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5章 余巴川来犯

韩敏闻言双眉倒竖道:“他想干什么?”
马上有几个弟子回复:“只有他一个……”
王小军道:“老胡的病治好了,我们也就该走了,不然我真的继续待在峨眉抢师姐师妹们的早点啊?”
“猖狂!”韩敏怒道,“掌门现在在哪?”
韩敏崩溃道:“经脉都是蕴于身体里的你让我怎么画?”
韩敏点点头道:“也好,峨眉山上都是女弟子,你们两个男的长住确实也不太合适。”她忽然话头一转道,“小军,你下山以后如果你爷爷责问你为什么加入峨眉派你该怎么办?”
那弟子道:“余巴川刚上山,她应该还不知道。”
“记得。”王小军当初学了以后也练过一阵子,所以记得还算扎实,他依葫芦画瓢给韩敏演示了一遍。
“我们没拦住他。”
“我们也是……余巴川往大殿方向去了!”
“我们和他动手了。”
韩敏知道他这是托辞,但经不住他缠,只好拿起笔在他中指上一路蜿蜒向上,仍然解释道:“这是手厥阴心包经,http://m•hetushu•com途经劳宫、大陵、郄门……”一边尽可能地在相近的地方帮他标注出来。
韩敏这一讲又是将近一个小时,她跟江轻霞的教学风格完全不同,江轻霞只会告诉你这个穴道叫什么,然后你去练,韩敏却一定要把它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为什么要先从它练起以及练的时候要注意什么一并说明白,这之后还不算完,她得经过反复考核,等你记得滚瓜烂熟之后才肯罢休。
“好吧。”韩敏无奈道,“但是我得提前给你打好招呼,不是左撇子想练左手必定加倍艰辛,连我自己都是只练了右手,你做好心理准备就是了,我教你的第一式你还记得吗?”
韩敏回头看了他一眼道:“小军,峨眉派的事你就不要掺和了。”
“你是左撇子?”
韩敏意外道:“你想下山去练?”
“余巴川不等我们通报就要硬闯。”
王小军道:“别的不敢说,我绝不会让他把气撒在峨眉头上。”这个话题胡泰来也跟他说和-图-书过,王小军知道韩敏为人细腻,不像江轻霞那么脱线和异想天开,这个顾虑肯定也是她最大的担心。
王小军懊恼地捶了一下左臂,这条生铁一样的胳膊无知无觉,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王小军自知不是余巴川的对手,但想凭着铁掌能为峨眉分担几分压力也是好的,不料这个节骨眼上缠丝手的后遗症居然发作了,自己这副样子别说跟人动手,就算想平平稳稳走到大殿都难!
韩敏二话不说道:“走!”她和那个弟子拔脚就往大殿方向跑去,王小军也想跟上,无奈身体不听指挥依旧是一半身子发沉,他一蹦一跳道:“这个余巴川到底想干什么呀?”
“青城余巴川上山了!”
想到这王小军怒火难平,发狠地将左掌挥出,冷丁就觉一条热线从左肩疾蹿而下,一直流到了左手小指尖!他无意中的一掌,居然和韩敏教他的经脉练法暗合,由此打通了他的手少阴心经脉。王小军一喜,仗着这条新开通的经脉勉力保持着平衡,一瘸一和_图_书拐地向峨眉大殿跑去!
说话间韩敏和那名弟子已经跑远了。
王小军一扬手道:“我也是峨眉派的呀二师叔,诶?你们等等我呀二师叔!”
王小军叹气道:“实不相瞒,我就是那个一。”
“我明白。”王小军对冬卿也并无恶感,不论企业、家族、门派,都得有这么一个出来扮黑脸的角色,难得的是韩敏特意说明。
韩敏笑道:“谁告诉你缠丝手是要双手一起学的?”
“看群呀。”王小军打开微信群,今天的信息只有寥寥几条。
“我情况特殊嘛,我以前练的是铁掌,后来练了缠丝手,这一刚一柔不就抵消了吗?现在我走路发飘,所以我得把这边也练会。”
果然,韩敏点点头道:“那就好,我额外跟你说个事儿——冬卿几次出言阻碍你,不是她对你有意见,她是为了峨眉的脸面着想,毕竟你之前代表铁掌帮,如果你一来峨眉就事事顺遂,江湖上有好事之徒就要指摘我们怕了铁掌帮,这点你要明白。”
王小军一边看一边道:“和图书二师叔你辛苦了。”
王小军讨好道:“大致画一下,我做个提前准备,相当于预习。”
“不……知道……但他说只要峨眉派中有人能接住他十招他就下山……”
韩敏摇头苦笑道:“以后这种活儿还是找你师父去吧,我可教不了你这样的徒弟。”她画完中指,又在王小军食指上画了起来,“这是手阳明大肠经,起于二间,经合谷、手三里、手五里……”
讲到最后老师没烦王小军先不耐烦了,他忽然灵机一动掏出根圆珠笔来道:“二师叔,你就用这个把其它三条经脉给我在胳膊上标注出来算了。”
韩敏吃惊道:“哪有这样的事?峨眉派练缠丝手的人多了,没人有你这样的情况啊。”
王小军道:“右手学会了,左手还不行。”
韩敏又好笑又好气道:“你这都是哪来的乱七八糟的理论,武学上只有刚柔并济的说法,哪有抵消一说?”
“好。”韩敏道,“现在回到你的问题,我刚才没太弄明白你的意思——缠丝手你不是已经学会了吗?”
“不www•hetushu.com是,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是因为右手练了缠丝手以后左右失衡了,所以现在得把左手也练会。”
王小军焦躁道:“你就把后面的方法教给我嘛。”
“难道不是?”
韩敏道:“还不错,那我把剩下的四式也教给你把。”她又在自己的手臂上比划道,“第二式就是手少阳三焦经,途经的穴道是这几个……”
“当然不是,善用右手的人只练右手就可以了,虽然也有左撇子练习左手的,但这样的人百里无一啊。”
这时江轻霞不带任何情绪地发来一句话:“所有弟子听着,不要和他纠缠,放他上来,大家都到大殿外集合!”
韩敏白了他一眼,剩最后的大拇指还没开始标注,忽然就听远处山脚下有人大声呵斥,接着似乎有人动上了手。韩敏刚一愣的工夫,忽有一名女弟子跑上来气喘吁吁道:“二师叔……不,不好了,青城派的余巴川强行闯入说要见咱们的掌门!”
王小军手舞足蹈道:“这几个穴道我都认识!”
韩敏沉声发了一条语音:“他带了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