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章 出点子

刘老六继续道:“你们要知道,虎鹤蛇形门不光是一个门派,虎鹤蛇行更是一个流派,说白了就像太极拳、八极拳一样是种功夫门类,门人遍及全国。”
王小军意外道:“你认识我爷爷?”
胡泰来茫然道:“啥意思啊?”
“没有。”
刘老六翻个白眼道:“当然,爷爷我可是百科全书,活哒!知识就是金钱,婚丧嫁娶算日子还得给算卦的咨询费呢!”他把玉石烟嘴上的烟头弹飞,换上一根卷烟,吧嗒吧嗒抽着道,“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唐思思道:“我们打的是他徒弟,跟师父又没关系,难道徒弟做错事不能打吗?”
胡泰来只是憨厚一笑。
刘老六站在门口扶了扶小墨镜道:“直眉愣瞪的干什么,还嫌不够丢人啊,送客!”
“你干什么?”唐思思问。
刘老六这才正色道:“还真不是,你爷爷性子比张庭雷还坏,还护犊子,让他回来俩老头非打起来不可,你还是小瞧你六爷了,六爷肯给你们出主意是为了钱吗?还不是跟这俩老头都有交情,不希望他们把老脸丢了吗?”
唐思思撇嘴道:“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白占人便宜呀?”
王小军抱着侥幸的心理道:“他们不会因为屁大点事跋山涉水地来找我报仇吧?”
刘老六面无表情道:“不好!”
刘老六忽然掏出个小本和一支笔来,在上面急匆匆写了一行字。
“一百块钱的么,你还想听什么安邦妙计啊?”
“你个老骗子,把钱还我!”王小军道。
刘老六道:“没错,张庭雷性如烈火,而且最护犊子,你们打小胡http://m.hetushu.com子不要紧,连带着把他所有弟子都打了一遍,你说这个场子他能不找回来吗?”
“峨眉?那有什么用?”
刘老六忽然指着王小军他们痛心疾首道:“你们惹祸了知道吗?”
唐思思无语道:“我送你这么大的八卦,你能说你一万的办法了吗?”
刘老六手一缩已把钱揣好,不悦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凭良心说六爷的法子管不管用?”
“听听!”唐思思一边掏钱一边道,“六爷我们把话说在前头,这次你可不能再让我们给谁磕头。”
胡泰来道:“这就好了。”
唐思思看看王小军和胡泰来,试探道:“要不……先听个一百的?”
“不行!”刘老六摇头晃脑道,“行有行规,要是我们自己都不尊重自己的行业,那别人就更不拿你当回事了。”
“听听这孩子说的话——”刘老六道,“泰来我不是挑事啊,凭什么你师父只值一千他爷爷就值一万?”
“啊?”胡泰来颇为惊讶,他没想到刘老六居然知道自己的师父,师父一直深居简出,也不见和什么武林人士结交,但他转念想想对方是活百科全书也就释然。
王小军道:“没钱!”
唐思思道:“你就不能送我们一个吗?”
王小军无语道:“你还收费呐?”刘老六好不容易树立的一点高大形象在他心里也荡然无存了。
王小军叹气道:“就算你嘴里有颗坏牙,但别人在你没同意的情况下掰开你的嘴强行给你拔了你也得跟他们急不是?”
“呸!就这个呀?”王小军像吃了大m.hetushu•com粪一样。
王小军那么说,其实也在凑钱了,三个人这段日子花的主要是陈长亭的那一万块钱,花到现在也都不富裕了,最后零的整的一大堆才凑了一千块。三个人也是抱着差不多的心思:万一能解决问题当然好,主要还是好奇。这就跟小时候拿着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零花钱钻路边“杂技”大棚是一样的,那会对不穿衣服的姐姐并不感兴趣,主要是为了看三个头的乌龟和七只手的侏儒,虽然心里也知道不可能是真的,但就是忍不住。
“掏钱!”刘老六一伸手。
“屁大点事?”刘老六嘿然道,“小子你还是不懂江湖啊。”
“六爷给你们打八折,我保证,这回绝对是质的飞跃!”
刘老六拍了拍绸衫道:“既然你这么说了,六爷就免费送你一个脱困的妙计——你不是不想嫁给暴发户又不想和家里决裂吗?”
刘老六道:“那是因为他们未必都叫虎鹤蛇形拳,但路数是大同小异的,虎鹤蛇形门的掌门张庭雷在门子里辈分很高,练他这个流派的全国没有一千也有五百,你们趁他不在把他的门派挑了,你们觉得你们会有好儿吗?”
唐思思忧愁道:“我是从我们家跑出来的,我爷爷要把我嫁给暴发户。”
胡泰来搓手道:“呃,管用,可是有点贱啊。”胡泰来对尊卑还是很讲究的,要是平时知道有前辈在这,过来磕个头他也乐意,不过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予考虑,可归根结底你不能说刘老六骗了你的钱,毕竟人家的法子只要去做就肯定行之有效。
胡泰来道:“我师父心高气和*图*书傲,让他来给别人服软恐怕很难,再说就事论事我又没做错什么,怎么忍心让师父替我负荆请罪。”
刘老六嘿嘿一笑道:“这么大的八卦我得记下来,一个烂笔头胜过十个好脑子,你以为百科全书容易当呢?”
