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章 揭秘武协

胡泰来喝了几口水,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
三个年轻人异口同声道:“是啊,谁啊?”
几个弟子又惊又怒,聚拢在一起和三人对峙起来,大武也赶了出来,眼见又要大动干戈,正屋里一个老头叼着烟嘴迈步出来,悠悠道:“有什么话进来说。”正是刘老六。
曾玉一边开车,支吾道:“思思,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好在刘老六这回直切主题:“侠以武犯禁,自古咱们武林人士在社会上地位其实一直比较敏感,三百六十行里,同行同业的人往往会成立一个协会或者同盟什么的,用以约束和规范行业。武协也就应运而生,它的主要宗旨就是网罗所有武林大派和高手,达到净化武林的目的,凡是有倚仗武功作奸犯科的败类,武协会以一个组织的名义出来清理门户,这样做一是为了维护武林人士的口碑,也是为了把不好的苗头及时扼杀,避免引起社会恐慌从而导致政府插手,所以武协的章程里,除了明令禁止违法乱纪的行为,也不主张高手们过多干涉世事,想要达到一种理想的‘无为而治’的状态。”
“我用等你们吗?”曾玉探出头来问。
“诶。”曾玉被她气势所迫,赶紧发动车子。
老谢其实也喝了不少,这会迷迷瞪瞪地端着酒杯道:“君君,你站起来。”
唐思思道:“给我找去,今天他不来见我们我就把你们房子烧了!”
胡泰来讷讷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王小军一笑道:“没事,她明天肯定会去送你的,你几点的火车?”
唐思思道:“那是报的他打伤老胡徒弟的仇,没想到他这么阴险,居然还给老胡下了毒。”
他话音未落,王小军已经一掌把面前的大门拍碎,高声喝道:“那个小胡子呢,让他滚出来见我!”
刘老六嗤笑一声道:“他要是有这样的心机和手段,张庭雷也不用发愁了——”他忽然问胡泰来,“你最近还跟什么人动过手?”
蓝毛不满道:“www.hetushu.com师父真偏心,我们也不是以前那样了好吧?”
这时唐思思从外面进来,手里提着一大袋子吃的,她往胡泰来手里一塞转身就走。
……
王小军气得七窍生烟,举着手掌道:“我拍你信吗?”
唐思思头也不回道:“王小军,指路。”
“武协?”王小军和胡泰来交换了个眼神,这两个字最近出现的频率很高!他们也意识到这很可能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字眼!
唐思思忧虑道:“你能不能别卖关子,先说老胡的手怎么办?”
老谢感慨道:“老弟,你这是为了成全友情放弃了爱情啊。”
胡泰来尴尬一笑:“我走以后你们练功不要偷懒,快则一年慢则三年,我会回来验收你们的成果。”
“思思你去哪啊?”王小军忙问。
王小军抓心挠肝道:“到底是哪六个啊?”所谓的六大派也折磨他好久了。
“哼,我上班去了!”唐思思扭头又要走。
王小军笑嘻嘻道:“所以你吃醋啦?”
王小军道:“你意思这毒不是他下的?”
“你干什么?”唐思思问。
“胳膊……”胡泰来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从牙齿里挤出两个字。
王小军道:“这就是‘高手在民间’的合理解释吗?”
“闭嘴!”唐大小姐脸色阴沉,显然没心思应付废话。这会车已经到了古玩一条街,前面拐一个弯就是虎鹤蛇形门了,唐思思开门跳出车外,打开后门和王小军一起把胡泰来搀了出来。
王小军道:“那你快说!”
王小军笑笑道:“没事儿,提前祝你一路顺风。”
虎鹤蛇形门的几个弟子正错落在院子里练功,一见这三个煞星又来了,不禁惊愕莫名,有个弟子壮着胆子道:“他已经好几天没露面了。”
胡泰来见王小军和唐思思都杀气腾腾的样子,忍着疼道:“一会……先把话问明白,别急着动手!”
王小军动容道:“对,他们当时也说过这个名字。和_图_书
王小军也不废话,扶着胡泰来进了屋,他托着胡泰来黢黑的手腕道:“我们先拿解药,其他的以后再说!”
