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章 十招之约

余巴川微微冷笑,朗声道:“老夫只身前来峨眉,女娃们却刀剑相加,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韩敏忧虑地看了江轻霞一眼,最终忍不住对余巴川道:“无论是加盟还是别的要求,我们并没有这个义务满足你。”
江轻霞道:“余巴川说峨眉派中只要有人能接住他十招他就下山,你们怎么看?”
韩敏道:“余巴川只身上山,必定有极深的意图,动手拼命自然简单,咱们可不要落入了他的圈套!”
韩敏道:“你是前辈,我们不能真和你在功夫上争长论短,所以此事诸多不便,我们恩师在世时也教导过我们,无论人还是门派,立世之本在于堂正,不能靠拉帮结派,结盟的事我们峨眉早有表态:恕不能附议。”
王小军忍不住感慨道:“看来我六师妹以后就是峨眉的口才担当啊!”说话的正是唐睿,这姑娘有理时能据理力争,没理时也能搅三分,可谓能文能武,幸好当初考试没被刷下去,不然峨眉在辩论上的战斗力非减半不可。
余巴川大声道:“要么同意加入联盟,要么亮几手峨眉绝学让老夫开开眼!”
饶是此刻气氛沉重,郭雀儿也忍不住咯咯笑道:“敌人都上山了你才练功不嫌晚点吗?”
江轻霞一笑道:“那余掌门想怎样呢?”
余巴川咄咄道:“只要你说做得到我就不再为难你们!”
韩敏道:“既然成立联盟,那就要推选出一个盟主,不知这个盟主的人选余掌门心里http://m.hetushu•com有数了吗?”
江轻霞淡淡道:“敏姐说的话就是我要说的,余掌门还有什么指教吗?”谁都能看出她对韩敏越俎代庖有不悦之色,但大敌当前不便发作就是了。
余巴川怪眼一翻狠狠瞪了唐睿一眼,以他的身份又不好直接跟一个比他晚了两辈的弟子发飙,只好冷冷道:“我来峨眉不是为了跟小姑娘斗嘴的——我以前说的那件事你们想好了没有?”
王小军瞟了她一眼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余巴川眼皮挑动道:“没错,你敢打这个赌吗?”
“不必了!”随着淡淡的声音,余巴川已飞身来到大殿口,众弟子几乎都没见过这位传说中的青城掌门,这时一起定睛观瞧,只见余巴川个子不高,穿一身苦力们经常穿的灰色粗布外衣,下身军绿裤子配军绿鞋,堂堂的一派掌门,这打扮着实是又老气又土气,说他是个挑夫也有人信。但往脸上看,一双眸子精光四射,有种霸气内敛却又不自觉散射出来的威势,让人对视一眼就觉压迫感极强。
韩敏明知故问道:“余掌门说的是哪件事呢?”
“成立‘蜀中武林联盟’的事儿!”余巴川瞪眼道,“你们不必再拖拖延延的,我就不明白,咱们蜀中门派众多,只要同气连声瞬间就能和少林武当并驾齐驱,这么明显的好事你们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余巴川忽然嘿嘿一笑,阴阳怪气道:“我hetushu.com明白了,你们师父考虑周全,选了一个最漂亮的来当掌门,以后行走江湖就能拉拢一帮好色之徒来捧峨眉的场,哈哈,果然姜是老的辣,让人佩服啊,佩服!”他硬闯峨眉当然不会真不知道现任掌门是谁,不过在他见到江轻霞是个漂亮姑娘之后便借题发挥。
余巴川点点头:“想不到峨眉的掌门是这么一个标致招人的女娃娃,韩敏比你年纪大,怎么掌门不是她当?”
“如果我非要勉为其难呢?你们能怎么样,报警吗?”余巴川狞笑几声道,“不答应也行——以后凡是峨眉弟子见了青城弟子三十米外低头,二十米外躬身,十米跪拜,我派弟子不离开你派弟子不得起立,做得到吗?”
江轻霞脸色微变,韩敏立刻道:“论资历,掌门人是我们的大师姐,论功夫德行也是我们中的翘楚,余掌门未免操的闲心太多了,据我所知青城派同辈中你也不是大师兄,那么掌门为什么由你来当呢?”
她话音未落就听山腰上又有人喝斗起来,众人纷纷探身观望,只见渺远的山腰处有一条人影正快速攀升,间或有峨眉弟子持剑阻拦,不过一招一式就被他制服,余巴川身形不停,那些弟子的长剑逐一被他击落,带着烁烁的寒光掉进绝壁深渊,开始是一两把,后来三五把,在朝阳的照耀下就像火树银花绽放一般,众弟子面对这种景观唯有人人静默。
唐睿翻个白眼道:“又不是我们请你来的!你去银和图书行申请扶贫款人家不答应,你也要抬出青城派掌门的身份作威作福吗?”
