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4章 单身狗

王小军道:“我说咱别讹人行吗?我几乎碰都没碰到你……”
“我来斗你!”一个青年道士飞身跃向台子,这人王小军有印象,当天就是他和另外一个道士领着王小军他们去见周冲和,这会上来的人就是捡现成便宜的,所以两人也没什么好说,那道士在半空中就击出一拳,王小军单掌迎击,另一掌挂起游龙劲,“砰”的一声,那道士身子还没落在台子上就被后发先至的游龙劲带得转了圈子,继而被一掌打飞。这次不等王小军说话,已经有人从背后跃上台子,王小军头也不回地拍出一条游龙劲,同时身体快速后靠,那从背后上来的人先是被刚好游过去的游龙劲冲得一个趔趄,接着被王小军生生用后背扛了下去,有前面两人坐榜样,武当派中不少青年弟子纷纷上台,后来也顾不上单打独斗的规矩,他们从四面八方扑上来,王小军则把游龙劲发挥到极致,和人动手多则两三招,少则一招,这些弟子们继往开来地冲上来,又争先恐后地被打下去,就像水珠子崩到了螺旋桨上,被打得噼里啪啦四下飞散。
周冲和摇摇头道:“剑我们可以自己找,这几天最严重的事件是你不该来武当,你不该跟觅觅有这层关系!”
周冲和道:“以苦孩儿的性情和智力是不和*图*书懂也不会和人‘配合’的,一定是有人利用了他,所以我说一定和他有关。”
王小军摆摆手道:“没那么复杂,我告诉你吧,世上最不能惹的动物是单身狗,我这种条件想找老婆很难,好在我爷爷给我预定了一个,现在你要跟我抢,你自己说我该不该跟你拼命?”
周冲和道:“今夜苦孩儿这已经是第三次来到凤仪亭,第一次他出现就被我派弟子驱逐,那时剑还在,第二次他甘做诱饵把四名弟子引开,到刚才落网,剑已经丢了。”
王小军这才长出一口气站起来,一阵晕眩袭上,他稍稍调整了一下又大声道:“下边谁来?”他刚才接连在净尘子和道明师徒手上受伤,这会谁都看出他是在硬撑着挑战,武当众人愤愤然的同时也有点佩服他的勇气。他公然挑战武当全山,就是武功再高最终也会被耗尽体力,可以说是一场必败的争斗,他打败净尘子之后居然不肯见好就收。
王小军冷丁道:“你猜我多大了?”
“那我再告诉你,我今年21岁了。”
这些细节王小军倒是第一次听,他说:“你怀疑苦孩儿和人配合盗走了真武剑?”
愕尔,台上已经空无一人,只留下汗津津的王小军,他没有继续向旁人挑战,而是直接把目光看hetushu.com向了周冲和,周冲和知道这一战已必不可免,于是缓缓走上了凉亭。
他学铁掌是为了对付唐缺,学缠丝手是为了给胡泰来解毒,可以说他的练功路程就是一场苦行,向来都是被逼无奈,就连学游龙劲都是被迫的,而现在终于体会了一种游戏的味道——游龙劲之所以要把全部内力挥散在外,就是因为要在内力收回的瞬间让它游起来,而这条游龙就是一道无形坚实的防护墙。以前苦孩儿把内力挥出去形成半圆的罩子,这只是将程序进行了一半,就像吃香蕉连皮一样吃是严重而可笑的错误,之所以对付王小军好使,那是因为苦孩儿内功深厚,而且他自身武功很高,不知不觉中用其它招式补足了里面的缺陷,而王小军对上净尘子就暴露了这个问题,如今他总算连蒙带猜外加运气用对了路数。
王小军嘿然道:“你知道世界上哪种动物最不能惹吗?”
周冲和皱眉道:“你跟我说这些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周冲和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净尘子这才哼哼唧唧地爬起来,深深后悔刚才没能应景地喷出一口血来,他的反应、表情都很到位,就是道具上差了点,没能顺利晋级到实力派,不过当偶像派也不错,他长眉长须长发,论行头和和*图*书颜值他是武当里最像道士的道士。
净尘子装作极其痛苦的样子回头道:“嗯?”
