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章 作大死之宴

胡泰来老实道:“我27,还没女朋友。”
王小军道:“我们这位老兄是资深驴友,不走遍全国不考虑个人问题,下一站去少林。”
王小军嘿嘿笑道:“我俩看看就行。”
楚中石一手搭在座位上,拧回头来道:“叔,你太Low了,现在谁还去丽江找艳遇啊,那全是打着一夜情当借口的女骗子……”
仗着酒意,老谢谄媚道:“冰薇啊,我看君君也不小了,你们准备啥时候把证领了啊?”
众人点头。
老谢马上不乐意了:“冰薇本来就不是外人!”
“这样吧,你以后来我这里定期做护理,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把这张卡给我的学徒。”谢君君给了楚中石一张金黄色的卡,大概类似于钻石会员卡,可以终生免费那种。
楚中石愕然道:“不本色出演啦?”
王小军解决完问题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道:“你少跟老头喝点,哪有儿媳妇和公爹拼酒的?”
老谢扫了一眼楚中石开叉的假发道:“哦,你手艺是不是不行啊?”
“不行,我非把老头灌桌子底下去不可,跟我叫板——外面没人吧,我出来了啊。”
“哦。”楚中石也不客气,翻开菜谱频频指点道,“这个,这个。”随即抬头问,“辣都吃吧?”
楚中石眼见老谢也要去盘子里夹虾,他手臂一探在千钧一发之际把老头面前的盘子抢走,放在谢君君面前道:“你全给我剥了然后喂我。”
王小军小声跟胡泰来道:“为啥我有种看女婿请老丈人吃饭的感觉?”
等红酒上来,楚中石往高脚杯里倒了和_图_书满满一杯,老谢道:“冰薇,我干了你随意。”
老谢瞪眼道:“就得有人这么管着你!”
楚中石把杯子里的酒一敦道:“我一个姑娘家谁要跟你们喝白酒啦?!”
楚中石一凛,这才心虚道:“那我该怎么办?”
他们坐的中包间不是旋转桌而是木几,不大一会楚中石面前一大堆盘子碟子,老谢面前坚壁清野,连个醋壶也没有。
“对,一起吧。”楚中石回眸冲老谢一笑,欲盖弥彰道,“当然是他去男厕所我去女厕所。”
王小军偷偷瞄了一眼楚中石的手机,见他在搜索“结婚前那些极品要求”……
老谢道:“服务员,加两瓶五粮液。”
“你真打算进女厕所啊?”
楚中石四下打量,要找一个马上变脸的机由,谢君君剥了一个虾蘸好了料刚要吃,楚中石一拍桌子怒喝:“就你自己吃呀?”他仰起脖子道,“喂我!”
“嗯,那就不吃蛇了。”
“准备好了咱就出发吧。”老谢也出现了。
众人摇头。
老谢笑眯眯道:“这都是应该的。”
老谢道:“去什么少林啊,去少林能找着对象吗?你得去丽江。”
老谢和蔼道:“你喜欢吃啥就点,不用管我们。”
楚中石趁人不注意要扔,王小军赶紧抢过去揣兜里了。
“搞事!撒泼!蹬鼻子上脸!”王小军蹦出这么几个字。
“不错,还能顺便看看思思。”王小军笑嘻嘻对楚中石道,“冰薇,一会好好表现哟。”
等热菜上来,老谢张罗着给众人倒上了酒,率先举杯道和*图*书:“今儿高兴,先干一个!”
“你怎么知道?”全车人一起问。
楚中石摆手示意老谢稍等,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在桌子下面鼓捣,等了片刻像念文章一样道:“以后房子车子都得写我名字,君君每个月挣的钱都得给我保管,而且不设零用钱数额,有什么花销都得跟我汇报,买早点也不例外。”
老谢像张飞一样哈哈大笑,干完一杯又去摸酒瓶子。谢君君愁眉苦脸地舔了舔酒杯,也没人顾上搭理他。
楚中石夹着腿道:“20分钟干进去一瓶红酒,你试试!”
王小军哭笑不得道:“你就会这一招啊?”
王小军道:“叔我才21。”
王小军闪身出了门,皱眉道:“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谢君君委屈地耸了耸肩。
老谢尴尬地咳嗽一声,又举起杯道:“来冰薇,咱俩喝酒。”随即又嘱咐王小军和胡泰来,“你俩也喝啊。”
老谢两眼放光,欣喜道:“冰薇好像比下午刚见那会开朗了很多呀。”
到了饭点,谢君君带着楚中石作为主人来请王小军和胡泰来去赴宴,这倒不全是为了遵照老谢的吩咐,对于胡泰来,谢君君一直心存感激,是发自肺腑地诚意邀请,王小军为了看楚中石的热闹,就算不请他也是会自告奉勇的。
谢君君正襟危坐道:“还可以,爱喝!”
王小军小声问谢君君:“你爸酒量怎么样?”
谢君君着慌道:“爸,你是知道我的,沾酒就倒,再说我还开着车呢。”
王小军自觉地不再唱反调了。
老谢刚一瞪眼还没等说什么,http://m•hetushu.com楚中石一拍桌子道:“我叔让干就干,一会我给你叫代驾!”说着霍然起身,端着杯就要往嗓子里倒。
王小军用胳膊肘一拐楚中石:“提要求!”
