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章 无敌三人组

……
唐思思紧张攥着一把小石子道:“你怎么进去?”
胡泰来接过来看了片刻道:“这应该是青城派的入门功夫,而且是套掌法。”
唐思思摆手道:“废话少说,走,打架去!”
三个人出了刘老六的房门没走两步就看见了破破烂烂的大门,虎鹤蛇形门的大门是两扇木头做成,以前很有些古意和柴扉的意思,如今其中一扇被王小军拍得支离破碎,就像掉了门牙的大豁子嘴似的。
胡泰来道:“话不可能这么说,这次本来就是咱们冤枉了人家,一码是一码。”
王小军气鼓鼓道:“为什么我好像有种丧家犬的感觉呢?”
“太憋屈了!”王小军忽然爬起来在抽屉里翻了半天,手里捏着一张宾馆的名片道:“你俩待着别动,我去办点事就回来。”
“不试试怎么知道?刘老六未必什么都知道,我觉得他们肯定有解药。”王小军道,“打不过给揍一顿也好,大不了咱俩一起中毒一起上峨眉!”
王小军道:“咱们三个会不会成为那种——号称对方一个人也是咱们三个人上,对方一百个人也是三个人打的组合啊?”
王小军掰着指头道:“要按你们青城派的算法,我算铁掌帮的老五。”
“难道你俩想扔下我自己上峨眉?”
王小军小心翼翼道:“对方要是真有一百个,你俩不会真那么死心眼吧?我先声明,我可是会跑的!”
曾玉受宠若惊道:“是!女神大人!”随即一溜烟跑了。
胡泰来检查了一下厕所里面也没有人,唐思思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王小军摩拳擦掌道:“和_图_书原来是青城派的头马,那我就先拿你开刀!”
胡泰来感动道:“思思……我没跟你说我要走,是不知道该这么说……”
三个人一无所获,只得又从原路下楼,刚到大堂就见大门外走进来五个人,当先的老者背着手悠然自得,后面四个青年手里都提着东西,有卫生纸方便面,洗漱用具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零食和生活必需品。正是余二先生和青城四秀。
三个人一出大门就见曾玉从车里冒出头来道:“去哪,我送你们啊?”
“你拿着吧,思思你那有什么发现吗?”王小军问。
胡泰来微笑道:“我左手还可以的!”
胡泰来愕然道:“我怎么三观不正了?”
胡泰来起身道:“我跟你去!”
“我让你回老家去!”
王小军恐慌道:“思思你干什么?”
唐思思失笑道:“门是你打的,你倒像没事儿人一样。”
胡泰来还想说什么被王小军挥手制止,他坚定道:“就这么说定了,思思,如果晚上我还没回来你就送老胡上火车!”
曾玉把车停在路边,怀疑道:“你们来这种地方干什么?”
曾玉温柔道:“我这不是在家门口呢吗?”
王小军这会已经跳到床上,撩开被子抖搂着道:“余老二是咱们的敌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恶毒,再说大丈夫不拘小节嘛。”他话音刚落一本薄薄的册子从被子里掉落出来,既没封皮也没封底,看纸质也像是自己用写字本钉在一起的。
“我也跟你们一起疯!”
唐思思崩溃道:“不是让你回家去吗?”
胡泰来笑道和-图-书:“可是有我们在你还从来没输过。”
“呃,你是老几来着?”
大武不冷不淡道:“三位武功高强,在我们虎鹤蛇形门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扇门算什么?”
唐思思把坤包里的东西都倒在地上,然后从花坛里往进装小石子,一边装一边道:“你们两个真是疯了!”
阿一冷笑道:“连王小军都不是阿四的对手,你算老几?”
胡泰来问唐思思:“你这是什么意思?”
……
唐思思道:“有一路中转的下午经过本地,还有一趟是晚上11点多首发,后天早上到成都。”
王小军潇洒道:“反正人都打过了,你就算赔一扇金门给他们,人家最后还是要找你算账的,我才不纠结呢。”
余二三角眼一翻道:“怎么光是你们,王东来呢?”说到这不禁惊疑地四下张望。
柜台里的瘦老板这会看抗日神剧正看到紧要关头,主人公徒手撕碎两个鬼子之后凭空往天上丢了颗手榴弹,把头顶掠过的飞机炸毁,随即把嘴里的枣核喷射而出,射穿了窄巷里一个班的鬼子。大堂里的争吵声搞得他烦躁不已,一拍桌子怒道:“打架外边,不然报警!”
王小军知道肯定是甩不脱这俩人了,不禁苦笑道:“为什么我每次打架身边都带着一个半残疾还有一个累赘?”
曾玉摊手道:“总得每样都试试才知道她吃哪套——这次你们谁指路?”
“老家伙在被窝里拿什么助兴呢这是——”王小军捡起来翻了几页,见上面全是手画的小人图稿,偶尔有潦草的字迹作补充,跟自己当初看的铁掌三十式和-图-书形式差不多。王小军乐呵道,“哟,这还是本武功秘籍呀。”他翻到第一页看了一眼,上面也没任何说明。
“余老二,你给我出来!”王小军跳到走廊里喊了几声,不但不见青城派的人,连闲杂人等也没一个。
王小军诧异道:“你也要跟我们走?”
