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章 兄弟,你惹错人了

蓝毛也笑道:“来不来啊帅哥,我也好添个师弟。”
午后的阳光照得人昏昏欲睡,刘易凡也渐渐昏沉起来,单调的事物确实容易让人发困,王小军在单调地击打木头桩子,胡泰来在单调地指导徒弟们扎马步,老头们在单调地打麻将,那噼里啪啦的声音更像是催眠曲。刘易凡看着看着把头埋在腿上居然结结实实地睡了一觉……
王小军擦着汗道:“等我一会行吗?”
王大爷道:“铁掌帮最近人缘不怎么好啊,老有人来踢场子。”
面对这种情况,王小军算是彻底懵了。以前铁掌帮的大门常年打开,从没有一个人来问询拜师,更别说这种“慕名前来”的了。可是王小军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收他不可能,打出去不合适,这又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一看就是从小要星星不给月亮被惯坏了,别看二十多岁了,心理年纪最多十三……
王小军道:“当然是用我们铁掌帮的掌法,别的我又不会——咱们说好了,如果你要输了可不许再纠缠思思。”
这都好几分钟了,唐缺的银针还是无穷无尽,而且看样子这才是冰山一角,他扔暗器的手法暂不评论,这藏暗器的手法绝对是一流。
王小军道:“这三天我一直在练功,还有1000多掌我就结业了。你要不想等我就凑合着跟你打。”
“好。”唐缺面部肌肉抖了一下,就像听到了最荒诞的事情不屑多说。
胡泰来愕然:“嗨,怎么还带移祸江东的?”
唐缺铁青着个脸不说话了,唐门树大招风,固然有不少敌人,那些敌人在动手前有的战战兢兢有的壮怀激烈,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七嘴八舌,居和图书然还指责他自私自利不给大家围观的机会……对此他只好装作听不到的样子,冷冷问王小军:“你打算怎么打?”
银针过了很久才四散落下,叮叮响着,那些银针带着寒光扑簌簌从天而降像下了一阵细雨,声音悦耳,场景却肃杀,众人这才明白唐思思要大家小心什么,顾不得欣赏这美景,哧溜哧溜全钻进两边的屋子去了。
霹雳姐不知这其中的利害,兴奋道:“又有好戏看了?”
“走吧。”唐缺只是冷冷地对唐思思蹦出两个字。
那几十根蜂毒针在王小军眼里却格外浮夸!虽然都是细小而快速的暗器,但王小军这三天里绝大部分时间身体都在不停运动,敏捷性已经和从前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这段时间里他打的都是纹丝不动的木桩子,现在一有会快速移动的物体就会引起他的应激反应。从来没有人教过王小军该怎样躲避暗器,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王小军忽然想起了齐飞,他双掌向上一撩,那些蜂毒针就全部被送上了天。
王小军再也顾不上理他,飞扑到木人桩前继续开打。
“啪!”王小军的手掌端端正正地击中了唐缺的小腹,唐缺的身子腾云驾雾一般,从台阶下面直飞到门口!
王小军的困扰也不小,一是不能永远保证滴水不漏,主要还是怕天上掉下来的针扎脑袋,他边挡暗器边崩溃道:“思思,你们唐家人怎么都跟哆啦A梦似的啊?”
“还有900掌了。”
王小军看着唐缺冲过来已经成竹在胸,他慢慢抬起手掌,不紧不慢道:“兄弟,你惹错人了!”
这一掌能打中唐缺王小军并不意外,意外的是居然http://www•hetushu•com打了这么远……他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手掌,错愕道:“诶?”
张大爷道:“这得算好事啊,大医院总免不了有医患纠纷,永远不出事的那是没买卖!”
刘易凡也停下了脚步,他也感觉到了这几个人之间看似平静的对话下潜伏的巨大波澜,就冲这你死我活的压迫感,就算这仨人下一步要斗地主上也得看着分了输赢再说……
“这都什么年代了啊。”谢君君嘀咕着。
“噗通”唐缺跌在地砖上,一只手肘撞得鲜血淋漓,他是仰面朝天摔在地上的,这时想翻身而起,不料挣扎了一下又躺倒了。
李大爷隔着玻璃道:“这孙子冷峻得像跟冻上了似的,一招就让人打吐啦?”
也不知睡了多久,太阳都已经偏西了,刘易凡擦擦口水,他打算要离开了——
唐思思叫道:“大家小心!”
王小军又在刘易凡耳边小声道:“看,他们门派里还全是妹子,我们铁掌帮清汤寡水,全年就我一个,你总不能拜我为师吧?”
刘易凡似乎还真是被说动了心,从场面上看,胡泰来器宇轩昂,三个女徒弟英姿飒爽,王小军这会卖相属实欠恭维,满眼血丝、胳膊耷拉着,手上还缠着脏兮兮的绷带,容易让人联想起那种爱惹是生非的不良帮派少年来。
王小军眼睛左右一扫,忽然揽着刘易凡肩膀指着胡泰来道:“诶,要不你拜他为师吧,这是黑虎门的胡泰来胡大侠,他的功夫我亲眼见过,‘猴犀利’的哟!”
