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章 街霸秘籍

两个人默默地对坐了一会,王静湖道:“你还是不肯告诉我小军的下落吗?”
唐思思忧虑地小声问:“又开始了?”
“大辣椒。”
王静湖点点头。
王小军一愣之后顿足捶胸的笑:“这是街霸上的印度长臂啊,这特么哪是什么秘籍,就是个街霸爱好者的临摹啊。”
王小军小声对胡泰来道:“其实我觉得婷婷的办法不错,你现在就得把注意力放到别的事上,早知道给你带几本小黄书就好了。”
胡泰来勉强笑着摇摇头表示没事。
“椒辣大。”
王小军不耐烦道:“你到底看不看?要不我还是用流量给你下个小黄片算了。”
王石璞犹豫了良久才艰难道:“听青青说,他好像要去峨眉。”
胡泰来伸手去翻第一页,翻到一半忽然又合上,表情严肃道:“我们这样偷窥别派武功不太好吧?”
王石璞深吸了一口气,沮丧道:“那我们铁掌帮……”
“他强行通过第一重境,又不知节制地到处和人动手,身体负荷严重超支,表象上是越来越精强,实则慢慢耗干了心血,我除了阻止他还能干什么呢?”说到这王静湖有些凄凉,表情也黯然下去。
张庭雷走后,王静湖手按桌面微微喘息,愕尔他扬声道:“还有谁在那里?”
王小军摊手:“我不会拳法,掌法教你你也不愿意学,况且我也不能教。”
王静湖摆手:“他底子已伤,再练内功最多是推迟一两年爆发,到时只怕痛苦更胜今日。我和你师父这么多年来致力于找出隐患,现在已经一致认定问题肯定不是出在第一二重境上,那么必然是内功出了差错,而且很可能从第三www.hetushu.com重境开始就埋下了病根,根据修炼的人的不同,它也未必会在第七重境才爆发出来,石璞啊,我说这么多你都懂了吗——以后铁掌帮的武功,你也不要再练了!”
王小军噗嗤一声乐了出来,胡泰来问:“你笑什么?”
“难道小军还是个习武的天才?”
胡泰来翻开第二页来,同一页纸上有两副图,而且非常怪异:画中小人背对着读者,两条胳膊都使劲探在背后,根据数字标识的步骤,他先用右掌狠击左手的手肘,随即左臂挥出,配合腰腿上的动作就生成了第二幅图——那小人的左掌无限延长,直击出两三米的距离……
王静湖道:“跟天才没关系,坏就坏在那三个月上,要是一码从小不教他任何招式,他就算照着图谱也绝无可能通过第一重境,归根结底,还是你师父不顾我的反对对他抱着万一之想教全了他三十招铁掌。”
王静湖摆摆手道:“坐吧。”
王石璞终究还是有些激动,端端正正地躬身道:“师叔!”
王石璞支吾道:“废了他的武功……这也太……”
王石璞惊诧道:“师叔,难道你以第六重境也受到了反噬?”
“会继续烧他本人?”王石璞悚然道。
“茄子。”
类似的话王石璞对王小军也说过,只是他没料到真的会是这样的结果。
王石璞下意识道:“怎么会?”
确实,册子上的小人画法幼稚、线条拙劣,一看就是毫无功底的人画的。
胡泰来忽然灵机一动,从口袋里把那本从余二床上捡的册子拿了出来:“我这倒是有一本青城派的掌法,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和*图*书跟你一起参详参详。”
胡泰来这才郑重地翻开第一页,上面是一个小人半蹲着,一掌放在腰间,一掌拍出,手掌上下都有虚线,那表示攻击路线,下面有简单的文字标注:此掌可虚可实。
王石璞脸色铁青道:“我师父他到底怎么样了?”
“子茄。”
胡泰来也是一笑,但觉得不太尊重,赶紧又认真起来。
王静湖道:“从他现在的掌力看,马上就会突破铁掌第三重境!”
王石璞用那种乡镇领导的委婉和狡黠嘿嘿一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了饱我吃。”
王石璞焦灼道:“怎么会这样呢?”
王石璞道:“如果我们现在传授他内功心法呢?”
胡泰来靠窗坐着,右手藏在身侧,脸色很不好。一天一夜之间,他手腕上的黑色又往上升了2公分,疼痛会间歇性地发作,一旦发作起来非常难忍,但他硬是扛着不吃止疼药,他得保持知觉来判断伤势。
“那是什么感觉?”
王静湖淡淡道:“天要灭铁掌帮,就由它去吧。”
“我吃饱了。”
王小军撇嘴道:“我看这根本不是什么秘籍,估计是哪个青城派的弟子随手画着玩的,你看看这笔法,啧啧,比我都差远了。”
王静湖一字一句道:“发作时痛苦不堪,生不如死。”
王石璞道:“那也没道理会走火入魔啊?”
王石璞这才稍稍安心,沉默了片刻他终于问了出来:“你为什么要废小军的武功?”
