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章 两碗水

这一次王小军仍然是用了大半个小时才确定了穴位所在,又用了小半个小时把招式学了个八九不离十,中间问的问题也是各种初级低端,他越是这样江轻霞就越是纠结:为什么根基如此之差的人居然一天就能练通起手式?
“我怕学得太多弄混了。”
不想王小军使劲摆手道:“不学了不学了,有这一招就够了。”
江轻霞没好气地问王小军:“你又来干什么?我教你的起手式你练通了吗?”
复习了多遍王小军已经初步掌握了缠丝手的第二式,江轻霞有心考验他的悟性,道:“我索性再多教你几招吧,省得你天天来问。”
“什么?”江轻霞又差点掉下去。
王小军一进餐厅,这里就瞬间为之一静,所有弟子都抬头看着他,一边无奈地把自己的早点亮出来,合着一天之内大家就都知道他有抢早点的习惯了。
火速赶回自己的宿舍,胡泰来正在卫生间洗漱,王小军跳脚道:“你怎么还有时间洗脸呀,快开始练习吧!”
“师父……”王小军身体挨着悬崖边一步一步小心地挪到江轻霞下方,颤颤巍巍地叫了一声。
“好——”江轻霞道,“起手式是以肩髎穴开始,以阳池穴为结束,顺时针地钻出;第二式是以手掌合谷为始,和*图*书经过小臂外关、上臂清冷渊,到肩后穴为终,以逆时针钻出。”江轻霞仍然是一边解说,一边在王小军手臂上指点着,这次的四个穴位彼此相距更远,而且逆时针旋转更难掌握,因为平时人们日常活动中最常见的也是顺时针动作,比如你用刀剁排骨、搅拌鸡蛋液、摇手扶拖拉机,这是符合人们运动习惯的,而逆时针就会生涩很多。
王小军道:“跟练习过程中一样,那几个穴道都在一条直线上发热,就像都移动了位置似的。”
郭雀儿道:“四川武术门派林立,但最有名的无非就是峨眉青城和唐门这三家,所以唐门的立场就显得很重要,这么多年来,唐家一直保持中立,谁的面子也不买,但同时又谁也不得罪,唐思思一离家出走唐门马上发帖子到峨眉,怕的就是我们趁机收了唐思思入门,显得唐门跟峨眉走得更近了似的,哼哼,唐门还是小瞧了我们峨眉派,掌门师姐也不是那样的人。”
“呃,师父你还是下来说话吧。”王小军不知道江轻霞轻功如何,但她站的这个地方和她的所有举动都像是安全告示牌里明令禁止的一样危险。
王小军在山间蹦蹦跳跳地往餐厅去了,江轻霞看着他的背影逐渐远去,郁闷得http://m•hetushu•com无可自拔。
王小军练的是缠丝手的第二式,他之所以这么勤恳地练习是因为他得预备胡泰来起手式成功后马上就能投入到新的课题中,他以前老听说一句话——当老师的要给学生一碗水,自己就得有一桶水,好在他只有这一个学生,所以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两碗。
“是的。”
“不是……我怕声音大了你掉下去!”王小军倒是也有细心的一面,知道人在危险的地方不能咋呼,就像小孩子站在了窗台边上总得和颜悦色地哄下来才能再揍。
“自然是真的!”王小军又从兜里掏出一个芝麻饼咬了一口道,“你基础比我扎实,脑子比我好使,我看最晚今天你也一定能行。”
“别管我,这上面练功不困!”
江轻霞挥手示意弟子们今日练习完毕,等人都走了她才拽住王小军问:“你没骗我?我教你的起手式你真的一天就练通了?”
胡泰来点头微笑,开始到外面练钻手,王小军看出他有些疲乏和沮丧。他们到峨眉已经两夜一天,王小军也在马不停蹄地赶进度,从今天开始,胡泰来的倒计时正式只有七天了,而他却连起手式都没能练通,这套博大精深的缠丝手后面不知还有多少难关要攻克,这个和-图-书铁一般的汉子心头压力沉重,难免有点犹疑了。
王小军嘿嘿一笑,赧然道:“今天想喝点稀的……”
几个弟子把自己面前的稀粥豆浆默默打包,拎着递到王小军面前……
“可是不么。”郭雀儿也跟着感慨了一声,随即道,“诶,你不是跟我学轻功吗?怎么还愣着?”
