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章 大战余巴川

想到这王小军双腿一拧,身子得以在半空中停顿了零点几秒,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他的手掌已经拍上了余巴川的小腹。
江轻霞在王小军身后小声道:“小军,你退后,这个人你对付不了。”
王小军道:“你瞎啊,看不出我是峨眉派的吗?”说着双手一指身上的衣服,马上嘿然道,“不好意思,我那制服洗了。”这倒不是他故意搞笑,这次出来他和唐思思几个人都没带什么衣服,那件制服发给他以后王小军也真就当宝似的见天穿着,不过这么闷热的天气换得也勤点,真的是洗了……
能在半空中还发出如此霸道凌厉掌力的,一定不是峨眉武功!余巴川忽然想起许多年前,在武协大会上,让他倍受屈辱的那一掌!
两个人交叉往来战在一处,余巴川瞬间就发现:这小子哪里是不会进攻,明显是只有进攻起来才更得心应手!
对这点余巴川是有强烈自信的,其实他若跟王小军一味硬拼的话王小军或许支持不到现在,但面对这样一个后辈小子,余巴川属实不想出此下策,主要也是对王小军那不深不浅的内力和刚猛的掌法有三分忌惮,他身在敌人地盘,敌伤一千自损二百这样的代价都不能轻易认头,好在这四十招一过,他对对方的套路已有大体了解,王小军双掌一错与他擦身而过的当口,余巴川面露狰狞的笑容,按照对方呼吸的节奏和掌法的路数,他预测出王小军下一秒必然身子往左,结果也果然如他所料!
这声音极低的一句话全让全山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余巴川和王小军斗了31招,按约定余巴川已经输了!峨眉派弟子们这时纷纷伫立,把目光集中在场上剧斗的两个人身上,很多人是这时候才看见王小军的身影,在众多目瞪口呆的面孔中,江轻霞也是其中之一,或者说,峨眉四姐妹都是一般无二地看傻了眼!
“咦?”王小军挠头道,“我现在这么有名吗?”
余巴川怒极欲狂,面前这小子,掌法不讲规矩也就罢了,比武更不讲原则,明明是你先逃开的,这会又得和*图*书理不让人地冲上来——早年间他也是那种漠视规矩的人,可所谓漠视,起码还知道规矩是怎么定的,而眼前这小子简直就不知规矩为何物,他还是第一次见武功这么高,却如此臭不要脸的人!
余巴川无奈之中还是撤身和王小军对了一掌,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王小军借力飘然远去,有些狼狈却最终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王小军同时也领教了对手的厉害,他眼见着余巴川的手指点来,想躲愣是没躲开,不自觉地运起缠丝手的功夫,把胳膊里穴道经脉来回乱移,这才没有被点中。
“砰砰砰砰——”王小军也知道自己和人家有实力差距,不由分说双掌狂拍而出,就像一个装了蓄电池的整蛊弹簧娃娃,但凡有人靠近就嘣叭乱炸,余巴川这气不打一处来,以前只知村头无赖打架有王八拳,今天终于见了王八掌,说是掌法吧毫无章法,可又杂又快,自己以武林宗师的身份,别说被打中,就算衣角被沾上也丢不起人,他飞身转向王小军背后,王小军一拧身照旧是一顿胡拍,余巴川终于耐不住性子,同样以双掌扑击,就听“啪啪啪啪啪”声响不断,两人以快打快也不知对了多少掌,王小军猛地跳出圈外,抖搂着手道:“妈的好疼!”
这时有人小声地说了一句:“已经31招了……”
王小军喝道:“骂街我换我六师妹——你是打架还是骂街?”
不过余巴川最终还是耐着性子等王小军过来,刚才这小子一直在全力防守,余巴川要看看他进攻的套路如何,他深知有的武功门类专擅防守,一旦进攻就会漏洞百出,峨眉派自古全是女人,在防守上自然有独到的地方,他要抓的就是对方进攻的破绽!
“躺下!”余巴川厉喝一声,手掌提前往王小军要去的地方拍落!
再有五招必定将这小子重伤在我掌底!
