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章 游龙劲

王小军无奈道:“我给你介绍的人为什么不行?”
苦孩儿马上停手道:“游龙劲!”
苦孩儿见了唐思思忽然一改常态,慈祥道:“丫头,几岁了?”然而不等唐思思回答就好像又忘了这茬儿。
昨天王小军一直没看清苦孩儿的长相,这时终于得以清楚地目睹了苦孩儿的容貌,这是一个因为脏乱、发须缠结而看不出终究多大的老人,保守估计在60岁以上,身材不高,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眼睛,黑白分明如同孩童般清澈,这时见了王小军更是焕发出由衷的欢喜。
苦孩儿瞪了胡泰来一眼道:“这人看着就讨厌!”
唐思思瞪大了眼睛:“你被一个疯子打得差点自杀了?”
王小军被苦孩儿黏上顿时又痛苦不已,他忽然心生一计道:“好了好了,我跟你学就是了,你刚才说你的功夫叫什么名字来着?”
胡泰来急忙道:“为什么呀?”
没想到苦孩儿刚听几个字骤然暴怒道:“滚!滚!滚!”他连说三个滚字,又跺脚又吹胡子瞪眼,到第三个字头上更是冷丁扑向胡泰来,王小军吃了一惊,急忙起身把两人隔开,顺势又和苦孩儿动上了手,苦孩儿这才转怒为喜道:“好,还是和你打着有意思!”
苦孩儿眼睛发亮地看着胡泰来,胡泰来走到他跟前,深鞠了一躬道:“老前辈你好,我是黑虎门……”
忙完这些王小军长出一口气道:“尼玛简直就是捡了一个60岁的儿子!”
苦孩儿虽然听不大明白,却看出王小军怨念很深而且有自暴自弃的倾向,他苦恼地挠了半天头,忽然眼睛一亮道:“要不我把我的功夫教给你,然后www•hetushu.com你再来跟我打,这样咱俩就差不多了。”
王小军明白这大概就是太极拳四两拨千斤一类的功夫,他依旧躺在地上道:“没意思,我要也学会了这种功夫咱俩就谁也打不着谁了!”
苦孩儿点点头,又摸着胡须道:“最近我练的这套功夫就取名叫游龙劲,乃是把全部的内力都快速搬运出丹田,化作一股圆劲,然后把对手的攻击全部卸开返回,我这么说苦孩儿你能明白吗?”
唐思思纳闷道:“他怎么光天化日地出现了?”
正说着话,外面忽然有人依稀在叫王小军的名字,王小军一顿,问胡唐二人:“你们听见了吗?”
王小军打着打着忽然往地上四仰八叉地一躺,双手垫在脑后大声道:“我不打了,说什么也不打了,你要么滚蛋要么弄死我!”
“是的。”苦孩儿认真道。
王小军依葫芦画瓢念完,自觉地把“苦孩儿你能明白吗”这句话也补充上。同时心里也暗暗诧异,武当太极功夫天下闻名,只要看过几部武侠电影或者小说就知道太极拳讲究四两拨千斤借力化力,苦孩儿的师父把内力全部搬运出丹田再变成有形有质的劲气,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苦孩儿道:“口诀会念了,我要看看你的内力深浅。”
王小军道:“那老家伙看年纪也得60多了,谁还能当他的长辈?”他想了想又道,“这顿揍其实挨得挺值得,至少说明武当派是真的存在的。”
王小军道:“当时乱糟糟的又没有目击证人,可惜真武大帝他老人家也不会亲自来给我作证。”
这一觉,王小军睡到了日上三竿,他爬起来和图书以后给胡泰来和唐思思发了信息让他们过来——这俩人在早些时候试图进来看他被他喊退了。他把房门打开,自己钻进卫生间先好好地洗了个澡,然后把脏衣服都扔进水池子里,这才懒洋洋地出来。
唐思思道:“你帮神像解了围,武当的人该对你千恩万谢了。”
苦孩儿往前一蹦,伸手往王小军小腹上摸来,王小军吓得一躲道:“你干什么?”
王小军又后退几步道:“等等。”他看着蓬头垢面的苦孩儿道,“你这么臭我可不跟你打,现在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洗澡,不然你打死我我也不还手!”胡泰来和唐思思听他这么威胁对手不禁也都哭笑不得。
王小军一指胡泰来对苦孩儿道:“老疯子,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人,你把你想教的都教给他,这人干别的不行,唯独对打架很有热情,怎么说呢,疯起来比你都疯!”说着冲胡泰来使劲使眼色。
“可是我打不动了,也不想跟你打……”
王小军苦笑道:“老疯子,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苦孩儿手舞足蹈道:“王小军,你快下来跟我打架啊!”
王小军暗叹口气,只得鼓舞精神和他交上了手,他知道要是不满足苦孩儿的要求肯定无法脱身,他是指望苦孩儿一会玩腻了就算,不想对方是越打越兴奋,而情景也逐渐回复到昨晚那样——王小军无论如何也碰不到人家的边,一不留神就会挨打。王小军就像一个耕作了一天的老牛夜场又被人拉出去和别人的赛马比速速,跑吐血跑不过不说,认输也要挨鞭子,王小军又有了想死的心情,于是“老疯子”“神经病”“老不和_图_书死”这些词也都冒了出来,苦孩儿如闻天籁,边打边笑,他是做了游戏又学了新词,寓教于乐,如果他真有成熟长大的那一天,一定会写篇饱含感情的文章来纪念他的启蒙老师王小军……
胡泰来趴在窗户上看了一眼道:“这就是你说的苦孩儿?”
