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章 决战在即

王小军耐着性子强颜欢笑道:“警察同志,我们一会还有事情要办,能不能通融一下?明天你再来找我们,咱们把所有事情就一块办了!”
王小军瞟了她一眼道:“记住,师叔打架从来不玩各个击破——”他拿出段青青给他的那张纸条,按着上面的号码打过去,在有人应答以后他慢条斯理地说:“你好,我是铁掌帮的王小军,我现在去踢你们的场子,步行大概需要半个小时,所以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召集人马。”最后他咬牙切齿地补充了一句,“尤其是白天到过铁掌帮的人,一个也不许少!”
陈长亭道:“我是受害人的父亲,我可以证明这几个人都是无辜的。”
“废话!”
王小军用像在感慨什么似的口气道:“老胡啊,没办法啦,咱打回去吧!”
“我在想一些事情。”
王小军凑到段青青身边小声问:“找的谁?”
王小军无奈道:“你先跟他们走,那事儿我自己去办!”
蓝毛道:“那我们就找着多少算多少,给他来个各个击破!”
胡泰来微笑道:“多谢多谢,你做的已经够多了。”
“不行,你们非带着我俩不可!”
瘦警察和胖警察在他们身后不疾不徐地跟了半天,这会惊恐地对视了一眼,瘦警察支吾道:“喂,你们这是要去哪啊?”俩人眼见王小军他们过了马路,急忙要往车里钻。
这时医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摘下口罩问:“谁是陈静家长?”
“你负责得了吗?”瘦警察眼睛又瞪起来了。
那个瘦警察板着脸公事公办道:“我们接到报案,说你们一帮人打架斗殴,现在跟我们回去了解情况!”
“会有后遗症吗?”陈长亭问。
唐思思道:“人家不是说了嘛,最想见的是我。”
“我负责!”段青青道。
“可是……”
瘦警察见段青青气质俨然,又满嘴官腔,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仍是和-图-书指着王小军道:“这人说的话你也听见了,我们现在放他走他马上就会去找人报复,这就是个不安定分子,我要不把他带走出了事儿——”
“是我。”
瘦警察警觉道:“你干什么?还想袭警?”
“不在。”
“我是!”陈长亭急忙上前。
霹雳姐先忍不住叫道:“什么叫打架斗殴?是对方20多个人群殴我师父一个!我们是正当防卫!”
“你……可是我们还有公务。”
陈长亭愕然半晌,缓缓道:“胡老师真的别这么说,其实陈静能这么做,我……挺欣慰的。”
霹雳姐和蓝毛追上来道:“师父,我们也去!”
段青青从容不迫地把车钥匙扔进车里,拍上门,冲他们招招手道:“警察同志,我要报警!”
王小军瞪眼道:“你们干嘛,回家睡觉去!”
……
这时走廊口出现两个警察,其中一个远远地伸手一指道:“胡泰来在那!”两个人小跑着赶上来,生怕胡泰来逃匿似的。
“别嚷!”
王小军耸肩道:“我可没说。”
王小军一笑道:“看来你想对付他们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边瘦警察看段青青的眼神已经由不屑变得谄媚,但他明显不想得罪人又怕事后担责任,硬是把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电话那头仍旧是简洁的几句话,瘦警察无奈道:“好好……可是……好好,我知道了,您早点休息吧。”他双手把电话还给段青青,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看来我们之间闹了一些误会。”
胖警察见不可开交了,笑眯眯地对段青青道:“小妹妹,我们也是执行公务,谁有理谁没理总有说清楚的时候,咱们都别把事儿搞大行吗?”
陈长亭更吃惊了:“你也要去?”
瘦警察瞪眼道:“说话注意点,你是不想妨碍公务?”
陈长亭发了一会愣道:“你……别这么说,要不是和_图_书因为我找你去帮小静,你也不会得罪了这些人。”
那个胖警察跑到近前确认道:“你是胡泰来吗?”
