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章 卑劣的突袭

胡泰来想了想道:“果然不像,可我没想那么细。”
唐思思道:“万一要感冒了呢?”
王小军很明白她的心思,到了美食圣地学不学得到东西那是其次,唐思思作为没怎么接触过社会的白富美,该怎么和人打交道、受到排挤怎么办、这些反而是她最焦虑的部分。
小胡子得意道:“我就是仗着人多,你能怎么样?”
“操!”小胡子一脚踹在了陈静脑袋上,看着对方身子一软昏倒在地上。
跟着他的人纷纷大呼小叫起来。
……
“混账!”
胡泰来边打边沉声道:“霹雳,你带着珍珍和陈静先走,这里不关你们的事儿。”
……
在确定楚中石走了以后,三个人面面相觑,尤其是王小军和胡泰来,彼此看着都别扭……
有人小声在小胡子耳边道:“师兄,别把事搞大,万一出了人命……”
又有人道:“师兄,这事儿要让师父知道了咱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吧?”
扎了一上午的马步,下午胡泰来开始教霹雳姐她们一些招式变法,任何事情在初始阶段都是单调无趣的,尤其胡泰来还是个严格的老师,每一拳递出去必须做到尽善尽美,力道和角度不能有丝毫的差错,让他欣慰的是这三个女弟子没人叫苦,现在的孩子还有这样的心性那就算难得了。
陈长亭良久才从震惊中勉强恢复过来,盯着她和王小军,一字一句道:“陈静和人打架,昏迷住院了!”
说话间胡泰来已经被迫大打出手,这些人大多都参与过上一次的踢馆,知道胡泰来功夫了得,这一出手都是四五个一起上,后面有压阵的,有相机而动的,个个毫不留余力,上来就是血拼!
唐思思接到陈长亭的电话,让m.hetushu.com她下午四点半去义和楼点卯,大概今天只是和义和楼的掌柜股东们见个面,还不能正式干活,毕竟对义和楼这种地方而言,招个帮厨也是大事,何况是陈长亭出面介绍的,仍然是王小军陪她去。
小胡子眼神发狠,用低沉的声音道:“一会进去直接动手,女的也不例外,等把他们都制住了我有话要问。”
第二天早上,老头们和谢君君难得没有来上班,张大爷过几天要过70大寿了,儿女都从外地赶回来,要利用这几天带着他去郊区的农家乐享享清福、尽尽孝,王大爷和李大爷也正好处理处理别的事,铁掌帮的院子里只有胡泰来一个人的练功声,难得有了岁月幽静的感觉。
“就是!”
……
王小军道:“我要确认一下,你不是那货冒充的吧?”
王小军感慨道:“细节决定成败,这家伙伪装的技术实在太恐怖了。”他忽然浮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楚中石真的伪装成爷爷或父亲的样子那还真难辨别。
“砰!”
“不许伤害我师父!”陈静猛然抱住了小胡子的腿,顺势用指甲抓进他的肉里。
王小军道:“陈师傅,我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思思她不会七老八十才能有您这样的手艺吧?她嘴上不说,我觉得心里还是想趁年轻貌美的时候就出人头地呢。”
小胡子的师弟们虽然得到了命令,不过大部分人还是不想背上个先动手打女人的名头,所以除了和霹雳姐撕扯起来的那个,蓝毛和陈静也只是被人盯着暂时没受到攻击,霹雳姐胳膊被对方反拧过去,袖子也已扯掉,这会气得大骂:“老三,你他妈还讲义气吗?”
王小军这才多少有和-图-书了一点宽慰:“咱三个以后认人不但得看脸,还得听声音。”说到最后不禁意兴萧索道,“这段时间咱们最好谁也不要感冒。”
霹雳姐怒道:“你们打不过我师父就仗着人多来报复吗?”
王小军吃惊道:“那货还冒充过我?”
王小军道:“我在周围转转,你完事了给我打电话。”
王小军道:“你进去别真把自己当学徒,你就当自己是卧底在敌人内部的绝世高手,低调、闷声大发财,等走那天再一鸣惊人,你可是注定要在美食界称王称霸的女子!”
胡泰来和霹雳姐一起暴怒,霹雳姐拼命挣脱对手,那只袖子也被扯断,她飞扑向小胡子,而中途就被另一个人挡住。
“你们……”胡泰来脸色怒色一闪,最终还是决定把话问清楚再说。
王小军霍然抬头道:“不错,他学我的时候声音像吗?”
“王八蛋!”
胡泰来捡起几根用石膏做的假手指:“就因为我的手大,居然连手指都做了加工……”胡泰来手掌宽厚手指粗壮,跟一般的人区别分明,要说楚中石个头也不小,但凡有一点侥幸心理都不会这么精益求精……
小胡子愣了一下,把棍子一扔阴测测道:“姓胡的你不是牛逼吗?还不是得女徒弟保护你?限你明天之内让那姓唐的小妞和那个使银针的来见我,不然我还会来找你的!”他一挥手道,“走!”
小胡子嘿嘿一笑:“义气?这东西现在还有人在乎吗?”
这会陈长亭已经把该引荐的人都给唐思思引荐过了,餐厅马上就要迎来高峰,陈长亭把唐思思送到门口,见王小军已经等在这里,冲他点点头,又对唐思思道:“明天不要迟到,好好干,不光是跟我http://www•hetushu.com学做菜,这里藏龙卧虎,都是你的老师。”
“叫板?”小胡子举起棒球棍道,“老子改主意了,我把你那只手也打残,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后悔!”
