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章 未婚夫

那男人走进来,气质成熟稳重,脸上干净得像刚剥出来的鸡蛋,他眼神明朗,两道眉毛神采飞扬。
王小军悠然道:“你师父没上过高中我可上过,高中生哪来的没课一说?你们把自己脑补成博士啦?”
胡泰来道:“既然你的铁掌功夫副作用太大,以后你就别继续练了,索性跟我学黑虎拳,我琢磨了一下,黑虎拳和你的铁掌理念相通,以你的底子改掌换拳或许不难,说不定假以时日你在拳法上也能超过我。”
进了病房,陈静正和陈长亭有说有笑地聊着,看来小姑娘确实已经没什么事儿了。她见胡泰来走了进来,表情有些忐忑道:“师父,听说你不想要我啦?”
陈长亭对唐思思道:“思思你跟我走吧,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
男人温和地冲众人挥了下手:“大家好,我叫曾玉,我想找唐思思。”
胡泰来呵斥她道:“去,哪有那么多天才?”
胡泰来嘿然道:“在我意识里像你这种世家弟子不学功夫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毫无天分被家长放弃了,虽然现在知道原因了,但是这念头根深和*图*书蒂固。”
陈静还想说什么,王小军义正词严道:“不许问!”
唐思思冲众人挥挥手道:“我也去学功夫了。”
这会工夫霹雳姐正在眉飞色舞地跟陈静讲述昨天去大闹虎鹤蛇形门的事,尤其把王小军的光辉事迹浓墨重彩地夸张演绎着,陈静惊讶道:“你们四个人去找人家三十多个人,居然还打赢了?”
曾玉冲她笑了一下,帅的惨绝人寰:“那么请问她去哪了?”
唐思思道:“本来昨天我是想捡那些用过的针管的,可后来想想有点太狠了,这才拿的药瓶。”
陈长亭温和道:“胡老师,借一步说话。”
王小军面无表情道:“别问!”
曾玉道:“哦,我是她未婚夫。”
“你想说啥?”
蓝毛笑道:“那我们就实话实说,反正以我们的德行去不去上课最后也就是找个职高混日子,还不如跟着师父多学点本事。”
王小军炸毛道:“谁说我笨了?”
回了铁掌帮,胡泰来让两个徒弟蹲了一会马步,又复习了一遍几个拳路,王小军无所事事就托着下巴在台阶上出神,他戴www.hetushu.com着猫爪,托腮凝望,要不是颜值没那么高,还真有点萌系美少年的意思。
王小军咳嗽了一声,这才说:“你是她什么人?找她有什么事?”
蓝毛补充道:“就是准头差了点。”
就在这时,有个男人在门上敲了敲——铁掌帮的大门是半敞开的,可这人没有直接走进来,还是先敲了敲。
王小军笑道:“你还是怕我一条道走到黑,最后走火入魔而死呗——先说好,你要我从蹲马步学起我可不干,你就教我点干货。”
王小军马上转怒为喜道:“那你的意思是不是我是天才型选手?”
王小军见他郑重的样子,似乎是憋了好久。
霹雳姐撇嘴道:“师叔真没劲。”
王小军苦笑道:“你师叔是吃苦受累的天才!”他现在回想那三天仍然是不寒而栗,要他再来一遍的话恐怕多半支持不下来。
二人到了门口,陈长亭道:“胡老师,我看出你最大的顾虑还是在我这,我给你表个态,陈静在你那学艺我是放心的,你千万别有负担,她虽然受了一点苦,但我想她学到的更多,www.hetushu.com我要正式向你表示感谢。”
胡泰来干笑道:“师父是怕你再受连累……”
霹雳姐使劲拽了一把蓝毛,用喉咙的声音道:“有帅哥!”
王小军打个寒颤道:“那我还得谢你不杀之恩了?”他想象了一下,如果昨天打在背上的不是药瓶而是一根针管,万一那针管再是什么传染病患者用过的,那可就真扑街了……
霹雳姐和蓝毛见到他的样子就忍不住要出戏发笑,最后只得全背过身去。
霹雳姐和蓝毛听胡泰来讲起了拳经,不禁纳闷道:“怎么师父教起师叔功夫来了?”
胡泰来道:“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现在已经被卷入江湖,以后为了自保也免不了跟人动手,多一技傍身总归是有好处。”
“当然打赢了,你是不知道师叔有多厉害!”霹雳姐道。
王小军跟着比划了几下,他现在已不是完全的门外汉,胡泰来又讲得通俗易懂,很快就明白了个大概。胡泰来认认真真纠正了他几个细节,又练了一会,胡泰来无意道:“其实你不笨。”
蓝毛忽然拉住陈静的手道:“二师姐,以前有什么m.hetushu•com对不住的地方你别往心里去,做师妹的给你道个歉,以前都是我不懂事,最主要的——我现在打不过你呀。”
霹雳姐又道:“昨天最让人意外的就是思思姐了,你没见她暗器打得多牛逼。”
“呃,也不是。”胡泰来没好意思说这些动作自己当初学都是一遍就会,根本无需师父纠正。
王小军叹了口气,知道她说的也是实情。
陈静一愣,随后三个女孩子咯咯笑成一团。
王小军先是愕然,继而也有些感动,他知道胡泰来这是真的为了他好,其实他对功夫并没有什么兴趣,但要直接拒绝又怕胡泰来不舒服,只好道:“我就不能什么也不学,安安静静做个萌猫吗?”
蓝毛嘴角挂着涎水,痴痴道:“你也好,我思思姐不在。”
蓝毛道:“她这种学霸就知道死抠,现在流行天赋异禀和少年天才型。”她虽然和陈静已经冰释前嫌,但出于学渣对学霸的羡慕嫉妒恨还是要黑陈静一句。
陈静本来想马上出院,但医生一定让她再观察一下午,霹雳姐和蓝毛本来要留下来陪她,被她硬推出来交给了胡泰来。
“师父我m.hetushu.com们下午没课就让我们跟着你练功吧。”霹雳姐道。
蓝毛道:“我师叔就是嘛。”
“好!”胡泰来一跃来到平地上,拉个起手式道,“我们黑虎拳发源于古代战场,是最讲究简单和杀伤力的拳术。”胡泰来挥动拳头道,“我们每一拳打出去追求杀伤力的同时也很注意节省体力,所以无论勾拳还是直拳尽量走的都是直线,因为在战场上没有那么多花哨,你把样子做足花的多余力气可能又够你打倒一个敌人。”胡泰来不停示范着,“看,勾拳其实也是直拳,胳膊上的弧度是为了蓄力,但绝不多费一分力气。”
“切。”王小军不屑跟他说了。
陈长亭和胡泰来相顾莞尔。
王小军感动得都快哭了:“这么长时间以来可算有人知道敲门了——您请进吧。”
胡泰来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以后可得更下工夫了,陈静的条件不如你们,可一看就知道平时也没松懈。”
陈静看看王小军,眼神终于在他的猫爪手套上定格:“师叔,你这是什么情况?”
胡泰来坐在王小军边上道:“小军,以咱俩的关系有些话我说了也不怕你多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