“诶——”王小军赶紧闭嘴,随即又道,“给我点一个炒生菜。”上回他品尝过陈长亭的手艺后一直念念不忘。
到了义和楼,吃饭的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众人进了订好的包间,服务员扫了一圈很有经验地把菜谱递给了老谢,老谢接过来又给了楚中石,讨好道:“冰薇爱吃什么点什么吧。”
老谢一愣,马上冲服务员招手:“把你们这最贵的红酒给我拿一瓶。”
老谢警觉道:“君君,你俩是在哪认识的?”
谢君君终于看不过去了,郁闷道:“冰薇,你也让我爸吃点。”
王小军气得七窍生烟,在下头使劲一拽他道:“作大死!”
“晚上哪吃啊?”王小军问。
楚中石抢先把一杯红酒都倒进嘴里咕咚咕咚两口咽了,一抹嘴道:“随什么意呀,干了!”
“那就这个也点上,没啥忌口是吧?”他又问。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那我不管你了,老头要真认准了你这个儿媳妇我看你怎么收场。”
谢君君只得把虾肉放到他嘴里,作为他来说其实是没有心理负担的,毕竟楚中石还顶着盛世美颜,王小军和胡泰来就没那么好受了,王小军捂着嘴小声提醒:“拍桌子瞪眼就免了,你是作女,不是李逵。”
这时老谢推门进来了,王小军急忙喝道:“别出来,有情况!”
楚中石咬牙切齿道:“我盗www.hetushu.com帅喝酒什么时候被人让过?我看老头才是作大死呢!”
“我……”楚中石这才醒悟自己身份尴尬,干脆扭过去不说话了。
“诶?那我吃花生好了。”老谢去夹花生,楚中石筷子一伸,把花生碟给夹走了……
王小军用指头在楚中石大腿上戳了一下,小声道:“你怎么就管不住你这颗汉子的心呢?”
“角色调整了你忘了?”
“看看现在你们这帮孩子,你爸也着急了吧?”老谢杞人忧天兼自卖自夸地说。
胡泰来无语道:“这转得也太生硬了。”
谢君君虽然知道都是假的,这会也忍不住叫道:“爸,我可是你亲儿子!”
“21怎么了,也该踅摸了——那你呢?”他问胡泰来。
楚中石“啪”的合上菜谱道:“先就这样吧。”
楚中石道:“吃什么炒生菜,听着就素得慌!”
谢君君道:“老头早就打听好了,一定要在义和楼请客,好在今天不是节假日,位子没那么紧。”
“你也去厕所啊?”王小军问。
谢君君啧啧有声道:“不但开叉,而且好干燥,头发是女人的第一张名片,你怎么可以这么大意?”说着他下意识地甩了甩自己的长发,他的披肩长发又柔又顺,视觉效果秒杀楚中石。
老头肚子里饿得冒火,看着半桌子好吃的又吃不着,只得机械地跟楚中石喝酒,又喝了两轮等别的菜上来把桌子铺满老头这才算垫补了点。
一杯酒下肚,老谢想夹块牛肉压压酒,楚中石又探身把盘子抢过来放在自己面前,十分浮夸道:“我就爱吃牛肉!”
谢君君歉意http://m.hetushu.com道:“范美女,今天难为你了,我该怎么报答你呢——”他的眼神滑过楚中石的发梢,冷丁捧起楚中石的一缕头发惊叫道,“哎呀,你这头发都开叉了,平时用的什么营养液呀?”
王小军嘿然道:“你真没拿自己当外人啊。”
“呃……”楚中石当然答不上来,假发对他而言只是工具而已,农民用完粪勺子也不会给它系上红头绳。
谢君君支吾道:“冰薇……经常来我这弄头发。”
楚中石一拍脑袋,老谢忙问:“你怎么了?”
谢君君开车,楚中石刚想去后面挤被老头推到副驾驶去了,老谢坐在中间,瞅瞅王小军又看看胡泰来道:“你俩的媳妇呢,一起叫上呗。”
结果楚中石很快就遇到了广大女性朋友出门在外经常遇到的问题——女洗手间人满,门口还排着长队。而男洗手间则稀稀拉拉少人问津的样子,楚中石冲王小军使个眼色,王小军进了男洗手间随即马上出来冲楚中石招手,楚中石趁人不注意捂着脸哧溜一下钻了进去,然后飞快地进了单间插上了门。
酒过三巡,王小军起身去洗手间,楚中石也跟着到了门口。
“蛇啊什么的就不吃了吧?我看这的菜系偏北方。”
楚中石瞪了他一眼,作为职业伪装,他肯定不是第一次扮女人,但扮成姑娘去和未来的公公吃饭却是破天荒头一遭,脸上神色自然好看不到哪去。
要依着老谢的意思,下午就要带着没过门的“儿媳妇”去商场买衣服作为见面礼。幸亏被王小军用“让年轻人私下多待一会”的理由搪塞过去了。
“走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