弟子们这才挪开一条道路,眼睁睁地看着王小军他们走了出去。
刘老六斜眼道:“你这个丫头,都是买鞋送盒子,有买盒子送鞋的吗?你作为唐门大小姐也不缺这点钱呀。”
“哎,你跟你爷爷的脾气是一模一样。”
“你们不是想听我的解决方案吗?我问你们愿意出多少钱,当然是越贵的就越靠谱。”
“赶紧走!一会零钱也跑他兜里去了!”王小军率先起身。
刘老六摆手道:“我话还没说完,要说不幸中的万幸就是你们这次打的这个人选得特别好!”
胡泰来局促道:“我师父不让我多管闲事,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不敢让他知道我在外面的情况。”
王小军肉疼道:“咱还是走吧,花了一千多尽听些丧权辱国的主意,我知道一万块的办法是什么了——让我爷爷赶紧回来跟张庭雷道歉,对吧?”
唐思思只好把一张百元钞放在他手里,刘老六马上道:“这样,张庭雷一回来你们就赶紧买点东西拎着上门赔罪,就凭你们三个小孩子,给老头磕几个头也不算丢人,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再跟你们计较。”
“绝对不磕头!钱都花这份上了谁还磕头呀,六爷也是讲职业操守的嘛。”老家伙信誓旦旦地说。
刘老六闭目养神道:“六爷没必要骗你们,就你们三个捆一块也不够人家伸伸hetushu•com手的。”
“你加入峨眉派呀。”刘老六顺理成章地说。
王小军道:“我就知道是馊主意,合着从一百升级到一千就是换了个人替我们磕头啊?”
刘老六道:“一百块钱当然贱,你们再往后听啊。”
唐思思灵机一动道:“那六爷给拿个主意该怎么办呗,你把我们叫进来不是就为了吓唬我们吧?”
王小军郁闷道:“这老头怎么听着这么分裂呀?”他问刘老六,“老头功夫怎么样?”
胡泰来道:“这个……以前我好像还没听过这个门派。”
胡泰来试探地跟另外俩人商量:“咱要不再听听一千块的?”
王小军白了她一眼道:“快别说了,你这话听着比我还外行呢。”
“怎么了?”唐思思问。
刘老六接了钱,仍是嗑儿也没打一个道:“你现在就回去请你师父来,老祁头虽然偏安一隅,但在江湖上也是有一号的,你让他来跟张庭雷攀攀交情,这事儿自然也就过去了。”
胡泰来苦笑道:“我倒没什么,就是连累了小军。”
唐思思略有些紧张道:“你有什么法子?”
这会虎鹤蛇行的弟子们差不多也都挣扎着起来了,有的揉着肩膀有的坐在地上,院子里是一片惨象,小胡子已经不见了,其他人见王小军等出了门,个个怒气冲冲地盯着他们。
“认识,说起来老王也算对我有过一点恩惠,你爷爷这一年多都没回铁掌帮吗?”
唐思思道:“那怎么办嘛?”
刘老六霍然睁眼道:“你们是想听一百的、一千的、还是一万的?”
三个人围绕着刘老六在桌前坐好,王小军用手指点着桌面道:“六hetushu.com爷把我们喊进来到底要说什么?”外面虎鹤蛇形门的弟子们开始仨仨俩俩地爬起来,他们见敌人不走便又一小簇一小簇地聚集在一起,不过既不敢冲进来,但也不想就这么离开。
刘老六道:“你们打的那个小胡子,是张庭雷的侄子,也就是他大哥的儿子,他大哥临死前把儿子托付给张庭雷,张庭雷只好事事顺着侄子,但这小子不学无术全是歪心眼,张庭雷其实也看他别扭,又不能把他开革出帮,就像烂在嘴里的一颗牙有苦说不出,你们这一闹那小子在门派里肯定是待不下去了,就冲聚众打了一个姑娘这一条,他自己不滚蛋张庭雷也饶不了他,你们等于是替他了了一件心事。”
胡泰来双手把钱交给刘老六道:“六爷您请说。”
王小军道:“不定是什么馊点子呢!”
刘老六道:“峨眉是真正的大派,你入了峨眉以后你爷爷再逼你干什么总得顾虑峨眉的面子,恰好峨眉现在正在广收门徒,你现在去是最好的时机。”
“啥意思?”王小军问。
刘老六道:“那就是你的事儿了,反正办法六爷给你想了。”他笑嘻嘻道,“一万的你们还听吗?”
“咱们先说你们的事儿吧——你别抠了。”刘老六说的是王小军,他先用指头在桌子上点了个坑,然后想把它抹平,结果碾出一个小孩们弹玻璃球那么大的洞来……
王小军嘿然道:“他们冲进我铁掌帮闹事的那一刻起就该知道是他们先惹了祸!”
刘老六道:“我又没说让他赔罪,套交情不会么?哪怕你让他来跟张庭雷聊聊天气,大家心知肚明各退一步不就没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