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章 道别

火车离了始发站向成都方向驶去,在经过一架高架桥时一个人影轻盈地从桥上落在火车顶上,这人有一张还算俊朗的脸,就是鹰钩鼻有些煞风景,正是楚中石。
陈长亭擦着手道:“做菜无非是我说的这几点,你以后要多练。”
孩子的母亲往外看了一眼,很随意地安慰她道:“别胡说,大家都睡觉呢。”
王小军舔着嘴唇道:“我们哥俩刚才在外边打仗的时候你居然在吃炒菜啊?”
唐思思翻个白眼道:“这不是重点好吧?”
“那重点是什么?”
唐思思喃喃道:“真应该把我师父炒的蟹黄娃娃菜带上。”
王小军摊手道:“不管你是谁徒弟你也没买泡面啊!”
……
虎头哥他们目送着三个人离开,虎头哥点了根烟吸了一口,怅然道:“我忽然有了种虚惘的感觉,咱们在道上打打杀杀那么多年,有意义吗?”
“你俩呢?”王小军又问豹头哥和刀疤脸。
不知为什么唐思思忽然变得有些激动:“没有,我只是因为一些突发事情不得不离开一段时间,我会坚持做菜的。”
……
唐思思愣了一下,陈长亭已经打着灶火,在锅底倒了一薄薄一层油,淡黄色的油嗤嗤轻响,陈长亭闭起眼睛,缓缓道:“做菜,不光要用眼睛和鼻子,还要动用所有的感官,你听,油会自己告诉你它什么准备好了。”
陈长亭问:“你在我这打了这么长时间杂,什么都没教你,后悔吗?”
唐思思瞪王小军:“你看看人家老胡!”
……
王小军走到三人跟前,先把虎头哥嘴上http://m•hetushu•com已经烧到过滤嘴的烟屁拔下来扔了,然后问他:“你有什么感想?”
“哦,还是准备回去做阔太太了?”陈长亭眼睛都没抬,像是很随便地问了一句。
豹头哥麻木地指指虎头哥,表示自己感同身受。
胡泰来微笑道:“算了吧,杀人不过头点地。”
王小军他们经过一番折腾,还算顺利地登上了开往成都的火车。
豹头哥附和:“你养的你养的!”
王小军道:“还是那句话,以后有事直接找我,能做到吗?”
虎头哥眼中含着热泪,忸怩道:“好害怕!”
当唐思思走出义和楼的时候,王小军和胡泰来的围剿活动也进行到了尾声,其实说实话这个活儿并不简单,起初100多人追两个的时候,两个人只要在前面跑就是了,充其量就是一个《神庙逃亡》的跑酷游戏,不用考虑太多玩命跑就是了。而两个人去围剿100个人画风突变,成了大嘴吃豆豆,你得在有限的时间里干很多事,对付很多人,当然,他们两个杀回来的时候混混们已经没那么多人了。
唐思思学着陈长亭的样子闭上眼,果然觉察到发自锅底的细微差别,当油声渐渐高亢时,陈长亭把一勺蟹黄铺了上去,一股浓香扑鼻而来,他麻利地将一颗娃娃菜剁堆,菜刀一横一扫,已把菜堆星屑不落地铲起,陈长亭目光炯炯道:“有时候它们也会欺骗你,就像两军作战一样,对方虚张声势的时候你不能急,要选择最合适的时机出手!”这么一停的和_图_书工夫,蟹香的强烈度淡了下去,转而换成了浓郁,陈长亭将菜堆划进锅里,锅铲一搅,千军万马便在锅里厮杀起来,陈长亭左手把锅端起使它凌空在火焰上,右手不住搅拌道:“厨师的七成功力在火候,你要让你的菜吃火均匀,这需要你有强劲的腕力和观察入微的定力,一道菜出锅早晚不同口味天上地下,别说半分十秒,就是一秒的失误都是很致命的,这得你以后慢慢切身体会。”他的左手稳稳端住锅柄架在火上极有规律地摇动,如同一台精准的机器,右手的锅铲就像指挥家手里的指挥棒一样让两种菜彼此合宜地交汇、独奏,他用铲尖从边上挑起一些蒜蓉放入,偌大的后厨里顿时弥漫起一股浓香。
虎头哥、豹头哥和刀疤脸在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受到过多的骚扰,这时也还站在那里,手里夹着烟,就是表情已经不再谈笑自若了,他们可能这辈子也再自若不了了,有过重大心理阴影的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会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脆弱一些的会一辈子陷在阴影里不可自拔,这三位看外貌是偏外向,应该不会就此终生一蹶不振,但至少目前看很够呛,他们目光呆滞、身体僵硬,有种糙汉子遇鬼后既想逃跑又想炸毛的矛盾冲突感,好在他们谁也没炸毛,因为仅剩的理智在告诫他们:不要和随便就能挑倒100多号人的人炸毛,没用!
唐思思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那鲜香的滋味美妙得恨不得让时间都停留在这一刻。
唐思思噗嗤一乐,接着嘴一瘪道:“师父,我更舍http://www.hetushu•com不得走了。”
刀疤脸淡淡道:“不约,爸爸我们不约!”
