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章 陈觅觅

王小军点点头,有一种全武当都在“围剿王小军”的感觉……
“你?”王小军诧异道,趁这个机会,借着路灯他终于看清了驾驶座上这个姑娘的模样,长发长腿是对方最明显的特征,她坐在那里,一头飘逸的秀发几乎铺到了座位上,一双修长的腿自然地摆放着,似乎和汽车融为了一体,最让王小军意外的是这姑娘长得格外清灵出尘,杏眼端鼻唇线微长,她一笑起来特别有感染力,这感染力源自她的清澈无邪,见到她笑,王小军也彷佛要情不自禁地笑起来。这么说吧,要不是她穿着卡通的T恤还开着一辆破富康,王小军简直以为是屈原诗歌里那个美丽多情的山鬼现世了。
“那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他会很伤心?”
陈觅觅见他不说话,嘻嘻一笑道:“你不好意思啦?”
“呕——”王小军口才见长,懂得了以不变应万变的终极措辞。
陈觅觅扫了王小军一眼道:“怎么你也这么叫?诶,随便吧,这么说你这次来武当看样子不是来找我的?”
王小军惊讶道:“你就是武当小圣女?”
“你们不跟我一起去?”王小军问。
陈觅觅哈哈笑道:“这个称呼我喜欢——咦,你刚才叫我什么?”
那姑娘愈发奇怪道:“你半夜三更约个武当派的老头干什么?”
“没看出来,你还是武当山车神啊!”
“我说圣儿啊,咱开慢点行不行?”
王小军讷讷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喊你,我要是喊你妹子武当的人都不乐意吧?”王小军也是刚发现,他要是喊小圣女妹www.hetushu.com子,那他无形中就和净禅子成了同辈,周冲和恐怕第一个就得跟他急了。
王小军印证了心里的想法,笑道:“当然认识,老疯子还要把游龙劲教给我。”
王小军再感摸不着头脑,支吾道:“不是……咱们这是要去哪啊?”他有点紧张是真的,他们这时在陡峭的盘山路上行驶,陈觅觅谈笑风生,可车速一直就没下过八十迈,景区的山路和普通山路又不相同,武当山十步一弯八步一拐,陈觅觅开车好像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减速,王小军只觉两耳呼呼生风,急转弯接踵而至又接连瞬间被甩在了身后,说实话这跟坐过山车没什么两样,不同的是坐过山车你知道车和轨道是固定死的,现在是置身于崇岭绝壁中,只要稍有闪失那是没有任何生存机会的,好在陈觅觅神色泰然,把车开得像行驶在光滑磁条上的铁坨子一样又平又稳,但她越是这样王小军就越觉得每过一个弯儿就像在鬼门关绕了一遭,自他上车起右手就没离开过安全把手。
王小军只好顺着山坡走下来,再回头两个小道姑已经不见了,他鬼鬼祟祟地四下张望,山坡下是一条公路,白天这里大巴车车来车往,这会寂静无声,一个年高德昭的老前辈为什么约人在这里见面?难道是想杀人灭口?所谓夜黑风高杀人夜——王小军下意识地看了看天色,没月亮,风还大……
“你还约谁了?”
那姑娘却也在利用这个机会打量着王小军,然后说了一句让王小军不知是该喜还是m•hetushu•com该悲的话:
“可是我还在等人……”
陈觅觅下车,摔上车门,把拳头捏得嘎巴嘎巴作响,怒目横眉道:“你吐!吐完了我要揍你一顿,然后咱俩就再没关系了!”这位武当小圣女长发及腰,眉也俊眼也俊,此刻暴怒起来依然是千般明媚万般清澈。
陈觅觅神色愤然,一边狂踩油门一边冷冷道:“你知不知道苦孩儿平时很难相信一个人?”
陈觅觅道:“也不去哪,就是转转,看看路上有没有杂物、有没有山体滑坡造成的石块下落,这是我的工作。”
王小军道:“这是啥工作?”
王小军好奇道:“你不是武当的小圣女吗?”
王小军忽然觉得这个职业好暖心,一个钟灵毓秀的姑娘,每天夜晚出行,开着她破旧的富康,日复一日地行驶在她熟悉的路上,自然和寂寞与她相伴,大山就是她的病人,有种天然的浪漫主义情怀在里面。可是没浪漫一会,他就由暖心变得有点呕心了,陈觅觅的悬空飞车他还是受不了——其实车子很稳,就是眼晕导致有点想吐……
王小军叹气道:“其实也不是我约的,是人家约的我,说是什么师叔祖。”
姑娘忍不住打量了王小军一眼,提高声音道:“没时间了,快上车!”
王小军正在东张西望,他身后山路的转角处不疾不徐地开来一辆老式富康汽车,王小军下意识地往边上让了让,不料那车却在他身边停了下来,接着车里一个清脆的声音道:“是王小军吧?”