刘老六两眼放光,一字一顿道:“他们分别是铁掌帮、少林、武当、峨眉、崆峒还有华山!”
“老胡你摸了什么有毒的东西了?”王小军六神无主道。
刘老六微微摇头道:“你们太高看他啦!”
谢君君忐忑地起身,老谢直接道:“冰薇不错,这个儿媳妇我认了。”
“不了,本来我预计的是明天把你也带走,既然你在这有媳妇了,那我老头还是自己滚蛋吧,哈哈。”
老谢对谢君君道:“人家姑娘跟你撒娇,那说明喜欢你,把你当自己人,她怎么不跟我撒娇呢?”
刘老六嘿嘿一笑道:“放下放下,有什么问题慢慢说,只要我知道的。”
“回家去吧。”唐思思丢下一句话,带着胡泰来快步往胡同里走。
刘老六翻个白眼道:“求人帮忙是这个态度吗?先给六爷添杯水去!”
刘老六道:“他的事儿也不急在一时,想掰扯清楚你们就得听我慢慢道来。”
刘老六拿腔拿调道:“老霸主地位不保,新势力野心勃勃,这回书说的是青城派跃跃欲试要取代铁掌帮,从此以后江湖上也不知要掀起多少腥风血雨!”最后几句话他故意沙哑着嗓子,十足是单田芳一集评书说完要留个扣子。
刘老六悠然道:“这事儿说来话长,要想理顺了可得费不少口舌。”
唐思思板着脸道:“人家都没和我说过要走,我有什么好送的?”
“老胡走你都不送他?”
胡泰来举杯道:“那我借花献佛祝大家幸福,我明天也要走了——”他顿了顿道,“小军,思思,这杯酒就当给我饯行吧。”
“怎么了?”
“我心态老!”他这么一插科打诨三个女孩儿才渐渐有了笑容。
“饭就不吃了,你们三个要切记咱们黑虎门的门规,师兄弟之间团结友爱,在外边行事不要逞强。”他顿了顿道m•hetushu•com,“陈静我是放心的,你俩要注意。”
刘老六道:“你们不是已经砸过场子了吗?”
“上次——”王小军冷丁道,“小胡子那次!”
“我听说你遇上了庞通,还以为你和他们打起来了。”在回包间的路上胡泰来道。
楚中石站起来把谢君君一搂,豪迈道:“叔你啥也别说了,以后我就拿他当个小兄弟,肯定不能让人欺负了!”
“你这是怎么弄的?”王小军顿时慌了手脚!
王小军怒道:“还能有谁,张庭雷的侄子。”
王小军冲三个女孩儿甩甩手:“剩下的是我们老家伙们的告别时间,你们可以滚蛋了。”三个女孩儿这才依依不舍地出了铁掌帮。
“上班!”
唐思思更是吃惊道:“你明天要走,居然之前都不跟我说?你还拿我当朋友吗?”
王小军盘腿坐在台阶上懒懒道:“你都要走了还教训这个教训那个的。”他笑嘻嘻地对三个女孩儿道,“你们师父走了可师叔还在,我欢迎你们随时来铁掌帮练功,虽然师叔教不了你们什么,不过我老人家就爱跟年轻人在一起。”
刘老六这才缓缓道:“追根溯源,一切要先从武协说起!”
刘老六直起腰道:“果然是青城派的青木掌。”
王小军小声嘀咕:“得赶紧结束,不然一会这孙子非露馅不可!”
唐思思快步走回,推开王小军只看了一眼便惊道:“他中毒了!”
胡泰来搓着宽厚的手掌道:“别哭了……师父以后会来看你们的。”他除了一个简单的提包外别无他物,跟来时一样。
“跟曾玉聊了几句。”
“上午十点多。”
“哦……”
刘老六见状眉头微皱,他把小墨镜摘下来凑在近前仔细看了两眼道:“这是谁干的?”
“你怎么知道?”
两人进了包厢,楚中石也回来了,看来是吐过,人倒是清醒了不少,脸上的妆也补过了,但偶尔眼神还是犯迷糊。
唐思思点点头道:“事隔这么多天才发作,对方用的是慢性和_图_书毒!”她补充道,“一般这种毒都是自己配的,所以只有下毒者才有解药!”