胡泰来和唐思思眼睁睁地看着王小军和疯子大打出手,只能干着急一点忙也帮不上,目前来看疯子至少对王小军还是和善的,他们怕自己贸然出手激起对方的凶性那就弄巧成拙了。这时见王小军招手,两人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
王小军崩溃道:“你就饶了我吧!”
苦孩儿屏息凝视,稍即忽然摸着稀疏的胡须缓缓道:“打拳打拳,一个打一个拳都不是什么好字,若想打拳,先要止怒平意,拳之未出,意在拳先,你记住了吗苦孩儿?”
苦孩儿摇手道:“别光说,跟着我念。”
苦孩儿讷讷道:“好吧。”
王小军只觉陷入了绝望的无底洞。做无用功、挨打,这些他都不怕,最让他难以忍受的就是苦孩儿身上那股流转反弹的劲气,他每一掌挥出反弹回来的力道都更强,几十掌之后两个膀子就像要掉了似的,走长路不怕,就怕光脚踩钉板,而且这块钉板绵绵无边,根本看不到头。
苦孩儿又听到有人叫他老疯子,先哈哈地笑了几声,接着道:“我昨天是跟着你回来的呀。”
王小军认真道:“为了真武大帝的面子。”
“那也得打!”苦孩儿喝了一声已经扑了上来,刚才还有说有笑,这会瞬间化作雷霆风暴,说到底他终究是个智力有欠缺的人,你跟他是没法讲理的。
“我跟人打和_图_书了一架!”
苦孩儿像被大人强行中止了游戏的孩子一样委屈又失望地看着王小军道:“你为什么不跟我打了?”
王小军点点头,以苦孩儿的轻功跟踪他他确实难以发现,他是没想到对方能思思念念地惦记着他,当年他们学校有个男生就是因为跟踪心仪的女生回家而名声大噪,可见这是需要极大的热情的。王小军道:“你今天又是来找我打架的吗?”
唐思思耸肩。
王小军装模作样地点头道:“好,那我们开始吧。”
“你说谁?”
王小军哭丧着脸道:“妈的,冤家找上门了。”
苦孩儿大声道:“没错。”
王小军把苦孩儿领到自己房间,洗澡之前先用一次性刮胡刀把他凌乱的头发胡须大致修理了一下,随即放好水把苦孩儿推了进去,他拣了几件自己的衣服放在浴室门口,把苦孩儿扔出来的脏衣服全丢进了垃圾桶。
胡泰来道:“苦孩儿大闹了紫霄宫,这可不是件小事,昨天他要避开的应该就是武当派的人了,咱们一会也去紫霄宫,说不定还能碰到来善后的门人。”
王小军无语凝咽,良久才道:“没想到你还是个外貌协会的疯子!”他转向胡泰来道,“老胡别往心里去,这本来就是个看脸的世界。”
王小军失笑道:“这游龙劲的口诀就是这么两句话?”
王小军忽然坐起身道:“要不我另外找个人跟你学吧,他可爱学习了,而且功夫也很好。”
胡泰来感慨道:“武当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地,你说他自称苦孩儿,这倒像是长辈对他的称呼。”
王小军急忙冲玻璃门后的胡泰来招了招手。
“这老疯子是非得搞死我不可!和_图_书”王小军见躲不下去了,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下楼来,在楼门口他冲后面两人一摆手,“你们先别出去。”他走出大门,苦孩儿兴奋道:“王小军!你出来啦?”
苦孩儿殷勤道:“来嘛,来学嘛,我用的这门功夫叫‘游龙劲’,学会了以后全身的力气可以变成一个看不见的鼓包,别人就再也打不到你了!”
胡泰来只是笑笑,可心里也着实纳闷,不知道苦孩儿为啥看不上自己。
王小军笑道:“我现在真快成名人了。”他走到窗前向外张望,这一望不要紧,就见楼下有个脏兮兮的老头正站在宾馆前的空地上仰着头,接二连三地喊着“王小军”几个字,王小军想猫腰已经晚了,那老头惊喜地一指道:“王小军!”却正是苦孩儿。
王小军一愣,马上明白这大概是教他功夫的那人教导苦孩儿的话,苦孩儿这时生搬硬套,连最后几个字都照搬了过来,王小军点头道:“记住了。”
王小军道:“我又打不过你,赛跑也得跟自己差不多快的人比才有意思,你逮着一只蜗牛天天跑拉力赛,你有没有想过蜗牛的感受?”
苦孩儿愣了愣道:“那样也好玩啊。”
王小军无奈,原样念了一遍,说完“意在拳先”四个字后见苦孩儿还在眼巴巴地等着他,只好有加了一句:“苦孩儿你记住了吗?”
胡泰来和唐思思一下围上来道:“你昨天干什么去了?”
“是真的。”王小军这才把昨天莫名其妙的经历讲述了一遍。
胡泰来竖起耳朵道:“好像是有人喊你。”
王小军无奈道:“他是疯子又不是鬼!”
王小军手在空中使劲一挥:“那可是一个会太极拳的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