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章 明日之约

“那我走了,以后有问题直接找我,行吗?”
“赶紧跪下给庞哥道歉!”
大哥们都把酒瓶子轻轻放下,羞怯地摇头,笑……
王小军干完活拍了拍手上的粉尘,慢条斯理地戴上手套问:“还有人去对面吗?”
这会唐思思正在用湿巾给楚中石擦脸,这一擦不要紧,楚中石脸上直往下掉面粉,尖下颌那个尖儿也被擦没了,把王小军和夹在他肋下的庞通都吓了一跳,王小军无语道:“弄到厕所去,什么时候他酒醒了再让他回来。”
“你知道我们都是谁吗?说出来怕吓死你,我们是……”一个肩膀上纹着虎头的大哥开始要自报名号。
“哗——”一下,一桌子各样式儿的江湖大哥们顿时沸腾起来。
唐思思赶紧打岔道:“他说的是手机游戏。”
大哥们点头,笑……
大哥们开始不明白他要干什么,等他掰完一边就都理智地沉默了,有的挡了路的不但主动让路,还善解人意地搬开椅子、把圆桌边上的酒菜往中间挪了挪,以方便王小军顺利完成剩下的工作。
这是个大包厢,大理石旋转桌坐了能有十五六号人,清一色的壮汉,个个满脸横肉,有的戴大金链子有的纹着身,还有的戴着大金链子纹着身,和-图-书简直就是一屋子飞禽走兽,一看就非良善之辈,而且应该都是有头有脸的道上魁首。庞通是社会名流,绝不会在这么高档的地方招待小弟。
王小军起身来到庞通身后,胳膊往他肩膀上一搭,笑嘻嘻道:“庞老板外边说话。”庞通下意识地要甩开他,可惜现在能甩开王小军的人并不多,庞通只觉自己像块烂肉被钳子钳住了一样不由自主地离开了座位来到了走廊里,他嘶声道:“你给我放开!”
王小军凑到老谢身边嘀咕道:“老爷子,您这儿媳妇除了玩和喝酒啥都不会,以后跟君君过日子您可得多操心了。”他这是故意挑拨老头,话说让老头抛弃儿媳妇也是今晚的一大主题……
王小军诧异地看着谢君君,随即也有点明白了,果然,谢君君冲他微微点头,小声道:“这人就是庞通,想占我店面那个。”
那矮壮汉皮笑肉不笑道:“谢老板在这吃饭啊?”
庞通反客为主地大喇喇坐下,冷笑道:“我想跟你儿子做笔买卖,可他不怎么识抬举呀。”
谢君君道:“那店面就是我的命根子,肯定不会卖。”
老谢不明所以,端着酒杯道:“这是怎么回事?”
庞通兀自道:“既然碰上hetushu.com了就聊两句呗,还非得我亲自去找你?那店面你是真不卖我吗?”
王小军示意胡泰来没事,他刚要走,虎头大哥和豹头大哥对视了一眼,虎头大哥发狠道:“论单挑我们不是你的个儿,但这口气咽不下,明天晚上10点就这个地方楼下,你还敢来吗?”
庞通被夹进来起初也没人在意,以为他是喝多了,王小军进屋一撒手把他丢开,庞通在当地炸了毛:“兄弟们,这小子跟我耍横!”
庞通跳脚道:“你们看这小子有多嚣张?!”
老谢热情道:“君君,这是你朋友啊?来,一起吃。”
王小军笑呵呵道:“行,那说好了啊。”他出了门,又回头道,“但是今天不许搞事哦。”说着把戴着手套的粉红色手掌张了张,做了一个小猫挠人的姿势。大哥们下意识地往后褪身子,表情都跟活见了鬼一样,最终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脸……
王小军笑眯眯地不说话,就那么背着手站在当地——他胳膊上没纹花,可戴的那玩意比大哥们还变态,他也怕引起不好的误会……
老谢嘿嘿笑道:“儿子过不下去还有我这个老子养着,我还就看上冰薇线条粗这点了,君君从小就胆儿小,缺少男人气魄http://m.hetushu.com,我就怕他找个比他还窝囊的,你看冰薇多好,长得漂亮能滋养男人的自信,身板结实不怕有人欺负,没事锻炼锻炼君君的酒量,说不定过几年我们一家子能好好喝一顿。”
虎头大哥和豹头大哥这会已经抄起了酒瓶子醉醺醺道:“妈的我们现在就去对面砸人,最后再收拾你!”剩下的飞禽走兽大哥们纷纷应和,屋子里一片山响,马上就要爆发大战。
刀疤脸惊恐道:“这个更厉害!”大哥们一听这话全靠墙站着去了。估计就算冲进来一班荷枪实弹的武警他们都没这么听话。
王小军崩溃道:“合着他这点优缺点滴水不漏全入了您老的法眼了呗?”