那姑娘听王小军这么问,手在腿上一和图书拍道:“嗐,说了半天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是陈觅觅呀,龙游道人是我师父。”
“呕——”
陈觅觅几个甩尾飘逸,时速瞬间飚上了一百,王小军像是空罐头里的一颗弹球,被晃得东倒西歪头昏脑涨,他刚想说话,急忙又用手捂住了嘴巴,他现在只剩下一个感觉,那就是只要张开嘴心脏就会被喷出来……
“我是今天才知道你来的。”
那姑娘依旧很放松道:“你来武当是有事儿吗?”
“呃,三四天了吧。”
王小军愁眉苦脸道:“武当派的一个老头。”
“嗯,那个……姑娘啊——”王小军忍不住道,“能麻烦你把我送回去吗?我在刚才那个地方约了人,我不知道你要开车……”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武当?”姑娘用很随意、就像跟老朋友聊天一样的口气问。
“那……师叔祖他老人家高寿啊?”
陈觅觅顿了顿道:“以后喊我觅觅。”
陈觅觅愣了一下道:“那你答应了吗?”
“你知不知道他不待见山上那帮老家伙?”
王小军一激灵道:“老疯子说的‘秘密’就是你吧?”他想起苦孩儿两次见到唐思思都有异常的表现,显然是唐思思让他想到了陈觅觅。
陈觅觅意外道:“你还认识苦孩儿?”
“上来吧。”车里的姑娘道。
小黑脸不悦道:“你怎么废话那么多?”
那姑娘一愣,随即仰头笑道:“哈哈哈,别回去了,我就是她们说的师叔祖。”
“答应了,而且DV我都还回去了,不过——”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完,陈觅觅脸色一沉http://www.hetushu.com狠踩油门,车子在山路上咆哮而出,王小军被惯性拱得往前一栽,他惊讶道:“这是怎么了?”
陈觅觅乐呵道:“没事,我平时开得还快呢,以我对武当山的了解,闭着眼睛数秒也掉不下去。”
王小军又不知道该怎么搭碴儿了,心说这姑娘哪都好,就是说话着三不着两的,我跟你是第一次见,从前也没半点联系,找你干什么?他离开峨眉之前听江轻霞说过武当山有位辈分极高的小圣女,是武当前任掌门龙游道人的关门弟子,当今掌门净禅子的小师妹。如果刚才那俩小道姑是周冲和的弟子辈的话,那陈觅觅可不就是名正言顺的“师叔祖”嘛。
王小军吐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张开一只手示意陈觅觅别过来,心里只剩了一个念头:这么漂亮的姑娘,哪来的这洪荒之怒?
“你也不丑嘛。”
陈觅觅双手按在方向盘上,怒气不减道:“王小军我对你太失望了!”
“咳咳——”王小军无语良久之后道,“咱别开玩笑了吧,你怎么会是师叔祖呢?”因为出尘,所以这姑娘的年纪很难猜,你说她十五六也行,十七八好像也对,但“师叔祖”这三个字单另拿一个出来都是老气横秋满脸大褶子,王小军实在无法跟面前的女孩儿联系起来。
陈觅觅撇嘴道:“小圣女是职业吗?我得干活养活自己呀。”
“诶,好。”人家既然叫得上自己的名字,必然是有什么事,王小军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他刚坐好汽车就嗡的一声开了,破旧的富康车一启动居然有极强的推背感,王小军和_图_书急忙抓好扶手,汽车在前面的拐弯处刷的一个急转,王小军赶紧用另一只手把安全带也系上了。在崎岖狭窄的山路上用这样的速度转弯在王小军看来无异于玩命,可那姑娘安之若素,她一只手放在挡上,另一只手很轻松地抓着方向盘,昏暗的光线下看不太清她的长相,依稀只能看到一个高高的鼻子尖,侧脸线条很美!
王小军忐忑地跟着两个小道姑走着,然后就发现这路是越走越偏,心里不禁犹疑,小心道:“两位妹妹,咱们这是去哪见你们师叔祖啊?”
“哦哦。”王小军胡乱应了几声,心说你这不是瞎客套吗?你知道我是谁啊说得好像我们很熟一样……
陈觅觅嫣然道:“这可稀奇,看来你俩很投缘啊。”
王小军道:“你们武当的人还让我把过程拍下来,想间接学会这手功夫。”
不一时三个人来到一个土坡前,小白脸道姑手一扬道:“呶,你一直往前走就能见到我们师叔祖了。”
王小军现在可顾不上谁对他失望,他拉开车门匍匐在地上干呕起来。
“你这是背叛!”陈觅觅一个急刹把车停住,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回到了王小军上车的地方。
“呕——”王小军道。
小黑脸面无表情,也不说话,还是白脸的小道姑说了一句“到了那你自然就知道了。”
这次,黑脸小道姑回过头剜了他一眼,王小军再不敢说话了。
“公路稽查呀,不同的是我只查武当山的公路,我这确定没问题了,明天大巴车才能通行无阻,每天这个时段都是封山检查时间,所以刚才让你快点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