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2章 解毒之法

胡泰来道:“还没想好,我琢磨着要不要开个口放血。”
“二师叔还有事儿?”
王小军把自己如何找韩敏学缠丝手、余巴川突袭峨眉、自己怎么和余巴川大战了200多招的事儿讲了一遍。
“逼毒啊。”胡泰来道。
王小军点头。
这时全山都回荡着江轻霞的通告声,王小军惆怅道:“咱们可欠下人家人情了。”
王小军无语道:“你怎么满脑子全是陋习陈规,大不了我再拜她为师,问完了再让她开除一次行不行?”
王小军道:“要不我再去问问江轻霞,你等着。”
江轻霞假意恼怒道:“你把峨眉的缠丝手教给外人,这难道还不够吗?”
王小军摆手道:“可别这么叫,铁掌帮是按武功强弱排继承的位次,以前我是第四顺位继承人,你们以后还是叫我小军吧。”
王小军也悄悄地估算了一下,凭自己现在的身手,段青青可能勉强不是自己对手了,接下来就是大师兄王石璞,想到大师兄那深不可测的样子,王小军暗自摇了摇头,喃喃道:“难,难啊!”
唐思思瞬间恍然:“她们也是为了你着想。”
“好!”胡泰来兴致勃勃地在树前蹲好马步,紧接着一拳打在树干上,拳头离开之后,白色的树皮上便留下一大滩黑色的斑,王小军看得有门,道:“加油,快点打!”
“那你准备怎么把毒逼出来?不能就让它待在手里吧,你这以后吃馒头吃面包都是事儿,手把肉也吃不了了。”
韩敏翻开了几页,神情为之一动道:“这里面可不全是鬼鬼祟祟的掌法,有很多堪称精妙,这个余巴川说来也真是不简单,可惜就是不走正路。”她抬头道,“这上和-图-书面的招式你都学会了吗?”
唐思思小声道:“你没发现吗,全山的妹子都在看你耶。”
至于江轻霞,对韩敏确实是有一点芥蒂的,面对韩敏,她确实有种自卑又自负的矛盾心理,峨眉派每有大事发生,往往都是韩敏出面料理,这次余巴川的事上就是典型的例子,江轻霞素来知道韩敏除了在派内的威望,武功可能也比自己为高,通过今天韩敏两次出手相救自己,她才猛然发现韩敏武功竟然比自己高出那么多,而第二次韩敏舍命相救才让她彻底明白,韩敏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峨眉派。余巴川几次出言讽刺她是花瓶确实让她心生动摇,曾一度真的想把掌门让出来,但经过姐妹们的一番劝慰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峨眉派不能没有她!
“那你给了我们你怎么办?”
王小军笑嘻嘻道:“说到这个我还有份薄礼送给你们。”说着他从兜里掏出那本薄薄的册子扔给韩敏道,“这是我在余巴川的弟弟那找到的,上面全是一些鬼鬼祟祟的掌法,你说的那一招就是从这学的,余巴川作茧自缚,所以才气得冒泡,这册子就送给你们,以后再见了余巴川也好有个防范。”
“什么?”胡泰来大吃二惊。
江轻霞咯咯娇笑道:“你现在今昔非比,回去以后怕是要直接提前成第一顺位继承人了吧?”
王小军指了指喇叭:“开除我呗。”
王小军错愕道:“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不是峨眉派的?”
胡泰来一看也吓了一跳,他疑惑道:“你是想让我把缠丝手的功法用在拳头上?”
胡泰来一笑道:“你怎么满脑子全是投机取巧?事情都到了这一和*图*书步了,自然是自己想出来比问人更有意思。”
王小军打量他一眼道:“你这一整天都在哪啊?”
王小军暗暗地叹了口气,知道这是峨眉派的一份善意,他作为铁掌帮的弟子,加入峨眉必定会被江湖人所笑,自己的爷爷和老爹也不会轻易饶过他,另一方面,峨眉四姐妹也不愿意再沾他的光,把他开除出派,以后峨眉有什么事他也就没有义务再出手帮忙了。当初他是为了学缠丝手给胡泰来解毒才拜江轻霞为师,现在缠丝手学会,人家不求回报地又放他出派,这份人情可欠大了。
“先不说这些了,你的毒逼得怎么样了?”王小军说着话往胡泰来右臂看去,不看则已,一看顿时吓得几乎跳起来——胡泰来的右手如今漆黑发亮,就如同用一块石墨雕成似的!王小军叫道,“怎么越严重了?!”
冬卿面无表情道:“其中原因你自己想。”
王小军细看才发现果真如他所说,胡泰来的手臂已经基本恢复了常色,只是右手像在浓墨里浸泡过似的。
“什么出什么事了?”王小军比他还迷糊呢。
四姐妹经此一役同心同德,再无心结。
胡泰来道:“你都已经被开除了,再去问这个不合适!”
“那就难怪了,余巴川刚才来过了你知道吗?”
唐思思见王小军出来,急忙从台阶上站起来道:“江轻霞她们找你什么事?”
王小军道:“大体都有个印象,也没来得及都学。”
“那你怎么还不走?”
唐思思笑道:“我在这她们不方便嘛。”
“为什么呀?”唐思思急了。
王小军尴尬地搓手道:“我是早该走了,你们要开内部会议打声招呼嘛。”m.hetushu.com
“彼此彼此嘛,她们教了你缠丝手,你帮她们打跑了余巴川,铁掌帮和峨眉派深度合作,这叫与人玫瑰手有余香。”唐思思嘿嘿一笑道,“成为男神的滋味怎么样?”
