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章 选择

王小军无语,心说你做不了主还问,一个前台接线员瞎替老总答应什么5个亿的大买卖啊……
苦孩儿瞪着眼睛道:“不愿意!那些臭道士讨厌得很,要不是老头子说了话,他们早就把我赶下山去了。”
王小军闻弦歌而知雅意,吃惊道:“你们不会是想让我跟老疯子学会了游龙劲然后再教给你们吧?”
周冲和顿了顿,微笑道:“阻止余巴川入主武协,我看也不是什么大事。”他转而斩钉截铁道,“这样吧,你帮我我帮你,只要你把游龙劲传下来,我也答应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完成你的心愿,我师父那边你大可放心,我现在做的事都是为了武当着想,他也必然不会反对。”屋里的众老头纷纷附和。
刘平嘿然道:“师侄这不是安然无恙吗?看来还是很有根基的。”
王小军哈哈一笑,把经过说了一遍。
……
“呃……这个办法……抓他嘛……”刘平说到这忽然满脸通红道,“咳咳,说实在的吧,我们都打不过他。”
“别啰嗦,你快点跟我学功夫,然后咱俩还得打架呢!”苦孩儿迫不及待道。
王小军警觉道:“什么意思?”这种浮夸的表演早年间在有人利用罐装饮料诈骗的时候经常看见,无外乎是骗子中大奖了,然后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去领奖,所以把中奖的铁环给你再从你手里套点现——骗子们开头都是这么一惊一乍故作姿态的。王小军小心翼翼道,“我读书少,你们可别骗我,我又没打算凭这个讹你们……”
他此言一出,全屋子的人群情耸动,刘平大声道:“你没听错,他要教你的确实是游龙劲?”
王小军道:“老疯子,你还教我游龙劲吗?”
刘平摆摆手道:“我们修道之人,在于静心养性,所以武当派有规定,在山上时不能使用电脑手机这些东西。”
王小军纳闷道:“我为什么不能走?”
“啊?”王小军目瞪口呆。
苦孩儿忽然一伸手递给王小军一小块面包道:“这个给你吃。”
“老疯子面都不愿意和你们见,所以你们也就无从跟他学游龙劲了?”
http://m.hetushu.com小军道:“余巴川干的事很多人都亲眼目睹,你甚至可以打电话质问他本人,听他如何狡辩嘛。”
周冲和道:“有何不可?游龙劲既然以我师祖龙游道人的名字命名,必然是倾尽了他老人家一生的心血研创出的绝学,你若能把这件事做成,武当就欠你一个人情,你想托付我们办什么事……”
“我擦!”王小军无语道,“你个死老头,老子为了你该煽的情也煽了,该做的牺牲也做了,你还是想搞死我啊?”
刘平道:“这还不是为了应付那些记者,经常要我们发些练功的视频给他们做新闻用,武当功夫也是非物质文化,要保持关注度嘛。”
“啰啰嗦嗦,讨厌的很!”苦孩儿兴高采烈地吃了自己那一份,跃跃欲试道,“来,我这就把游龙劲教给你。”
周冲和听完王小军的叙述淡淡道:“听你所说,这是你们铁掌帮和青城派的私人恩怨,余巴川的所作所为也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们武当怎好就此推翻武协的规定呢?”
王小军点头道:“原来是个苦命人,难怪你们师父叫他苦孩儿——不过他就喜欢人叫他老疯子。”
苦孩儿道:“当然要教,教完你你还得跟我打架呢。”
周冲和道:“既然你和苦前辈有缘,他肯把游龙劲教给你,那你不如留下来学会它——”
胡泰来也跟着喊:“苦前辈——”
王小军意外道:“咦,你倒不傻。”他不知道“老头子”指的是龙游道人还是净禅子,但道士们有一堆清规戒律要守,自然不能和一个疯子和睦相处,王小军只觉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两难处境,他先前答应周冲和,是因为他也觉得游龙劲本来就属于武当,他要促成此事无非就是物归原主还能顺便达成目的,但苦孩儿毕竟才是游龙劲唯一的传人,这么做是违背他的意愿的,虽然他是个疯子。王小军有亲人也有朋友,并不是那种缺爱敏感的人,但一小块捡来的面包却让他体验到了从没有过的患难情谊,他现在只要让DV开着,接下来的事就和_图_书顺理成章,苦孩儿甚至不会意识到这是背叛,但自己的良心过得去吗?
