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章 诡计

余巴川神色木然道:“谁打也是一样,我让你先出招。”他这个“招”字刚出口,郭雀儿已经轻灵如雀儿一样掠了上来。她这一跃,身形优美且轨迹略带弧度,这条弧度在行家眼里那就是轻功练到了家的凭证,这样一来只有她能骚扰敌人,敌人却很难判断出她的落脚处和攻击点!
余巴川看看冬卿手里的黑剑道:“你去拿把铁的来吧。”
这番话一出,王小军差点也跟着点头,他对武功没什么概念,对兵器却有着固执的偏见,现在小水果刀都不让带上火车了,练剑还有个屁用!他这半天也没闲着,左手小指通了之后有丝丝热力流向丹田,他便开始练习无名指的手少阳三焦经,但他的手每每刚钻出去,原先蕴藏于丹田的内力便顺着左手小指逆流而上,这一来如同引狼入室,他一招没能练完整,那股内力便在他左臂里翻江倒海地闹腾,就像个熊孩子闯进了没有大人看管的家里,王小军不胜其烦,但只能咬牙坚持。
余巴川摆摆手,傲然道:“我早就说过,兵器在现代武林中局限大受限也多,枉你们峨眉自称与时俱进,却还死守着剑派的名头不肯丢,我不用兵器,就用这对肉掌跟你玩玩吧。”
郭雀儿本意是把余巴川引出来,在快速运动中将十招尽快打完,对方不上当她也不急,轻灵地在半空中一转身又绕了回来,拳头往余巴川面门前一递道:“第二招!”
江轻霞见她说得轻巧,不禁问:“你……有什么法子吗?”http://m.hetushu.com
寥寥两招之间,余巴川设陷、反扑,冬卿入彀、逆转,两人都展示了超一流的战术意识和身手,尤其冬卿,完美地把剑术和近身格斗融于一体,达到了使剑如臂使指的境界,峨眉剑法博大精深如此,确实是无法轻易舍弃。
韩敏郑重道:“雀儿,那余巴川从山腰闯至山顶不过片刻之间,可见轻功不比你差,你千万不要轻敌!”
余巴川轻功自然不弱,心里也暗自忖度着如果骤然追击能否抓住这只雀儿,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原地待机。
郭雀儿心里一喜,转身和余巴川虚晃了两招,清清楚楚地报道:“五招六招——”余巴川一愣神的工夫,她手掌回切对方脖颈,“第七招啦。”余巴川大怒,猛然直撞过来,郭雀儿轻松躲过,心里已经成竹在胸,这样下去别说十招,二十招三十招也有的打!就在她开心之时,余巴川直冲过她身侧,手爪一张,已抓向了江轻霞的咽喉!
余巴川背着手道:“你们选个娃娃上吧!”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
在众弟子的喝彩声中,余巴川眼看必须后退以自保,不料他只是将身形微蹲,一掌摆在腰侧,另一只手同样化作一团虚影,冬卿的剑幻化出一百个剑身,余巴川的手就幻化成两百只手掌——他硬生生地以快打快用手捏住了冬卿的剑头,当剑身震颤停止的那一刻,余巴川撤手回夺,腰侧的那只手掌轰然拍出!
冬卿摇摇头。
就在瞬间,冬卿右手的和-图-书剑递交左手,黑剑化作一团黑色雾气将自身破绽笼罩起来。
“得罪了。”她劈手一剑刺向余巴川的肩头,碳纤维的黑剑虽然无尖无刃,在她手里一运,竟然发出呜呜的破空之声。
郭雀儿小声道:“论打我不是他的对手,可我是雀儿啊。”
余巴川负手而立,峨眉派上百双眼睛对他怒目而视,更有许多弟子手握长剑恨不得一拥而上把他乱刃砍死,余巴川兀自轻描淡写道:“女娃娃们就是少见多怪,打架吐几口血有什么稀奇?下一个谁来?”
“砰!”冬卿被打得直飞出去,在半空中已经鲜血狂喷。韩敏和江轻霞同时大惊,一起飞身抱住把她缓缓放在地上,冬卿嘴角鲜血不断涌出,眼神迷蒙,喘息道:“此……此人厉害,你们要小心!”
江轻霞扶住她胳膊捏了捏,一切尽在不言中。谁都明白第一个上去的人牺牲最大,要背负起探清余巴川虚实的责任,胜算低风险高,而且以后传出去对名声也有影响,但强敌在侧,姐妹们之间也不顾不上这种虚名了。
峨眉弟子掌声雷动!
