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章 猪八戒很厉害

胡泰来也是频频回头,唐思思道:“难道是虎鹤蛇形门的张庭雷来给弟子们报仇了?”
曾玉道:“你想想最近有没有祸害谁家女娃?”
余二只觉对方每一次出掌都压得自己呼吸急促,看出王石璞确实是手下留了情,不自觉道:“青木掌的毒真的只有我师兄能解,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这已是变相求饶。
唐思思大声道:“大师兄加油,你一定要让余老二交出解药呀。”
唐思思没用回头,就见后视镜上那张猪八戒的面具由远而近越来越清晰,也不见他腿跑得有多快,但身子就像被一根无形的绳索提着一样,腿一弹就往前蹿一大截,轻快敏捷如同头顶有直升机配合。
“开快点!”车后面三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狂喊起来,曾玉踩死油门,宝马车轰鸣着从土路冲上柏油路,两边的树木就像梯子一样传递闪过,那人依然在公路上追了将近一分钟才最终不见了。
王小军心噗通噗通直跳,胡泰来和唐思思也都变颜变色,他们三个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来找余二他们决战,刚才被青城派群殴危在旦夕都没慌过神,这会只觉得极度心寒。
不知不觉中,这会已经是月上西天,一看表都快晚上9点了。
余二自以为来了帮手,兴奋之余喊道:“师兄,是你吗?”不料那面具人不由分说就是一拳砸来,余二用巧力拨挡,还没看清对方怎么变的招,脸上已经火辣辣地吃了一个嘴巴,那人撤手,继续向着王小军的位置冲过来,王石璞大惊,他快速拔脚双掌齐发要攻敌之必救,没想到对方还是快了一步,拳头眼看就要打中王小军小腹,王小军满脸茫然地挥了一掌,拳www•hetushu•com掌相加发出“空——”的一声巨响,王小军像被上了发条一样不住倒退,同时就觉手掌连带着手臂就像打在了一块几十吨重的铁坨子上,自他练成铁掌第一重境以来,秒杀唐缺、踢平虎鹤蛇形门、一掌打折阿四的腕骨,就算强如阿二和阿一,也不愿意和他硬碰,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用蛮力打得这么狼狈,而且看样子对方还没使出全力。而那面具人眼睛里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紧接着是无限的懊恼!他低声咒骂着,也不知为什么这么暴躁。
王石璞先回手一掌和阿三撞在一起将其打飞,又在阿二肩头印了一掌让他晃晃悠悠自己出局,最终双掌一起格中阿一的小臂,阿一不等对方力道催发,自己先脚尖点地往后使劲跃去,所以他看似被拍得最远,其实受伤最轻,青城三秀心中早生怯意,这时也只是在尽人事而已,余二口干舌燥神情惶恐,有心要认输又知这不是平时的比武切磋,最终也只能勉力支撑。
余二气喘吁吁道:“我若有解毒的本事,岂能被你轻易抓住?”
事发突然,从面具人出现到把铁掌帮和青城派的人都揍了一遍也不过半分钟的时间,王石璞原本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这会也是满头大汗,他勉强撑着扛了面具人两拳,气运丹田喝道:“小军,你还不快跑?”
这当口,他们谁也没发现宾馆的楼顶上有人窥探,这人已经静坐在那里良久,此时静静地把一个小孩子玩的猪八戒面具戴在脸上,脑袋冲下直直地跳了下来,他单拳在前,照着王小军的位置砸来,目的极其明确就是要抓住和_图_书王小军!
王小军感慨道:“啧啧,大师兄这掌法,跟看新闻联播似的。”
余二这时终于明白,面具人于铁掌帮是不是敌人不好说,跟自己却绝非朋友,他和王石璞对视一眼,都是又茫然又无奈,出于一种临时的默契,两人一起扑向面具人,余二喝道:“还等什么,都给我动手!”他这句话不但是喝令青城三秀,也是提醒段青青——如果还不能同仇敌忾势必会全军覆没,然而青城三秀这个级别的根本阻止不了面具人,他每一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嘴巴子,要不是不想伤人命,这三个早死了十次八次了。面具人几次突围目标都是王小军,幸好被王石璞拼命阻住,段青青一看情势不妙也飞身上场,本想借着轻快的身法拖住对方,结果只一招就被远远地送了出去。
胡泰来一愣,接着不悦道:“这样的事儿你都没跟我说,你还拿我当朋友吗?”
“我又不是你——”王小军忧心忡忡地扭头继续观望,意外地发现面具人已经甩脱身后众人朝这辆车狂奔而来,心想大师兄他们能暂时脱险还高兴了一番,胡泰来悚然道:“那人好快的身法!”
王小军见那面具人只是恶狠狠地盯着自己,不禁抓狂道:“老兄,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余二苦笑道:“我们就靠着这个逼王东来妥协,难道会随身装着解药让你们抢吗?”这个道理刘老六想到了,王小军他们也都懂,但这已是唯一希望,王石璞伸手探进余二的口袋摸索着,王小军不自觉地上前道:“有没有?”
“你们现在去哪?”曾玉问。
胡泰来点头道:“这的确是最稳妥的选择。”
王石璞道:“http://m•hetushu•com那我只有得罪搜一搜你的身了。”
段青青急切地一推王小军道:“他说的对,你快走!”说着又加入了战团。
王小军眉头紧皱,忽然道:“不行,我还不能走!”