众人严阵以待却迟迟不见余巴川露面,江轻霞稳了稳心神才道:“余巴川现在何处?”
郭雀儿凝重道:“除了二师姐,我们都没见过他,按辈分来说他还是我们的前辈,功夫嘛……他敢独自上山,必定是这些年又研究出了什么新路数……你这是怎么了?”原来王小军一边说话一边仍然按照韩敏在他胳膊上画的线在练习缠丝手,他现在身子失重,一个肩膀缩着,左手往前一探一探的,形似抽疯。
余巴川忽然喝道:“峨眉派到底谁是掌门?”
韩敏微笑道:“德行这种事太过虚惘,恐怕一时不好说谁就能服众,看来最后还得以武功论高低。”
江轻霞对冬卿道:“你去喇叭上发个全山通告,让所有弟子不得阻拦余巴川上山!”
这时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忽然越众而出,声音清脆道:“青城派上任掌门选了你这个子最矮的接任,好让武林中群豪见了你先起了轻视之心,这个烟雾弹也放得很好啊。”
王小军悄悄地绕到郭雀儿身边,小声道:“四叔,你见过余巴川吗?他功夫怎么样?”
余巴川仰天打个哈哈道:“我堂堂的青城掌门腆着脸来峨眉,盛意拳拳地邀请你们加盟,你们三五句话就把我打发走了叫我以后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江轻霞轻笑一声道:“于掌门这么说可言重了,我就算想下山迎接,你也没给我机会不是?我和_图_书听弟子们说你跑得猴急,想跟你搭句话你也只顾毛手毛脚地抢人宝剑,我还当青城派掌门是个多老成持重的前辈,没想到……哎。”说着哀怨地叹了口气,她几句话就指摘出了余巴川的霸道无礼,又轻轻盖过了弟子们被夺剑之辱,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薄嗔微恼,这要是在闹市区,余巴川不等分辩就得被不明真相的青壮年男性围观者们群殴致残。
这时峨眉四姐妹都已到了大殿门口,弟子们神情严肃地分站在台阶下,青城派和峨眉的恩怨由来已久,余巴川又是武林中风头最劲的高手,姑娘们不禁面有惴惴之色。
余巴川愕然道:“你就是峨眉的掌门?”
余巴川背着手上了山顶,过了好半天十几个峨眉弟子才气喘吁吁地追上来,她们手中铁剑都被打落,有的拿着黑剑,有的则是空手,看起来颇为狼狈。
余巴川嘿然道:“硬闯又怎样?废话少说,让你们的掌门出来见我,我身为青城派掌门,又和你们的师父平辈论交,峨眉派连这点礼数也不懂吗?”
江轻霞沉着脸道:“不是让她们放他上来吗?怎么还有人动手?”
江轻霞语气平静道:“我听说余掌门扬言,只要峨眉中有人能接你十招你就认栽,是这样吗?”
余巴川两条短粗的眉毛一扬道:“说来说去无非就是技不如人怕当不了盟主而已。”
这话说得极难听,峨眉弟子们人人面有怒色,却一时不知该怎么反驳,连江轻霞也是气结。
冬卿道:“兵来将挡,hetushu.com他想一个人就灭了咱们峨眉派的威风只怕也没那么容易,一会他上来咱们就列出十四人剑阵,难道还挡不住他十招?”
“噗——”众人听了这句话无不失笑,余巴川个子低,未见得就是青城派里最低的,可这种话又不能较真,算是狠狠地做了回击。
余巴川道:“自然是选一个德行武功都能服众的人来当。”
冬卿小心翼翼道:“可能这些弟子没收到信息,也可能是……不太服气。”
韩敏不急不躁道:“余掌门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青城和峨眉两派从来就不是什么朋友,我们敬你是前辈才和你说了这半天话,既然不欢,何妨就此散了,不送了!”她竟是下了逐客令。
韩敏语气平静道:“客人如果有客人的样子,我们自然客客气气以礼相待,可像阁下这样硬闯那就无异于入室的蟊贼一样了。”
余巴川嘿然道:“既然是武林联盟,以武功论高低不是很正常吗?”
“我练功。”王小军认真道。
江轻霞微笑道:“正是。”
“哗——”峨眉弟子人人震怒,如果真是这样,那峨眉还不如被灭派了。
韩敏和江轻霞朝夕相处,知道她这副表情已动了真怒,她在身后轻轻拽了江轻霞几下,江轻霞却已大声道:“好!我跟你赌!”
也就是仗着孔雀台和大殿离着不远,王小军才得以连滚带爬地到了大殿门前,他的身子一边轻灵一边揪扯,他到了地方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胸口烦闷难当,实在是比起一点功夫也不会时还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