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章 凌晨四点钟的太阳

“有啥不合适的,异性相吸是永恒的真理,咱占着这块风水宝地,不但能撩妹还能混饭——”王小军指着满坑满谷的年轻姑娘逐一指点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我替你打头阵!”
胡泰来支吾道:“你们把我想得太迂腐了——我不说话是因为我住的那个地方实在太难去了。”他指着前面岔路口道,“这个路口一直往上,到了顶也就到了我住的地方。”
过了片刻,吴姐又端着那盘菜走进来,往桌子上一放道:“又在火上过了一下,时间就按她说的刚好17秒,吃吧,吃完了给我个说法。”
“万一我以后成了绝顶高手别人问我秘诀时,我就可以反问他——你见过凌晨四点钟的太阳吗?”
“吃一顿是一顿嘛,走!”王小军带着两人上了楼,推开包间的门,只见一张可以坐十几个人的大圆桌上只坐着峨眉四姐妹,而桌上的菜色也精致好看,看来这是作为峨眉派领导层少有的一点特权。
其实王小军他们早就捉襟见肘了,三个年轻人指着陈长亭那一万块钱又吃饭又过日子坚持了一个月,完了还买了到成都的车票,他们到了峨眉山下那一刻兜里就一分钱也没了,只不过三个人心里惦记着给胡泰来治伤都没顾上这茬儿,这会山穷水尽站在人家餐厅门口傻了眼。
唐思思道:“那我怎么办?”
江轻霞看看无人动筷子,明白这得罪人的事只有自己去干,于是磨磨蹭蹭地夹起来吃了一口,就是含糊着不说话。
王小军发愣道:“那你一会回去的时候怎么办?”
冬卿道:“通过考试的弟子也不是马上就有学习功夫的资格,她们还要经过三个月的观察期,期间表现良好才能升为正式弟子,而正式弟子要再经过一年的打底期,才会拜不同的师父学习功夫http://www.hetushu.com。”
吴姐脾气也真是火爆,顺手把那道芹菜抄走,喝道:“我再去炒17秒,回来要是不好吃看我跟不跟你善罢甘休?”
吴姐听了这话竟然不顾对方是掌门之尊,把盘子往桌上一墩道:“这是哪个说的?”无人答话她便顺着众人的目光扫过来,见唐思思正局促地看着她,于是眼睛一瞪道,“是你说的?”
“噗哈哈哈——”三姐妹乐翻了天,连冬卿都不禁莞尔。
吴姐放下筷子,端端正正地面对着唐思思道:“你是跟谁学的手艺,现在在哪里高就?”
胡泰来嗫嚅不语,王小军吃惊道:“老胡你不是又含糊了吧?我可是头也磕了师也拜了,你要这时候含糊我非跟你拼了不可!”
王小军一喜道:“好!”
吴姐看得着急,拿起一副新筷子吃了一口,接着表情一变,嘴里的菜跟刚才相比,确实又鲜香了几分,随着火候的侵入,蔬菜完美地吸收了汤汁和调料的香味,但这也就是9.5分和9.6分的区别,一般人肯定难以区分。
江轻霞微微一笑道:“你说得对也不对,只有让他上了凤凰台,才能看出这个少帮主到底是废柴还是对我们峨眉别有用心。”
“到底怎么样嘛?”郭雀儿也是个急性子,索性自己尝了起来,她快人快语道,“还是很好吃呀,不过很难跟刚才比较。”
这一个小小的举动自然躲不过峨眉高手们的眼睛,韩敏道:“唐小姐,饭菜不合口吗?”
唐思思斯文地夹了一根芹菜送入嘴里,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很快收敛了神色。
胡泰来不好意思地从腰间解下一条被单:“我带绳子了。”
唐思思瘪了瘪嘴。
这时胡泰来正要夹菜的右手忽然猛的一抽搐,筷子掉到了地上,他尴尬道www•hetushu.com:“我吃饱了。”不用说大家也都看得出,这是青木掌的毒性又发作了。
“带条绳子干什么?”
郭雀儿纳闷道:“你们说什么呢?”
江轻霞笑眯眯地看着他,却对胡泰来道:“胡兄和唐小姐是我们的贵客,以后吃饭时间就和我们一起吧。”
她跟着陈长亭这段时间,虽说没学到具体的手艺,但是陈长亭做的菜可没少吃,冷丁再吃别人的手艺自然有心理落差。然而这道菜真心做得不错,陈长亭曾告诉过她,一般人或者一般厨师做的东西只有四个等级:难吃、可以吃、好吃和美味。大食堂的师傅们做的菜往往在难吃和可以吃之间,能做到好吃程度的厨师自然也不会在大食堂干,像这道菜就介于好吃和美味之间,作为大食堂的师傅,就算很难能可贵了。所不足之处就是火候稍欠,唐思思和陈长亭告别时陈长亭授之以烹饪总纲,唐思思的口味和眼光已经非同小可,总务求一道菜能够完美,所谓火候问题在普通人看来完全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唐思思也不想给人留下个矫情的印象,所以想轻轻一句带过就算了。
这女人发愣道:“怎么了?”
……
胡泰来还想劝解,韩敏微笑着示意他放松,吴姐端着菜头也不回地走了,韩敏这才道:“吴姐就是这样,脾气不好,但人好,放心吧,她不会记仇的。”
王小军放松道:“不就是山顶吗有什么难去的,行了,我明天找你去。”
“那……”王小军这才发现自己找错了对方,他对这两种鸟完全没有概念。
这俩男的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这会顿时狼吞虎咽起来。
在山间小宿舍和唐思思简单道了别,王小军虽然很累,躺在床上却一时间睡不着,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想着明天四点还hetushu.com要和江轻霞会面,他强迫自己睡着前先上了一个三点一刻的闹钟。
韩敏道:“其实高价也是请不来的,好在吴姐也好武,她另外一个身份是我们峨眉的挂名弟子。”
郭雀儿拍手道:“有人跟吴姐对着干喽!”