余巴川击败冬卿只用了三招!第三招是用压倒性的手法夺剑伤人,其中没有丝毫取巧的成分,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江轻霞的心一个劲的往下沉,她这会才暗责自己做了轻率的决定,冬卿的剑法在四姐妹中都有独到之处,她刚接余巴川三招就惨败而归,她自忖也很难撑住十招,余巴川既然敢来,那就有恃无恐,如果传出去全峨眉没人能接住和_图_书青城派掌门十招,那峨眉的牌子就要栽在自己手里了。她正在胡思乱想的当口,郭雀儿走过来道:“掌门师姐,我去会会他。”说着冲江轻霞顽皮地眨了下眼睛。
以韩敏对江轻霞的了解,清楚她容易冲动的性子,当她听到江轻霞和余巴川达成赌约时就不禁一阵头疼。
江轻霞怒视余巴川,眼中似乎也要滴出血来。后者却背起手,马上恢复了懒洋洋的常态。
冬卿不声不响地上前一步道:“掌门师姐,我去。”
只是在这兵荒马乱之际没人能顾得上他,几个弟子上前救护冬卿,她没有生命危险,但看样子伤得不轻,没个一年半载恐怕很难痊愈。
冬卿从背上抽出黑剑,恭谨地冲余巴川鞠了一躬道:“余前辈,晚辈想以剑法讨教,前辈可以自选兵器,当然也可以用剑,你决定吧。”
江轻霞道:“哪位姐妹去领教一下余掌门的高招?”
余巴川蓄力已久,这时终于轰然出手,他动作怪异地弹跳而起,像只凭空蹦起来的猎夹,可惜猎夹只能咬住凶猛的走兽却夹不住灵敏的雀儿——郭雀儿再次从旁滑翔而走,咯咯一笑道:“马上就要三招了哦。”两个人往来反复又这样打了两个照面,余巴川始终没能擦着郭雀儿的边,却是四招已过。
“咦?”王小军看着余巴川第三招的掌法十分眼熟,依稀就是他和胡泰来在火车上参详过的,被他取笑为“街机秘籍”的册子,这一掌乃是册子上的第一招,所以他印象还算深刻。那册子得自余巴和-图-书川的兄弟余二,他和胡泰来一直以为就是本青城派的入门掌法,这时见余巴川珍而重之地使出来已明白不是那么简单。他右臂熟练了缠丝手之后,也领悟到了缠丝手的修炼秘诀,这门功夫若想大成,不是逐一练通了就行的,而是要整条手臂的穴道点、经脉线,点线合一相互沟通相互融合才行,于是在联系左臂的时候他就学了乖,不住用已经通融的小指经脉呼应无名指经脉上的穴道,与此同时,源自右臂、现在储存于丹田的内力不断顺着小指经脉来骚扰左臂的修行,就如同一支装备整肃的正规军要攻打地主老财的土院子,王小军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可只有自己能感觉到:这副身体从右臂到丹田,再从丹田到左臂,就像穿了一件V字型的紧身衣,箍得他有苦说不出,而且箍也罢了,力道还不均匀,就在这时,左手无名指手少阳三焦经像是受了来自于右臂内力的惊扰,竟然“嘣”的一声骤然发热而通,王小军也情不自禁地又哼了一声。
郭雀儿展颜一笑道:“知道了二师姐。”她蹲身又查看了一下冬卿的伤势,这才大步走上场,这姑娘不像冬卿那么谨守规矩,她大大咧咧地冲余巴川扬扬下巴,随口道:“喂,接下来我跟你打!”
毫无疑问,峨眉以前是大派,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以后也将是大派,峨眉的武功细致绵长,讲究浸透和慢修,假以时日自己姐妹必定会逐渐攀升为顶尖高手,那时才能真正在武林中立于不败之地。但现在,师和*图*书父早逝,派中师妹幼小,更别说弟子们了,在这青黄不接的非常时期,韩敏的主张就是委曲求全。余巴川敢独自上山口出狂言他必定是有所准备,而韩敏也清楚自己和余巴川这种超一流高手之间的差距,所以她早打定主意——哪怕顾左右而言他、虚以委蛇也一定不能回应余巴川任何条件和挑衅,大不了给他占些嘴上的便宜,这个场子以后再找不迟,但江轻霞冒冒失失的一句话让她的计划全泡了汤,无计可施之下她也只有暗自筹措准备动手,全力以赴接对方十招她还是有五六分把握的,可她还是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戒备他别的阴谋上。
江轻霞顿时醒悟,郭雀儿这是要以轻功和他缠斗,她稍稍心宽,便点了点头。
余巴川眼光老到,一打眼就看出对方的门道,随之也就明白了郭雀儿的目的。他双臂微张,像一张铺开的网似的等着郭雀儿来投,郭雀儿也是艺高人胆大,身形直掠,右掌切向余巴川的肋下,余巴川稳若螳螂捕食,拿捏好时机静极而动,他双臂一夹,郭雀儿眼看要被夹住,偏偏在最后关头以一种极其婉转清越的姿势又飞走了!随即脆生生道:“第一招。”
余巴川心里发急,如果就这样给对方托过十招他自然不甘心,于是索性恶狠狠地扑向郭雀儿!
余巴川身子不动,待冬卿剑招已老冷丁极速闪身袭向她身后,冬卿手腕转动,黑剑侧击,余巴川见对手上当,腰身一拧整个人像条弹簧似的复又回到原位,他双掌一并要硬夺冬卿的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