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章 星火

“是……”唐思思不知道她问这个干什么。
吴姐忽然缓缓道:“其实你有没有发现一旦你用圆形的暗器时准头就会好很多?”
“那……该怎么办?”
吴姐兴奋了一会也恢复了冷静,她摸着下巴道:“你这个准度确实是……”
这时又是夕阳西下时分,漫天红霞耀眼,王小军和胡泰来就坐在小屋的台阶上默默地吃饭,两边是绝壁,头顶是夕阳,那场景终究有些寥落,两个人的兴致也不太高,一天又过去了,胡泰来的伤势没有丝毫好转,只要日头一落就意味着他们只剩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一个星期就算胡泰来哪也不去,抛开睡觉和吃饭的时间,能用于练功的也无非就是百十来个小时,时间就是这样,当你洋洋得意于时间还多时它就会狠狠地给你一耳光。
“嗖嗖——”唐思思接下来发出去的筷子又十万八千里地点在了凉菜间的玻璃上,她自己也觉绝望,泄愤地再次丢过去一颗干桂圆。
王小军也是实在熬不住了,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一声就往回走,一路上有好几次都差点滚到山下去……
吴姐远远地看着唐思思,忽然道:“小妞,你腕力不行啊。”
“耶!”唐思思和吴姐击掌庆祝,唐思思开心得不知如何是好,抱着吴姐又蹦了几下。稍倾,吴姐按住了唐思思的肩头,火热道:“好了,下面该你教我了。”
将近九点的时候晚餐时间结束了,值日的弟子们开始收拾碗筷、打扫卫生,唐思思也艰难地揉着左手的腕子——陈长亭视火候为做菜第一要务,翻炒的技术自然也独步天下,唐思思按http://www.hetushu•com他的手法一晚上几十锅菜炒下来,手腕终于受不了了,所以厨师们把菜颠到半空有时候不是为了表演,是火候需要,至少唐思思不是为了表演。
然而王小军并不是被尿憋醒的,他是心里有事儿,他满脑子里都是缠丝手的起手式,尤其是江轻霞当时教他的样子格外清晰地闪现出来,王小军右手猛地一抬钻了出去,这一下性质等同梦游,因为是身体自发地举动,下一秒,王小军瞪大眼睛坐了起来!
唐思思无奈道:“我端不稳锅那是因为我没练过左手。”
唐思思一天之间就成了食堂的明星,她炒的菜往往很快就会被买光,以至于另外两个厨师大部分时候只能袖着手看她炒。唐思思本人也很兴奋,有种小孩子终于被大人认可的感觉,以前在陈长亭那里干活时她就被传输了根深蒂固的观念——锅灶是很神圣的东西,没准备好就没资格碰,所以她很珍惜这次机会,正如小孩第一次被大人允许骑上自行车去奶奶家送东西一样小心翼翼,生怕搞砸了。
吴姐却没有唐思思失去准头就失望,相反,她兴奋道:“光凭这份手劲就不愧是唐门大小姐啊!”
打扫卫生的弟子们险些跌倒,明明你也是急性子!
王小军和唐思思从大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唐思思还惦记着自己在食堂的职责,小跑着前去报到,结果不出所料,一到了那又是一大堆菜在等她下锅,根本也没人顾得上理会她到底会不会做菜。王小军也正好利用这个便利,打了满满两大盒m.hetushu.com唐思思做的饭菜去找胡泰来。
唐思思脸马上就红了,腕力什么的她倒没觉得是问题,以后练习多了就好了嘛,可是刀工确实是她的硬伤,可以说她现在使刀的水平还在“一惊一乍、唯恐切手”的层次,如果没人帮她,怕是一道最简单的菜她都得切半个小时。
唐思思脸又一红道:“我从没系统地学过,而且就算想学恐怕也没人教,所以只是看了个皮毛。”她说话的时候顺手拿起一颗干桂圆朝水瓶丢去,这次居然擦着瓶子的边掠过,暗器带起的风甚至把瓶子带得摇了摇,吴姐马上又嗨了起来:“快快快,说不定下一次就打中了!”
“当然。”
……
胡泰来心里一阵感动,以前让这小子练功那是比登天还难,他之所以这样,完全是为了自己。
唐思思这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这会她有点明白对方想要什么了。听韩敏说吴姐是因为好武才到峨眉来做饭的,这就是个女版的胡泰来,是个十足的武痴。
“你们干什么去?”那扫地的弟子莫名其妙道。
唐思思两眼放光道:“真的吗?谢谢吴姐!”
“小军?”胡泰来叫了他一声。
“哦,是吗?”唐思思随口应了一句。
“就这么说定了!”唐思思欣喜万分,接着道,“咱们从今天就开始吧。”
“我……”唐思思顿时没词儿了,她现在身无长物,胸针倒是值俩钱儿,不过她清楚吴姐这个档次的大厨压根也不会瞧得上,吴姐既然这么说了,那必定是有所图,看她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唐思思忽然有点明白了——这世上有些女http://www.hetushu.com人也是喜欢女人的,自己最值钱的也就是自己本身了……
吴姐听出了唐思思的不屑,冷冷道:“一看你就知道没正经学过,你别不服,就算那些上职高的厨子也是颠过一两年沙子的,你颠过几天?如果没有人为你备菜,凭你的刀工你的菜就注定好吃不了,我说得对吗?”
