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章 龙游道人

这时缆车停靠,陈觅觅整理了一下道袍率先走出,刘老六在后面嘀咕道:“这小丫头既然和人有婚约,怎么又成了个道姑?”
王小军无语道:“说白了就是连混带骗呗?”
“5年前,怎么了?”
那青年道士面有难色,刘老六抢先道:“既然人家有心,咱们也不好不给面子,被人说六爷耍大牌就不好了嘛。”
刘老六道:“这个小兔崽子,提钱就跑!”末了又叹气道,“也就他和六爷我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啊。”
胡泰来道:“六爷,您上武当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陈觅觅道:“六爷是行家,武当山的底子都是元明时期打的,这种级别的建筑在当时肯定是空前的盛况。”
陈觅觅还没说话,刘老六已经叹气道:“你们这些小年轻对江湖典故一点都不懂就敢瞎问,龙游道人是武林中百年难遇的传奇人物,他要活到现在,得足足120岁了。”
那青年道士飞奔而去,显见的轻功不弱的样子。
陈觅觅不好再说反对的话,便对那道士道:“我们待会过去。”
众人下了金顶来至山腰上的道观群中,这里也是上次妙灵子接待王小军他们的地方,陈觅觅当先走进来,十来个道士一起躬身行礼,有的喊“师叔”有的喊“师叔祖”。
周冲和出去以后陈觅觅这才对唐思思道:“辈分大了也烦,那些老头子和大叔和*图*书见了你表面上客客气气的,可傻子也知道他们心里也不情愿,这个事儿我也说过不少次了,不用跟我客气,可是没用。”
“嗯,就是四万。”刘老六一伸手,“还钱!”
唐思思掩口笑道:“你有那么好的身材吗?”
王小军不禁偷瞄了陈觅觅一眼,他知道周冲和在武当派地位超然,但不知为什么对陈觅觅如此恭敬。
王小军道:“你这活的百科全书遇到不知道的事,是不是也全靠猜和蒙?”
刘老六嘿嘿一笑:“你想啊,你今天对前辈恭敬,混得日子久了你迟早也会成为前辈,所谓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要是大家都乱着辈分胡来,那些没什么真本事的人就永无出头之日了,说白了武林还不是跟机关一样,熬资历就在于一个‘熬’字,你遵循规则,体制才能给你带来利益,当然,你爸要是省长部长那就不一样了,这小丫头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
陈觅觅面带笑容道:“你想说老妖怪就说吧,我师父自己也这么评价过自己。”
刘老六道:“他们恭敬你可不是冲你的面子,武林中辈分规矩大于一切,一个门派想要传承下去就不能不讲这些规矩。”
陈觅觅道:“刚过70呀。”
陈觅觅背着手笑道:“我们方外之人对待施主们太随和了怕让人觉得你没城府。”
唐思思由衷道:“辈分和*图*书大就是好,咱们沾觅觅的光,周冲和都得让地方。”
这时一个青年道士走上前恭敬道:“师叔,我们大师兄得知您到了金顶,特在凌霄阁恭候,请您和几位朋友移步用茶。”
唐思思道:“那你的城府呢?”
“啊!?”王小军和胡泰来一起惊叫起来。
刘老六点点头:“没错,是120岁了。”
王小军得意道:“厉害吧?”
陈觅觅笑道:“我这种半吊子当然不算。”
刘老六慢条斯理道:“这俩人年纪相当,金童玉女,还有别的可猜吗?难说我说他们是一对父女或母子?”
陈觅觅叹气道:“我师父向来不把这些狗屁规矩放在眼里,所以才离经叛道地收了我这么个关门弟子,可他就没想过给我造成的困扰,武当山这么多人,可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大伙上了金顶,刘老六围着那个赤金色的亭子转了一圈道:“嗯,浑然天成,大气磅礴,武当金顶果然名不虚传,当年没有任何科技手段,要建成这么个顶子也不知得花多少民力。”
“呃,是。”周冲和居然就这么被赶了出去。
唐思思道:“还不是为了方便领着咱们玩,你穿身蚊帐跑到武当来是为了什么?”
陈觅觅微微一笑道:“我师父仙逝那年确实是115岁高龄,在去世前一年他还喝酒吃肉都不耽误,能打上一个多小时的太极拳而不m.hetushu.com喘。”
刘老六道:“你们在峨眉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小哥俩都不错,尤其是王小军,现在也算名满江湖了。”
唐思思立刻道:“四万!”
