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章 六爷妙计

大武见再下去也是无果,抱拳道:“那么就由我来领教王兄弟的高招!”
小胡子眼珠子努出眶外,冷汗顷刻间就像瀑布一样湿透了后背,汽水厂压瓶盖的机器有时候还会压空呢,王小军打倒自己这边十一个人只用了十一掌!这样的功夫小胡子不但见所未见,而且闻所未闻,他的心头第一次升起一种彻骨的寒意……
王小军也发现自己现在的口才比起以前有了很大的退步,其实段青青就说得挺好,在自己地盘上朋友被欺负了当然有义务出手帮忙,可他发现自己已经懒得多说,索性道:“就是!”
六七条汉子一起蹿了上来,王小军沉住气观察着,他惊喜地发现对方虽然人多,但是无论力道还是速度都跟刚才那三个差不多,王小军渐渐有了底气,他脚下一阵疾走双掌像恶作剧一样胡乱拍出,就听噼里啪啦一阵响这六七个汉子像被飞转的轱辘弹出去的糖豆一样崩得到处都是!
王小军三天打了二十七万掌,很多事情他没有去想,他不知道这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但世上的事不是你不去想就可以当做没发生,如今他的手臂和手掌如钢似铁坚韧无比,时间的局促和限制使他在练习时只能尽可能快地挥掌,他的手臂里像装了根无形又强大的机簧,这些天过去了,其实他才渐渐达到了黄金状态——那些肌肉拉伤都已平复,出掌的速度成为一种本能,真正的普通人在他眼里当然就像蜗牛一样,哪怕是练过虎鹤蛇行拳的蜗牛。
王小军干脆摊手道:“对呀,你能把我怎么样?”
院子里满满登登都是怒目横眉的人,王小军他们小心翼翼地挪进来,贴着墙站成一排,王小军上前一步刚要说话,对面忽然有一人直眉愣瞪地挥着拳头冲过来,王小军挥掌将他打飞,莫名其妙道:“我还以为多厉害呢就来抢风头——”他真以为对方勇冠三军呢,自己也出了一身冷汗……
“废话,早该动手了!”王小军又冲了过去。
小胡子狞笑道:“我们人还是这么多,你们几个是来赔礼道歉的吗?这样,只要你给我们每个人磕三个头,我就答应你既往不咎。hetushu.com
这时王小军忽然发现自己想往后迈的那条腿有点迈不动,不是腿软,而是手掌不甘心,对面三条大汉可谓气势压人,可在他眼里对方的拳头却显得软绵绵的,他要往后退固然能躲开,可他心里有个想法却不停冒出来:迎上去!
霹雳姐怒道:“师父别跟他打——对面那个你可真不要脸,没见我师父受伤了吗?”
“公道你妹!”王小军道,“最烦你这种大义凛然的圣母,今天我们是来砸场子报仇不是比武,公道我们自己会找,不用你给!”
王小军次序分明地打出三掌,对面的三个人却几乎是同一时间倒了下去!那是因为他出手太快!
剩下的虎鹤蛇行门弟子相顾骇然,王小军刚才往前一冲同门瞬间就倒了一片,自己这些人也是瞬间就到了台阶上,都说不清是下意识地躲闪还是逃跑,可要说再让自己和王小军去单打独斗,那是死也不肯了!众人的目光不自觉地都落在了大武身上。
王小军道:“听说你的口头禅是‘我就仗着人多,你能把我怎么样’?”
胡泰来淡淡一笑道:“这就是铁掌帮的气质。”他又想起了师父评价铁掌帮的那句话……
“那还该干什么?”
小胡子仰天哈哈一笑道:“说对啦,我不妨再给你示范一次——我就是仗着人多,你能把我怎么样?”
“残疾人少说话,本来就是让你养眼的。”王小军道。
“哼哼,凭我和你师父的交情?”被称为六爷的老者捋了捋颌下那十几根胡子道,“别说我和你师父关系也就一般,就算再好我也不替你们背这个雷——把唐门和铁掌帮一块得罪了,你们他娘的真是惹祸的天才啊!”
王小军眼睛望天,蓝毛无语道:“师叔又想不起词儿来了……”
“六爷,六爷!看在你和我师父的交情上,您就出去说句话吧!”
这仗到了这时候已经毫无悬念,虎鹤蛇行门的弟子斗志全无,纷纷四散逃进屋子里,王小军只瞅准小胡子进行决绝的追杀,小胡子东奔西窜在前面跑,王小军一边追他一边把拦路的兵器架、小树、木质的格子窗逐一拍碎,院http://www.hetushu.com子里除了哭爹喊娘的喊叫声就是乒乒乓乓的打砸声,比之王小军他们刚来的时候热闹了不止一倍。
大武道:“既然这样,我也让你一只右手,不过胡兄咱们这一次还得挂点彩头,若你输了,请你带着你的人离开,白天的事我们查清楚谁是谁非之后肯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胡泰来从阴影里走出来道:“好啊。”
唐思思边扔边说:“从医院的垃圾堆捡的!”