王小军也是深深鞠躬道:“多谢大家的美意,我建议咱们都起来吧,三师叔又流血了——你赶紧下山挂个急诊看一看去吧!”
……
“什么?”胡泰来大吃一惊。
胡泰来上气不接下气道:“你为什么被开除出峨眉了?”
“呃……”王小军没话说了。
唐思思翻个白眼道:“你这个见色忘义之徒——我要去餐厅了,你自己把妹吧。”说着真的走了。
王小军吃惊道:“为什么呀?”
王小军马上手搭凉棚假装看天,实则鬼鬼祟祟地四下张望,只见姑娘们或单身、或三俩成群地也往自己这边窥探着,王小军顿时挤眉弄眼道:“诶别说,真的是!怎么光看一个上来搭讪的也没有啊?”
其实王小军通过短短数日的接触也大体摸准了江轻霞的性格——有点小霸道,还有些自负和自傲,这也不能怪她,在20岁出头就成为武林六大派之一的峨眉掌门,任谁都会有点飘飘然的,与此同时,江轻霞不但执掌着一个门派,还管理着一个财团,如果没有一呼百应的执行力和威望肯定是不行的,这点独断是每个总裁式人物必不可少的特质。
韩敏瞪了江轻霞一眼,心说这妮子怎么商场上精明无比,一旦处身江湖说话这么白痴,你说王小军有资格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那不是说铁掌帮再没别的高手了吗?这话要传到铁掌帮别的人耳朵里,恐怕又是一桩能惹起事端的由头,看来以后还得对她多加教和*图*书导。韩敏打岔道:“小军,你在树林里败中取胜那一招很妙啊,是灵机一动呢还是早有计划?”
“你先把气儿喘匀了再说话——他已经被我打跑了。”
韩敏忽道:“你还不能走。”
“说的是呢。”
王小军整理了一下头发,扒拉扒拉眼角,正要往一群看着自己笑眯眯的妹子堆里凑合,就见胡泰来从远处飞奔而来,一边大声道:“小军!小军!”他也老远看见了王小军,一口气跑过来忧心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韩敏道:“今天你打跑余巴川,替峨眉排解了一次危难,我们还没谢过你。”
冬卿擦了擦嘴角上的血,勉强一笑道:“以后你可不能再喊我师叔了,王少帮主。”
“你现在有心情玩啦——咦?”王小军忽然道,“自从你练缠丝手之后,是不是就再也没练过拳?”原来他发现胡泰来无意中把右手攥成拳抵在一棵树上,而被他拳头划过的地方则留下浅浅的一道黑色印迹。
王小军摆手道:“慎重,你这手上全是毒,开个口子一旦感染了就麻烦了。”
江轻霞郑重道:“既然王小军已经不再是峨眉弟子,他身为客人帮我们峨眉化解了危机,咱们也要有所表示。”说着冲王小军俯身鞠了一躬,韩敏和郭雀儿跟着江轻霞也都垂首弯腰,连冬卿都挣扎着站起随同众人一起鞠躬。
王小军愕然回头,见江轻霞正拿着扩音器冲自己挥手,王小军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江轻霞又煞有介事地说:“虽然他已不是我们的同门,但还是我们的客人,大家见到他之后不能失了礼数……”
“男神?”王小军纳闷。
王小军摊手道:“开除我总得有个原因吧?”
胡泰来听得咋舌m.hetushu.com不下,又是神往又是惋惜道:“可惜!我居然没看到!我听说你被开除出了峨眉,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就赶紧下来找你了。”
王小军站在原地道:“你希望我永远是峨眉万花丛中的一点绿啊?”
韩敏冲江轻霞递个眼色,姐妹俩心意相通,江轻霞微微点了点头,她面对王小军道:“王小军,我以掌门人身份通知你,即刻起你被开革出峨眉派,以后你再不是峨眉弟子,峨眉派有任何事也与你无关。”
王小军道:“江轻霞把我开除了是为了让我不用限制于峨眉弟子这个身份。”
至于韩敏,她对江轻霞的感情则简单得多——就是一个大姐姐在看护着一个能力出众但有点傲娇的小妹妹,偶尔小妹妹闹脾气,她就哄一哄。
胡泰来点头道:“峨眉派卖你的是面子,对我却是有恩。”
当王小军刚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就听全山的喇叭嗤嗤一响,然后江轻霞用很古怪的声调宣布:“通告,由于一些特殊原因,我宣布将峨眉弟子王小军开除出派——”
胡泰来依言数十拳砸在树上,每一拳下去树干都黑几分,他的拳头则颜色不住变浅,胡泰来越打越起劲,到了第三十拳过后,他的手已经变成灰白色,那棵树大约有十多公分粗,此刻被打得忽悠乱颤,胡泰来好久没这么痛快地挥拳,打得兴起,运上全部功力猛击而出,只听噗的一声,他的拳头直捣进树干里,深没至腕!
胡泰来示意他放松,笑道:“以前毒在整个手臂,现在都被我逼在手上,自然看起来愈发黑了。”
郭雀儿道:“你还抢同门的早点!”说到这她再也忍不住,咯咯地乐出了声。
王小军乐呵呵地问:“你们有复印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