“哦,暂时看陈静没有生命危险了,她的头部受重力后发生了休克、轻微脑震荡,应该会很快苏醒。”
瘦警察道:“当时你在场吗?”
段青青点头道:“这事儿完了以后咱俩就等着被俩老头剥皮吧,我想大包大揽也没戏。”她扭头对胡泰来道,“老胡,原谅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去,脏活累活你让王小军干就行了。”
胡泰来沉吟片刻道:“你们可想好了,也许这次去了还跟白天一样。”
瘦警察瞪眼道:“你又是谁?”
段青青瞟了他一眼:“人你们是非抓不可吗?”
段青青面无表情道:“天这么黑,我害怕。”
“还能打吗?”
胡泰来眼里闪过一丝欣慰,爽朗道:“那就走!”
瘦警察道:“就冲你这态度,我得把你也带走!”
段青青呵斥了他一句,拿出电话犹豫了片刻拨了一个号,说了没几句就直接把电话塞给瘦警察,“你自己跟他说。”
“别扯这些了,我还有句话要对你说。”
医院的走廊里人声嘈杂,胡泰来的右胳膊肿着,用一根纱布吊在脖子上挂在胸前,霹雳姐和蓝毛无力地瘫坐在走廊里的凳子上,鼻青脸肿衣衫不整。
胡泰来对王小军道:“小军,要不然我就跟他们走一趟,那事儿等我回来以后咱们再说。”
瘦警察生硬道:“找他回去了解情况只是客气的说法——”他把手放在手铐上道,“你们可别等我亮家伙,到时候后果你们自负!”
王小军搂着胡泰来和唐思思道:“咱们走吧。”
“呃,你怎么了?”瘦警察这会可不敢轻易得罪段青青了。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最后苦笑一声拉开警车的车门道:“走吧,姑奶奶。”
“那就少说话!”说着就要上来抓胡泰来的胳膊。和-图-书
“什么事情?”
王小军道:“嗯,没有后顾之忧了就走吧。”
这五个人勾肩搭背浩浩荡荡走向门口,段青青把他们送出来,趁人不注意把张小纸条塞给王小军道:“这是对方的地址,电话也有。别跟苍蝇似的乱撞。”
段青青神色一寒道:“放开!你们等我两分钟,我打个电话。”
在路上,唐思思问王小军:“你刚才说在想事情,是不是在想你们铁掌帮的门规?”
陈静、和人打架、昏迷住院……
“不行!”段青青道,“这么晚了,万一我出什么事怎么办?警察不就是为人们服务的吗?”
在去医院的路上,王小军满脑子都是这几个字,他拼命联想也不能把它们联系在一起,如果把前面的名字换成霹雳姐或者蓝毛或许还好一些,可是陈静怎么会和人打架呢?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和谁”“为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可惜这些暂时都没有答案。
这时有个清脆的声音道:“你们好威风呀,说带走谁就带走谁吗?”段青青大步走来,眉头紧蹙。
王小军对唐思思道:“思思,你自己回家吧,这事儿完了我们不是在医院里就是在公安局,你机灵点,看该给我们输血还是送饭。”
“喂,你谁呀?”瘦警察不耐烦地问了一句,然后马上就下意识地弯下了腰,满脸赔笑道,“您好您好,是是我知道您,我还听过您的报告呢。”
胡泰来看上去倒还平静,他见了陈长亭之后满脸惭愧道:“陈老师,我对不起你,你把姑娘交给我我没能照看好她。”
段青青道:“是不是非得我‘晕倒’你们才管我?”她挤挤眼睛道,“你们送我回去也是公务,我会为你们证明的。”
唐思思不停不安地和王小军交换眼神,但她从对方那里也只得到了茫然的回应。
胖警察道:“我们得到的命令就是找人回去调查,你说几十个人闯入民宅http://www.hetushu.com,这事性质很严重,万事总得有开始才有水落石出那一天吧?所以你也别难为我们。”他话说得好听,其实一点也没让步。
王小军打个响指道:“诶,就这样吧,我们走了。”
段青青懒得搭理他,对王小军道:“你干你该干的事儿去。”
段青青道:“我钥匙锁车里了,你们能不能送我回去?”