周冲和道:“只要你先答应,其他的我们来想办法。”
“武当的人跟你说什么了?见到净禅子了吗?”唐思思问。
苦孩儿笑嘻嘻地往前一蹦道:“王小军!”两人这一见居然还有点久别重逢的亲热。
刘平颤声道:“王师侄,你的机缘可足以羡煞旁人啊!”
王小军嘿然道:“你们不用电话,倒是会用偷拍机哈?”
王小军接过DV机扬了扬道:“我丑话说在前面,不能保证成功。”
王小军道:“没错呀。”
王小军闷声道:“你把游龙劲教给我,我再教给那些道士你愿意吗?”
三个人上了一座山头,王小军索性扯着嗓子道:“老疯子,你出来!”
王小军道:“要我说你们就该把他抓住关起来,每天好吃好喝伺候着,送几个皮糙肉厚的给他打,老疯子虽然疯,但我看他还是知道谁对他好,慢慢感化以德服人嘛。”
刘平眼睛一亮道:“不错,这个办法好!”屋里的一干老头都露出了含糊不清的笑容,一个个顿时变成了笑容可掬的老爷爷。
“好像叫游龙劲?”王小军随口道。
唐思思道:“可是我们现在上哪找他去?”
胡泰来实心眼道:“你不会是找了个临时工的活儿干,想长期跟武当派耗着吧?”
“没有!”王小军火大道,“你们不能因为他是武当派的人就瞎开脱吧?我没被他打死是因为他还要留着我的命跟他玩,老疯子嫌我武功低你们知道他干了什么吗——他硬是要把他的武功教给我再让我跟他打,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王小军咬牙道:“好,我答应。”
几人转了几座山,这时日头偏西,王小军道:“我看你俩还是先回去,老疯子说不定是不想见外人。”
王小军接过,随口问:“你哪来的?”
王小军一愣,这面包显然是游客吃剩丢掉的,苦孩儿捡到之后如获至宝,却特意等着和他一起分享,王小军忽觉眼睛发涩,他把面包扔进嘴里咽下肚,把头扭在一边道:“老疯子我问www.hetushu.com你,你为什么不喜欢山上那些道士?”
王小军急忙道:“你们答应我的要求了?”
这时周冲和大概也觉得尴尬,没话找话道:“王师弟,你和苦前辈动手没受伤吧?”
刘平无奈道:“你叫得,我们却叫不得,山上很多弟子按辈分都是他的徒孙。”
既然这事儿谈不拢,双方一时就没了话题,王小军其实已经在想是不是该告辞了,人家没把自己当回事,态度是明摆着的,就算等净禅子回来也是一样,有这时间还不如去华山派碰碰运气,何必都耗在武当?
“老疯子,明天你就跟我走吧,别在武当山上遭人白眼了,以后咱俩不管谁给谁当儿子,你的后半辈子我包了!”王小军推心置腹地说。
王小军开心地在空地上架好DV道:“那快点来吧。”
刘平叹口气道:“你也见了,苦前辈疯疯癫癫,我们修道之人讲究平和冲虚,他每次回山总要搞出很多事端来,派内弟子多和他有过龃龉,他身份特殊,我们又不能对他不敬,可是无论怎么客客气气总归不顺他的心意,所以我师尊羽化成仙后他就各山头浪荡也不愿意被我们供养,尤其是不待见穿着道服的道士,你若不会武功还罢了,要是会武功非被他揍一顿不可。甚至有人对他礼敬有加也会惹得他不高兴,觉得是我们中间有人化装改扮了去骗他。”
苦孩儿这会换了衣服洗了澡,看着是个清清爽爽的小老头,王小军大声道:“老疯子!”
刘平笑眯眯道:“那我们就祝你成功。”
说到这王小军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抖着手道:“怎么没受伤,我大胯扭了,胳膊闪了,心也在滴血!不是我说你们,那个老疯子既然是你们武当派的,你们又知道他疯,就该好好地看着他别让他出来,昨天这是碰上我了,要是普通游客被他打到山底下去,这责任谁负?”
唐思思硬着头皮喊道:“老疯子,你出来跟王小军打架啊!”王小军狠狠瞪了她一眼,合着她这会倒是分得清主次,喊人出来跟别人打架,她看热闹就行。
胡泰来道:“苦孩儿果然是位和_图_书异人,游龙劲是武当派的瑰宝,你真要把它留下来,对整个武林也是功德一件。”他心痒难耐道,“对你武学上的修为更是好事一桩!”