余巴川这才认真打量了王小军一眼,见他岁数不大神情迷糊,胳膊上小动作不断,从哪看都不像是练过功夫的人,顿时有了大体判断:这和-图-书就是一个出来胡搅蛮缠瞎打岔的小丑,希望拖延时间带来转机,当下皮笑肉不笑道:“想不到峨眉派还收男弟子,真是藏污纳垢啊。”
“看巴掌吧你!”王小军觉得歇好了,不等他多说晃动着双掌主动撵了上来。
余巴川没有追击,只是静静地站在当地,这一回合下来看似高下已分,但他内心的震惊也是无与伦比!和这少年对了一轮掌,他只觉胳膊微麻,而且那麻劲是一圈圈呈涟漪状往手臂上散去,这种情况他已多年未见,最叫他心惊的是:在青城派,绝无人有此功力!余巴川心里晦暗发凉,他本想着此役顺顺当当地挑了峨眉派,结果阻碍重重,韩敏也就罢了,面前这孩子不过二十左右,竟然能和他堂而皇之地并驾一时,长此以往,峨眉迟早要凌驾于青城派之上!
“这是铁掌帮的功夫!”余巴川变色道,“你……你是王小军!”。
王小军这电闪雷鸣地一出场……说实话也没几个人注意到。峨眉派现在整个乱了套,救死扶伤的、相互安慰的、忧心忡忡的,山顶之上叽叽喳喳、纷杂如群鸟归巢。一百多个姑娘集体发了慌,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更发慌的事情。
当初王小军问段青青铁掌第二重境如何突破,段青青告诉他只要继续不停地练习,这也不是敷衍。铁掌第一重境所要求人做到的就是拥有坚韧无比的身体和外功,继续练习之后会由外而内地产生变化,那就是积聚起浅薄的内力!这时,就自然而然地升级到了第二重境。
“啪!”
而王小军在余巴川眼里也算不上什么异军突起——他作为在场的唯一一个男人,余巴川早就注意到他了,只是他刚才一个劲地出怪相,余巴川直接把他当成了因为有残障被峨眉收留的杂役。这时见他横来挡路,余巴川不禁问:“你是什么人?”
对于中途罢战,王小军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他既没把自己当高手,甚至也不把这一仗归为比武,打架而已嘛,这一轮招架不住了我就先跑开,等我歇一歇咱们接着拼命,余巴川盛名和-图-书之下,他也没指望能打过对方,刚才那一拨狠拼,他手臂疼痛难忍简直就像要断裂一样,这时只觉右臂和丹田之间丝丝热力传递,居然有种畅快的感觉,而左臂就要差一些,似乎有层隔膜阻碍了内力的传递。
以王小军的身体底子其实是无法突破第一重境的,但由于机缘巧合和几分运气被他蒙混过关,而他的身体却默认他此时已经进入了第二重境,所以他在和唐缺动手的当天,其实就有断断续续的内力产生了,只不过因为他走火入魔这些内力就一直积聚在胳膊里,这也是铁掌帮武功的特色之一,打底,生力,贮于丹田,有了这些根基,再正式学习内功就更能事半功倍,于王小军而言,那些内力就待在手臂里,像本该储藏在油箱里的汽油都跑进了车轮里一样,原因就是他急功近利的练法使得手臂内经脉焦灼阻断了通路。上峨眉修习缠丝手之后他的经脉得以被慢慢盘活和修复,这些内力便顺理成章地归于丹田,这里要顺带一提的是:王小军之所以能一天就练通缠丝手,除了坚韧的铁臂带给他的支持,更因为他手臂里的内力在起作用,就如同刚才他练习左臂缠丝手被内力按摩而速成是一样的道理。只是这一切王小军自己都无从知晓,江轻霞她们就更不会明白了。
王小军右掌直击,余巴川就势一引错开他的进攻路线,随即用掌缘砍下,王小军左掌像是早和右掌有过约定:你主外我主内,这会斜着一托把余巴川的小臂架空,右掌回扫,他一招一式清清楚楚又蛮横无比,透着股“我只要出掌就只会进攻、我只要进攻你就必须防守”的霸气,这两招看似粗狂,实则暗中又带着千锤百炼的机警和精细,余巴川如果强力对抗本也可行,可他为了显示自己在招数上更胜一筹,一心用招式化解招式,他左肘抬起牵制王小军回扫这一掌,趁着空门便去抓他咽喉,王小军双腿在地上一弹,整个人都往余巴川怀里跳去,左掌适时地挡在脖子前,同时右臂继续回收,这招意图很明显:我要前后夹击把和-图-书你和你想抓我的手一起拍扁!