小胡子见状大惊,喝道:“一起上啊,别给他喘息的机会!”
霹雳姐伸出一根拇指道:“师叔我为你点赞!”
六爷打个哈哈道:“那就好,我有一计可保咱爷俩平安,你只要照做必定安然无事。”
“龌龊!”王小军豪气冲天道,“既然你仗的是人多,那我就跟你单打独斗!”
“噗——”对面一片狂喷声,绝大多数人倒不是觉得可笑,而是被气的,他们听说对方信誓旦旦地要自己召集人马,说实话心里是挺佩服的,人在江湖,大家都对血性这种东西并不陌生,虽然一般人做不到极致,但你不能否定它的存在,他们早已做好了面见一位穷途末路但有骨气的硬汉的准备,结果对方一亮相就是个段子手,那感觉就像买了参观卢浮宫的票却进了德云社的后台一样。
那弟子大喜道:“六爷您说!”
“明白,我就是活跃一下气氛。”王小军抱歉地一笑道,“最后提个要求。”
爱戴耳机听歌的人就这点不好,因为你听不见身后大卡车的轰鸣,所以一般安全告示栏里都会提醒大家不要在马路上听耳机——人家别人听见巷子里杀猪的声音都有了警戒心,就这哥们想安静地装个逼,结果被卡车撞了。
唐思思第三把药瓶扔出去的时候终于误伤了王小军,他好端端的就觉后背一阵剧痛,一个小瓶掉在脚边滴溜溜地乱转,回头一看唐思思不禁七窍生烟道:“唐小三,你别添乱行吗?”
霹雳姐惊讶道:“思思姐还有这本事呢?”
蓝毛奇道:“他为什么喊你唐小三?”
众人绝倒。
“你说!”小胡子神情冷淡下来。
胡泰来看得哭笑不hetushu.com得,问:“你这暗器从哪来的啊?”
这第一波的敌人一倒,王小军终于重新给自己的实力定位了一下,可能只是从三年级提升到了五年级,但好在面对的也变成了一群幼儿班的对手,这点区别就足以使心态变化了。
“嗯,我是说得没你贱。”王小军诚恳道。
大武脸色一红不知该说什么了,白天的事儿他只是一知半解,问起此事同门也都语焉不详,小胡子的品性他是了解的,此刻他只求先把事情压下来,毕竟事关门派荣誉,他不向王小军挑战是因为按武林规矩,助拳就是助拳,不能喧宾夺主,他哪知道王小军压根就不理这一套,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懂。
“打别人都是一掌,打你居然用了十三掌,你好强啊!”王小军认真地感慨道。
六爷霍然起身,一脚把屁股下的椅子踹到窗下的八仙桌前,老家伙踩着椅子登上桌面,双手一探已扒住了窗户,他扭头对那弟子道:“咱俩跑吧!”
胡泰来听王小军这么说,愕然道:“这次是来给我徒弟报仇的,你让我作壁上观不合适吧?”
小胡子错愕道:“你们铁掌帮仗着功夫好就想横行霸道吗?”
霹雳姐瞪了她一眼道:“你真的只会加油啊?”
心态变化的还有小胡子,他本来站在最前面,这会开始神不知鬼不觉地向队伍后面出溜……
“呼啦”一下,出于惯性,对方的阵地集体退到了台阶上,王小军往前一扑扑了个空,他举着手掌茫然四顾道:“诶,怎么都跑了?”
