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6章 惊鸿剑

王小军脸一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王小军道:“你有什么话一次问完,我必须带他走,他留在武当就是死路一条。”
“没错!”刘老六道,“以前脚掌蹬地,斜着掠上十几米高的内顶,江湖上有这种轻功和特殊习惯的只有‘惊鸿剑’了。”
净尘子道:“你下山可以,苦孩儿必须留下——”他转向净禅子道,“掌门,苦孩儿身上的游龙劲威力无穷,而且专克太极拳,你可不能让他下山去啊!”
几个弟子闻言举着手电飞身上了台子,刘老六又忙道:“都在边上站着,别破坏了现场。”他在台子上走了一圈,这里早被王小军他们踩得到处都是脚印,基本没什么研究价值了,刘老六又绕着每根柱子转了几圈,最终他停在一根柱子前道:“掌门兄,请上来一看。”
净禅子道:“今天你三次跑上凤仪亭,是不是有人在前面领路把你引到来的?”
王小军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他和净禅子见面不过几分钟,但觉得这老头胸襟思维都跟武当其他人截然不同,简单的几句话就弄清了事情的主要矛盾,而且处乱不惊,这份气度让他十分心仪。
净禅子定睛看了一眼道:“原来六兄也上武当了。”
刘老六道:“这人行事低调,但是有个癖好就是喜欢收藏名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盗取真武剑是为了剑本身,倒没有想和武当为敌的意思。”
王小军跳下台子直奔苦孩儿而去,随即蹲身就解渔网和*图*书,头前两个弟子讷然无语,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苦孩儿探出头来道:“你问。”
净禅子飞身来到刘老六身边,刘老六指着柱子上浅浅的印迹道:“看见没,此人踩着柱子上顶梁盗剑,低处只留下这一个脚印,而且还没踩实,轻功之高实属罕见。”他顺手摘下墨镜递给净禅子,净禅子摆摆手,说道:“六兄确定这是脚印?”
净禅子一把把灵风拽了回来,嘿嘿一笑道:“我开玩笑的,这小子也没什么大错,我20岁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我也得跟他们拼命。”
陈觅觅已经点头道:“就是他。”
净禅子让刘平把事情又说了一遍,接着道:“六兄是闻名遐迩的武林百科全书,那就劳烦你给推断推断,是谁要和我们武当过不去,谁又有这份功夫?”
面对王小军的挑战,台下一片寂然,谁都知道再有一两个人王小军无论如何也会倒下,可是谁也不愿意去担这个名声,再则也是被他气势所迫。
陈觅觅越众而出道:“掌门师兄,你可回来了……”她受了这么多委屈,声音有些哽咽,同时也显出她对净禅子十分依赖信任。
净禅子一笑道:“你上武当是为这事儿吗?”
净禅子扫了他一眼,喝道:“冲和,你过来。”
台下群情耸动,却又纷纷交头接耳:惊鸿剑是谁?
“师弟住手。”这当口又有一名须发皆白的老道赶到,他衣服已显破旧,眼中神光精湛,给人感觉hetushu.com却十分宽和释然,他一句话出口,先前那老道便即刻抽身退开,山腰之中还有五名老道正在极速奔行,也是又快又稳地到达了亭子边上。加上先到的两名老者,一共是七人。众人一起躬身向那白发老道道:“掌门!”原来他就是净禅子。
这时就听山腰中有个老者的声音道:“是谁在武当山撒野?”接着他人已经到了王小军近前,手掌一探抓向王小军的肩头,王小军不及起身,扬手拍出一道游龙劲,那老者也是道士装扮,抵上游龙劲后不由自主地被弹出半步,但他应变力奇高,左臂一摆将这股力道转为己有,顺势又是一掌递过来,王小军双掌一架,两个人一高一低地瞬间过了五六招,王小军心里暗叹,武当终究是名门大派,这名老者武功之高尚在周冲和之上,他要早到一刻,周冲和不必上台他也毫无胜算。
净禅子道:“此人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了。”
不用别人介绍王小军也明白,这是武当七子一起到了,王小军打败周冲和之后还在纳闷,武当七子为什么不出手,现在才知道这七名顶尖高手刚才没有一人在场,七个老者个个气度不凡,其中六人分站净禅子两边,最先和王小军动手的那名老者见王小军不过二十郎当岁的年纪,不禁大吃一惊。
苦孩儿连连摆手道:“没看清!”
王小军吹了口气道:“该动也得动!”