王小军学着江轻霞的样子爬上一块悬崖突石,把装豆浆的袋子咬开一个小口,豪迈地仰脖喝干,抹了抹嘴道:“知道么老胡,我已经把缠丝手的起手式练通了,既然我能,你也一定能!”
所以当唐思思出门的时候,就看见王小军和胡泰来啃完了早点,一个在门口另一个在悬崖边上的石头上兴致勃勃地练功。
“你打算在那上面待多久?”唐思思指着王小军问。
王小军道:“练通了。”
王小军慨然道:“我以为武林是传奇和奇迹诞生的地方,没想到更多的是勾心斗角和阴谋暗算啊。”
“师父?”江轻霞被王小军从震惊中唤醒,她努力装作平淡的样子道:“你是想要继续往下学吗?”
王小军道:“我骗你有什么用,再说一个起手式而已,我白天练,做梦都练,练通了不是很正常吗?”
江轻霞见他谨小慎微的样子,不禁有些自得道:“看到了吧,我们http://m.hetushu•com峨眉派的剑法可不是广场上大妈们练的健身操,你是不是有点震撼呢?”
王小军道:“原来余巴川是想当武林盟主啊,全国的暂时当不上,就先弄个四川的当当,一点新意也没有。”
听了王小军的话江轻霞才真正差点掉下去。王小军以铁掌帮少帮主(虽然事实上不是这样)的身份入了峨眉派,她和韩敏自然而然地都怀疑过王小军的目的,所以江轻霞特意第一天就把王小军传唤到了凤凰台,就是要看看他对峨眉绝学是不是别有用心,结果对方表现出了视而不见的状态——如果他不敢看说明他心虚,死盯着看则有偷师的嫌疑,最是这种视而不见才把江轻霞弄崩溃了。人家显然就是冲缠丝手来的!对这个事实江轻霞是有点别扭的,就像一个绝色美女见有陌生男子接近,心里怀疑他是别有所图,最终发现人家对你的姿色压根就不感兴趣,为的就是你手上的半个烧饼一样。
江轻霞纳闷道:“为什么?”
胡泰来哈哈一笑道:“你带的芝麻饼有我的份儿吗?”
到了凤凰台,眼前的一幕让王小军大吃一惊:只见十几个女弟子两人一对,分成五六组,正在相互以剑拼斗!
江轻霞站在一块突出悬崖的石头上,神情平和而专注,不时出声指点某位m.hetushu.com弟子剑招里的破绽,难得的是她一个人看顾这十几个人,居然谁有纰漏也逃不过她的眼睛。
果然,胡泰来眼睛一亮道:“真的?”
江轻霞无语,此情此景,就像一头猪用半个小时就弄懂了你一个月才解出来的数学题,然后又摇头晃脑地跟你说:我脑子笨,咱们明天才开始学高数吧……
江轻霞倒吸了一口冷气,她这么问就是为了试探王小军说的是真是假,结果跟她当年练通之后的情景是一模一样的,这说明王小军真的一天就达到了她当初苦练五个月的效果,五个月啊——她至今清楚得记得师父还因此夸过她天分过人,五个月就天分过人,那王小军这算什么?
江轻霞继续问:“练通之后有什么感觉?”
“我就是打听一下八卦——四叔再见!”王小军撒腿就跑又上了凤凰台,他是估摸着江轻霞那边差不多该散场了。
这两天王小军身在峨眉,对弟子们的长剑也习以为常,也知道剑在峨眉弟子手中是切切实实的武器,从楚中石被困在山上就能看出,但他没想到相互之间切磋也能如此激烈——凤凰台上剑光霍霍却绝少金铁碰撞之声,剑刃往往在间不容发之际扫过咽喉、胸口这些要害地方,要不是看江轻霞面色如常地看着,王小军甚至以为这里起了变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