐缺两只手里攥满了银针,分别在胡泰来手背、胳膊、前胸上随手扎着,胡泰来仍然做出了一个单拳冲击的样子,但已经像放慢镜头一样了,他一拳没打完被扎成刺猬,随即噗通一声栽在地上,身体还保持着进击的模样。
“你这个王八蛋!”王小军同时间则冲向唐缺。
“大哥不要!他不会武功!”唐思思又喊了一声,她看出唐缺已经失去耐心。
唐思思飞扑到胡泰来身边把他抱起,颤声道:“给我解药!”hetushu.com
“老胡小心!”唐思思忧心地喊了一声却为时已晚。
唐缺前两次用银针突施暗算那是因为他在和胡泰来生死搏斗,虽然有失光明但无可指摘,到最后对手失去战斗力仍然补针那就是恶意报复了。
胡泰来以黑虎拳对阵唐缺的擒拿手,两人一个主攻一个主防,胡泰来招式殊少变化,一味讲求简练和效率,唐缺双手双肘配合巧妙,将擒拿中的缠、拐两字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擒拿讲究的是先发后发都能制人,从招式上看唐缺更擅长等待时机,攻守之间的角色互换现在还不好说。
胡泰来渐渐气往上涌,他虽然老成持重,可毕竟也只有27岁,还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黑虎门虽是小门派,在当地也是声名远播,胡泰来还从没被人这么鄙视过,他耐着性子道:“思思这段日子跟我们相处得很愉快,如果她要走,我们替她送行,可是如果她不想走,谁也不能勉强她!”
胡泰来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现在那种麻痒感已经从拳头窜上了小臂,就像长时间压迫后忽然释压的那种感觉,如同无数的小针在高频率地刺着表皮。这时他看到了唐思思关切的目光,不禁和_图_书心里一热,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好在他也瞧出了唐缺对自己的硬马硬桩颇为忌惮,他决定利用这有限的时间打倒唐缺,自己的手无所谓,但一定要让他答应放过唐思思!
唐思思带着哭腔道:“王小军你别死撑了!”
胡泰来道:“不必,既然比试就要公平。”
唐缺的压力骤然增大!有人中了自己的蜂毒针还能完好地站着已属罕见,更别说还能找自己拼命了,胡泰来打出十二分的刚劲,唐缺却不愿意和这样强弩之末的人玉石俱焚,他脚下游走,在静静等着胡泰来倒下,没想到胡泰来越打越勇,唐缺逐渐被逼到了方砖的角上,他有言在先:出了砖地就算输,这会只有铤而走险——他飞身而起,双手搭住胡泰来的肩膀一个空翻跃到了对方的身后,他闪开之后,胡泰来的两个肩头各多了一枚银针,他右臂、双肩麻痒并发,而且有联合成一片的前兆,胡泰来知道大势已去,但仍然挥拳扑向唐缺。
这时楚中石忽然从众人脚边飞跃而起,稳稳地站在了墙边,他忍不住哈哈笑道:“我看这次谁还能抓得住我?!”原来人们说话谁也没注意他慢慢从网里挣出来,王小军懊恼得直http://www.hetushu•com捶脑袋,知道再想抓他可就难了。
王小军只觉胳膊像被夹进了台钳一样,毫无挣扎的余地,他满头大汗,嘴上道:“儿子要老子磕头可是要遭雷劈的!”
胡泰来由衷道:“好手法,听说唐门暗器天下无双,今天见识了。”
胡泰来也不多说,拉个架势周周正正地递出一记右拳。
王小军噗嗤一声乐了出来:“缺——”
白面青年只是用眼角扫过,瞎子都能看出他不屑搭理胡泰来,他只是在等唐思思善后。
要是别人,肯定会大跌眼镜,但是以胡泰来对王小军的了解他倒是没有多少意外。胡泰来抱拳道:“在下是黑虎拳门下胡泰来,阁下怎么称呼?”
胡泰来见有机可乘,拳头结结实实地撞上了唐缺的手背,待他听到唐思思的叫声,接着手上微微一麻,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浮了上来,他利用回身检看拳头,见中指的骨节上多了一个小血点。
唐缺依旧冷冷道:“我若一味发暗器赢你谅你也不服,这样吧,以这片砖地为限,只要你把我逼出去就算你赢。”
唐思思拉住胡泰来的手道:“老胡,你打不过我大哥的。”
唐思思叹了口气道:“你不该惹他的。”
唐思思低声道:“老胡,m.hetushu.com这是我大哥唐缺。”
唐缺手臂微动,一排细细的银针便扎进楚中石身前的墙壁上,他冷冷道:“唐门做事,闲人退避。”
他话没说完胡泰来又攻了上来!
“我说过的话就一定算数,我让你先出手!”
唐缺冷笑,手上加力:“再不跪下你这条胳膊就别想要了!”王小军额头上的汗水条条滑落,身子也渐渐不由自主地佝偻起来,但他死咬牙关不肯弯腰,这时他脑子里莫名地闪出铁掌帮三个字,他可以不把自己当江湖人,但他知道他要是跪了那就是丢了铁掌帮的人。
王小军移到唐思思跟前,讷讷道:“以你对你大哥的了解,老胡有多大把握能赢?”
胡泰来微微一笑道:“那也未必,就算打不过也要打,我不但欠你的钱还欠你的情,就让我为你做点事情吧。”
唐缺闻言一愣,霍然出手抓住了王小军的胳膊,王小军就像小鸡过电一样软了下来,唐缺手上使劲,冷冷道:“跪下!”
唐缺目光犀利地盯着王小军,唐思思动容道:“大哥,他不是故意的!”
王小军诧异道:“你觉得老胡会输?”在他看来,胡泰来就是顶尖级别的高手,所以他才敢一切大包大揽,他以为胡泰来教训唐缺并不比对付那些小混混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