王静湖道:“你师父发作的频率远比我高,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不出意外的话,他是不能再出来见人了。”
王石璞吓了一跳道:“可是……和*图*书突破第二重境后就需得修炼内功配合,他怎么可能……”
王静湖道:“没错,突破第二重境后要加练内功才有可能继续前进,所以我们只要不把内功心法传给青青就不必担心她以后受到反噬。我们铁掌帮的武功就像一把大火,要想保持旺盛就得不断添加柴火,而内功心法就是这把柴火,现在小军身上的熊熊大火已经烧到了最旺的时候,没有新的燃料添进去,最后结果会怎样?”
王石璞依言坐在他的对面,小心地问了一声:“我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吗……”
“那你给我订明天的机票吧。”王静湖喃喃自语道,“小军这孩子对自己比对别人狠,就算没有这件事我也不希望他涉足武林。”末了他深深叹了口气道,“江湖险恶啊!”
王静湖道:“你十几岁入帮,想想是勤学苦练多少年之后我和你师父才同意让你过第一重境的?而且那三天我们始终护持在你身边。青青虽然爱耍小聪明但天生爱武,入帮三年来也没有一天偷懒,你再想想小军,他虽然自小就学了掌法,可是断断续续稀稀拉拉,加起来满打满算能有三个月的练功时间就算不错,你们是厚积薄发,他是摸黑找亮,这其中的凶险实难言喻。”
然而说实话王小军没什么兴趣,但胡泰来既然提出了要求也只好咬牙答应,就像一个朋友失恋了要你去陪他喝酒,就算你酒量很差也义不容辞,当然,喝酒这种事跟酒量是没多大关系的,而且终究还是有诱惑力的,现在胡泰来更像是要和压根不爱看电影的人一起看个烂片……
一个四十多岁秃顶的中年胖子走进来,道:“师叔,你回来http://m.hetushu.com了?”
王静湖厉声喝道:“那你知不知道小军现在已经走火入魔了?”
王石璞把院子里的灯打开,随即进屋开了正厅里的灯,王静湖端坐在那里,他看上去只有五十岁上下的年纪,头发乌黑浓密地拢成背头,中等身量但十分魁梧,除了微微隆起的小腹,怎么看都是正当年。
婷婷妈关切道:“你没带着药吗?”她只知道胡泰来似乎是得了一种慢性病。
王静湖大笑:“石璞啊,你还是那么老实。”他虽然在笑,但并没有欢愉的味道,他冷丁收住笑容道,“你快告诉我王小军现在去哪了!?”
婷婷和妈妈都是本地人,母女俩这是要去成都看在那边工作的爸爸,婷婷妈三十岁出头,温婉可亲,特别细心地带了一大堆吃吃喝喝,面包蛋糕什么的更是不计其数,王小军他们跟着可没少沾光。
王静湖道:“不好,也没有最坏。”
“快看看下一页还能解锁出什么新鲜东西?”这册子到了王小军手里就跟春宫图一样,主要作用是——涨姿势。
“是石璞啊——”王静湖淡淡地说。
“你看这个人像不像街头霸王里的日本相扑手?这使的还是无影手啊!”
火车走了一夜,天一亮婷婷就醒了,并迅速和唐思思建立了友谊,这会两个人在玩正话反说的游戏。
王小军笑眯眯道:“坏人就坏人,起码是哥哥——老胡,你想听什么故事?”他们虽然有说有笑,但始终轻松不起来,谁也不知道前途会怎样,就算上了峨眉人家肯不肯教功夫、就算肯教又学不学得会?而且只有不到十天的时间,这一切都如一座座大山压在几个人心头。
王静湖道:“他是m.hetushu.com我儿子我自然有分寸,我只会废了他的铁掌,只要不混迹江湖,他跟常人无异。”
王静湖忽然笑了,他向后拢了拢头发道:“你的武功还是长进了不少,换做以前你是无法逼我使出本门掌法的。”
“哈哈哈哈,姐姐你又错了。”
婷婷仰起脸道:“胡叔叔,你让坏人哥哥给你讲个故事吧,我每次生病妈妈就会给我讲故事,睡着了就不会痛了。”从昨天夜里开始她就一直管王小军叫坏人哥哥,婷婷妈阻止了几次,无奈王小军自己先嘻嘻哈哈地接受了这个称呼,这一大一小玩得不亦乐乎,也只有放任不管了。
……
王静湖道:“以他的根基,三天打完二十七万掌突破第一重境,实在是幸运之至,也危险之至,这三天内只要稍有差池就会落下终身残疾,没想到这小子竟能不知不觉地扛过去。”
王石璞认真道:“师叔最终也没有显露本门的武功,我看得出我拼尽全力的最后几招才让你有了改拳换掌的念头,不过你到底也没有换——我是根据身材认出你来的。”
胡泰来无语道:“想吸引我的注意力还是跟我讨论拳法有用吧?”
王石璞道:“可是这三天乃是我们人人都经历过的呀。”
胡泰来眉头微皱道:“不对,如果是一个能灵活操控关节的高手,这一幅图上的效果确实是能达到的。”
“对,反噬会提早几十年附着在他身上,我和他对了一掌,其中的刚烈霸道显示他马上会突破第三重境,但又根基虚浮,这是严重透支心血的征兆,他每和人动手一次病情就加重一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他势必会亏透爆发,到时不死也是重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