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章 食神

胡泰来嘿然,这一点他可是有亲身体会,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一直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有一次因为无意中犯了小错居然被师父勒令三个月不许进院子,那三个月他都是睡在门口的,师父指点师兄弟们的功夫虽然也不赶他走,但也没搭理他一下,他在门口吃住练功,三个月下来人都馊了。铁掌帮帮规绝不会宽松到哪里去。
唐思思忍不住道:“青青,小军是为了我才出手的,你们帮主要罚他我去和他说——再说帮主不就是他爷爷吗?难道真的会惩罚亲孙子?”
“你不打木人桩了吗?”
胡泰来理所当然道:“练功啊!”
“唐缺不是已经跑了吗?”
“思思啊,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王小军背着手老干部似的坐在她面前问。
胡泰来憨厚一笑道:“又让段姑娘见笑了。”
段青青叹气道:“当女人真难啊。”
唐思思忧虑道:“可是唐缺是唐门里武功最弱的一个……”
段青青忽然换了个话题,狡黠道:“二师兄,铁掌帮的帮规,弟子不得与人动手,这条你可是违反了,若是给师父和师叔知道了你的下场会很惨吧?”
和图书泰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胡泰来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不如你从明天就开始练习?”
“这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要开打呀……”王小军小声嘀咕。
“行了你走吧。”王小军直起腰挥手,他知道要么是爷爷他们骗了小师妹,要么是小师妹想骗自己,好在他也不是真的想知道,他就是好奇而已。
段青青瞪了王小军一眼,起身道:“总之思思你有什么难处就来找我,我走了!”
胡泰来道:“我知道你现在最担心的不是怕唐门再派人来抓你,你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和家族决裂。”
段青青道:“好了,我跟他开玩笑的,我就试试他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她掏出一张卡递向唐思思道,“思思,这里有十万块,你抽时间去找虎鹤蛇行拳的人把你的东西换回来吧,我想他们也不会把事情做绝,应该会还给你的。”
胡泰来叹气道:“那家小面馆后来也关了。”
“怎么,跟我还说这个?”段青青不悦道。
唐思思道:“所以,我要成为姥姥那样的人。”
其实在段青青面前,老头们都是老鼠,他们很快http://www.hetushu.com就全撤了。胡泰来也给女徒弟们放了学。
胡泰来道:“如果我拗了师父的意思他派师兄弟满世界找我算账,我至少知道他还惦记着我,可有一天他就当没有我这个徒弟了那我绝对傻眼。”
王小军闭着眼睛抬起头,活像一只被人从梦中惊起的仓鼠:“练什么功?”
“不是……练功和打唐缺是两码事啊!”
段青青轻笑道:“你是二师兄,那大师兄的话我该不该听呢?”
胡泰来和王小军惊悚地对视了一眼,唐思思做的暗黑料理他们还记忆犹新。
“是食神!”唐思思道,“我要做一个能用食物安慰全世界的人。”
唐思思低着头道:“如果我想要回胸针我会自己想办法,其实……我还没想好有没有这个必要了。”
唐思思意外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小声道:“想不到你还挺细心的。”
唐思思道:“那人我没见过不假,不过据说年纪不大,我是因为家里没跟我商量就决定才跑出来的,再有……我要是不回去我父母在唐家就更抬不起头来了。”
段青青正色道:“第二重境,就是不停地练习。”
和*图*书二天一大早,胡泰来来到王小军门前敲了敲道:“小军,起床了。”
王小军一愕,随即道:“你是你他是他嘛,大师兄被官僚主义作风吹昏了头,咱们江湖儿女要跟他划清界限。”
唐思思脱口而出道:“我想学做菜。”
王小军回去以后发现唐思思还在出神,胡泰来笨嘴拙腮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见王小军来了马上发来一个求救的眼神。
王小军小心道:“你一个唐门大小姐真的要去做厨子?”
王小军郁闷道:“这我跟谁说理去呀?”
……
“两码事。”王小军道,“你师父揍你可能是因为你占了人家妞的便宜,思思她爷爷可是已经说好了要把思思嫁给糟老头子,这样的家庭我看也没必要回去了。”
段青青见唐思思闷闷不乐,过去搂着她道:“思思别怕,我们铁掌帮不惹是生非,可也不能让人欺负了我们的朋友。何况他们没理,总之还是那句话,欢迎他们随时来战。”
王小军跟着叹气道:“你们聊吧,我去睡了。”
王小军傻眼道:“喂,要不是我对付唐缺那就是你的事儿,我可是替你扛的雷,再说你也说过,人家都和*图*书欺负到我们头上了难道我们坐以待毙?”
唐思思表情平静道:“小时候,家里都嫌弃我是个女孩儿没人愿意理我,只有在姥姥那里才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她会做各种好吃的给我——”唐思思陶醉道,“姥姥做的东西实在是太好吃了,它们能让我忘了一切不开心!”
……
段青青这才瞪着王小军道:“大师兄打电话特意嘱咐我不许教你功夫,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王小军郁闷地把脑袋搁在石桌上道:“就知道你没好话。”
王小军把她送在门口,看着她上了车,把缠着纱布的手趴在车窗上笑嘻嘻道:“师妹,送佛送上天,现在我第一重境练完了,第二重要怎么练呀?”
王小军愣了半天之后似乎才反应过来胡泰来在说什么,他把下巴支在枕头上,又像喃喃自语又像说梦话一样道:“我都这么强了……你就让我再膨胀三……五天……呃,一个礼拜吧。”说着用被子蒙住头,又睡了过去。
王小军摸了一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道:“你能别用这种二流港台电视腔说话吗?明明就是个吃货。”
唐思思沮丧道:“姥姥去世以和_图_书后我就再也没那种感觉了,连她生前最爱吃的炸鸡我也没办法找到。”
“没事!”段青青道,“王小军也是我们铁掌帮里最弱的一个,他不行了自然我上。”
唐思思坚决道:“这钱我不能要。”
段青青笑道:“我是说过,可说和做是两码事,动手的毕竟是你。”
王小军道:“你快走吧,你一个白富美又不担心以后有家庭暴力,跟着瞎感慨什么呀?”
唐思思道:“你怎么知道是糟老头子?”
段青青又看看胡泰来道:“你的徒弟们教得不错呀。”霹雳姐的身手显然跟以往有了质的不同,最主要的,她们的心气已经沉了下来,再也不是以前的小太妹了。
“没有呀——”王小军假装无辜道,“咱帮里的事儿你知道的比我多啊。”
“那还用问,要是宋仲基似的你会跑?”
胡泰来微笑道:“这种感觉我知道,每次我练功练到快崩溃的时候,熟悉的小面馆里一碗刀削面吃下去就觉得累点苦点日子总还是有盼头的。”
王小军本来已经走到回屋的路上,这会炸毛似的一蹦,脑中闪出六个大字:自作孽,不可活!
王小军抱着被子一角梦呓道:“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