周冲和想了想道:“世上没有什么动物是不能惹的,狮子大象也都有克星和天敌,如果你想说的是人,那也是一样的道理,美国总统也怕议员弹劾他……”
王小军看了他一眼,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你是真的怀疑觅觅偷了真武剑还是只想借机把她留在武当?”
“何以见得?”
王小军这些天散气收气练了无数遍,早已熟极而流,但这最后一步难度实在太大,想让这条龙游起来,不但要有敏锐的眼光,还要配合手上的动作,万幸就是净尘子也没见识过游龙劲,出手变得有些迟疑,王小军就像是刚学会蹬自行车就要去送快递的小哥,一心想着不能搞砸,净尘子则是亲眼见到一只送快递上门的猴子惊诧莫名。两个人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其实这会净尘子要是一鼓作气要拿下王小军仍有机会,但他就是欺软怕硬的性格,他出十招,王小军只要有一招能正确运用游龙劲他就会愈发小心。
“我师叔……”周冲和说到这顿了顿,干脆道:“觅觅未必把真武剑看在眼里,但它丢了一定和苦孩儿有关。”
周冲和淡淡道:“你应该理智一点。”
王小军摊手:“和-图-书武当派到底是练太极拳还是碰瓷功?”
王小军恍然,难怪武当派的人都怀疑陈觅觅,能利用苦孩儿的,这世上只怕也没有几个,一时他也苦苦思索起来,可惜他也不是福尔摩斯,不能通过完全不相干的痕迹复原案发现场,然后猛的指着某一个人说他就是元凶,事实上福尔摩斯只是个小说里的人物,他是侦探小说里的主角,就必须会这种绝技,那些不相干的线索可能真的不相干,只要作者说相干就行了。
刘平脸色愠恼道:“净尘子师兄起来吧。”
净尘子呻吟道:“这的人可都看见是你推的我!”
王小军双手或抓或捏,努力让散出来的内力形成气垫挡在他和净尘子之间,其实他还没有真正发挥出游龙劲的威力,如果说龙是要游起来的,他充其量是把龙从水里抓出来帮他对付敌人而已,不过随着渐渐熟练,他也慢慢掌握了诀窍,他再一次散气出来,用手掌在其中一股内力上一推,那股内力便在他身前饶了一周,这时净尘子攻击刚到,王小军恰到好处地把它托在手掌上往前一递,净尘子只觉自己倾尽全力的一掌又打在了气垫之上,一个趔趄之下差点被王小军扫中,他心里越来越怕,越来越觉得王小军这门功夫就是为了对付他而量身定制的,无论他招式如何巧妙,和图书只要附着内力就会被对方的这股神秘反弹劲吸收并加倍返还回来,他和王小军的距离越来越远,慢慢退到了台子边上,又一招过后,他被王小军的游龙劲带得身子歪斜,后背的空档全露了出来,王小军伸出手来还没等拍到,净尘子已经大叫一声扑倒在台下,随即面朝土地趴在那里不动了。
“21岁正是为了女孩儿打架的时候,少废话,看掌!”
净尘子一连退了十多步,心下骇然,他深知王小军内力底细,偏不信邪地猱身再上,王小军散气在胸前,然后随手抓过一把向净尘子拍去,苦孩儿的话音一字一句地在他脑海里浮现:气游胸中,作游龙吟,化虚为实,如臂使指。这四句就是说先让内力能在周身运转自如,然后让它在实战中成为一件虽然看不见但是实质存在的东西,接下来就是能像手臂指挥手指一样,至于意在拳先、拳在意后则更好理解——你总要先观察敌人打你哪里,然后拳头跟在游龙劲去干他!
王小军生平第一次体验到了功夫的快乐。
王小军蹲在台边上看了他半天,无语道:“喂!”
作为搞笑武侠小说里的主角,王小军只好摊手道:“我想不出来是怎么回事,不过人我还是要带走,放心,我会给你们交代的,幕后指使不好说,剑我一定帮你们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