唐思思鼓起勇气道:“如果你赢了他,我绝对不再废话。”
唐缺仰天冷笑一声:“好一个主动出击!我成了被人到处赶的和-图-书叫花子了!”他猛然蹿向王小军,阴冷道,“让我看看你这三天练功的结果!”说着单手呈爪型抓向王小军的胳膊。他不知道为什么王小军对他的暗器免疫,三天前被他抓小鸡一样抓在半空却是记忆犹新。
刘易凡躲在东厢房里兴奋得大叫:“哇,远程输出,太酷了!”
“剩800掌,稍等啊。”
“这样吧——”王小军总算是半拽半骗让刘易凡离开了木人桩,他说,“要不你再考虑考虑,那个我就不送你了……”
不等王小军再说什么,唐缺直接一把蜂毒针激射了出去,王小军是什么成色他心里有数,他不想和他纠缠落下乱打不会功夫的人的话柄,他的目的是把对方钉在原地苦苦哀求,他再带着唐思思扬长而去!唐门威信余额不足,他得做些事情立威了!
“现学现卖?”唐缺嘴角微微扬了一下露出一丝冷笑。随即是接二连三的银针打出——正手、反手、梅花手,打出去的银针阵型也是变化多端,有三前两后、两前三后、八卦阵、狂蜂阵,他这边打得花样百出,王小军却反正只会一招,他两只手左一撩右一撩像在跳蒙古舞一样,那些分批次、带着各种暗劲的银针就像被抽水马桶抽走一样全上了天……
“那我可要打你了啊。”
王小军没再多说,加快速度在木人桩上打着,不过他会定时向唐缺报数:
张大爷道:“就是,再说还是我们先来的,我们也没说你们妨碍我们打牌让你们外边打去啊。”
唐门以暗器著称,唐缺频频出手却没有得逞脸上罩了一层寒霜,索性站定原地,暗器浇花一样泼出去,王小军是一招鲜吃遍天,只要挨不了打m.hetushu.com他才不顾动作好不好看。这会要是有个解说员就一定会说“看来唐缺想打破场上的僵局必须得组织更为有效的进攻,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唐缺淡淡道:“看来你的师长师兄一个也没来,说明他们有自知之明。”
就在这时,唐缺缓缓走了进来,他手里提着包,眼神犀利地环视了一下院子里的人,唐思思失神地站了起来……
霹雳姐和蓝毛这会看着刘易凡早就笑得乐不可支了,霹雳姐咯咯笑道:“他说的是真的,我师父可是能一拳打死藏獒的!”
“你别站着了,老胡给搬个马扎……”
王小军探头看了一眼,急忙捂着鼻子道:“还好不是血。”
胡泰来见刘易凡盯着自己看,着慌道:“我可不是轻易收徒弟的人,再说你这种学武的初衷我可不要你!”
“我……杀了你!”唐缺不等任何人靠近,手在腰间一摸,一把银针已经滑向指尖,他本想扬手打出,然而稍一用力就觉腹中翻涌,“哇”的一口杂物喷了出来。
跟胡泰来大致了解了情况的李大爷道:“这次不是踢场子,这是姓唐的那个丫头的堂兄,来抓她回去跟人结婚的。”
王小军赶忙道:“不轰不轰,你要想待着就待着,正好也观察观察,最终选择谁由你决定。”
唐缺喝道:“唐门做事,旁人退避!”
胡泰来沉声道:“小军,不能一味挨打,你得主动出击!”
“你跟我打?”唐缺一时没明白王小军的意思。
“等什么?”
“你这是想轰我走啊?”刘易凡又作势要往木人桩上扑。
王小军堪堪打完最后一掌的时候却无人为他庆祝,大家都被唐缺的威势所逼,在担心王小军能不能和*图*书妥善收场。
王小军暂停了动作,冲唐缺扬了下下巴:“你来了?”
“我来我来。”刘易凡为了看好戏自发地代替了王小军。
“嘶——”胡泰来倒吸了一口冷气,他领教过唐缺的擒拿手,却不知道王小军到底练到了什么程度。
“好!我等着!”唐缺把包放在脚边,眼睛里全是不屑。
“我没使劲……思思你快看看你大哥怎么样了?”王小军失措地说。
对王小军的表现唐缺颇感意外,在场的人里他对胡泰来印象比较深,但也清楚胡泰来是外家拳高手,若说在这个黄金距离应付他的暗器绝对也很困难,他没想到王小军居然照猫画虎,学着齐飞的样子来了这么一招。
王小军活动着有些发酸的手臂道:“来老胡,咱们先把木人桩搬到边上。”
屋里的仨老头和谢君君也被吸引了出来,在屋檐下站了一溜。
王大爷道:“你看你这个后生,你做你的事我们看我们的热闹,你吼什么?”
在王小军眼里,唐缺的那只手格外突兀,他这三天打了二十七万掌,对他造成最大困惑的不是体力问题,而是那根横出来的桩手,为了尽可能绕开那只桩手他用尽了办法,最终的十几万掌都是以各种角度避开它打的,现在唐缺的手在他眼里就像那根桩手一样,而桩手之后,就是唐缺毫无防备的空门!
唐缺脸上浮现出一层愠恼之色,哼了一声道:“胡搅蛮缠!”他转向唐思思道,“三妹,你想这样拖延时间吗?”
刘易凡一屁股坐在东边台阶上,似乎真打算留下来再看看。
“最后500掌,不好意思了。”
王小军不好意思道:“还差1000多掌我就练好了,练好了我再跟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