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章 掌门和掌教

王小军崩溃道:“果然是误会了,那么我们想见净禅子道长,您能不能给引荐一下?”
王小军一直以为所谓金顶是类似于金銮殿的地方,此刻一看不免失望,原来金顶就是一个铜制的像小凉亭似的建筑,里面供着五尊鎏金神像,不过细看之下发现这亭子周身流光溢彩而又不失质朴,看介绍是明代建成,这才感觉到不凡之处。
妙灵子道:“武当作为一个教派,我是掌教,作为一个武林门派他是掌门,有道友参研道法、主持法会找贫道没错,像这位小友指教武功就要去找净禅子了,贫道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吗?”
净禅子听到动静回身扫了一眼,微微一笑道:“既然同是道友,就让他们随我来吧。”小道士们急忙把王小军让了进来。
王小军小声提醒胡泰来:“他这个岁数的老头躲还来不及,你还敢跟人动手?要把这位碰撞出个意外,全国的道士都不能和你善罢甘休!”
胡泰来善解人意道:“江轻霞没说清咱们的身份怕也是有特别的顾虑,净禅子若是知道王东来的孙子来找他,自然就明白你的目的,反而更有可能避而不见。”王小军点点头,深以为然。
胡泰来一激灵。
王小军点点头:“难怪这里的工作人员招待咱们有种‘招待旅游局长儿子同学’的假殷勤,原来真把咱们当成蹭玩蹭住的小朋友了。”
净禅子看出三个年轻人有点无措,和蔼道:“看不出三位年纪轻轻居然都有心向道,可谓善莫大焉,小友们都在哪座仙山修行啊?”
胡泰来纳闷道:“那你呢?”
三个人http://www.hetushu.com一起吃惊道:“你不是武当掌门?”
“不妨说来听听。”
王小军转念一想随即醒悟——江轻霞在他来前就提醒过他,不要被老道的太极拳打得晕头转向,看来是有先见之明的,这净禅子假装一问三不知,可不是要借力化力吗?王小军嘿嘿一笑道:“道长您就别打马虎眼了,行就行,不行……我明天再来问问。”
“净禅子”道:“贫道乃是武当掌教,法号妙灵子。”
“你怎么知道的?”观里的人毫不犹豫地应了一句。
胡泰来抱着万一的希望道:“那道长您也会太极拳吧?能不能赐教一番?”
胡泰来看了半天,迟迟疑疑道:“这武当掌门当属绝世高手,从外表竟看不出半点端倪。”
王小军幽幽道:“我吸一吸仙山的灵气,说不定明天就看破红尘找妙灵子出家当道士去,那就一切烦恼都没有了。”他接着道,“凭我的悟性,可能预计在明天早晨8点35分左右就能参透红尘!”
唐思思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妙灵子笑道:“差不多吧。我见你们在武当别院入住,还以为是外地哪位道兄的高徒来找贫道论道,没想到是误会了。”
“哦哦。”净禅子点了两下头,看样子是不明所以,可出于礼节又不好再细问,他换个话题道,“小道友是有什么道法上的问题要和贫道一起参研吗?”
王小军他们便在净禅子下首局促地落了座,此时此刻,王小军终究还是有点紧张,净禅子是公认的武林泰斗,就行政级别hetushu.com而言也是副部级,市长省长见了人家也得客客气气的。自己虽然是“前”铁掌帮第四顺位继承人,这差距可是天上地下了。
胡泰来眼见以后说不定还能不能再见净禅子,急忙起身抱拳道:“晚辈是黑虎门弟子胡泰来,有个无礼的请求,想见识一下净禅子道长的太极拳,希望道长不吝赐教。”
王小军扬着手里的房卡连声道:“自己人!自己人!”他拿着这张房卡无论是坐缆车还是进收费景点都无往不利,工作人员往往都高看他一眼,这是尝到了甜头。
王小军一听这是人家在盘问自己的门派,他这会也想明白了,自己等人上山净禅子未必知道,这是碰巧撞上了才得以被接见,倒不见得是人家明知故问,于是忸怩道:“我叫王小军,以前是铁掌帮的,后来投入峨眉门下,不过很快就被开除了,说起来现在是无门无派。”
妙灵子笑道:“等你40岁了老道也早就烧成一堆骨灰与世长存了。”这妙灵子说话诙谐有趣,万事不介于怀,要说也算得上是绝世高人,可惜不是王小军他们要找的那种……
妙灵子道:“我和净禅子各司其职互不干涉,你们想见他就得去找武当派的门人。”
唐思思叹气道:“我就知道你的美女掌门做事不靠谱,她肯定没跟武当的人说清楚咱们的背景,从一开始就错了,那个接待咱们的王道长显然是武当教里负责公关的。”
妙灵子瞪起眼睛道:“会也是为了养生练过几手而已,再说老道都快70了你忍心和我打架吗?”
