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9章 强敌再现

王小军不笑了!
猪八戒自然就是王静湖,他在招待所错失了抓住王小军的机会后,一路跟到了四川,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作为武协的成员和铁掌帮的二号人物,他刚下飞机就被当地民武部的人盯上了,他几次三番潜入峨眉山想偷偷对王小军偷偷下手,无奈身后跟着尾巴不便行动,终于有一天对方换了一个功夫相对较弱的人替班被他甩脱,而那天正好是王小军和余巴川决斗的日子,眼看着儿子惊险不断,他早把原来的目的抛在了九霄云外,可他当时又不好现身,只好潜伏在旁边的树林里等待机会,也是运气所至,王小军和余巴川斗到树林里,王静湖用隔山打牛气助了儿子一臂之力,是以在最关键的时刻余巴川身子失控弹起被王小军击伤。
王静湖一愣,也不知是该欣慰还是该辛酸。
唐思思神色凄婉对胡泰来道:“老胡,我总之是要回去的,你们不用管我了。”她慢慢走向唐傲,忽然回头道,“以后欢迎你们到四川来玩。”她的表情里分明带着无限的眷恋,随后义无反顾地向唐傲走去。
唐思思惊诧道:“二哥?”
唐傲任由唐思思走到了自己身后,对猪八戒的背影淡淡道:“多谢。”这才转身跟着唐思思渐走渐远。
唐思思踉跄了一下,认真回想道:“为什么我觉得我们喝了很www•hetushu•com多?”
王小军也莫名其妙地哈哈笑着,然后他就看见小街尽头站着一个头戴猪八戒面具的人。
唐思思带着哭音道:“二哥,你一定要抓我回去吗?”
唐傲面无表情道:“我还是那句话,逃跑不能解决你的问题,你迟早要回去面对爷爷。”
“王小军,这人是冲你来的?”陈觅觅小声道。
这时街口又走出一人,这人三十岁上下的年纪,消瘦身材,戴深度近视眼镜,背微驼,却正是唐门第一高手唐傲。他和猪八戒并肩而立,淡淡道:“你找你要的人,我找我要的人。”
酒其实没有什么好酒,不过他们发明了很多新的喝酒方法,比如啤酒兑着红酒喝,或者哈啤兑着雪花喝。他们喝了很久,也聊了很久,总之大家都很快活,尤其是胡泰来,有一种决定了人生大事之后的泰然。
陈觅觅道:“你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她一松手,唐思思滑到了地上,当她看清来人后酒也醒了一半,悚然道:“猪八戒——小军快跑!”
“站住”陈觅觅柳眉倒竖喝了一声,王小军急忙下意识地把她拉在身后,他拔脚去追唐思思,猪八戒却已经挡住了他的去路。
王静湖伸掌抓住胡泰来右拳,准备把他掼个跟头,胡泰来只觉右拳就像扎进了岩石一般,想也不想地击出www.hetushu•com左拳,王静湖将他身子一提,以他的经验和功力,心知这一提必然能把对方的下一招攻击巧妙化解,胡泰来却拼着右臂折断的风险猛进一步,左拳眼看就要狠狠打中王静湖的胸口!这一招凶狠无比,但却不能说全是蛮干,胡泰来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在三招之内就得手,自己受多重的伤都不重要,只要伤到对方就是胜利,就能给王小军打下良好的开端,这一招可说既有壮士扼腕的悲壮,也有事无巨细的计算,实在是胡泰来全身功力之所聚!
胡泰来双目尽赤,厉声道:“思思决不能跟你回去!”
这时猪八戒说话了,他用低沉的声音道:“我是来找王小军的,跟其他人没有关系。”
唐思思见众人停步不前,茫然道:“怎么不走了?”