“不是我说你老胡,你什么时候才能有正确的三观啊?”
王小军大喝一声撞进屋里,张牙舞爪地要跟人拼命,不想屋里却空无一人,只有电视开着。
王小军摘了手套,在门锁上比划了两下往里一按,“砰”的一声像开了瓶红酒似的,那门锁被整个拍飞进去,原来的位置上只留下一个圆孔,如同被身经百战的特警用撞门锤撞过一样。
王小军想了想道:“坐晚上那趟吧。”
唐思思面无表情道:“我看铁掌帮咱也回不去了,正好调虎离山,不然他非跟着我上了峨眉不可!”
……
唐思思拿着两人的身份证订票,半下午过去以后,三个人把行礼放在当院,无所事事地半倚半靠在台阶上。
走出巷子,唐思思抱怨道:“区区一扇破门你跟他道的什么歉,打了就打了!”
“哦,你们找人啊。”老板失望道。但作为荒村野店的负责人他没有任何警惕,拿起一个本子翻了翻道,“姓余的在206。”
两拨人走个对头都是一愣,王小军看看青城四秀手里的东西,愕然道:“生活这么艰苦呢?”
阿一放下零食,拉个架势道:“那我就抬举抬举你,让你这个老五破格领教一下我这个阿一的本事!”
三个人勾肩搭背大模大样地走进宾馆大和图书堂,老板是个瘦瘦小小的猥琐中年,正在一边抠脚一边在电脑上看抗日神剧,见两男一女走进来,嘿嘿淫笑道:“三位开房啊?”
王小军出了半天神儿,这时忽然道:“思思你会从网上订票吧?我和老胡得赶紧奔峨眉了。”
胡泰来无奈道:“本来我们就是被人撵跑的。”他手腕上的毒伤发作,一句话的工夫就疼得满头大汗,唐思思拿着止疼片给他,胡泰来坚忍地摇摇头,“我还挺得住!”
“真没素质,人走了不关电视……”王小军泄气道。
胡泰来尴尬道:“咱们是来比武,不是入室盗窃,这……不大妥当吧?”
胡泰来目光如炬道:“你是想找余二他们报仇吧?你打不过他们的!”
唐思思道:“事有轻重缓急,陈老师应该会体谅的。”
唐思思摇了摇头。
“咱要不看会电视等等他们?”王小军征求俩人意见。
胡泰来冲大武抱拳歉意道:“对不住了武兄,这次是我们鲁莽了。”
“小军……”
回了铁掌帮,王小军在屋里收拾行李,唐思思就在门口跟他和胡泰来汇报:“你们是想坐飞机还是火车?你们这地方去成都的飞机只有隔天有,今天的已经飞走了,也就是说后天才能飞,而且未必有票。”
王小军坐在后面,这时忍不住探头道:“我说老曾啊,你泡妞能不能把风格统一一下?这一会暖男一会霸道总裁的容易分裂吧?”
余二身后一个拎着一堆卤蛋、花生等零食的青年喝道:“就凭你?”
那青年道:“我是阿一!”他报完名王小军很快就瞧出了他们的名次——余二身份最高和-图-书,所以手里什么也不用拿,阿一只简单拿了一些零食,阿二和阿三手里都提着一个塑料袋,再看阿四就惨多了,所有零七八碎的东西、卫生纸都是他一个人连抱带提,自然是最没地位的一个。
“你不跟陈长亭学做菜了?”
曾玉霸气道:“你不跟我走,我哪也不去!”
唐思思咯咯笑道:“我看也没什么不好。”
“我们找个姓余的,跟他一起的还有四个人。”王小军道。
胡泰来郑重道:“武兄真让胡某无地自容,这样吧,我这就找人来修。”
唐思思冲他温柔一笑道:“你先回铁掌帮等我,晚上回去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
王小军道:“你的手比上次还惨呢,去了能干什么?”
王小军好笑道:“这又开始抖M了。”
王小军笑嘻嘻道:“上回没打过瘾,我这次专程来找你们补上一架!”
唐思思忽发奇想道:“搜一搜有没有解药?”她说干就干,在抽屉、床头柜和地上的包里翻起来。
胡泰来道:“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一会店老板报了警光那门你也说不清。”
青城派五个人住的地方离市区比较远,是个远看有山有水,近看全是垃圾场的近郊地区,宾馆只有两层,平时主要的客源应该是长途车司机。
“火车呢?”王小军道,“当然要最快能到的。”
大武见他语气诚恳,这才挥手道:“不必了,你们走吧。”
王小军带头上了楼很快找到206,他贴着门听了听,里面传来了电视的声音。
王小军压低声音道:“擒贼先擒王,我冲进去先争取拿下余老二,你俩机灵点,要是看形势不对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