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章 王小军的决心

“一切就要看你爷爷和父亲的了。”
王小军心里一动。
胡泰来和唐思思追问着。
这些可以以后再想,最让王小军抓心挠肝的是:铁掌帮五个人里爷爷和父亲看来能被称为宗师级的人物,大师兄云淡风轻,起码是顶尖高手,连小师妹都算得上二三流高手,只有自己……空有一双手。
以前他还没有感觉,可是最近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却让他对“武林”这个词有了最深刻的理解,在这里实力就是一切,尤其是他想到高冷的唐思思每每哀求唐缺时,他自己被人像抓小鸡一样抓住时,他明白,自己现在虽已身在武林,可连保护朋友和自己的本事都没有。
王小军现在已经逐渐了解了自己门派的危机——如果把铁掌帮比喻成一个游戏角色,那么在游戏初始他得到的经验值就是别人两倍甚至十倍,升级嗷嗷快,但有个怪圈就是每次练到99级就会被自动删号,想要解决问题就必须找到程序里的BUG,能做到这件事的人,大公司里的技术顾问或者是一般的黑客是不行的,必和*图*书须得是乔布斯或者比尔盖茨那个级别的……
“不等你大师兄了?”
“哦,我们先出去办点事,一会回来再找你。”
王小军拉住王石璞道:“师兄,我以前都不知道你功夫如何,你给我露一手呗。”
“青青?怎么这么问?”
自己身处的铁掌帮是一个看似强大其实危机四伏的帮派,爷爷离被删号只有一步之遥,老爹算是亦步亦趋,大师兄不但限于天分,还得分出精力整治造纸厂和给人剪彩,小师妹对这一切都懵然无知,铁掌帮实在已经到了悬崖边上,听大师兄的意思,他们已经做好了让铁掌帮自生自灭的准备。
王石璞哭笑不得:“露什么一手?”
“你搞什么鬼?到底出什么事了?”
王石璞被逼无奈,忽然把手指按在桌子上那个玻璃烟灰缸上,就像剥鸡蛋皮一样把它剥成了一堆碎片……
段青青道:“我现在在帮里,院子里怎么乱七八糟的?还有,墙上的指头印子是怎么回事?”段青青连珠炮价似的问。
“你把这张桌子给我劈了看看。hetushu.com”王小军指着镇长办公室那张大实木桌子说。
“不管,你必须得给我露一手!”
不料王石璞坚决地摇了摇头道:“你爸不让你练武的用意你现在也明白了,你是想让他前功尽弃吗?我可不敢冒这个大不韪。”
“王小军你死哪去了?”段青青呵斥了一声,声音里却带着明显的关切。
王小军忙道:“青青,两个小时以后我回去,你找个地方我们见面吧。”
王小军决定了,他要学武。
王小军道:“说不定我就是你说的那种亿万中也无一的天才呢?”
“不行!”王石璞破天荒瞪眼道,“就这么定了,你就在我这住下,有什么事我替你解决。我跟你说的话的严重性你自己掂量,告不告诉你的朋友仍由你自己决定。”说着起身要走。
“发什么神经呢?”唐思思撇嘴。
“小王啊,你师兄交代我给你们安排住处,你们这就跟我走吧。”
王小军沮丧道:“大师兄,我们是不是到了传说中的生死存亡之秋了?”
“我想亲自报仇!”王小m.hetushu.com军摸着被唐缺抓得淤青的胳膊,愤愤道。
王小军正在暗暗发狠,胡泰来和唐思思推门进来了。
王小军叹气道:“师兄,唐缺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
妇女主任也没多想,又去忙别的去了。
王石璞微笑道:“铁掌帮不是还没完吗?怎么你觉得你师兄虽然不是天才就连唐门都对付不了了?”
“快跑!”王小军领着胡泰来和唐思思干脆在镇镇府的走廊里跑了起来,他们一气跑出机关大院,打了辆车直奔长途车站,然后坐了最近的一班车回家。
“凭什么你们都是高手只有我到处挨打受气?反噬、致命缺点,这些跟我有关系吗?有也是七老八十以后了吧?再说你们怎么知道爷爷完成不了的事情我也完成不了呢?”王小军身子巍然不动,可是心里却壮怀激烈!
“这是公家的!”
“我求你了还不行吗?”
他们刚出了办公室门就见妇女主任迎上来。
王小军忽然换了副嘴脸探过身子笑嘻嘻道:“大师兄,你能不能教我几招真功夫,我去对付那小子?”
可是王和*图*书小军很快就发现一个问题——现在铁掌帮里没人愿意教他武功!
“就这样,你等我电话。”王小军挂了电话对胡泰来和唐思思道,“走,我们回去!”
王小军不答话,快步往门口走去,他现在抢时间,如果被大师兄发现自己去找段青青了,他一定会告诫段青青不要教他武功!可以说王石璞在把帮里的秘密告诉王小军的同时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永远对他雪藏铁掌帮的武功,这是一定的!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六大门派之首是怎么回事呢?”
唐思思迫不及待道:“你大师兄跟你说什么了?”
“不行!我也得练功,我也得学武,我也得成为高手,我不能寄人篱下做温室里的花朵,唐缺那孙子必须得由我自己来对付!”
王小军明白了,这是段青青回去见没人又看院子里有过格斗的痕迹所以记挂自己,王小进忽然电光火石地一闪念:现在铁掌帮里如果只有一个人能教自己武功,那这个人只能是段青青!
这时王小军的电话响了,是段青青。
继承先辈遗志、光大门派这些以后再说,他和图书要先找唐缺报仇!
王小军青着个脸道:“简言之一句话,铁掌帮‘药丸’啊!”
王石璞淡淡道:“小军,你要看开些,汉唐这样的盛世也终究灭亡了,何况我们一个门派,这就是历史和宿命,我们随遇而安也就是了。”
那烟灰缸是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大的那种,厚壁厚底,形同小脸盆,被王石璞剥下来的玻璃片整整齐齐形状统一,呈现出漂亮的玻璃棱面,就像被人用斧子配合凿子錾下来的一样,王小军瞬间就惊呆了。
“这是为什么?”
“那唐缺怎么办?”
王石璞走了以后,王小军坐在椅子上发呆,他脑子里乱哄哄的,这几分钟的谈话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恐怕来不及吧?”
王小军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他们道:“记住,我以后就是一个门派所有的未来!”
王石璞拉开门,正色道:“这些以后跟我们铁掌帮就没关系了,这件事以后你踏踏实实找个工作上班去吧,你还是以前的你,就当从没听过我说的话——我会叫人安排你们住下,其他的你就别管了,我那还有一大堆事,晚点再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