王小军摆手道:“师父放心,我有丰富的打青城派的经验,今天新仇旧恨我要一起算!”
王小军不耐烦道:“别扯臊了,你看你底限这么低我六师妹都懒得骂你了。”
余巴川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门派和这个小年轻有什么新仇旧恨,料来他只是随口说说,当下阴阳怪气道:“你小子好艳福啊,小美人掌门……”
余巴川脸色一沉,他纵横江湖几十年,还没被人这样指着鼻子挑战过,就算有同辈高手看他不顺眼,往往也只能指摘他气量狭窄容不下人,从没人敢说类似的挑战言语,今天被一个小孩子不耐烦地再三喝问,倒显得自己多胆虚似的,余巴川沉声道:“你若接得住我十招我就饶你一命。”
“尽废话!”王小军左掌一晃,右掌跟身进步已拍了出来。这一下别说别人没想到,连江轻霞也吃了一惊!峨眉派的姑娘们和王小军朝夕相处时间也不算短了,谁也没看出来他说打就打,还是个小暴脾气。
这时唐睿指着余巴川大声道:“你和我师兄已经打了四十招了,你还要不要脸?”
王小军大惊,这一招他确实落入彀中,但就在万分危急之时,他眼中又出现了木人桩那根横出来的桩手!当初他苦练掌法,有一次体力不济时脚下打滑正好滑到了那根桩手下面,若要强行站起头顶势必会受伤,当时不及多想他顺势滑倒用手掌在桩身上托了一把才站稳,那次他也是吓了一身冷汗,此时此景,王小军灵机一动,身子像条鱼一样游于半空,手掌则往余巴川小腹拍去,但这样一来他身子直落速度加快,眼看手掌在触及对方之前就要滚入尘埃,王小军脑中电光火石地出现了郭雀儿寥寥的话语:轻功就是对身体操控的功夫,很多时候我们觉得要失控了,其实还有大把补救的时间,只要你善于发掘!
韩敏勉力活动着还不大灵光的上身,缓缓走到江轻霞身边,朝她递来一个满是疑问的目光,江轻霞只是缓缓摇头,表示自己也搞不清状况。她教王小军缠丝手之前也曾问过他根和-图-书底如何,王小军则说他只练过铁掌帮入门的功夫,通过平日的接触,也看得出他对内力轻功一无所知,甚至连穴道都不认识一个,但今天再看却根本不像他说的那样,场上的王小军内功明显已有相当深的根基,而且招法精妙,哪里是什么只练过入门功夫的新手?自己这个掌门只凭别人一言一语就轻信不疑,实在是幼稚。想到这江轻霞轻轻道:“敏姐,我……”
“咦?”余巴川一眼就看出王小军的招式气象不同,他研究峨眉武功多年,深知峨眉派“绮丽繁复”的特点,这少年的掌法却至拙疏直,但转念一想又不禁好笑,什么至拙疏直,无非就是底子粗浅罢了,看来自己是想多了。他好整以暇地用手指点向王小军右臂,满拟封住他穴道再一脚把他踹飞,不想手指刚粘到对方皮肤就觉里面骨碌碌地一转,就像里面全是滚珠和轴承,余巴川微惊,不禁道:“缠丝手?”
余巴川嘿然,刚才看到韩敏他已起了歹心,这时见到如此出挑的峨眉弟子他当然不会再考虑什么十招之约,换句话说,只要伤了王小军他就觉得这趟峨眉之行是值得的!
韩敏全神贯注地看着二人拼斗,这时只是道:“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余巴川面色凝重道:“你……”
其实这倒是江轻霞多想了,王小军对她没有撒一句谎,他只练过铁掌帮的入门掌法这更是一点也不假,只不过他那个练法有点特别而已——他三天打了二十七万掌,后来又跟许多人交了手,打出去的掌加起来也有好几十万了,熟能生巧,就算个傻子也没法不精妙,至于内力,那就是王小军的特殊境遇了。
两个人一招之后就都对对方有了新的认识,余巴川满以为王小军是山上哪个大姐头的弟弟之类的亲戚,最多在哪个武师那练过几年拳脚,热血少年想要英雄救美也不足为奇,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就学会了缠丝手,心里暗自揣测:难道赵念慈临终前还收了一个关门的男弟子?他心里只是疑惑,但自然也没有把王小军真正放在眼里,他正面一突,伸手去拿王小军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