胡泰来道:“还没顾上找大夫,不过应该没折。”
胡泰来看着唐思思道:“思思,看来唐缺在找你之前先和虎鹤蛇行拳的人见过了,并且和他们的大师兄动了手。”他尽量用平静的口气把小胡子带人闯进来的事说了一遍,随即他又对陈长亭道,“陈老师,所有事的根源在于我多管闲事、跟人比武埋下的引子,陈静如果好了,你叫她别再跟着我了,这件事的所有后果我一个人承担。”
“我们不怕!”
王小军挥挥手,带着众人就要走。
胡泰来眉头终于展了展道:“这下我也能松一口气了。”
“我爷爷的一个老部下。”
“走吧!”王小军催促道。
“怎么回事?”陈长亭、唐思思、王小军几乎是同一时间围住了胡泰来,唐思思见了胡泰来的手之后更是惊叫了一声。
王小军在听胡泰来说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就一直在揉脸,唐思思看了他一眼道:“你干什么呢?”
陈长亭吃惊道:“你们……不会是想自己去报仇吧?”
段青青道:“你别管我是谁,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现在是法制社会,好几十个人闯入民宅伤了国家公民,你们不去找凶手就只会抓老百姓吗?”
胡泰来微微一笑,抬了抬左臂道:“这条可以。”
开车的是陈长亭,脸色惨白。
唐思思撇嘴道:“说得好像我不去一样!”
王小军冲她眨眨眼道:“你知道我们要去干啥吧?”
瘦警察马上指着王小军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们是不是又要去搞事?”
http://www•hetushu.com王小军道:“老胡,你决定吧。”
瘦警察看着王小军他们走远,咬着牙道:“要不我们帮你打辆车送你回去?”
“短时期内是免不了的,头晕、头疼都可能出现,不过她还年轻,恢复能力强,以后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让狗屁门规吃屎去——”王小军道,“如果你要跟我说的是这个的话。”
“小静怎么会和人打架的啊?”陈长亭终究是个有着良好修养的人,谁都能从这句话里听出怒气、质问,但仍没有失了分寸。
瘦警察面露讥讽道:“小姑娘派头很大嘛,还学会社会上那一套了,我明告诉你,给谁打电话也是白搭,人我们必须带走!”
“我不跟你说门规。”段青青道,“我爷爷肯定很快就会知道咱们干的事,所以我想说的是,你不但得打赢,还得速战速决!”
“不是。”王小军道,“我在想该怎么找这帮孙子,还好青青雪中送炭,就是我怕他们这个点儿都不在。”
胡泰来对陈长亭道:“陈老师,陈静醒来以后你就别让她再去找我了,你转告她,我教她的那些功夫如果不放下,强身健体是足够了,让她别学我这个师父,嘴上说得一套一套,什么克制忍让,其实终究是个爱管闲事的莽夫。”
蓝毛也道:“你们现在这么威风,他们来闹事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你们不去找那帮人,先来抓受害者吗?”
“慢慢想吧。”王小军不理唐思思,直接问胡泰来,“老胡,你的胳膊怎么样了?”
王小军嘿然无语,手不自觉地搭在椅子背上,咔吧一下把椅子掰下一块来。
“等等。”段青青从车里拿出一件外衣给霹雳姐披上道,“把你的‘坎肩’扔了吧,给我威风点,打个痛快架!”霹雳姐的褂子被人撕掉两只袖子,果然就像件坎肩一样。
王小军笑道:“我尽量。”
瘦警察道:“这事儿是什么性质你说了不算,所以叫你们跟我回去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