只是这幽静在中午还是被打破了,霹雳姐她们下午没课,又集体来报到了。院子里顿时充满了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直到胡泰来咳嗽一声出现,她们这才打住聊到一半的小八卦,开始练功。
蓝毛这会也终于按捺不住扑向了面前的对手,但她这时心神已乱,功夫又最不到家,转眼就被打倒在地。
唐思思噗嗤一乐,知道王小军是在故意逗自己,她振奋了一下精神道:“我进去了,你呢?”
唐思思忽道:“可是他有一个很明显的不足,他只能模仿样子,却模仿不了声音,我和小军刚进门的时候他假装嗓子疼,就是因为他的声音跟老胡的不一样。”
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小胡子领着20多号身穿劲装的汉子呼啦一下闯进来,片刻就把师徒四人包围了起来,其中两个飞快地在里院转了一圈道:“师兄,里面没人!”
与此同时,小胡子领着20多个人杀气腾腾地来到了铁掌帮附近,走在他身边那人道:“师兄,大武怎么不来,他不会是让那个姓胡的打怕了吧?”
“丢人败兴!”小胡子阴着脸骂了一句,突然欺身到了陈静面前,手臂呈蛇形向陈静胸前钻去,陈静微感紧张,出拳往他手背上打来,胡泰来用余光一扫,警告道:“别——”
“没错!”
“那个使银针的家伙呢?”小胡子喝问了一声,不等胡泰来回答,索性一挥手道,“给我打!”
胡泰来叹气道:“一模一样啊,别说是我,恐怕你爷爷你父亲都分辨不和*图*书出来。”
多年来,胡泰来第一次失了分寸,他回头想查看陈静的伤势时被三四个壮汉一起掰住了胳膊,刚要挣脱另一只手也被好几个人牢牢抓住,小胡子狞笑着把一支棒球棍高高举起,用力把它击碎在胡泰来的右手小臂上:“老子先废你一只手!”他凭空一伸手,有人把另一支棒子放在了他掌心。
小胡子道:“只要你们不说他怎么会知道?铁掌帮那俩小孩子一看就是空架子,姓胡的只不过是个外地人,打了又能怎么样——咱们虎鹤蛇行拳什么时候吃过这个亏?”
下午四点多钟到了义和楼门口,唐思思不免惴惴。
霹雳姐挨了一嘴巴,加上见师父渐渐陷入被动血往上涌,挥拳把面前的人打了个趔趄道:“老三,咱跟他们拼了!”她喊的是蓝毛,可蓝毛这会早就被吓傻了,她以前在学校里是刺头,那也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见20多个身手矫捷的汉子在前面,手脚都已不听使唤,霹雳姐一喊,她哆嗦了一下,盯着蓝毛的那汉子冷冷地指着她道:“敢动一下就打死你!”
胡泰来双目赤红,喝道:“今天你不打死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那就活该被打死!”
小胡子的人顷刻走得干干净净,胡泰来飞快地把陈静抱在怀里,右手不停地颤抖,霹雳姐和蓝毛又是眼泪又是血地围上来喊着陈静的名字,胡泰来沉声道:“叫车,去医院!”
“啪!”有人不由分说抬手给了霹雳姐一个嘴巴。
王小军一屁股坐在地上道:“要不是样子太像了,他开口跟我要秘籍的时候我就应该觉察出那不是你的作风。”
但是已经晚了,小胡子手臂顷刻缠上了陈静的拳头,冷丁向下一按、脚下一扫,陈静摔倒在地,http://www•hetushu.com小胡子不解恨又在她肚子上踢了一脚。
胡泰来道:“别问我了,他是先冒充的你,说思思买了一堆东西让我去接一下。”
两人分手以后王小军就真的在附近的小街里转悠,他在各种小中介门口流连,尤其门口的信息板上有没有四合院的信息,一边看一边比对,他是要给铁掌帮的房子行行价……
胡泰来渐渐被逼到墙下,敌人从四面涌上,眼看只要一进了死角那就再无回天之术了,陈静突然脚步移动补位到了胡泰来身后,她身子微蹲,将双拳放在腰下,霍然击出右拳,把想从身后偷袭胡泰来的一个汉子打了个跟头,陈静不紧不慢地收回右拳,左拳击出,跟上的那汉子也被她打得退了几步,胡泰来听风辨形不禁道:“好拳法!”在场的人也全都惊讶不已,虽然说陈静这两下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但小姑娘有这份拳劲可当真不易,更难得的是这种沉着。
“怎么了?”唐思思问。
陈长亭一笑刚想说什么,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他抱歉地挥了挥手转身接起,刚听了一句脸色就变了,手一抖,电话掉在了地上。
小胡子哼哼着道:“他就是个死脑筋,都什么时代了还讲究单打独斗?”
胡泰来起初还想讲理,只犹豫了几秒钟身上就吃了十几下,知道今天不能善终,把拳头大开大阖地抡起来,他力大招沉,脚步不停灵活地在人群里穿插,利用步伐尽可能让自己面对孤立的敌人,这老胡可不单纯是武术家,看举止就知道在没得真传以前大概还有过丰富的打群架经验。他在院子里转了半圈就打倒三四个人。
“好!就按师兄说的办!”
陈静听到师父在夸自己,紧迫之下仍是不敢回头,呵呵一笑道:“还是师父教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