吴姐道:“那你说该怎么开始?”
吴姐一摆手道:“慢着,我得先问问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众弟子面面相觑,随即一哄而散,峨眉弟子也都是见过世面的主儿,打哪指哪的手法可不稀罕。
吴姐道:“那就好,这样吧,以后你早来一小时跟我学做菜基本功,晚走一小时教我唐门暗器的基本手法,咱们最后两不相欠怎么样?”
“这……我……”唐思思又急又臊,要说直接拒绝可又不甘,一时陷入了艰难的选择之中。
王小军凌晨三点起来折腾了一天,这会吃完了饭又有点犯食困,就抱着膝盖在台阶上打起盹来。
“啪!”最后一颗桂圆稳稳地击中了最先的白点之上,两击重叠,玻璃瞬间被打了一个圆形的洞。
胡泰来摇摇头道:“缠丝手是峨眉绝学,我才练了一天哪能就有什么感觉?”
吴姐露出了自从见到唐思思以后的第一次笑容:“看不出你这小妞还是个急性子——好!”
“怎么样老胡,有没有江轻霞说的手上一热的感觉?”
“对哦!”唐思思也是同一时间悟出了这个道理,以前她用小药瓶和小石子给王小军助过战,效果都很一般,在火车上她成功制住劫匪用的是比较偏向于圆形的话梅,虽然和_图_书也是因为离得近,但那次是绝对不允许失误的,现在,她用桂圆和筷子的差别可说天上地下,唐思思不由分说地抓起一大把桂圆往对面凉菜间玻璃上扔去。
“砰!”瓶子被砸得高高飞起,良久才落地。
唐思思观察了一下餐厅,这地方的空阔地就足有200多平,她在桌子上立了一个空饮料瓶子,随即退到十米之外,她见左右也没个合适的暗器,便抄起一根木筷。值日弟子们见状都围了过来,十米之外用筷子射瓶子,这可是需要实力的!
吴姐见唐思思服软了,这才颇有几分得意道:“以后每天早来一个小时,我教你几手能增强腕力的功夫,刀工也可以传你,总之做菜需要的一切基本功我都能教你。”
从平面看去,那白点距离瓶子大概有一米五左右……也就是说,唐思思的误差达到了一米五。
“反正基本手法是会的吧?”
胡泰来道:“要不然你先回去睡吧,我自己再练一会。”
吴姐一拍大腿:“对吧?我就知道,不然你连锅都端不稳怎么可能打出这么霸道的暗器?”
唐思思和吴姐四目相对,连她自己也不相信居然能打中的样子。
唐思思瞄了瞄那瓶子,甩手“嗖”的一下丢出筷子,那筷子迅疾地飞出,然后不管不顾地经过瓶子身边,“啪”地一下把凉菜间的玻璃点出一个小白点,白点之下恰好有个弟子在弯腰扫地,听见声响她猛地抬头道:“什么事?”
王小军回到屋子之后一头栽倒在床上连被子都没来得及盖就四仰八叉地睡着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隐隐觉得夕阳落下月亮初升,随之月亮hetushu•com也慢慢移动,山风大了起来,虫子们的鸣叫渐渐多了起来,屋里极其微弱的光线也在缓慢地变化,随着这一切,他的脑子开始逐渐地清醒,可是身体却懒懒不想动,他开始进入那种脑子可以勉强想事、但身子却始终慢半拍的状态——这种状态说起来玄妙,其实就是你被尿憋醒却不想去厕所的那个时刻。
“啪——啪——啪——”那些桂圆纷纷击中刚才的白点附近,彼此相距最远的也只有三四公分而已,要知道,这可是从十几米之外徒手扔出来的。
他的右臂,自肩髎穴以下、肩贞穴、手五里、手三里、阳池、前谷这几个穴道同时微微一热,那热度非常微弱,微弱到就像有人在寒夜里擦了一下火石,但王小军胳膊失去知觉已经很久了,所以就算这微弱的热度也被他敏感地察觉到了,正如越漆黑的夜里也就越容易辨识光明。现在,王小军的右臂里就逐渐亮起了点点星火,这些星火正在越来越亮,它们遥相呼应、息息而动!
唐思思羞愧道:“这不算什么,而且力道和手劲虽然有关系,不过更多的还是要靠巧劲。”
“那你会打暗器吗?”吴姐问。
“快走,你不要命啦?”其他弟子一窝蜂地把她解救出了危险区域。
吴姐眯着眼盯着唐思思道:“听说你是唐门大小姐?”
王小军又顺着树枝爬上石壁,胡泰来也没有让他失望,正在小屋前一板一眼认认真真地练习缠丝手。
……
王小军顿时张牙舞爪地跳起来,嘴里喊道:“练练练!”
唐思思犹犹豫豫道:“会是会,就是打不准……”然后她又心虚地补充了一句,“也打不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