王小军震惊道:“我去,这是老妖……老神仙呀!”
刘老六道:“出来混不但要有学识,还得动脑子嘛。”他说着话掏出一个小本子来在上面写着什么,一边喃喃道,“武当小圣女和铁掌帮王小军早有婚约,嗯,又多一个知识点。”
众人慨然,大家眼睁睁看着陈觅觅走到哪都“被德高望重”,那些四五十岁的中年往往见了她都要口称师叔,年纪再轻一点的更是连话也不敢说,和她平辈的都是六七十的老头,在这种压力之下又怎能交到朋友?辈分问题峨眉派也存在,但因为执掌峨眉的是几个年轻姑娘,所以峨眉派看起来更像所大学,而武当这种古老门派传承千年,如今总不免带了一股迂腐森严的气氛,人人都道小圣女如何光鲜,却不知她也有自己的困惑。
众人听说老家伙是胡猜的,都又可笑又可气,唐思思道:“你怎么不猜别的?”
王小军伸手远远地一指:“看,那就是金顶!”说着跑掉了。
王小军道:“我们去峨眉的点子可是你给出的,要让余巴川知道了你还敢去青城?”
陈觅觅也不搭话,点了点头便带众人进了凌霄阁,周冲和跟在后面,等大伙落m.hetushu.com了座他仍然站在当地,陈觅觅道:“冲和,咱们都是自己人,以后不用弄这些客套。”
唐思思迟疑道:“你……你师父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唐思思道:“觅觅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问出来怕你会怪我。”
这时周冲和大步迎出,老远就施礼道:“师叔!”
刘老六道:“说到这,你们欠六爷多少钱来着?五万还是六万?”
“那你师兄今年多大了?”
陈觅觅摇头道:“这个周冲和就爱搞这些繁文缛节。不过你们去凌霄阁看看也好,咱们走吧。”
众人均觉无语,眼见周冲和被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呼来喝去,都有点不适应。
陈觅觅干脆挥手道:“你要没事儿就出去吧。”
唐思思道:“所以我就纳闷了,你师兄都70了,你师父才刚过世5年,这虽然解释了你辈分何以如此之高的原因,但我很好奇你师父的辈分是怎么排下来的?难道他跟你一样也是年纪不大辈分大?不然他活到现在不得100岁了?”
从索道到金顶这段路上,道士们往来渐多起来,他们见了陈觅觅之后也都表现各异,有的格外恭谨,侧身让在一边,目不敢视,行礼直至众人离开,有的则就是象征性地打个招呼。
陈觅觅不耐烦道:“我们自己玩玩就行了,这大热天喝的什么茶,你就跟周冲和说,他的好意我领了,不过我们就不过去了m.hetushu.com。”
刘老六道:“那要看什么事了,特别重大的事就不说了,在一些小事上完全可以发挥主观能动性嘛,百科全书还不是人编的?”
王小军点点头,通过上次的误会他也了解到武当是教和派分开的,他们所说的武当派是指净禅子周冲和一脉,武林身份大于宗教身份,武当教则是正规的道教弟子。
“是,师叔。”周冲和嘴上答应着,仍然一副汗不敢出的样子。
陈觅觅对众人解释道:“跟我使劲客气的都是武当派的,随便一点的则是教里的。”
刘老六嘿嘿一笑道:“这丫头还是我辈中人啊——我说觅觅呀,你这身行头穿完就送我呗,下次我去龙虎山青城山也用得着。”
刘老六道:“没事儿,就是转转,散散心。”
唐思思道:“这是什么道理?”
刘老六摆手:“等你活到我这个岁数都活明白了就懂了。”
唐思思道:“难怪武当山的道士们都比较高冷,原来是沾染了皇家的气派。”
胡泰来感慨道:“六爷通透!”
陈觅觅看着那些忙碌的小道士愈发不悦道:“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
陈觅觅道:“你问。”
唐思思沉思道:“有道理……”
凌霄阁显然是这里的主宫,这时更有几个小道士在忙里忙外地收拾,看样子周冲和刚才正好在这里喝茶,这会知道陈觅觅要来于是赶紧撤下刚才的茶壶茶杯,换上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