唐思思道:“我现在去买菜,菜贩子见了我都皱眉,因为我会把他最好的菜挑走——”
火车钻进山洞,楚中石急忙用狗啃屎的姿势趴下,一个急转弯之后他身子被甩了出去,楚中石身在半空,一手搭在火车顶上,再使一个鹞子翻身终于有惊无险地回到了上面。
火车里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惊恐地指着窗外叫道:“妈妈,窗外挂着一个叔叔!”
孩子的妈妈很尴尬,故意和颜悦色道:“妈妈说什么来着——是不是只有妈妈不在你身边的时候有人给你的东西才不可以要,这个大哥哥看起来像坏人吗?”
三个人一起发狠地点头,随即又使劲摇头,点头是妥协,摇头是表忠心。
唐思思走进厨房的大门,别的厨师都已下班,陈长亭正站在长台后面轻轻擦拭着最后一组厨具,那些厨具整齐有序地或悬挂、或搁置在厨台上,闪着亮晶晶的光芒。后厨在陈长亭的管理一直这么井然有序,就是一个外行看了都会被那种气韵感染。
王小军抓了一把果冻塞在小女孩的手里笑嘻嘻道:“别怕,大哥哥送你好吃的。”
“是!师父!”
虎头哥这会终于缓过点劲儿来了,露出了那种黑社会大哥的暴戾狠辣之气,咬牙道:“再约我是你养的!”
唐思思脸一红道:“我买的都是我爱吃的嘛。”其实这一下午加一晚上闹腾,她和胡泰来也都饿得够呛了。
陈长亭终于笑了,他冲唐思思招招手道:“到我边上来,我炒m.hetushu.com一道菜给你看。”
“王小军,你以为这么轻易就能甩脱我?没那么容易,最主要的,你还欠我两张秘籍呢!”他像所有夜行人那样单膝跪在火车顶上,酷酷地说。接着——
“好家伙,你的爱好都挺开胃啊。”
王小军跟胡泰来商量:“你说咱俩还用象征性地揍他们几下吗?”
胡泰来惊喜道:“陈长亭答应收你为徒了?”
“每道菜都有适合自己的配料和调料,这一点我不能说我的口味和习惯就是最佳的,这就是每个厨师的风格差别了。”陈长亭最后勾芡、收汤,将菜倒进盘子里,金黄的蟹黄交缠着洁白翠绿的娃娃菜,在浓郁的汤汁里冒着热气,唐思思不禁使劲吞了吞口水。
“比如?”
“走吧。”王小军冲唐思思招招手,三个人又勾肩搭背地出了街口,打了辆车直奔了火车站。
小女孩立刻叫道:“妈妈,有坏人想拐走我!”
在座位上,王小军摸着咕噜咕噜叫的肚子拿起了唐思思给胡泰来准备的那袋吃的,他从里面不断翻出果冻、话梅、山楂片来扔在一边,最后捏着空空的袋子无语道:“大姐,你这里硬是连盒泡面也没有啊!”
“你来了?”陈长亭似乎有些疲倦,见了唐思思淡淡地打了声招呼。
小女孩看了王小军一眼,马上把果冻都放在桌子上,认认真真道:“反正我不要了!”
“我艹!”
陈长亭还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最终道:“厨师这个行业是最被看轻的一个行业,所有人都觉得这行是个人就能干,他们否认这一行有天赋的存在,但是我要说,没天赋http://www.hetushu.com的人通过努力或许能成为一个厨师,但他一定当不了食神,而你是有天赋的,所以别忘了你的理想,你可是要当食神的美少女。”
唐思思有些手足无措道:“是……我是来和陈老师道别的。”
陈长亭放下毛巾道:“走吧,我就不送你了。”
豹头哥也点上根烟道:“如果年轻的时候我就遇着这俩人,我可能会选择去当个律师或者医生。”
“不后悔,我已经学了很多东西。”
“这道蟹黄娃娃菜送给你,尝尝吧。”
王小军乐呵呵地附和着:“对啊,我像坏人吗?”
陈长亭微笑道:“以后如果有人问起,你可以说是我的徒弟,千万别给我丢人。”
最终,除了极个别的逃逸之外,街上躺满了不停呻吟的混混们,那场面说不上太惨烈——如果是两帮人对砍杀得头破血流那才叫惨烈,现在两个人扫倒一片,怎么看怎么有种假大空的浮夸,这时候要有路人路过,一定会认为又有哪部制作经费紧张的网剧开拍了。
恶棍在比他势力更大的恶棍面前或许还要逞凶伪装,但在上帝面前就会直抒胸臆,虎头哥现在就纯洁得像个孩子。
刀疤脸义正词严地说:“其实对这个结果我是有预感的,我今天本不想来的——”他叹了口气道,“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反正一切都晚了。”透着那么心灰意懒。
唐思思这时才明白陈长亭这是在教自己做菜的终极奥义,就如同胡泰来临走把黑虎拳的总纲留给了弟子们一样,她眼睛一红道:“师……陈老师,我该怎么感谢你?”
王小军点点头,又问三个人:“以后还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