霹雳姐抽噎道:“你也不早说,我们连顿饭也没请过师父。”
王小军诧异道:“你可没说这么快就走!”
王小军咬牙道:“那还等什么,走!”他搀起胡泰来冲到门口,一眼就看到了曾玉的车停在那里,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拉开后门和胡泰来钻了进去,唐思思也直接坐进副驾驶,曾玉意外道:“你们这是……”
王小军道:“你就先说说青城派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要对铁掌帮下手?”
谢君君一边冒汗一边点头:“是是。”
王小军霍然道:“他们要对付的是我,但当时老胡冒的是我的名。”
“你怎么了?”王小军惊讶地问,胡泰来可不是轻易低头的人。
“没……有……”
王小军无奈道:“老胡,你就不会说两句好听的哄哄大小姐啊——老胡?”王小军回头却发现胡泰来弯着腰,满头大汗。
唐思思喝道:“别说废话,开车!”
谢君君意外道:“爸你不玩几天了?”
王小军正在观察胡泰来的手腕,不禁道:“你告诉他不就行了?”
“我靠!”王小军只扫了一眼就吓得蹦了起来,胡泰来的右胳膊上青筋和血管暴凸,一条条都呈现出深黑的颜色,不过那黑色刚到手腕,和小臂与上臂泾渭分明!
总体而言,这顿饭吃得还算成功,只有唐思思一个人愤懑不乐,回去的一路上她都没搭理胡泰来和王小军,回了铁掌帮她一个人先回屋去了。
“找点药。”刘老六把所有兜儿都捏了一遍,又去旁边书架上翻了半天,最终手里捏着什么东西走到胡泰来跟前道,“张嘴!”然后把一颗不明物体丢进去,拿着桌子上的茶杯道,“赶紧送下去。”
“呃……那我就放心了。”老谢道,“那咱们就干了这杯酒说定了。还有,我明天就走了。”
胡泰来想了想道:“跟……青城派的阿四比划了几下。”
唐思思问:“他上次受http://m•hetushu•com外伤是什么时候?”
王小军噌一下从地上站起来道:“你就别怪他了,他跟我也没说今天要走啊。”
“六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唐思思焦急道,其实所有人都有满腹疑问,但又不知该从何问起。
唐思思唯恐王小军发作,快手快脚地从饮水机里接了杯热水放在刘老六面前道:“这下行了吧?”
“所以维持武协日常工作的人就必须得是真正的武林权威,有说一不二的本事和地位,还得有强大的背景做后盾,武林中符合这样条件的,就只有六大派,简称六大!”
唐思思瞪王小军一眼道:“起码他跟你说过要走。”
王小军郁闷道:“老爷子,再有比他更五大三粗酒量好的也不考虑了?”
唐思思目视前方、不动如山道:“我不认识路!”
到了路口,曾玉小心翼翼道:“咱怎么走?”
第二天一早,胡泰来的三个女徒弟在铁掌帮的院子里哭得梨花带雨,她们也是刚刚才知道师父今天就要走。
……
陈静撇嘴道:“你‘老人家’也才比我们大三四岁而已。”
“这就对了。”刘老六慨然道,“青城派果然对铁掌帮下手了。”他示意三个人先坐下,随后浑身摸索起来。
“我什么身份跟他们打?”王小军拍着手道,“你怎么去这么久?”
“跟他有什么好聊的?”
“所以你以后好好对人家,赶紧把日子定了吧。”老谢又转向楚中石道,“冰薇啊——”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刘老六吸溜口茶水道,“咱们接着说,这武协也不是谁想进就谁进的,不可能你练上十天半个月的长拳短打、蹲过半年马步就收你进来,那样就乱套了,简单说就一个宗旨——非真正的高手不收,那么评判一个练家子有没有资格进武协又该由谁做主呢?”
“青城派怎么会和黑虎门对上的呢?”刘老六不解地嘀咕。
“我大小也是从唐门出来的。”唐思思眉头紧皱,她使劲握住胡泰来的右臂道,“而且这毒还在往上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