然而青城三秀的加入并没有丝毫扭转局面,王石璞的掌法每一招每一式都清清楚楚大大方方,霸气尽敛之后有股堂正之气,正如他的年纪和地位那样,不惑又严谨务实,他和段青青的招式几乎都一样,但你硬是觉得这是两套武功,这么说吧,看王石璞打架都能不自觉地从中感受到催人奋进的精神鼓舞和劝人走正路的谆谆教诲。就像个地方干部在会议上照本宣读中央文件一样……
唐思思小声道:“咱们这就去火车站,然后直接上峨眉,那人再快也追不上火车,而且他肯定想不到我们已经买好了票。”
王石璞和李厂长又说了半天话,对方似乎不肯松口的样子,几户人家不交水费这种小事按理说是不会惊动到厂长的,里头也不知还有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王石璞费了半天口舌、又掰扯了半天看样子才让李厂长答应恢复供水。他和余二动手半天脸上一直不咸不淡的,这会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收起电话,听王小军在那叫喊,满脸严肃认真道:“我要不打这个电话就有一个小区的人吃不上水,你说重要不重要?”
王石璞又腾出一只手来,余二的败像已经很明显,利用二人一错身的空档,余二怨毒地扫边上的青城三秀一眼,阿一悚然一惊,心想坏了,师叔今天出了大丑,自己等人亲眼目睹,万一以后泄露出去肯定跑不脱被打击报复,而自己三个人最大的错误恐怕在于没有和师叔http://www.hetushu.com一起共进退,以余二的身份,喊几个人帮忙这种事肯定不能干,于是就到了自己表忠心的时候,阿一振臂一呼:“一起上!”
王石璞道:“余二先生,只要你答应给那位胡朋友解毒我绝不过分为难你。”
“青青你没事吧?”王小军忧虑地问了一声。
王小军扭头回望,见段青青刚步入战场又被面具人抛了出来,王石璞和余二联手苦苦力战,那面具人半分便宜也不让,这会正发狠地盯着自己的车走远,一副遗恨无穷的样子。
王石璞自然不能让他突围而出,当下稳住心神,把铁掌三十式舞得密不透风,就像一枚加速的铁球拱了过来,余二发现面具人主要目标是王小军,有心投机便要抽身逃走,面具人瞅着他怒气更增,甩手又是两个嘴巴,本来余二全心应对未必躲不开,吃了这个苦头之后再不敢有私心,全力配合王石璞对付面具人。
余二跟着喊道:“走吧祖宗,这煞星想要杀人早就动手了!”到底姜还是老的辣,他已看出面具人主要是想活捉王小军,他这么喊倒不是真想让王小军逃脱,而是希望王小军能作为诱饵把对方牵走。
这时阿一就在面具人边上,他见来人难分敌友,便自作聪明地明哲保身没有动手,不想那面具人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嘴巴,随即又一招把王石璞逼退几步,见阿二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如法炮制地也抽了他一个嘴巴,面具人用低沉的声音道:“青城派的杂碎,待会我再一个一个收拾你们!”
王小军一跺脚,一手一个拽着胡泰来和唐思思的手撒腿就跑,曾玉正愕然地朝这边看着,王小军边跑边喊:“不要命啦?快开车!”他们三个就像只大和*图*书蝙蝠一样钻进车后座,曾玉反应也不慢,一踩油门便轰然冲出老远。
王小军错愕道:“我……”
“牛……逼……跑了快200迈才甩了那家伙啊……”曾玉这会也知道怕了。
“你别跑,让我废了你的武功!”面具人哑着嗓子急切道。
胡泰来道:“张庭雷是成名已久的耆老,怎么可能用这种办法报仇?再说真是他的话应该连我也捎带上才正常,可这人好像只跟小军有深仇大恨似的。”
胡泰来沉声道:“这是真正的轻功,那人只怕比楚中石还要快不少!”
王石璞左掌轻轻一撩,趁余二跳跃躲闪之际就像顽童逮蚂蚱一样把他半空揽下,右掌别住他的双臂道:“我敬你是前辈,你可别骗我。”
王小军惊诧莫名道:“好厉害的‘猪八戒’,我什么时候得罪过这样的人?”
王小军嘿然道:“这么说起来咱三个谁也没拿谁当朋友,不如就这样散了吧。”
“为什么啊?”胡泰来和唐思思一起问。
在场的除了王小军和唐思思都可谓高手,那人一出现已多半警觉,王石璞松开余二,一手把王小军拉在身后,右掌向上已托住了那人的拳头,两人用的都是极其刚猛的招式,而且是一天一地地对撞,然而一撞之下却悄无声息,王石璞像颗钉子被砸得双脚全踏进土里,那面具人则轻飘飘地掠了出去,王石璞脸上变色道:“什么人?”
王小军无语道:“你是大师兄,你怎么说都有理。”
段青青一阵踉跄之后发现自己居然毫发无伤,于是高声道:“没事!”
王小军支吾道:“我昨天和庞通约好了场子,10点钟在义和楼门口干仗……”
胡泰来哼了一声道:“要散也行,等我陪你打完这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