院子中央两个人战在一处,大武有了前车之鉴,知道王小军掌力刚猛不能硬抗,他充分利用鹤形拳里的跃闪腾挪想利用步伐的灵敏把对方的破绽“拖”出来,但每当他想从王小军身旁掠过时对方的手掌就像会凭空暴长似的拦住他的去路,在他眼里,这三十招铁掌精妙更胜刚猛,居然用自身的掌法弥补了步伐的不足,大武越打越觉气息窒涩,到了第十三掌时他再无退路,只得用尽全力单拳击出,拳掌相交,大武的身子被直直地撞出去,像保龄球一样撞倒了三四个同门,几个人一时都爬不起来了。
队列最前面的三个http://www.hetushu.com人一起扑向了王小军,三个人一般的个头一般的年纪,入门也是差不多的时间,这会用的拳法也全是一样,三个硕大的拳头从三个方向齐刷刷砸过来,王小军下意识地就想后退,这是人的本能反应,在以寡敌众的时候会有心理上的波动,哪怕是小学生打架,一个三年级的孩子面对三个二年级的孩子一样会心生惧意。刚才的巷战已经是王小军能达到的最辉煌的战果,一是因为巷子狭窄每次只能一人和他对单,二是黑灯瞎火的看不见对方的脸反倒也能起一定麻痹作用。但对方呼啦一下涌出三十多个人来,王小军心里也是哇凉哇凉的。
王小军最终没能抵制住这个念头的诱惑,他右掌抬起拍到中间那人的胸口,左掌跟着击中左边那人的肋下,这时右边那人的拳头也才刚到他的鼻尖前,王小军返回来的右掌顺势一抬,“啪”的一声把对方的胳膊打脱臼了……
小胡子这时终于炸了毛,他回光返照一样蹦着高叫道:“兄弟们,咱们再不拼命就只有死路一条,一起上啊!”其余众人虽明白他主要是为了自保,但同时也确实再无退路,一群人发疯一样扑了上来,王小军对敌经验基本还是0,倒也一时给弄了个手忙脚乱,一群人围在一起噼里啪啦地群殴,再也没半点自命高手的样子,只是不时有人被打飞,眼见得王小军还是要团灭对方。
外面乱成一锅粥,在北屋的套间里,一个身穿绸衫戴着小圆墨镜的老者却安坐不动,他叼着玉石做的烟嘴悠然地吐着烟圈,这时一个弟子连滚带爬地撞进来,带着哭音喊:
“忘了告诉你一句话,不是你们三十个群殴我一个,而是我一个群殴你们三十个!”
蓝毛看得又激动又亢奋,忍不住拍手道:“师叔加油!”
六爷眼中精光一闪问:“白天去铁掌帮闹事的有你吗?”
“以后不要不分场合地玩手机!”王小军白了地上的耳机哥一眼,在对面扫了一圈,一指小胡子道,“白天就是你带人到铁掌帮闹事的吧?”
“你们能排成一字长蛇阵跟我打吗?”
唐思思沉气凝神,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场上,然后缓缓拉开了斜和_图_书挎在腰上的坤包,冷丁一挥手,混战的人群中顿时发出一阵鬼哭狼嚎,原来唐思思的坤包里装满了那种厚玻璃的小药瓶,扔一把足有十来个,这种小瓶子打在屁股上是一个坑,砸在脑袋上是一个包,唐家大小姐手法不精力道却足,两把药瓶扔出去对面就滚倒了好几个。
“给我打!”小胡子终于耐不住暴喝一声。
大武无疑是这帮人里功夫最高的,他见场面无法收拾,干脆上前一步隔着王小军冲胡泰来抱了抱拳道:“胡兄,上次一战我输了一招,趁这个机会咱们打个第二回合怎么样?”
唐思思脸一红道:“我上面还有两个堂哥,在家里排行老三。”
小胡子却十分老辣,借机冷笑道:“这么说来黑虎门的事你们铁掌帮是非要横来插一脚吗?”
那弟子惶急道:“那姓王的小子要是杀到这屋来可怎么办呀?”
被打飞那人落地以后从耳朵里掉出了一副耳机……
霹雳姐捂脸道:“师叔这个逼装得,我给10分!”
“你别跑!”王小军用那种丢手机中年妇女奋不顾身飞扑小偷的身姿冲了上来,他的心里现在充满了等级压制的优越感和虐玩对手的恶趣味,只见他冲进人群,这边拍倒一个,身子一扭又拍倒那边一个,有人出拳,他抢先一步把人拍倒,有人亮脚,他再抢先一步把人拍倒,王小军就像一辆坦克冲进了气球堆,随着砰啪的响声不断有人被拍倒……
小胡子嘿然道:“比贱我输了,但是我们还是要群殴你一个!”
霹雳姐满脸崇拜道:“师叔真霸气!”
“没有,我只是临时被喊来助威的。”
小胡子恣意嚣张地说:“就是我。”打上门这几个人的底细他大多清楚,胡泰来右拳不能用就相当于只剩了三四成战斗力,那俩女徒弟可以忽略不计,让他真正戒备的反而是唐思思,他在唐缺手下吃足了苦头,也看出唐思思和唐缺之间必有很深的渊源,小胡子的法宝就是人海战术,他自忖只要唐缺不像上次一样趁自己落单下手,这么多人对付他也足够了。至于王小军的花絮他根本没往心里去,耳机哥只是个刚入门的弟子,他来虎鹤蛇形门学艺主要是为了矫正罗圈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