“谢师父!”王小军已经一屁股坐下来,他一扯胡泰来道,“还愣着干什么,吃啊!”
王小军终于忍不住再次道:“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教我武功?”
王小军道:“有我们哥俩一口就有你一口,不过你一开始不能出现,只能吃剩的。”
江轻霞看看韩敏,后者却把头别了过去,显然,她和江轻霞发生过龃龉之后不愿再多置喙。
唐思思道:“吃一顿管什么用?”
这时一个弟子快步走到他们面前,看样子是强忍着笑,她回身指着餐厅跃层上的一个半透明包间道:“三位,掌门让你们过去一趟。”
唐思思脸一红道:“不是,这芹菜炒得很好,就是火候差了一点。”
王小军搂着胡泰来肩膀小声道:“老胡,我看咱俩只能刷脸了!”
韩敏和冬卿纷纷动手,却没人肯轻易下结论。
山间的路灯还亮着,王小军用半个小时的时间来到了昨天路过的广场,发现这里已经站满了峨眉弟子,她们分成两组,正跟着韩敏和冬卿在练习拳脚。
唐思思失措道:“我是不是得罪人了?”
唐思思也道:“大丈夫不拘小节,老胡你可不能这时候掉链子!”
王小军道:“你看,一般有美女到了男校肯定是有人请吃饭的,咱俩性质是一样的,一会我去跟人搭讪,你假装和我聊天,顺带把咱没钱的事儿提一提,但凡不是铁石心肠她不得管咱一顿吗?”
回去的路上,王小军踌躇满志道:“明天我就能学到缠丝手啦——老胡你到底住哪了,明天我和*图*书一学会马上就去找你,别再给忘了。”
胡泰来道:“你最好事先带条绳子。”
韩敏道:“你们今日旅途辛苦,明天又要早起,吃完饭就赶紧回去休息吧。”
说话间包间的门一开,一个四十多岁穿身白大褂的女人端着一盘竹笋炒肉进来,在座的除了冬卿,其他三姐妹见了她都是噗嗤一乐。
吴姐怒道:“那你说,这道菜再炒多长时间才算火候到了?”
“哼!”吴姐满脸不高兴的样子,二话不说推门出去了。
“我们都吃完了,师父明天见。”王小军带着胡泰来和唐思思一溜烟出了包间。
江轻霞道:“这样吧,明天凌晨四点你到凤凰台来找我。”
王小军发了急,有种掐着点去火车站坐车,忽然发现车票上写的是火车西站一样,他可不想第一次学艺就迟到。他顺着冬卿指的方向拼命跑着,山的尽头一轮橙色的光晕慢慢浮现,接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露出一个圆边,整个大地被柔美的光芒笼罩,这光芒越来越强越来越快,似乎只是一瞬间人间已经被它照亮了——这是一次清晰完整的日出!
冬卿表无表情道:“你师父让你跟她在凤凰台见面,这里是孔雀台!”
然而当闹钟响起的时候正是王小军睡得最香甜的时候,入骨的困意让他有些抓狂,好在刚洗了脸之后暴露在山风中他马上就清醒了。
虽然着急上火腿脚酸软,王小军还是嘟囔了一声:
“哦,谢谢你啊同学。”王小军不忘跟人客气,他小声嘀咕,“难道是掌门看咱们三个初来乍到想请咱们吃一顿?”
江轻霞道:“吴姐可是我们特地从外面高价请来的大厨,你说她厨艺不行那不是打她的脸吗?”
唐思思慌忙道:“其实我还不太会做菜,我就是乱说的。”
王小军馋兮兮地看着那些菜道:“师父和师叔们和-图-书吃小灶呢?”
江轻霞故意板着脸道:“吴姐我问你,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这道芹菜火候不够?”
江轻霞笑道:“不用担心,她一会就忘了。”
“只是……”胡泰来也不是完全的不通世故,这连饭都吃不上的当口,他也顾不得面子了,不过江轻霞说的是客人,那么王小军自然就被排除在外了。
峨眉四姐妹看着王小军他们走出餐厅,冬卿道:“掌门,你让王小军上凤凰台,是真的不打算对他设防了吗?”
胡泰来脸一红道:“白天的时候有很多地方都是郭雀儿拉着我上去的,我上不去的地方以你的身手恐怕也够呛啊。”
王小军知道这个三师姐为人比较刻板教条,这时也只能强忍着一笑道:“我……没那么长时间可以等了……”
江轻霞继续道:“如果胡兄在我派中有什么朋友的话,也可以一起叫上。”
果然,韩敏微笑道:“想不到唐家妹子还是个美食家,给我们做菜的这个师傅可是骄傲得很,你的话让她听见恐怕她就要不乐意了。”
唐思思小心道:“再炒17秒左右……”
胡泰来瞠目结舌道:“这……不合适吧?”
王小军找了一圈也没发现江轻霞,只好臊眉耷眼地凑到冬卿面前道:“三师叔,我师父呢?”
胡泰来也不知道他是胡说八道还是认真的,无语道:“怎么刷?”
冬卿微一琢磨,随即了然。
冬卿不等他问完,无语地指了指上面,看来凤凰台还在山上。
胡泰来脸色大红,看江轻霞的表情他就推断出自己和王小军在门口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是尽收人家眼底了。
……
唐思思尴尬道:“这……可能是我口味太刁了。”这就属于典型的不会说话了,你说口味不同还好,口味太刁那不还是说对方的厨艺不够精湛吗?可唐思思一个大小姐哪懂什么委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