王小军使劲摆手道:“不听不听,我最近见了太多生人,有记名字恐惧症。”最近新人确实太多,青城四秀才混了个一二三四,这些路人甲乙丙大哥王小军实在殊乏兴趣。
谢君君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尴尬地点了点头。
唐思思拽起楚中石就往外跑,门一开,服务员给对面包间上菜,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矮壮汉一眼就瞄见了这边的谢君君,矮壮汉脸色一沉,背着手径直走进了这边的包间,谢君君一见此人脸色突变。
“你胆儿够肥的啊!”
“你特m.hetushu•com么谁啊?”
这时胡泰来探进头来道:“小军,怎么了?”
王小军默默地摘下猫爪手套,走上前去把虎头和豹头大哥手里的酒瓶子像捏糖人一样捏碎,然后他的手在大理石桌子上一按,直接把圆桌的角给按塌了一块,他索性绕着桌子走了一圈,手掌嘎巴嘎巴地掰着,等他再回到原点的时候,一张圆桌已经被他捏成了方桌……
庞通瞪眼道:“你知道我是谁吗?现在给你个机会道歉,不然你就摊上大事儿了!”
庞通打个哈哈道:“好,那我下次多叫点人去‘光顾’你的生意。”
桌子把边一个正在给众人添水、脸上有疤的汉子顿时叫起来:“上次我们去理发店‘干活’就见过这小子!对了,他好像是什么铁掌帮的!”正是被胡泰来揍了的刀疤脸。
“嗡——”大哥们再次沸腾并且有底气了,毕竟区区一个武馆在他们眼里算不上什么背景,属于分分钟就能灭的小杂鱼。
王小军低头道:“你还搞事吗?”
“现在的姑娘,到底哪是真哪是假啊——”庞通看着唐思思和楚中石的背影感慨了一句,这才仰着脸问,“你准备什么时候放我?”
王小军叹了口气,看来这主是属螃蟹的,只要不绑着就要横着走,可是老在走廊和_图_书里也不是个事儿,他索性夹着他进了对面的包厢,也就是庞通和狐群狗党们吃饭的地方。
谢君君慌乱道:“庞总,今天我父亲摆家宴请朋友吃饭,有事咱们改天聊。”
楚中石酒气上涌,拍着桌子嚷嚷道:“男人气魄,我有!”说着就要脱上衣,一撩连衣裙里面的馒头都露出来半个,王小军吓得魂飞天外道:“思思,嫂子喝多了,赶紧照顾一下。”
王小军往下按按手:“坐下,不要焦躁,我知道在座的都不是什么好人,这样,我和朋友在对面包厢吃饭,我也不想惹事,咱们好合好散,就把偶遇当成一次别离,以后有什么问题咱们另约行吗?”
老谢愕然:“飞檐走壁?”
庞通咬牙道:“我也会把所有能叫来的人都叫上,你们俩有种就来赴会!”
矮壮汉像打发下人似的冲老头甩了甩手,阴森森道:“谢老板上次够不给我面子的呀,我的人进了医院好几个。”
王小军耸然一惊,跟唐思思道:“坏了,这货要喝多!”
也有老成谨慎的开始窃窃私语:“这人是谁呀?”毕竟敢公然和庞通叫板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胆子的。
另一个肩头纹着花豹的大哥站起身嚷嚷道:“小子你好狂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句话几乎把道上的人都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