唐思思道:“你听他瞎说。”
王小军顿时恍然,难怪他跟这些老头接触以后明显感觉他们迟钝麻木,原来他们是和当下的武林脱轨的,所以他们既不知道王小军为何人,也不知道他最近做了什么事。
王小军跺脚道:“算求!只要你个老疯子开心,老子奉陪到底!”
周冲和道:“无论是真是假,总之这事我们做不了主,还是等我师父回山以后请他老人家定夺。”
王小军道:“就是说,武当派里能打过他的不好意思动手,剩下的都是打不过他的?”他嘿嘿一笑道,“行了,你们自己发愁吧,我这就要告辞了,哦,明天我们自己打车去火车站,就不麻烦各位了。”
唐思思撇嘴道:“说得你像他儿子似的。”但想想王小军说得或许有理,于是和胡泰来先回宾馆去了。
王小军一出来唐思思和胡泰来立刻围了上来。
想到这王小军再没有片刻犹豫,暗暗对自己道:“大丈夫行事仰不愧天俯不愧地,我王小军什么事都能干,就是不能对不起朋友!”他走过去拿起DV,本想一把捏碎了事,可是又怕赔不起,于是只是关了机又好端端地放在了地上……
王小军摊手道:“老疯子的话你们也信?一来他疯疯癫癫的,谁知道明天他还记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二来就算他会游龙劲,凭他的智商能教得了别人吗?”最后王小军挠挠头道,“最后再说句丧气话,凭我的智商……只怕比他强不了多少,就算他能教,我未必学得会。”事关重大,王小军可不敢胡说八道了,他深知自己不是那种天才型的选手,从一个疯子那里去学武当的终极大招,他这心里可没底。
周冲和冷丁道:“你不能走!”
“王师弟稍等。”周冲和走到里屋转了一圈,再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个DV,他把机器交到王小军手上道,“以后苦前辈教你功夫时你只要把过程拍下来就好,不管他教的对错,只要你拍完http://m.hetushu.com全程我们的协议就算生效。”
王小军道:“事关武协的前途,周师兄就破例一次嘛,你随便给哪位你认识的同道打个电话,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刘平激动道:“你有所不知,当年我们的师尊龙游道人在仙去前的最后几年自创了一套武功,就是游龙劲,可是这套武功我们只是听说却从没见过,我师尊他老人家一辈子行云野鹤,很少在山上待着,他创游龙劲时还在江湖漂泊,身边只有苦前辈相随,待师尊回山弥留之际已经无法再传功了,所以这套功法我们也只是听他老人家说起过,却一直无福亲见。”
周冲和马上道:“他要教给你什么武功?”
王小军一个人漫无目的地瞎逛,忽见前面有个人影十分熟悉,他走上去一看不禁哑然失笑,难怪熟悉呢,这人穿的都是他的衣服,正是苦孩儿。
王小军失笑不已,他现在终于知道苦孩儿为什么瞧不上胡泰来了,老胡就不该叫他“前辈”。
刘平先是点点头,随即道:“那个……你还是不要这么称呼苦前辈,他自幼因智力问题被人遗弃,四五岁上就为师尊收养,虽然没正式拜师入门,按位次来说都是我们的师兄。”
王小军道:“那你们倒是跟老疯子学啊。”
周冲和大概是也觉理亏,支吾道:“苦前辈虽然胡闹不过还是有分寸的,一般不会武功的人就算打他骂他他也不会动手。”
王小军一挥DV机道:“接了一个摄影的活儿。”
“捡的。”苦孩儿亮出手里和王小军差不多大的一小块面包道,“我找你半天了,就等着你来一起吃呢。”
王小军道:“这就应了那句话,‘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老疯子化身香饽饽,咱们只能——”他一挥手道,“碰运气呗。”
王小军瞪他一眼道:“还喊前辈,老疯子就烦这个,不然你就是那个‘幸运儿’。”
周冲和忙道:“我师父和几位师伯自然是能制得住他的,只是他们碍于身份不方便出手罢了。”
苦孩儿却不知道他在嘀咕什么,目光充满期待道:“你快点行不行?准备好了咱们这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