王小军朝妙灵子鞠了一躬道和-图-书:“给道长您添麻烦了,我们这就告辞——说不定我40岁以后哪天大彻大悟了再来找您请教道法。”
当下领导和记者们都有专人陪同下山,净禅子在十几个门人弟子的围护下向山腰的休息处走去。看热闹的游客们也都心满意足地散了,王小军尾随净禅子往前一冲,有几个小道士便出手将他拦住。
王小军讷讷道:“就是一个系统两个单位呗?”
他从山顶一路逛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来在一处宏伟的道观前,王小军也没心思进去,于是拔脚路过,不料从微敞的观门里冷丁丢出一块没吃干净的西瓜皮,不偏不斜地砸在王小军胸口,啪叽一声溅得他浑身汁水淋漓!王小军这两天本来就心情不好,此刻不禁怒从心头起,也顾不上瓜皮是谁扔的了,脱口而出道:“你有病啊?”
王小军再也耐不住性子,双掌平推将观门撞开,里面的情形却让他大吃一惊!
王小军调整了一下语气,缓缓道:“武协您想必是知道的,我爷爷王东来再有两个月不在武协露面就会被取消身份,青城派的余巴川您也不陌生吧?他想利用这个机会顶替我爷爷的位置,居然派人去铁掌帮暗算我……”他把这段时间青城派的所作所为、怎么误伤了胡泰来,自己怎么上了峨眉山拜江轻霞为师都详细地叙述了一遍,然后道,“所以我想您帮的忙就是在武协大会上阻止余巴川进入常委,我知道这事很冒昧,但余巴川的为人您也该清楚,这人心术不正,让他入了常那武协可就要走上不归路了。”
唐思思见他道骨仙风的样子不禁感慨http://www.hetushu.com道:“净禅子好有范儿。”
王小军依旧背着手缓缓在山间踟蹰,既像是忧国忧民的大领导在视察,又像是没儿没女的孤寡老人午夜独行,总之那样子看着又伤感又矫情……
这时天色已黑下来,王小军他们此刻还在天柱峰峰顶的道观中,要不是和妙灵子聊了这么久,只怕早被工作人员赶下山了,利用这个机会王小军正好背着手四处溜达,一脸悲天悯人道:“老胡、思思,你们先回去吧。”
净禅子到了金顶下面的院中,有道士迎上把众人引入一间宽敞的屋子里,净禅子挥手屏退门人,率先坐下道:“三位小道友也坐吧。”
净禅子不悦道:“贫道打什么马虎眼?”说着拂袖而起,看样子竟是要下逐客令了。
“参研?”王小军纳闷地想这老道也太会打岔了,我既然明说了自己是武林中人,谁和你参研什么道法,当下索性道,“道长,我来武当是有件事想请您帮忙。”
王小军愤然道:“这个余巴川真会装,还通玄——”他转头问唐思思,“余巴川还有个叫通玄的道号吗?”
“嘿!?找茬打架是吧!”
净禅子一愣,继而恍然道:“你们……你们要找的是武当掌门吧?”
王小军嘿然,他本也没想着一次就能成功,今天不行大不了明天再来,就算最后老道也不吐口,只要这件事给他留个印象就是达成目的,所以他也没往心里去。
净禅子听完良久之后才掻了搔花白的头发,满脸迷茫道:“老道可糊涂啦,青城派和我们武当同属全真教门,青城派的掌门通玄道兄向来恬淡谦恭,怎么你说的事情m.hetushu•com我半点也和他联系不上?”
三个人失魂落魄地出了道观,王小军甩手道:“得,费了半天劲找到的是武当的掌教,人家武当派是文理分科的,咱们要找的是物理系的系主任,刚才见咱们的却是文学院的院长。”
王小军满腹郁闷无处发泄,叹气道:“武当山这么大,道观这么多,真正的武当派一定就藏匿在其中,咱们明天开始一处处地找,总能找得到的,实在不行也只有滚蛋了。”
唐思思知道他又在胡说八道,但也明白他可能是需要安静一下,于是拽了胡泰来一下两人先一步下山去了。
王小军目瞪口呆道:“您和净禅子是什么关系?”
王小军一口气说完,唐思思和胡泰来都冲他暗暗地挑了个大拇指,难得他思路清晰地把一件事说清楚,更难得的是在这么长的叙述中没有胡说八道。
唐思思迟疑着摇了摇头……
下了缆车又往上爬了好长一段距离才到金顶,今天因为有法会所以周围围起了隔离带。游客们就在隔离带外探头张望。
王小军鄙夷道:“绝世高手嘛,自然都是神采内敛的,咋咋呼呼的那是天桥卖艺的。”
果然,那几个小道士见了房卡上的武当别院几个字也都是一愣。
唐思思无语道:“道长是把咱们当成道教学院的学生了。”
隔离带边上,电视台的记者们一簇簇地举着话筒扛着摄像机,还有一些西装革履的大概是本地领导,这时也都站在台阶下面,一名老年道士在众门人的前呼后拥下正跪在金顶前上香祭拜。老道士须发皆白精神矍铄,祭拜完神像之后十分淡然地起身,语气平和道:“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