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章 我老婆是老司机

陈觅觅不耐烦道:“我问你们话呢。”
王小军一笑道:“你要是知道那面包的来历,就什么都明白了。”
刘平顿时无语,陈觅觅用赞赏的眼光看着王小军道:“王小军,是条汉子。”
苦孩儿回过头看着净尘子,净尘子顿觉有门,提高声音道:“老疯子,我喊你呢!”
刘平环顾四周,咬了咬牙道:“我们昨天和你约定的事,你不妨再考虑一下。”
净尘子灵机一动,对苦孩儿道:“‘老疯子’,要不你把游龙劲教给我?”他听王小军说苦孩儿喜欢别人喊他老疯子,这时也是硬着头皮喊了一句。
王小军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这时也目瞪口呆,接着又是面红耳赤又是抓耳挠腮,实在是无法描述心里的细微波动,更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怨,喜的是陈觅觅落落大方容姿绝美,怨的是爷爷居然在这种事上替自己做主,岂不是有封建遗毒、草菅人命的嫌疑?
王小军眼睛一亮道:“这样最好。”他打个哈哈道,“看来在哪有熟人都好办事啊。”说完自己也后悔了,他和陈觅觅的关系实在不好定义是熟还是不熟,从事实来说,两人认识才不过俩小时,可是已经有十几年的婚约在前了……
王小军摆摆手,忽而认真道:“你们知道吗,原来我有个未婚妻!”
陈觅觅憋着笑道:“师父创了游龙劲又没说要它传下来必定有他的道理,再说王小军也不是外人啊。”她看看http://www.hetushu.com王小军道,“师父在我小时候就给我订了一门亲事,你们知道对方是谁吗?”
她的意思王小军当然懂,于是又寒了一个——难道他当初喊苦孩儿老疯子的时候特别柔情蜜意吗?
王小军这时忽然振臂高呼起来:“我老婆是武当小圣女!”
陈觅觅道:“事情成与不成都有我师兄说了算,你们索性再等几天,其他的你不用管,小圣女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胡泰来伸手在他额头上摸着道:“你发烧啦?”
“你还敢骂我!”苦孩儿勃然大怒,飞身上前在净尘子脑袋上一顿擂。净尘子毫无还手之力,头发和胡子都被苦孩儿薅掉好几缕。
静静说完这句话,陈觅觅惊讶地看着王小军道:“原来你真的没骗我啊。”
王小军道:“那面包不贵,是老疯子捡的——那是他当时所有的财产,你们这下该明白了吧?”
王小军急忙摆手:“别,你才是条汉子呢!”陈觅觅哈哈一笑,两个人当众冰释前嫌。
刘平见今日的事肯定不会有结果了,跺脚道:“都跟我回去!”
净尘子抱头鼠窜,周冲和表情复杂地看着王小军,终于踟蹰着去了,明月和静静掩口偷笑,无奈只有跟着老道们走了。
净尘子道:“王东来近两年生死不知,铁掌帮眼看就要名存实亡了,你嫁给这小子能落着什么好?再说……再说这种事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好www.hetushu.com先提出来!?”
这其实也是王小军对待类似事情的态度,在唐思思的问题上,他几乎和曾玉说过原话,但这时候他真想上去给周冲和两个大耳刮子……
王小军寒了一个道:“原来他知道这不是好话呀?”
王小军心里起毛道:“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听得见。”
苦孩儿道:“你俩不跟我打架了?”
周冲和这才抬起头道:“回师叔,苦前辈要把游龙劲教给这位王小军王师弟,我们本想请他把教学过程录下来也好为我们武当保留一项绝技,不想王师弟不知为什么中途变卦了。”
“那你给我亲一口——”王小军几乎无意识地就想到了这几个字,而且“那你给我”这四个字已经脱口而出,最后的“亲一口”终于是生生地咽了回去,王小军自己的脸先一红,也在暗自奇怪,以前自己不是这种轻薄无聊的人,怎么忽然就情不自禁了呢?而且这个念头是自然而生,戛然而止,只不过止是因为顾虑到对方的身份……和身手。
王小军无语道:“你们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吗?”
王小军再看陈觅觅,后者冲他招了招手,嫣然道:“明天见。”
王小军道:“其实原因就在DV里呀。”
“没有,事实上刚才那个扫地的说得没错,我已经有很久没见过他了,这次我来武当也是跟这件事有关。”他粗略地把来武当的意图说了一遍,陈觅觅道:“这和_图_书些咱们以后再聊,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去找你玩。”
王小军拿腔拿调道:“原来你一直以为我在骗你啊。”
“啥事?”苦孩儿很自然地应道。
王小军嘿然不语,明月和静静忽然看着王小军叽叽咯咯地笑了起来,陈觅觅挥手道:“去吧去吧,有什么可笑的?”