刘胖子畏缩道:“只有山门有……”他在见识了王和_图_书小军的功夫以后这会在一个劲的后怕,这要是前两次自己没被拦住真跟这位煞神动了手只怕现在住院都是轻的。
净禅子神情自若,呵呵一笑道:“一个个灰头土脸,这是怎么了?”
周冲和悚然一惊,这才快步走上前道:“师父!”他一眼也不看王小军,就当是这人不存在一样,净禅子看看众人脸色,猜出今晚的“罪魁祸首”是王小军,他问道:“这个后生,你是谁呀?”
苦孩儿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净尘子满脸通红,扯着脖子道:“师兄,那这事儿你说该怎么办?”
刘老六点点头,他走上凤仪亭,随即掏出他那副小圆墨镜来,冲底下人招手道:“多来几个手电,我这是副老花墨镜。”
净禅子道:“来人轻功必高,是不会走门的。”
净禅子板着脸道:“你笑什么,你打我门人弟子的帐我还没跟你算呢。”
众人一起把目光放在王小军和周冲和身上,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周冲和这时已经站起,他表情木然脸色惨白,其实王小军那一掌没想伤他,只是用力把他推了下去,本来凭周冲和的轻功他可以平稳落地,但一来心绪大乱,二来受了游龙劲的冲击,他茫然四顾,一时竟有了痴呆之像。他从小被人当神童,长大了是公认的天才,一帆风顺地被默认成武当的继承人,今天这一败是他生平最大的耻辱,所以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
净禅子马上问陈觅觅:“师父给你订了一门亲事和*图*书,对方……”
净禅子正色道:“可是苦孩儿暂时不能离开武当,我还有话要问他。”
刘平小声道:“师兄,当心苦孩儿骗你。”
灵风再次上下打量着王小军道:“小小年纪,又受了伤,居然把我们武当派这么多人打得束手无策,可以啊你。”他这句话倒不是气话,是真的有点欣赏王小军,刚才他和王小军过那几招只觉对方招法妙不可言,还以为是别的门派的前辈高手到了,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刘平冷冷道:“他偷我镇派之宝还说没有敌意?”
净禅子道:“师妹,你怎么看?”
净禅子皱了皱眉头,随即叹气道:“亏你是修道之人,剑丢了就找回来,大惊小怪什么?”
王小军道:“我是王东来的孙子王小军。”
这时苦孩儿已经从网里钻了出来,他似乎对也知道武当七子的厉害,这会乖乖站在王小军身后。刘平利用这段时间把今夜山上的事简略地跟净禅子说了一遍,净禅子面无表情地听着,当听到有人怀疑是陈觅觅指使苦孩儿偷剑的时候忽然道:“混账话!”
净尘子眼睛一瞪道:“怎么,难道你还想跟我掌门师兄动手?”
“修道修道,我看你们都修傻了!”净禅子愤愤然道。
“没有没有!”
王小军笑嘻嘻道:“没什么,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他这话像是自谦,其实是顺带把周冲和净尘子等人贬低一下。
王小军左右一扫,指着保安队长刘胖子道:“武当山上有监m.hetushu.com控吗?”
刘平气急败坏道:“师兄,真武剑丢了!”
净禅子也是动容道:“我在江湖上走了几十年,这样的奇人怎么没听说过?”
就在这时有一人气喘吁吁地爬上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出、出什么事儿了?”正是刘老六。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抓住苦孩儿这半天什么也没问出来,想不到净禅子一句话就牵出了这么大的线索。
刘老六道:“但愿他只是好奇想借走观赏观赏而已,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还回来,我看你们还是低调打听他的行踪就好,千万不要大张旗鼓地去追杀他,以防他把剑毁了索性来个死不承认——当然,这都是我的推测,也有可能这事儿跟他没关系。”
“那他跟你说话了吗?”
净禅子道:“那人长什么样?”
净禅子道:“苦孩儿,你出来我问你几句话。”
刘老六见满山遍野都是武当派的人,净禅子居然也在,先客气道:“不敢不敢,见过掌门——这里怎么了?”
陈觅觅道:“师兄你……”
“呃……”刘平无言以对。
陈觅觅决绝道:“我跟他们一起下山。”
先前那个跟王小军交过手的老者急忙跃跃欲试道:“让我来跟他打!”
净禅子瞪他一眼道:“他能骗我什么?你真的以为他会偷剑以后为了好玩去而复返?一个8岁的孩子如果偷了大人的钱去买糖,他会为了好玩故意回到空抽屉前面吗?”
陈觅觅恼道:“灵风师兄你怎么也胡搅蛮缠,想打你等他伤好了以后再跟他打!”