王静湖一惊,他当然不想真的伤到胡泰来,但对方刚烈的左拳又不能不防,当下他断喝一声,双掌拍出两道山呼海啸的力量,这两股力量从王静湖的双臂里直接掼入胡泰来的双臂,刚猛而回旋不止,瞬间把胡泰来的奇经八脉和身前十几个穴道封死而又不令其受伤,这一招同样是王静湖全身功力之所聚,胡泰来的想法和招式都是有效的,无奈在功力上差得太多,就像一个两三岁的孩子想跟大人拼命也无从拼起。
在王小军他们面前和*图*书摆满了各种酒……
这时胡泰来用低低的声音在王小军耳边道:“先合力打倒猪八戒,然后再追唐傲!”他一句话没说完已经扑向了猪八戒。胡泰来是个直性子,直性子有直性子的做事宗旨,他知道唐思思跟唐傲走至少没有危险,所以决定先帮王小军料理了强敌再去追心爱的女人。
陈觅觅反而有点清醒了,面具人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强烈的、危险的气场,唐思思感觉不到,但陈觅觅是内家拳高手,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这一切都发生在片刻之间,王小军刚想出手胡泰来就被打飞出去,王小军见胡泰来全无了声息,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以他死了,他二话不所咬紧牙齿双掌齐发,王静湖这时也力求速战速决,于是和他四掌相对,王小军接连后退,王静湖却露出骇然之色,上次他和王小军对过一掌,那时他掌力刚猛却空旷,就跟寻常莽汉发力打人一样,如今他的掌力里丝丝结结沉郁婉转,这是有了内力的表现!
胡泰来身子直飞出去跌在路边,身体一动也不能动,甚至连话也说不出半句。
猪八戒沉默片刻,最终道:“不用跟你解释。”
猪八戒肩膀一抖,似乎是冷笑了一下。
唐傲道:“三妹,你该跟我回去了。”
陈觅觅一只手搭在王小军肩上,另一只手拽着唐思思,hetushu.com嘿嘿傻笑道:“咱们酒量可真不行,四个人一打啤酒就喝成这样了。”小圣女这是有点喝高了。
胡泰来东张西望道:“怎么了?”他也马上发现了猪八戒,身子一僵,小声道:“思思,你和觅觅先走。”
胡泰来挡在王小军身前道:“你找他到底干什么?”
四个人出了酒吧的时候街上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王静湖心心念念要废掉王小军的武功,是因为他已深受铁掌的反噬之苦,而且发病越来越频繁,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本来有很多次机会可以下手,如今他看王小军铁掌越练深,内心的忧虑也越强,他这时只求麻利的废掉王小军的功夫,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所以胡泰来替王小军强出头他是又急又气,又有点哭笑不得,心里也有点佩服胡泰来,对方不是没见过自己出手的威力,居然还肯为朋友拼命。
王小军目不转睛地盯着猪八戒道:“你们先走,我跟他有的打了!”
“老胡,你带着思思和觅觅先走……”王小军语气已经很急促了。
唐思思扶着墙爬起来,她把手伸进包里道:“我们有四个人,你未必打得过我们。”
其实余巴川输得十分冤枉,如果不进树林,王静湖也是一筹莫展,一来隔山打牛气不能及远,二来对介质要求很高,王小军和余巴川一开始在青石路上打斗,气功是很难被传送m.hetushu•com出去的,后来二人到了泥土地上才给了王静湖可乘之机,余巴川中招之后心里明白附近必有铁掌帮的高手,这才在逃跑之时说“王家人很好”,说到底他怕的不是王小军,而是“王家人”。
猪八戒一愣神的工夫胡泰来的拳头已经直奔他的鼻梁而来,拳头上挂着隐隐的雷霆之声,猪八戒微觉意外,作为王小军的朋友,胡泰来和唐思思都被他用心留意过,结论是唐思思不足为道,而胡泰来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也不过是刚刚登堂入室而已,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的拳法已经精进了不少,这些其实都在其次,最让猪八戒没想到的是:他压根没料到胡泰来敢对他出手!在他看来,老胡和王小军认识才不过个把月,交情再深值得为对方拼命吗?
猪八戒不置可否,相当于默认。
在凌晨寂静的街头,一个成年人戴着猪八戒的面具,静静地伫立在路口,这本来看上去就很瘆人,而且王小军他们还吃过猪八戒的苦头,胡泰来几乎也是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那日在招待所门口他们受到的追杀,此时在异乡的街头又遇到这个煞星,看来今日难以收场了。
唐傲不看他,淡淡对唐思思道:“三妹,你的朋友麻烦够多的了,你何必再给他们增加一个强敌?”他手间一动,已经多了一颗精致的银色圆球,正是江湖上人人闻之色变的天女散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