王小军扭头,见陈觅觅正在看他,不禁尴尬地咳嗽了两声,陈觅觅用一根手指戳着下巴玩味道:“看来你刚才真不知道我是谁,你爷爷从来没跟你说过么?”
就在这时,就听脚步纷杂,一大群人往这边走来,当先的是刘平和周冲和,二人身后是十多个年在六旬开外的老头,有俗有道,再后面则是十几个中年道士,队伍末尾是几十号少年人,多是道士打扮,看样子这些人都是明月和静静的师兄弟,武当派的老中青少集体出动,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没啥事,我要回去睡觉了,明天咱们再玩。”王小军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三个字由他喊是安全的。
刘平、周冲和、净尘子,包括武当上下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只有明月和静静相视一笑,看来是事先知道。
刘平见陈觅觅和苦孩儿都在不禁愕然,但他首先冲王小军道:“王师侄原来在这,你过来我有句话要跟你说。”
刘平道:“视频里明明什么也没有——哦,就有你和苦前辈吃面包的镜头。”
陈觅觅嘻嘻哈哈地在王小军肩膀上一拍道:“你说,我和*图*书做什么才能弥补你?”这姑娘倒是拿得起放得下,说翻脸就翻脸,说道歉就道歉。
王小军笑着摇头道:“不用考虑了,我不是都已经给你们答复了吗?”
王小军喃喃道:“净尘子——这不就是个扫地的吗?”
陈觅觅道:“刘师兄,你们昨天和王小军约定什么事情了?”
陈觅觅摊手道:“你说得罪就得罪吗?就好像你一个人能就代表武当似的!”那长须老道看年纪比刘平还大,但被陈觅觅一句话顶回来,竟是半点脾气也无,他身后的一干老头们也是静默无语,周冲和和刘平对了个眼神,这帮人里,陈觅觅似乎只给刘平几分面子。
刘平看着王小军道:“原来你就是我师父说的那个人?”
王小军小心翼翼道:“老疯子!”
陈觅觅还在等王小军说完,见他忽然打住,还追问道:“我给你什么?你想要什么?”
陈觅觅道:“这种话要看谁用什么语气说。”
王小军这时也觉五雷轰顶,他怔怔地看着陈觅觅,却见陈觅觅也正转过来,对他道:“王小军,我不到4岁那年你刚6岁,我师父和你爷爷一见如故,于是定了门娃娃亲,从某种角度来说,我是你没过门的妻子。”
这时那长发长须老道出列道:“王小军,你把游龙劲留在武当本来是双赢的事儿,你好好想想这件事儿的利弊,还有你的江湖路还长,是不是要先得罪武当?”
王小军道:“明天我们打算要走了,老疯子这和图书事儿一出,我们起码不能再在武当山上待了。”
刘平下意识道:“再贵的面包能值多少钱?”
唐思思却看出王小军既不像受伤也没有喝酒,忍不住八卦道:“她长什么样?”
周冲和走上前,恭恭敬敬地冲陈觅觅施了一个礼,眼睛盯着地上道:“见过师叔。”
胡泰来着慌地对唐思思说:“你打120我堵嘴,这要让武当的人听见了咱们就跑不了了!”
周冲和失魂落魄道:“师叔,这种事做不得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王小军缓缓坐倒在台阶上,悠悠道:“很漂亮,性格也好,还是个老司机。”
唐思思皱眉道:“看来是内伤,要么就是中毒了。”
王小军像喝了酒一样飘着回到宾馆,唐思思和胡泰来正在宾馆门前的台阶上等他,二人见王小军满脸通红、踉跄着走过来,一起吃惊道:“你受伤了?”
陈觅觅先瞪了净尘子一眼:“我师父可没你这么功利龌龊!”随即又自然道,“武林自有武林的规矩,这件事上你们不占理,就算王小军跟我半点关系也没有,我也不能让你们欺负一个势单力薄的外人,否则遗羞的是武当。”
这一个“先”字涵盖了无数可能,王小军慌乱地点着头:“好……”
刘平挤出个笑脸道:“师妹你这是怎么了?让游龙劲发扬光大还不是为了我们武当?你怎么能为一个外人驳了净尘子师兄的面子?”
陈觅觅顿了一顿道:“至于咱俩……先当朋友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